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kenzie博士的作家观念指南

基于群众要求,我列出了坏作家的刻板观念以启迪小区。如果因为写作基调而看不明白的话,你只要知道你是不会想成为他们的一份子的。:)

免责声明:此文件本身是作为一份对各种常见类型的坏新人的半开玩笑式分析。这些并没有针对任何特定人士,并旨在娱乐,而不是搞针对。

我不会也不会容忍使用这些观念去针对网站的成员。如果你这样做,你将会因为粗暴对待其他会员而被职员训斥/封禁。再次重申,这并不是为了让某些人或团体找乐子之用,只是旨在幽默。

- Mackenzie


情緒化青年(The Emo Teenager)

我写的很烂,但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了。我恨我的人生。

从明显到微妙,情绪化青年以不同型态出没。 虽然基于联合公园(Linkin Park)的歌词的SCP也算是没什么问题,这种观念一般适用于所有正散发着抑郁和焦虑的写手。情绪化青年很多时候会试图透过贬低自己,或声称没人能理解他们或他们那可怕,可怖的生活状况来搏取同情。当他们在网站上的投稿被喷时,你通常也会看到类似这样的东西:

对不起我太废了。我现在就去死。

当你在像SCP基金会这种高标准的小区首次写东西时,一些诚实而谦逊的话是可以说的,但在你一直用来推脱直到你开始惹恼所有人之前这是有个限度的。我在先前的文件写作指南中也提及过,SCP基金会的作者们往往都是偏成熟的一群,他们的平均年龄也远超过20岁。如果你是青年人(尤其是患上焦虑问题的那一类),这里并不是为你而设的网站。 我们不是来听你的抱怨的,而你也不需要打算告诉所有人一切是有多糟糕去寻求同情。

注:是的,我真的见过有人要挟道如果他们的SCP被downvote就自杀。如果你被说中的话,那你真的需要去寻求帮助。立即。

共鸣等级: 3/10 - 我们有不少人以前也是这样,但这并不能当成是借口。
恼人等级: 5/10 - 我们之中那些曾在那里的人不想再被提醒了。幸好"无视钓鱼(Don't Feed the Trolls)"规则在这里运行良好,只要你不咬勾,他们最终会被赶到更有同情心的环境中。
可挽救程度(Redeemability): 1/10 - 你通常无法为他们做任何事。他们不是自己长大了(使其变成能自己解决的问题)就是去其他的地方。像微博或百度贴吧1

半桶水高中理科生(The High School Science Dropout)

为毛我们就不用一块反物质动力钛磁铁去维持收容呢?

在这小区中不是所有人都是火箭科学家或知名生物学家。但是,我们大多都是大专在校生或毕业生,并因此都相当聪明。最重要的是,在这里提及过的这些人都对基础数学,科学流程,以及如何对我们未完全理解的的项目进行研究都能很好地掌握。半桶水是一些不仅下决心写一篇基于推想科学的SCP来投机取巧,而且又没有对此做任何功课的人。以下为一些不错的迹象能表示你可能会被由那些写手留下的半吊子憎恶物绊倒:

  • 使用英制单位
  • 对SI单位的糟糕运用,像是明显自英制转换而来的数值以及无意义的测量
  • 对缺乏对基础科学的理解或对某些东西的运作有完全错误的假设
  • 过量使用技术行话(technobabble)以及/或不明白“客观基调(clinical tone)”并不代表“尽可能塞一大串文字进去”
  • 视伪科学为真实
  • 不理解智商(IQ)是怎样的
  • 在生物学而言,不理解大自然母亲(Mother Nature)最先到达那里,而且她永远都是比你好的恐怖作家。

作为推论,一名半桶水或许也是那种认为领域知识是某种遗传的人:

我爸爸是物理学家,所以我显然知道我在说什么。

共鸣等级:2/10 - 虽然有时是有真的搞错的人在,但大部份在那能证明你是否真正的半桶水的列表上的东西都是完全难以想象并不可原谅的。
恼人等级:9/10 - 少数打破悬置不信(suspension of disbelief)的东西都远比坏科学可靠或完整。
可挽救程度: 2/10 - 非常,非常少数的这些小子能接受一些真正的科学,但更多的唯一解是等到他们确实自学校毕业为止。

神风队队员(The Kamikaze)

各位早阿,我在15分钟前成功加入了,而这是我的第一个SCP。

我们这些SCP基金会的主要贡献者了解并享受人们在基金会变得很兴奋的事实。毕竟,对于我们其中一些人而言,实际上我们主要痴迷于此,而且我们很高与其他人也喜欢上它。我们喜欢看到人们在猜测,也喜欢看到人们想出更多如何对网站和小区作出贡献或改进的点子。

但是,令我们担心的是,当一名新鲜的新会员冲到我们网站上,不顾劝告,以糟糕的构想,糟糕的文笔,以及通常错漏百出的写作一头撞到小区上,就像从坏点子之树掉下来并一路撞着枝干下去一般。只要想象一下一架上头载着声撕力竭地喊着“万岁!”的驾驶员而且弹痕累累的零战,你就想到点子上了。

