爱曾拯救世界
评分: +13+x

我对他其实没什么感觉,真的。

我很困惑为什么在那一次的循环我会爱上他,不过正如Prism所说,也只有那一次罢了。他自从来了之后哭着和我说了一通“我和他在上个循环相遇”,之后又自言自语地说只有不让我们知道任何信息才是保护我们的方法,这让我们觉得又突兀又莫名。

直到该开启时间循环的那一天。

在最后一瞬间我们撞开了门,然后看到他和那台时间机器消失在空气中。

然后慢慢地,我们被吞噬的现实回来了。

先是欧洲的那栋房子,和里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老奶奶女主人,然后是整个欧洲和欧洲人民。

再然后是非洲,亚洲,美洲。

我,棱镜,Tictoc,svba被吞噬的家人都回到了我们的身边。四季巡回往复如常,人类社会的秩序正在渐渐恢复。
我开始想念他,非常普通的人,非常木讷的人,非常…….非常坚定的人。

我打开了一直以来使用的写作网站,在输入框内输入。

爱曾拯救世界

————————————————

“这日记…….”我看着SCP-CN-527一起发现的文字记载。

“在那个平行时空里我们也会相遇啊。”棱镜对我说。

“或许在每一个平行时空我们都会相遇?”

窗外阳光真好啊,这是我们拼了命都要保护的世界。

“时空动荡…….那个网页你看了吗?”我问Svba。

“看了,爱曾拯救世界。”他还是非常爽朗的回答我。

“不止一次。”棱镜说。

“很多次。”Tictoc补充。

“无数次,但不是每一次。”我想了想。

“爱正拯救世界!只要你给咱吃那朵花!”狗子的童声响起。

窗外阳光正好。

————————————————

完全不同的文化环境和每天都要用英语日常生活让我筋疲力尽。我还作死选了让我室友一听就发出尖啸女妖一般叫声的数量的课程。

“paper~quiz~due~”我一边累瘫一边走在阳光普照的加利福尼亚。

身旁“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的牌子在阳光照耀下显着本该有的青铜色。

“Bye Hannah!”身旁的American boy和我在宿舍分叉的尽头道别。

国内现在大概是凌晨四点吧,不过Freedom这个点有可能会醒来,Keith倒是和我共享时区,等等去问问他怎么样了再把他拖出去打死(笑)。

等我做完我那疯狂的online quiz之后大家都醒了过来。

“我有新点子要写!”我在群里喊了一句。

“突然项目?”棱镜私聊我。

“是啊!”然后我用45分钟打下了突如其来在我脑海中的灵感,“爱曾拯救世界”。

出门散步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黑,路边鲜花盛放。

天匠染青红,花腰呈袅娜,真美啊。

而吾与子所共。

Meitheredflower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