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的非日常
评分: +11+x

“你是……教主?”Lyn已经忘了她的名字,想了一会,只好用“教主”这个名字来称呼了。

“等等,你不会把我的名字忘了吧?”被称为“教主”的女人眨了眨眼“能记住‘教主’却记不住‘Pishop’?果然是在基金会呆了太久的缘故吗?”

“但……你怎么……我为什么能见到你?”

“见到我很正常吗?我又没因为什么事故变成隐形人、鹦鹉螺,或者是别人都找不着我的体质。整个中国分部最奇怪的也就是[数据删除]博士的助手了,他自称是个外星来的大虫子。”Pishop瞪大了眼睛,打量着Lyn,似乎是确定了Lyn脑子有问题之后,她向正在不远处的Alcohol和一个年轻人挥了挥手:

“Alcohol、Andros,把手里的刀先放下,我这有了个小麻烦。”

Alcohol和Andros跑了过来。

“Pishop,你是说Lyn忘了你的名字、转而叫你‘教主’,并且还认为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最后一个不是太准确,看Lyn的反应,他似乎认为我卷进了什么事故,导致你们都无法看见我,也有可能是我隐形了。”

“那么就有几种可能:一种是时空维度发生了扭曲,来自平行宇宙的Lyn和我们宇宙的Lyn调换了,你变得不可见也是在那个宇宙的事情;第二种,问题出在Lyn自己身上,他可能是卷进了什么事故,也可能就是单纯的精神压力,使得他的记忆出现了问题;第三种……Lyn你怎么了?”

听着Alcohol流利地表达着自己的观点,Lyn觉得这个世界可能快疯了,他蹲下身子,想要缓解一下脑部受到的刺激。

“Lyn,你……你还是去医务室看看吧?”Pishop说道。

“那没人,”Alcohol答道“今天医务室的那个Ding去参加合影了,现在根本不在那。”

听到Alcohol的话,Lyn的理智彻底破碎了,他眼前一黑,倒在地上,在完全失去意识前,他只来得及说出一句话:

“这个世界果然疯了。”

Lyn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在医务室的病床上了,床边坐着的是留着平头的零伍,不过Lyn已经习惯了。

“过了多久了?”Lyn问道。

“一醒来就是这个问题吗?”零伍笑道“准确来说是两个小时,Ding刚给你检查完身体。”

“那家伙去参加合影了?我可以走了吗?”

“去哪?”

“找Milk,我要确认一件事。”说罢Lyn从床上跳了下去,冲出了医务室,在向满面红光的小诺问过路、经过了正在用iPod大声放着音乐的Parallax的办公室之后,Lyn走进了他熟悉的地方——站点食堂。

“嗨,牛奶。”Lyn对正在用餐的Milk打了声招呼,坐在了她对面。

“Lyn?听说你今天不太舒服?”

“啊,世界观有些被颠覆了而已,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先不说这个了,牛奶,问你个事。”

“什么事?”

“你还想再吃一碗吗?”

Milk停下了手中的碗筷,两只眼睛狠狠地盯着Lyn,又看了看自己的碗,紧接着红着脸把剩下的饭菜倒进了垃圾桶。

“我明白了!”Lyn喊道。一旁的Milk吓了一跳,还没等她反应过来,Lyn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跑出了食堂,一直跑到了站点的广场上,拍合影的人还没有散去。

“牛奶没要三人份的午餐时我就应该想到这一点”Lyn嘀咕了一句,松开了握住Milk的那只手“各位!很抱歉打扰你们一会儿!不过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在场的人立刻停下来手中的事情,将Lyn围在了中间。

“现在这个世界,”Lyn继续说道“是我的梦境,除了基金会本身,一切都不正常了!包括你们在场的各位,都只是我梦境的产物!”

掌声响了起来。

“恭喜你。”

“终于想起来了。”

“那张照片呢?”

“可喜可贺,Lyn。”

“于是,你想怎么办呢?”Pishop问道,她是梦境的开始,现在也将变成梦境终章的序幕。

“每个人的梦境都有一个脱出装置,”Lyn回想着中国分部关于梦境脱出的标准程序“而最简单的脱出装置,就是梦境中自己的死亡,如果无法死亡,再尝试其他的脱出方法。”

HDarklight怀中的鹦鹉螺递上了一把手枪。

“谢谢你,小诺。”Lyn接过了枪,指向了自己的太阳穴“各位,我要醒了。”

“砰”的一声枪响过后,Lyn的尸体躺在地上,众人围了上去。

“没问题吗这样?”Alcohol问道。

“对于中国分部内部的现实扭曲者,这样做比较……稳妥。”Milk回答道“阿卡林,带人把现场处理一下,我去吃晚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