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記:「幸運的」凡琴
评分: 0+x

《題序》
連自己亦不知出生來歷
如同幸運之神親臨彼界
嘗彩色曲奇得無比才華
啖他之食者得享其福氣
而他之仇寇則厄禍纏身
烹午餐濟盲伯爵
以糖蜜鑄不沉艦
可可音擊退敵寇
生來三百四十載
為無眼王之柱樑
生來無名字
獲主君賜名
御名Vacuum
世稱「幸運的」凡琴"Lucky" Vacuum


凡琴者,生來無名,為天外來客也。身高六尺有餘,其貌不揚,除了長有一把大胡子,和普通的四高之地人類別無二致。關於他穿越而來前的事蹟儘皆不明,就連他自己也對於以前的事一無所知。

凡琴最為人所熟知的,是晃如幸運之神親臨般的運氣,以及將這份運氣帶入食物中分享予他人的音擊術。據聞他初入彼曼尼亞,流落雪林之時,偶然遇上了雪女詩昂Shion1,雪女感慨於他的運氣,賜予他一塊彩色的曲奇餅,他吃下之後,就通曉了音擊。隨後他在雪女的指引下,走出了雪林,在角尾小鎮一旅店中當起廚子來,並以前所未見的新奇食譜為人稱道。

時為第四紀36年,失去雙眼的凡彌沙Vanessa 伯爵流亡至位於四高之地北部的角尾小鎮。在經歷族弟的叛亂後,凡彌沙已眾叛親離,山窮水盡。他聽聞該鎮旅店的廚子很是了得,就前往那裡點了道豬排飯。

不幾,音擊之聲就傳進凡彌沙的耳中,那音擊的框架聽似龍族中常見的快樂硬核Happy Hardcore流派,但在細部上所顯出的卻絕非龍族之物。伴隨音聲而來的,還有食物的香氣。當曲聲落下的一刻,食物就端到凡彌沙的面前。即使是目瞎的他,竟亦能隱約看見在食物上透出的流光。細嘗之下,豬排酥脆,米飯軟香,吃完以後不但疲勞盡消,他甚至感覺到他身上有什麼東西改變了。他對於這位神秘的廚子十分好奇,但在身邊手下的催促下,只好留下了飯錢就離開了。

兩年後,無眼之王Lisa-Ricca親自率領的大軍以征服者的姿態開進角尾小鎮,並讓當地旅店的廚子前來面見無眼之王。

「尊敬的無眼之王阿,卑微的廚子前來拜見,不知閣下召見草民有所何事?」

「起來吧,坐在這。」

廚子戰戰競競地俯伏於無眼之王座下,無眼之王卻讓他起來,並賜座予他。此時廚子才辨識出,眼前的無眼之王,就是兩年前接待過的那一位盲眼貴族2

「覺得眼熟?沒錯,兩年前,寡人顛沛流離,但自出了這鎮以後便柳暗花明,至今一帆風順。思來想去,寡人認為和當時在旅店吃的那一餐有關。廚子阿,就寡人當時所聽見的,你把音擊術用來煮菜?你的音擊術又何從習得?」無眼之王問道。

「是的,約五年前,草民流落雪林,瀕臨餓死之際,偶遇一"妖精"3,她贈我一塊色彩斑斕的曲奇,吃下之後我就學會了音擊。臨別時那妖精告誡我,這音擊之術乃分享之術,不可用諸於傷敵之上,所以出了雪林之後,草民就把這音擊術和自家鄉來的廚藝結合,在旅店當位廚子,勉強混個溫飽。」

聽那廚子所述,又所他問了"妖精"的外貌,無眼之王大歎:「你小子可謂一福將阿!在這四高之地中,能有幸目睹雪女一面者,不超五指之數,能獲得她們的饋贈的,就寡人所知,僅有你一人而已。」

