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餐
评分: +12+x

異常再也不是異常,收容項目變回平凡無奇的物品,
基金會開始大規模清除記憶及遣散人員,
或許是勝利到來了,

或許基金會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


某中國分部辦公室內:

一如往常,敲門聲響起

他舉起手中的酒杯,「夥計,敬勝利。」

進來的是老陳,他們倆一起打拼數十個年頭,每天的這個時間他會走進來,丟下一疊厚的嚇死人的檔案夾,然後兩個人一起吃午餐。老人的腳步滑過辦公室破舊而顏色黯淡的地毯。「老李,輪到我走人啦。」

「不到一個月,基金會的速度還是這麼的快。」「可不是嗎?比我們年輕時快多了。」

老李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我們都老了阿。「當初改進這東西挺費工的。」

「三年零六個月,該死的費勁兒,小趙那次出錯搞得熬夜又加班—」

「你家老三兩個月大就被嫂子帶回娘家」老李接過話頭。

「可不是嗎,累的我跑去跪著求她,整整一天啊」老陳說。

「一個年度最佳員工,值。」「哎,值。」老陳慢條斯理的打開便當盒。

「我瞧瞧菜色。」老李把頭伸過去。

老陳如數家珍:「今天最後一天啦,你看我這紅燒肉、紅燒獅子頭、紅燒—」

「行,高油高脂高鹽,虧你—」






電話響了。


兩人對視了一眼,老李拿起話筒。

「你好。」老李說。

話筒中傳來聲音。「我是O5-9。」

一瞬間,兩個人屏住氣息,似乎又回到以前的時光:一通神秘的電話、O5永遠淡漠的聲音、某個Keter項目突破了收容……

「哎,是我。人員安置工作只剩下人事部的人了,老大。」

「太好了—」

「老闆,我們贏啦,我會盡快完成任務。」

話筒中的聲音說:「有一個給你們的任務。」

老李抬起頭,看向同伴的雙眼,老友的眼神換發起活力,那是興奮的神色,像是年輕時發現獵物的表情。他知道,自己的臉上的表情也一樣。

「異常回來了?」

「不是,我們確實勝利了。」對方回答。

「那麼——」

「你們的經費還沒處理完成,帶上站點所有人員,搭最近一班飛機。」


飛機上:

至少是個任務,老李想到,

「結果不是最後一頓,我這老頭子慘啦。」老陳苦著臉拍拍他的肚子。


辦公室內:

「現在我們開始本年度D級人員的招募,由於今年令人愉快的職務改變,因此我們臨時請中國分部的同仁協助,請大家鼓掌歡迎他們!」

一陣掌聲、交頭接耳,雙方竊竊私語,但總部的同事們似乎非常忙碌以至於講不了幾句話又埋首於工作。

「叫我們來就為了這事?」老陳問。

接待人員回答道:「人手不足嘛!」

「我的天,誰還會需要D級人員?」老李說。

但接待人員已經轉過身,帶領他們走上階梯、長長的走廊。他們經過無數停止運作的安全門,實驗依然照常運行:

D級人員將正方形積木放進巨大的機械中,積木被機器吐出,人員記下正方形沒有變化。旁邊還有三角形、圓形、星形…..。

D級人員手持世界飲料大全操作一台販賣機,旁邊堆滿無數的熱咖啡。

D級人員幫一隻又肥又大的老蜥蜴刷背。

他們穿過無數門扉,走進辦公室,開始工作。

半個月後的一個中午,陽光穿過辦公室的玻璃窗撒在地上。

老李從椅子上站起來,渾身骨頭咯吱作響,「完成了!招募了跟過去每一年一樣多的D級人員,從SCP-2到SCP-4000都安排了D級人員做實驗。」

老陳先一步完成工作,正在細嚼慢嚥他的午餐,菜色回歸了以往的清淡。

「所以說這到底是為了甚麼?」老陳慢條斯理的問。

「在人員裁撤完成前,資訊收集部的人發現了異常——好幾個州的州立監獄在空間管理上出現了困難;全美利堅合眾國的電椅、毒氣室、絞索、毒藥都喪失了作用,他們換了新的繩子,但電椅跟毒氣很麻煩。」

「怎麼會?」

「這些招募管道存在很久,太久了。」

「哎,下一項工作是甚麼?」

「看來還多著呢。」

兩個老人慢慢地吃著午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