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
评分: +17+x

“哈…哈…哈…”我一直在向前奔跑,周围的建筑和街道如同粘贴复制一样在我身边。
“哈…哈…哈…”拐进了一个转角,我扶着膝盖靠着墙壁停了下来。
“妈的…这到底是哪啊。”我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只知道一觉醒来就在这了。
此时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我上面经过,我已经被这东西追了不知道多久了,看起来是成功的甩掉他了。
“开门啊!”我使劲的敲着门并对着上面的人大喊:“求求你了开门让我进去吧!求求你了!”
可是不管怎么呼喊,那人都用他的眼睛冷冷的看着我。准确来说不止他,其他在房子里的人都用眼睛冷冷的看着我。
“该死!”我踢了脚门后离开并向前走去。

哒,哒,哒

在听到这个声音后,我如同坠入冰窟一样的往后看。
那个只有手和头的怪物就在我身后
“卧槽!”我大叫了一声后猛的向前跑去,那个怪物张开了他的嘴巴像我追来。

不知道被追了多久后,我发现前面的路跟之前的路不一样。但是现在的状况不允许我选择了。
放手一搏吧。


通过了那个道路后我发现我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地方,一个全都是用电脑硬件,电线和显示器构造的地方。
这里比之前的地方还暗,好在有显示器的亮光可以让我看清。
摸索着到了一个拐弯的时候,前方的一个硬件似乎是因为过载爆开了。就当我准备继续向前时,左边的那面“墙”动了起来并朝着我右边移动。

我是不是应该庆幸我旁边的这些物件都不是亮着的。


经过了那个地方后我到了一个类似墓地的地方。
周围都是墓碑,一些地方的地上还有用骨头摆出的东西。
走了一段路后,发现前方有个东西在迅速的像我靠来。想到那个白色生物后我头都不回的往后跑。
“这些运动量可以能是我半个月的份了”
我回头看了下那个家伙,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都在左拐右拐。
绕着旁边的废墟跑了一圈后我看到了出口。
“再您妈了个见勒!”我朝着后面已经被我甩开很远的家伙喊了这句。
然而就在我要跑进去的时候,脚下踩到了用骨头摆出的东西。在踩到那东西的一瞬间,我发现那些骨头如同捕兽夹一样夹住我的脚,并且这些骨头还异常的重。
“该死!”我着急的弯下腰用手把这个夹子给打开。
那个家伙离我越来越近,我甚至能感受到肾上腺素飙升。
“该死该死该死!”在打开了这个夹子后我使出了吃奶的速度跑向出口。
就在他要抓到我的那一瞬间我跑进了出口。


逃过墓地里的追杀后,我到了一个走廊。
“该死的什么时候结束啊!”我坐在地上大声的叫着。
此时,一个声音从我耳边响起: “听得到吗?听得到说句话!”
“谁?”我猛的站了起来。
“很好能对话了。听好了,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一个类似走廊的地方。”
“啧,跑到这了吗。”
“喂,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我问道。
“听好了,接下来按照我说的走知道没?”
“嗯…好的。”
“好的,听好了你现在往…”
根据那个人的指示走了一段路后发现了个不知道怎么形容的东西向你靠近。
“喂我说,前面有个东西朝着我过来…”
“看什么看跑啊!”那人大喊着。

在跑了一段距离后,我右腿突然一疼。
“该死,抽筋了”忍着疼站了起来。
不知为何那个东西的速度突然加快,转眼就跟我拉进了距离。
“该死的,不!不!不!!!!”


我从梦中醒来,屋内的强光让我睁不开眼。
“我这是…在哪?”我疑惑的问道。
当我准备坐起来的时候发现手脚都被固定在了一个躺椅上,面前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蓝发少年。
“这是怎么了,放开我啊!”我对着他喊道。
“你…被那东西抓住了吧?”他问道。
“没…没啊。”我狡辩道。
“你说谎了。”他站了起来说道:“你没有通过那一层迷宫就醒来了,唯一的解释只有被那东西抓住”
“抓住也没事吧?你看我好好的!”
“对你没事。但是对我们,这个世界的人都有事。”他走到一旁拿了个东西。
“什么东西?喂你说什么我没懂啊!”
“Scusami tanto1”说着并拿着一把枪对着我。
“不,等下,有话好商量,等下!!!”


我从病房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喝着有泡腾片的水。
咚咚咚
“请进。”
门开了,一个金色头发的人走了进来问道:“那些人怎么样了?”
“一共10个人,5个死在前三层,一个在第四层被抓住,剩下3个逃出来了。”我回答道。
“那还有一个人?”
“他是第一个被感染的,睡着后被他的朋友给弄醒了。”
“了解了,话说他们都是感染什么了?”他问道。
我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文档递给了他并说道:“他们感染了这个模因,目前没有发现其他人有被感染。”
他稍微看了看问道:“这个模因是Minerva站点事件的那个吧?”
“是的,不知道为什么他跑出去了。”
他听到这句话后靠近了我问道:“听说你是那次事件的幸存者,能告诉我具体发生了啥吗?”
“就是一个D级在第四层被抓住,然后没人知道会发生啥就把他放出去导致的。被感染后会梦见啥我也不知道,上面也说了出去后会在几天后忘记掉的。”我回答道。
“那好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慢走。”我靠在椅子上喝着水回答道。

叮叮叮

手机铃声响起,我看了眼后接了起来。
“睡着了?”
“是的,请你马上过来。”
“好的,马上来。”
我放下手中的水杯朝着病房走了过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