「回大人,雖然流落雪林前的記憶草民已無絲毫印象,但這種福份,草民卻不想再擁有了,故借分享之術,將自己的運氣藉食材分享給他人。」廚子答應道。

無眼之王大笑道:「那你就把那無與倫比的運氣交托給寡人吧!報上你的名字,然後過來當的寡人廚子吧,區區小鎮,並不是你應待的地方。」

「感謝大人賞識,小人必不負所望。但小人本無名字,鄰里皆以廚子呼之。」

「別小人來小人去了!在寡人面前,你可不必使用敬語。你無名字,寡人替你起一個!你本是廚子,故以古四高語"廚師"之意,賜你"凡琴Vaccum"之名!你的飯將成為我無邊霸業的一大助力!」

「謝主上賜名,凡金必不負主望。」

第四記38年,角尾小鎮的廚子憑著他那奇特的音擊術得到無眼之王的賞識。無眼之王賜予他"凡琴"之名以及一套新衣,又讓他當上了廚師長,負責無眼之王及其家眷的飲食。

凡金是最受無眼之王的信賴的下屬之一,在無眼之王的治下,只有凡金及無眼之王的兩名兒子可免行俯伏之禮。在當了無眼之王的廚子約十年後,凡金在伴隨無眼之王出行時娶了將被處死的奴隸星野,並為他誕下了一兒一女。當旁人問及為何他看上區區一名奴隸時,他回答道:「我在她身上感到某種親切感,所以就娶回來了。4


第四記69年,無眼之王征服了立在四高之地上的一切,但是,當他把目光放到海上時,卻遇上了勢當力敵的對手,也即是伊凡斯海的霸主,世人稱之為"海之大君"的阿比達Albida

阿比達是一頭十分強大的深海妖族,它的肢體能以水作弦奏出音擊,所引起的巨浪每一下都能揪翻一支十船規模的船隊;它的吼聲自成一曲,所形成的唱奏能使最堅強的術士及法師完全失去戰意。阿比達和手下的十萬海妖在伊凡斯海中四處肆虐,把所有在海上行走的船只一掃而空,無眼之王的大軍前往討伐,但不熟識水戰的他們完全不是海妖族的對手。

一天晚上,凡金為無眼之王端上晚飯,卻看見他愁眉不展,即問道:「最近幾天,凡金總是看見主上你眉頭深鎖,不知最近有何事令主上如此困擾?」

無眼之王道:「你是最受寡人信任的手下之一,自可以也告訴你。不過即使你知道了,恐怕你也無法幫助到寡人什麼。」

「主上不妨說說,目前主上最需要的,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而是一個可以一吐心聲的對象。凡金或許未能在廚藝以外的地方幫助你,但仍可以當一個合格的聽眾。」凡金回應道。

「謝謝,有你凡金在,寡人就安心多了。阿比達的海妖封鎖著海上的商路,有時更上岸掠奪海邊城市。阿比達生性貪食,被其襲擊的城市皆顆粒無收。此患不除,寡人寑食難安阿。」無眼之王嘆道。

「既然此獸如此暴虐,為何不派術師除之?」

「寡人的術師皆為百戰精兵,自可以與之一戰。但此獸甚是狡猾,當兵士來攻,它就退縮至海裡。海妖族在水中堪稱無敵,任何船隻都不是它一合之敵。難辦阿,難辦。」無眼之王搖頭道之。

