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kenzie博士的提案

项目编号:SCP-001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程序:SCP-001的所有组件需分开收容于Site Zero中具备环境控制功能的保险柜中。Site Zero的地点为5级机密,唯有O5议会成员才能知悉。

仅允许O5等级人员存取SCP-001本身、其转录以及相关资料,除非经由程序Zero。程序Zero必须在全体O5议会成员一致的直接命令下才能实施,且程序Zero的详细内容只有O5特准的人员才能获取。

描述:SCP-001是两(2)个物件与三十三(33)份文件的总称,所有权属于[数据删除],又名「管理者("The Administrator")」。

SCP-001-01与SCP-001-02分别是[数据删除]

SCP-001-03至SCP-001-35的文件混合了手写与打印的格式。这些文件,除了完全没有表现出随时间劣化或破损的情形外,在所有方面都表现正常。对纸张本身年代的化验则得出了不确定的结果。这些文件的内容详列于下,包括[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由于这些物件是基金会成立的推力,同时也构成了基金会的活动准则,因此这些资讯只能在O5议会的直接命令下提供给程序Zero的人员。


在O5议会命令下进行5级加密-仅允许阅读
无授权的存取将导致立即处决。

附录001-01:对SCP-001-01与SCP-001-02的分析

SCP-001-01是由未知金属物质所构成的平滑装置,尺寸约22公分宽,30公分高,1.5公分厚。项目的重量与其尺寸极为不符,达8.2公斤。其上有一个小型数位显示器,并且有一个看似是某种钥匙孔的开口。由于没有可见的接缝或紧固件,目前为止,尝试拆解或分析这个装置的尝试都已失败告终。以X光或磁共振扫描SCP-001-01内部的结果显示出不确定的结果,表示装置的内部若不是太过致密以至于无法扫描,就是内部的拓扑结构有异常。

SCP-001-01的能力貌似只有显示两个指标。第一个表现为一种状态或进度条以及数字,目前进度约在23%。另一个指标是一串简单的数位计数器,当前数字为██,███。

SCP-001-02是一把与SCP-001-01外壳相同材质的钥匙。目前推定这是SCP-001-01的启动钥匙。

附录001-02:SCP-001文件的转录

SCP-001-03是管理者的个人日志。SCP-001-04至SCP-001-35在回收时一併夹在SCP-001-03的书页中。

SCP-001-03的片段,第一页:

我一向很排斥写日记的点子。文件是一回事,但我从来就不知道写下个人思考过程有什么意义。我心中的科学家告诉我,总有一天某人会需要知道整件事情的始末。

SCP-001-03的片段,第三页:

人们常说,万事起头难。我已经从联邦政府那里取得了足够的资金与人员,并且建立了一个能让我继续研究的组织。[已编辑]总统坚持要我交出那个装置以确保安全,但我也把话说的很清楚:我不会交出自己的所有物。

SCP-001-03的片段,第七页:

不幸地,进度在这几十年间严重落后。我坚持在解答出来前不能重建科技,因为我相信除非我们能一石二鸟,否则只会加速事情的发生。

SCP-001-03的片段,第九页:

我必须杀掉他们。他们瞒著我偷偷在重建那些科技。我必须在24小时内动身,这处设施从现在起就算毁了。

SCP-001-03的片段,第十五页:

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一想到我为了达成目的而不得不说谎,就令我感到痛心,但我不能再一次承担让他们知道真相的代价了。

SCP-001-05貌似是以喷墨印表机印刷的文件,被夹在SCP-001-03的15与16页之间。纸张本身与其他SCP-001的文件以同样的未知方式保存。

来自管理者办公室的备忘

人类的存在已经延续了数十万年,但直到最近的数千年才真正是我们的时代。我们在信史之前的无数时间中都在做什么?我们瑟缩在洞窟中,用篝火抵御黑夜,畏惧著我们所不了解的事物。不仅是因为我们不了解太阳为何升起,还有巨大而长有人头的鱼、动如活物的石头,以及仅仅看见就令人发疯的怪物。所以我们称其为「天使」或「恶魔」,在它们的盛怒下乞求饶恕并祈祷救赎。

物换星移,它们陨落而人类崛起。整个世界渐渐产生条理。但那些无法解释的事物从未真正走出人们的视野,就像宇宙需要人类所不了解的事物存在一般。

我们不会再退回黑暗、蒙昧、恐怖的夜晚。我们不会被未知所驾驭。我们会走出自己的路。

就算其他人不知情,我们也要对抗黑暗、关住它、不让社会大众看见,这样他们才能继续活在普通世界的美好幻觉里。

SCP-001-03的片段,第二二页:

他们的脸不断出现在我的梦境中,成千上万。那些人盲目迈向死亡,为了我。

SCP-001-03的片段,第二八页:

做错了。跟某人坦诚,在离开的前一晚。得用上我仅剩的医疗资源。某方面来说,我希望他瞄准我的脑袋。

SCP-001-03的片段,第四一页:

这个方程式的解能构成其他解答的架构。我亲手杀死了他们。他们能想到这是出于慈悲而下的手吗?

