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宵时间的众生百态-陆家嘴24h
评分: +33+x

来自专栏 陆家嘴24h

在中国,最繁华的城市之一,上海,有一块众所周知的追梦者聚集的地方,也就是我们俗称的“陆家嘴”。高节奏地生活,光鲜亮丽的上班族们,然而即便是外表精英的陆家嘴白领们,也有着不为人知的疲惫一面,而在每天深夜的夜宵时间,这里的一碗碗用以垫饥的小吃,会就着他们的故事,一口一口地,被吃下去。而在短暂的休息之后,等待着他们的,又会是无尽的加班……


lujiazui

在陆家嘴,可能最不缺乏的就是大楼,大楼里的男男女女们,又有什么样的故事呢?我们在这里,进行了一些采访。

笔者不知道点进来的你,想要期待着看到什么样的故事,但如果你的期待是跌宕起伏的狗血剧,或者是惨兮兮的人物独白,抑或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励志创业故事。那么很有可能在阅读完之后你会觉得非常失望。

因为真实的生活,其实就只是这么普通的缓慢而匀速的前进着,对你和我都一样。

在夜生活光怪陆离,资金流聚集的繁华金融中心陆家嘴,加班与夜宵是永恒的主题。

在陆家嘴,凌晨三四点仍有许多疲惫而又充满朝气的人们进行着工作,而偶尔又出来,在街边的小吃店,抑或是路边摊寻找一碗夜宵充饥。而在这里,也往往有一些“两个头的狗”,又或是诡异的“粉红色雾气”之类的传说。

在东园路与银城东路交接的汇合之处,有着奇妙的路边夜宵小店和路边摊,与整个将“现代化”演绎到了极致的陆家嘴金融中心形成了强烈而又有趣的对比。在白天,除了工商部门的抽检,这里鲜有人至,而每当深夜降临,它开始变得热闹非凡。

我们在这里注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正如形形色色的人注定遇到笔者的采访。在这些店的顾客们,有些平平无奇,年过半百,有些甚至坐着轮椅,有些焕发着成熟的魅力,仿若时钟一般滴水不漏,也有些……脱线的仿佛刚从另外一个世界回来。

会来这里的人,由于这个城市的多样性与包容性,几乎没有什么共性可循,可能“会半夜在外面吃夜宵”,是他们唯一的共性。而这里的魔幻之处就在于,无论你长发披肩美貌惊人,还是诡异的坐着轮椅卖小龙虾,五湖四海,三教九流,任何职业,任何学历,任何人种,任何年纪,都能和这个城市,这个金融中心,这个时间,这些店,与这里的食物发生奇妙的化学反应。


王奶奶是一名清洁工人,准确的来说,是一名不愁吃喝的清洁工人。

王奶奶说相较于大部分的同龄人,拥有积累下来的财产的她已经算是最幸福的那一群了。说这话时她隐藏了自己的落寞的表情。

因为儿子儿媳追求精英教育,早早的就把小小的孙女带去了美国上学。不习惯那里的生活方式与饮食习惯的王奶奶与他们同住了一段时间后,回到了上海独自居住。

“我们这个年纪不讨儿女厌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王奶奶苦笑着说。

当我问及她为什么选择做清洁工的时候,王奶奶纠正了我,说她是食堂阿姨。只是有时候下班了不想回家,就志愿留在自己工作的大厦做一些清洁工作。

“找到了这份工作对于我来说像是获得了第二次的生命,我工作的地方的年轻人和老人都有一种勇于创新的精神。这是我在广场舞的姐妹或者家人那里从未接触过的。”王奶奶说到这里时脸上甚至飞起了一抹红晕。

“没人说老了就不能再突破了,限制着自己的只是自己罢了。这是我工作的地方的主管说的,她是个小姑娘。”她说。


布小姐说自己还是喜欢被称作面包,尽管她似乎已经在可以使用可爱昵称的年龄的尾巴上了。

bread-xlx

布小姐毕业于美国名校的艺术系,她说能获得父母的支持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是她人生中最幸运的事之一。鉴于笔者也是设计专业的原因,我与布小姐交流了最近的作品。