此時無眼之王已用過晚飯,凡金即為他端來甜食,凡金望著碗中糖水裡裡浮沉著的流心硬糖,靈光一閃,即對無眼之王問道:「主上,凡金聽說過兩年前虹色湖被糖蜜所填充?。」

無眼之王答道:「沒錯,當時虹色湖畔糖蜜氾濫成災,噴湧出來的糖蜜把虹色湖被填掉了。到目前為止附近仍無法耕種。只是目前海妖為患,無暇處理而已。」

「那凡金有一計:湖中糖蜜屬於食材,凡金能以音擊塑之,如果將之塑成巨艦,不僅能疏通湖泊,更能為平定妖患獻上微薄之力。」凡金說道。

「荒謬!荒謬!你這廚子都不廚子了?」無眼之王笑罵道。

「在目前並無良策之下,凡金願意一試,主上只要委派凡金到湖邊即可,不費主上你一金一人。」凡金躬身答道。

「也罷,這些糖蜜對寡人而言無大用處,你大可隨意取用。」

隨後,無眼之王委派凡金前往虹色湖處理當地的糖蜜氾濫問題。而凡金到埗後,也沒有做什麼,只是托人為他在湖邊建一小屋供他居住。

自那天起,原居於虹色湖畔的農民在每天中午都聽到從湖中央傳來的音擊之聲,有好奇的農民跑到湖邊一探究竟,卻只見湖中那無邊無際的糖蜜往中央褪去,原本被堵住的泉眼紛紛噴出水來。不足三個月,虹色湖就回到當初那虹水漫流的風景。

感激萬分的農民們推出小艇划向湖中央,要見那出手幫助他們的人一面,但只能他們在湖中央,看見一艘流露著糖蜜光澤的修長奇形巨船沿著長河離開的背影。5

凡金以音操陀,以唱控帆,就這樣用了四天時間把以糖蜜結成的巨艦開到伊凡斯海的最前線。雙方的兵士,都驚愕地看著這艘奇特的巨艦。

這巨艦長約百五米,寬約二十米,比當時最大的船隻還要大;船頭尖削,而船上立起的卻不是帆,而是幾個高低起伏的大箱子。6它的外表閃爍著琥珀似的糖蜜色澤,整艘船隻竟然是以糖蜜造成,而且船上竟無任何武裝。

凡金操控著巨艦往著在後面指揮的阿比達衝去,路上的海妖族或用利爪,或用牙齒,或打出簡陋的音擊,但都不能對船體造成絲毫傷害。阿比達揪起沖天巨浪,但在巨浪中,那糖蜜船艦仍穩如千仞之山,不一會就衝到海獸面前。原有一船高度的阿比達,在這艘巨艦面前,卻顯得渺小。

凡金的聲音自艦內傳出:「海之大君阿!你所看見的,是我主無眼之王大軍屬下的不沉巨艦簡地Candy號,在它面前你沒有任何機會!」

巨獸咆吼著往巨艦撲去,輕而易舉地把整個艦艏一口咬了下來,然後好像遇上最不可思議的事件似般,呆立於水中。至於那不沉艦,只見斷口流淌出滾滾糖蜜,重新塑成艦艏的模樣,更伸出細細長絲,把阿比達抬到船上,然後往岸邊揚長而去。失去主心骨的海妖族瞬即被無眼之王的兵士殺的潰不成軍。

凡金的巨艦,就這樣帶著似乎沉醉於糖蜜的味道的阿比達來到無眼之王的座下。他從船體上拉出繩子,拉著阿比達來到無眼之王面前。強大的海之大君,直接就俯伏無眼之王面前,並以海妖特有的唱奏立下服從於無眼之王的誓言。

「尊敬的無眼之王阿!凡金不負主上所望,疏通了虹色湖,並降伏了深海大君,並奉獻予主上!」凡金躬身說道。

「我的廚子,這回你是立下了大功了!不過你是如何馴服這頭猛獸呢?」

「回主上,因為凡金曾立下不可傷敵之誓,所以凡金原來的計畫是糖蜜困著海妖,再交由術師們圍殺之。但沒想到此獸竟極嗜好甜食,吃了艦身的糖蜜後就失了神,任由凡金帶上船艦。我向它承諾,向主上獻上忠誠就有更多糖蜜享用,它就這樣從了凡金了。」