这个故事的寓意是基金会重视质量大于一切。请花点时间去读所有必要和涉及到你的点子的相关指南和文章。

跳出你的点子并先向小区放出草稿,最重要的是采纳他们给出来的意见,特别是来自知名写手的。我们很乐意帮助你起步,但你也必须要自助才行。

注:像我喜欢在失败条目的讨论页里说的话一样,"当你发上主系列的时候你是寻求简易审核,而不是反馈。"反馈是在你发布最终草案前发生的事。

共鸣等级:1/10 - 在你被基金会所接受之前,你应该先读完所有的指导。这种杂乱无章的写作水平是不可原谅的。
恼人等级:6/10 - 值得庆幸的是,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把作品飞进网站后很少会再来第二回合。
可挽救程度: 3/10 - 在很罕见的情况下你能让其中一名小子冷静下来,但以他们的冲动劲通常都会导致他们要不燃烧殆尽要不一头撞上南墙去。

非主流杀马特(The Non-Sequitur)

嘿大家。我是位奇幻作家而我觉得如果稍微改一下格式和基调的话SCP会更cool的。

一个有趣的转折或独特的亮点是令你的作品变得突出并令它得到吸引眼球的最佳机会的最好途径之一。在这方面与别不同并不是什么坏事。

但是,这并不代表写SCP时没有什么通用而不可侵犯的规则。写作时完全不依照格式(而又没有合理的理由去这样做时),使用完全和基金会不同的组织结构(像D级人员是代表其他东西而不是代表作为炮灰使用的死刑犯)或完全没用作为基金会特色的客观基调和技术写法(technical writing)都是有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及怎样去配合合作企画的明确信号。当有人这样做,就会破坏条目的基调(随后而来的是读者的悬置不信)。

甲型(Type I)非主流是天真无邪的受害者,他们并不知道任何更好的写作方法。乙型(TypeII)非主流是明知有所不同而且知道他们错了只是毫不在意的人;他们想“改造”这个网站使其变得“更好”,而且似乎并不在乎别人是怎样想的。

共鸣等级: 5/10 - 当你看完数以百计失败的意见书显然你也很容易做到。这个问题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在你努力作出贡献前先多了解这个网站而已。
恼人等级: 4/10 - 大部份犯下此类错误的人也就只是对标准一无所知而已,当被提醒并改正以后通常他们都挺从善如流的。
可挽救程度: 6/10 - 甲型可以透过适当的努力挽救回来,但乙型一般完全是执迷不悟,然后他在SCP基金会的短暂生涯通常都会以他们灰溜溜地退出或被封禁告终。

特种雪花自大狂(The Special Snowflake)

我认识的人都说我是位伟大作家。

作为情绪化青年的近亲,自大狂已被大家告知他们是最棒的写手。包括他们的老师,家人,朋友,以及他们在DeviantArt和微博上的粉丝……有人看见问题出在哪里吗?

最好的回馈是那种你得自于并非投资于你的人的回馈。你的朋友和教师都支持你,难道你认为你们会在你写出真心可怕的作品时对你开诚布公吗?再加上在前文提到的基金会小区高标准,这会是个通常以这种形式结束的灾难:

为毛你们都这么刻薄?这是好东西,只是有点不同而已。

你或许会偶尔看过这样的极品:

我的[高中]老师说我的作品是大专水平。我不用你们帮忙也能写好。

最后,当面对着他们的SCP被踩到-30以下的事实时,我们会看到自大狂的狂暴状态:

[哔]你们!我要回去[在此插入业余艺术/写作网站],他们才不像你们一样是群混蛋。

共鸣等级: 4/10 - 当你尚年轻而未受重挫,是不会那么容易区分出友好的同情和真正的反馈之间的区别的。
恼人等级: 7/10 - 不幸地,这些小子往往只在确实的行政手段能对付他们时才会有所收敛。幸好,这些孩子除非带着恶意不然往往都不会再回来,从而使他们成为一次性的问题。
可挽救程度: 3/10 - 有时候你能说服一名自大狂冷静下来并学习汲取真诚的反馈,但他们通常都是回到他们爬出来的洞里。往好的方面看,自大狂的狂暴状态也是一场赏心悦目的好戏。


次要观念

这些观念还不够突出以保有一席之地,但仍然值得一提。

班德人(The Bender)

耶……听着,我要用21点和妓女开一座我自己的主题公园。
— 班德, 飞出个未来 第二集,"The Series Has Landed"

飞出个未来的角色命名,班德人是在为SCP维基贡献上多次碰壁后,决定自己创立分支网站(有或没用21点和妓女)并邀请所有人参与并作出贡献。

SCP小区有着悠久而传奇的历史,并建基于管理者和职员这些不仅是大写手,也是致力于维护网站顺利运行的人肩上。这需要大量努力来维持持系统的运作,所以应该不用多说,那些太着急于达到上述标准的人能使一个分站运行的机会微乎其微。大部份此类网站都短时间内崩溃,因为参与的人都认为这并不值得去努力。