布小姐最近的作品还是展现出了惊人的审美水平。尽管布小姐已经不做艺术相关的工作,转而在陆家嘴的一座写字楼里做一名普通职员一段时间了。

“现在的中国社会,艺术工作者还是被另眼相待。”布小姐说。她回忆起自己早年的经历,说除了学习艺术之外自己和普通的优等生乖乖女并无什么差别,但即便如此,她的父母还是遭到了亲戚的非议。

“结婚”,“没稳定的工作”,“相亲”,“这专业挣不到钱”,“哪能找到靠谱的男人啊”。这样的话让布小姐和她的父母不堪其扰,尽管正如我上文提到的,布小姐除了学习艺术之外,并没有什么离经叛道之举。

“无论如何,我在现在的工作做的很开心。”布小姐喝了一口西瓜汁,笑着说。

她的笑容似乎发自内心。


旅行可能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后年轻一代的人们认为最浪漫且具有小资情调的事,然而做个职业旅行者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光鲜靓丽。

我与这位职业旅行者在之前打过一次交道,在那时对于他的印象并不好,但在这样的夜晚,似乎有着慢慢打着拍子的灵魂乐作为舒缓的背景。

笔者与职业旅行者的第二次见面就在这并不算明亮的灯光下开始了。

“我是个职业旅行者,就职于陆家嘴某座写字楼。”职业旅行者坦率地笑着,“工作的内容是去搜集公司需要的…产品一类的东西,有时候也负责将公司废弃的或者无法解决的…产品或者麻烦带到别处去。”

这并不是一个浪漫的工作,如职业旅行者所言,每次旅行都充满了困难与艰险。

“但总得有人去做。”职业旅行者低头喝完了拉面的最后一口汤。

svbacaifang

传统与现代的冲击在这个国家不止带来了激烈的观念冲突,新的机遇与挑战,还有无数的心理疾病。

在目前的状况下,被精神障碍折磨,如抑郁焦虑的人群,根本不知道去哪里寻求合适的援助。援助对于他们来说就像光,可能转瞬而逝。

“我希望能建立起一座灯塔。”陆家嘴某座写字楼的高管梅小姐说。

毕业于美国某所大学的心理系博士梅小姐现在的工作,“和心理似乎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又似乎摸不着头绪。”这是她的原话。

女性魅力似乎是这个金融中心最不缺少的东西之一,但梅小姐又有所不同。在我提出这个疑惑之后,她笑着说“是因为同理心。”

当问及工作内容的时候,梅小姐看着自己玻璃杯的茶水说不能说太多。而问及家庭情况的时候,她往后坐了坐,拆开了束着头发的发饰,于是黑色的长发如瀑布一般倾泻而下。她按摩着自己的太阳穴。

“啊,别误会。父母都还健在,只不过,偶尔会催婚。”她笑了。“而我根本没有时间啊,也没什么机会去找。工作太忙了,负担也太重了。我的母亲可能是比较强势的那一类,在之前的人生中我大多数都按照她的意愿去选择,但这件事有所不同。”

她说这是她自我认同来源的根本,因而无法让步。

让我觉得有趣的是,她说“灯塔自身可没周围那么亮啊。”

觥筹交错,杯盘狼藉。外面的夜色渐已深沉。

梅小姐重新梳好了头发,付账,准备离开。

“很晚了,需要我们的摄像师傅送你一下吗?”我问。

“人类已经脱离天黑就无法进行活动的世代很久了。”梅小姐说。

Hannahcaifang

形形色色是我在这个城市生活的最大感受,我本以为我只是例行公事的写篇公众号文章。

但今晚我却似乎受到了不一样的感触,我想唯一的原因就是。

我们都饿了,也都需要吃些什么。




点击关注公众号:陆家嘴24h
撰稿者:林██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