無眼之王聽之大喜,他經凡金同意後,就將糖蜜製的不沉艦賜了給阿比達,又命它前往伊凡斯海平息海妖族的騷動,自此無眼之王的艦隊在伊凡斯海暢通無阻。無眼之王封凡金為候爵,封地角尾鎮,又賜了他一滴來自虹色湖泉眼的湖水,使他延命五百年,作為這次立下大功的獎賞。

但在此役後,凡金的氣運似乎用盡似般,無眼之王再也無法在他做的菜中感受到運氣變好的感覺了,他曾經就此問過凡金,凡金回答道:「或許凡金的運氣大都奉獻給主上你了,所以主上才無法再得到來自於凡金的運氣。」

基於以上原因,又吃膩了凡金所烹的飯菜,無眼之王從彼卡洛特各地請來了廚子為他作菜,就這樣冷落了凡金。但凡金沒有在意,並以無眼之王屬下的廚師團之長的身份率領五百名廚子,為無眼之王和他的下屬提供日常飲食。


於178年,凡金辭去了廚師團長的身份,於封地角尾小鎮中建了角尾城作為居所,就此和他的家族長居於此。在角尾城的日子裡,凡金經常以他的音擊術烹製午餐,然後讓鎮裡無所依靠的老弱前往角尾城,領取一份豬排飯。儘管當時他的音擊術能分享的運氣所餘無幾,但也能讓吃下午餐的人感到幸福。7

第四紀370年,位於彼曼尼亞中部的Lincle王國在大天使Cuvelia的帶領下開始漫長的征途,她屬下的七名大將"七宗罪"各率一支軍隊同時往彼曼尼亞上的七個國家發動進攻。而無眼之王統治的四高之地,則成為"強欲的"瑪蒙斯"Greedy" Mamonis將軍的目標。儘管無眼之王手下的軍隊都是百戰精兵,但在Lincle王國的戰爭兵器"音甲"面前卻節節敗退,無眼之王的軍隊退到角尾城處,準備在此抵抗瑪蒙斯的軍隊一段時間,好讓當地的居民能撤離到更安全的地方。

當時無眼之王的敗軍尚有二萬四千人,但瑪蒙斯的軍隊卻有足足十萬之數,更攜有十五台音甲隨行,不論在數量上和實力上都是壓倒性的。當瑪蒙斯指派主力攻城時,城中居民只撤離了不到五份之一。

角尾城之主,凡金書信一封,命子嗣送予無眼之王,而自己則攜衛兵五名登上了城牆,奏起了音擊。

此時無眼之王的術師在Lincle王國的術師及音甲的強攻下死傷枕藉,僅剩不足二千之數,在他們看見城主親自登上城牆之時都歡呼起來,然後一道強大的音聲就衝破了戰場上的唱音。這道音擊表現出的風格不同於戰場上所使用的音擊,竟類似於第二紀流行的"Jumpstyle”風格。隨著音擊而來的,是一道道自空中跳躍而來的巧克力浪潮。

這道浪潮避開了無眼之王的軍士,把瑪蒙斯的士兵儘數淹沒,連強大的音甲在其中也紛紛起火爆炸。

當一曲奏完,十萬大軍去其九,而音甲則盡數覆沒。瑪蒙斯的軍團死傷枕藉,氣急敗壞的瑪蒙斯將軍也只好撤退休整,三十年不再提征討無眼之王一事。而音擊留下的巧克力則儘數沒入土中,使角尾城的土地在往後百年皆能種出最好的作物。

至於凡金本人,卻因此違背了不以音擊傷敵的誓言,在無眼之王的軍士回過神來時,他已經化光而沒8,共為無眼之王效忠了三百四十年。

無眼之王在讀了凡金的信件後,命人照顧好凡金的後代,又追封他為伯爵,並於黑白巨塔前以黑金及白銀為他立像,並下墓志銘:

這是一名窮盡一生將自己天生的運氣分享於人的大善者。無此人在,則無今天之無眼王。 — "無眼之王"凡彌沙

至於凡金寫予無眼之王的信件的內容,直至無眼之王身死,都無人知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