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常霍亂時期的慾望

「你們好嗎?渺小又虛弱的人類啊,出了什麼問題嗎?喔,全部人只因一點點小事就痛苦地直不起腰? 當你們的腸道正在排空時沒辦法看守收容間嗎?哈哈哈!喔,我會對你們每一個人復仇,就像蒙特祖瑪1所做過的那樣!嗯哼?哦,你好啊。面具很好看。」

「妳好。」

「喔天啊,你的聲音如此動人。我認為我要發燒了。我是病媒、微恙女士、疾病閨女。那你呢?我神秘的面具反叛者?」

「寶貝,我......是你的解藥。」

「讓我見識見識。」

「我的治療方法最有效。」

「這些是你幹的好事嗎?」

「不,他們都患有疾病。」

「讓我猜猜,我的鳥兒 voëltjie,是腺鼠疫嗎? 」

「不,食堂今日供應蘑菇鑲蟹肉 。」

「很好,這讓我們有時間了解彼此,不是嗎?」

「親愛的,我已經相當了解妳了。我能感覺到……妳身上的所有疾病。」

「等一下,甜心,我需要對這種新感染進行採樣。」

「妳只是在舔那個男人的肛門不是嗎?」

「直接從來源上採集是最佳的。而且待會我會舔你舔得更賣力。」

「妳可有得舔呢,我的囊包相當腫脹。」

「喔天啊,你的囊包多麼碩大!這真的是 [數據刪除] 嗎?」

「世上最傑出的科林斯柱式2 [數據刪除]。」

「我必須觸摸你的囊包。」

「儘管摸吧,親愛的。不過小心,內容物有可能……一觸即發。」

「喔,當我進入你的時候,你會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腫脹。」

「僅僅是一個簡單的心悸並不能讓我讓我震顫。但我的觸摸可以治愈妳的病痛。」

「我承載了一千多種疾病。你真的認為僅僅一觸即可讓我的汁水流淌嗎?」

「我有著外科醫生的妙手,小可愛,我們有整晚的時間,當我施予我的療法時,妳會發覺原來妳如此迫切地需要它。」

「哦!那件可愛的黑色長袍……不是長袍,不是嗎?你完全赤身裸體。」

「我看到妳的腺體發紅和鼓脹……就如預期一樣。我要用手術刀緩解壓力。」

「呃嗯……讓我看看你能用那小片的銳利苦痛做些什麼。」

「我相信我已被妳的病毒傳染。」

「我把自己交付到你幹練的手中,醫生。」

「這……我擔心不停歇的嘔吐聲和胃窘迫會破壞情緒。」

「這可不是貝多芬。」

「也許我應該對其中一些研究人員進行治療,這樣我們才能得到平靜。」

「嗯…..我一直想在噴泉下做愛……」


「我說,醫生,你是個天才。你的殭屍固定了他們的位置,再讓他們的胃以安靜而和順的方式排空。」

「如果沒有妳支配疾病,在我實施治療後,我們將無法保持食堂感染。」

「現在讓我們回頭繼續,在我們設計的噴泉下做愛。」

「這種異臭是最美妙的潤滑劑。」

「呃……不好意思,打擾了?」

「什麼?另一位醫生?你是誰?」

「他們叫我航太工程外科醫生。我要來這裡修理Steely Dan。」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