SCP-001-03的片段,第六/四页:
> 突然想起,临走以前他们对我说的话,他们说我可能不会看到任何东西,就像睡了一觉一样。他们错了。我亲眼看著他们被疯狂吞噬,现实的界线崩溃粉碎,然后重组,好像它一向如此似的,而我看到整个过程。

SCP-001-03的最后片段,第六八页:

终于完成了。方程式已经完备,数字也齐全了,但再一次,这个结果来得太晚了。这个小组没有时间建构解答,而我必须再一次放弃基金会。但这次我有足够的知识,确保不会再有人遭受同样的命运。

SCP-001-34是一份破损的手写文件,夹在SCP-001-03的封面与首页之间。

敬启者:

首先,我为我所做的一切道歉。单单我存在于你们的世界这件事,可能就毁灭了你和你所知悉的一切。如果你现在持有,而且正读著这份文件,那我很可能已经死了。即便如此,我也会顺手毁了这份证据,而这表示我也失败了。也就是说,我的责任现在全都落到你肩上了,而你的命运与你世界的命运现在都操之在你。

我并非诞生在你们的世界,我是来自另一个现实,行走于平行宇宙之间的旅行者。我从哪个年代来并不重要;我在路途上了解到,时间流逝对於跨宇宙移动而言是没有意义的。重要的是,在我原本的宇宙中,人类的文明发展到了一个极致。我们汲取星辰的能源,学到如何操纵现实本身的架构。我们能按照自己的需要摺叠时空,甚至以医学和科技征服了死亡。我们以为自己掌握了命运。

当我们了解到凡事都有代价时,一切都已经太迟了,我们不仅会失去我们所珍视的一切,甚至殃及他人。操弄宇宙结构的结果,使现实撕裂扭曲,当现实的残片开始泄漏时,我们还没有发现这是多重宇宙崩溃的前兆,然后反馈开始出现在我们自己的宇宙,已然无法阻止。

我们勉强在卷入崩溃之前,启动了最后一项保险。我们集合了残存的知识,并牺牲了自己的世界将一个人送到下一个世界。这无法修补已经造成的伤害,但能为我们争取时间,找出阻止现实崩溃的方法,这个人就是我。

如果你还没有找到,那能佐证我言论的事物很快就会开始进入你的世界。其它破碎宇宙的碎片将如玻璃上的雨水一般滴漏进来。那是与你的理解相违悖的东西;没有明显意义,却固定在时空里的物体;无法被你任何手段摧毁的事物;那些能逼疯人的存在,会让你所重视的所有理论都作废。

我所携带的,是无数世界所留下的最后遗物。在这些书页中所描述的方程式与科技带著一份阻止崩溃的希望,一份巨大代价所换来的希望。是所有牺牲与被牺牲的宇宙一路走来的,血淋淋的轨迹,只为了让剩下的人不再重蹈他们的覆辙。在我写下这段文字时,它们已经接近完成了,但时间永远与我作对。如果我无法亲眼看著这份艰苦的任务完成,那就只能靠你了。

祝好运,
[数据删除]
管理者

SCP-001-35是一份手写的文件,被夹在SCP-001-03的末页与封底之间。SCP-001-35的字体与SCP-001的其他文件均不符。

[数据删除]:

这个,就是我们的文明曾经存在过的唯一证据了。没有人真正知道当你启动保险时会发生什么事情。有些人说使用所造成的反弹会立刻撕裂我们的宇宙中剩下的部份。其他人说使用它的力量仅仅会使崩溃加速数百倍。无论哪一种方式,都只是一眨眼的事情。当你在你的目的地醒来时,我们的家园早已荡然无存。

你已经知道这个装置只能承载一个人,而第二个小队在你离开时已经准备就绪。我只希望我们帮你争取的时间,能让你找到阻止这场灾难的方法。不然的话,这个装置也能持续记录本地现实的崩溃程度,以及装置被启动了几次,我们这么做,或许有点虐待狂倾向吧?

当你读到这里,我可能已经死了。我很抱歉,但你一直以来就是比较坚强的那个。我没办法从容面对自己的终结。在没有你的情况下。

我爱你。

附录001-03:SCP-001-36
SCP-001中的文件证明SCP-001-36的存在,一件电子设备或是详载著与SCP-001相关的科技和数学资料的大量文件。SCP-001-36目前下落不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