注:那些成功的SCP维基分支网站,像被放逐者之图书馆全球超自然联盟,全都是由SCP维基的现存管理者创立并运行的。

跟风者(The Coat-tail Rider)

在SCP基金会这里,作为一个写作网站,我们鼓励新人要有创新和创意 。如果你在这里待上一阵,你会发现和现存的SCP太相似的作品往往都会被干掉。我们想见到新东西,在超自然方面独一无二,最重要的是靠自己而不是依靠现有设定的SCP们。

跟风者有两种。 第一种是字面上从未写过任何属于自己的东西的写手。他们会花上好几小时去想如何用新奇有趣的方法干掉 SCP-682SCP-914做各种各样的事,以及在我们如何处决SCP-173或最少使它安份点的事上永无止境地战。第一种跟风者或许甚至只会尽可能地在现在知名SCP的基础上写故事,但从来都不会去想出他们自己的原创内容。

第二种跟风者是那些写出一个平庸的SCP,然后马上把它和不下半打的其他SCP交互在一起的写手。这通常是以"建议与这些SCP进行测试"或更罕见地"不能与这些SCP放在一起"的形式出现。更极端的例子是写手在未经批准下编辑现有知名SCP并在上面加上连往自己条目的反向连结。

脑残粉(The Fanboy/Fangirl)

SCP基金会的成员和贡献者来自五湖四海各行各业。每个人都有个人喜好和口味这点是不无道理的。但是,当你只把最痴迷的东西一直放在嘴上的时候,是最令人气恼的。

嘿,我有跟你说过我真的很喜欢[在此代入爱好]吗?这里有人是[在此代入爱好]粉吗?为毛这里还没有[在此代入爱好]SCP?应该有人要去写一个出来才行。

这类新手从特定的粉丝到广泛的流派不一而足,但无论是哪种方式,最终都是以不断只谈论他们那特定的爱好来惹大家生气。如果你的SCP是一座魔法超维度电话亭或一堆能召唤或反召唤为你而战的怪物的球体的话,那你就有权去质疑自己了。

脑残粉的其中一个分支是直接粉网站上的会员。有些人会认为Bright/Clef/Kondraki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棒而且总不会错失能讨好他们的偶像的机会。虽然几乎不会像普通脑残粉一般惹人厌(他们的偶像可能觉得会是这样),但他们仍然难以应付而且事后会令你心情变差。

这里是作为写手的Clef,只是想附议一下:我以前遇见过一些Clef博士的粉丝,而无一例外地,他们都恼人得很。通常是因为他们 a.将我与我的角色混淆并不断吹捧我是怎样怎样怎样怎样的棒,或是b. 把Clef洗白(Draco in Leather Pantsing2)到一个地步连我都认不出他们所写的角色是什么。

如果你喜欢我的作品,那就用各种方法,去赞美它。如果你要对我的作品提出反馈,那就用各种方法,告诉我好在哪里和坏在哪里。如果你只是想吹捧一下当Clef和Dmitri一起出发时会有多酷以及向我秀一下你自己的角色(OC)和Clef在他们的爱巢里的同人画作的话,那就留给你自己,深埋在你那盛开着真正爱情的心中的秘密角落里而我并非要看到它不可……除非真的很有趣,那你可以发到我的Tumblr上。

恐怖厨(The Horror Snob)

根据关于SCP 基金会页面:

我们的目标

  • 寻找超自然事物并基于其原理发展新科技。
  • 收容有潜在威胁的事物。
  • 发展安全措施来应对未来出现的危险事物。
  • 寻找,扣留,消灭任何阻止我们完成上述目标的人或事物。

最令人讨厌的新人之一就是那些十分自以为是并打算对任何不“吓人”或“可怕”的东西都给downvote的人。虽然最能吸引你眼球的的确是那些令你夜里难眠的东西,但没人说过SCP必须是可怕的。网站中一些最好的SCP都只是单纯的不可名状而已;我们不知道它们是如何运作,而且它们会让你揣测不已。别做一个秒投downvote只因为它没吓着你的恼人家伙。

乱评家(The Kibitzer)

在SCP基金会这里,我们更看重来自所有会员的评论-不管你是否写手也好。显然如果你写出几个有份量SCP的话那人们会更偏向接受你,但你也不必先成为艺术家也可以当艺评家,甚至有时新人也会给出一些好建议

令人不能接受的是当有人提出一些真的,真的很坏的建议时还让它看上来像是个权威意见。就像这样的东西:

嗯,这不错,但还需要与SCP-173和SCP-682交互试验一下再加上一些测试记录。你还要加些幽默感去对比出其严重性,就像有人不小心杀了一帮研究员之类的。

注:如果你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这是个坏建议,那你最好,最好回去重读一遍写作指导。

伸手党(The Outsourcer)

和跟风者相似,伸手党有着相同但着眼点不同的问题。不同于单纯在其他人的活上干活,伸手党写出一个包含最低限度的必要内容的SCP,让它处于未经雕琢的状态,并希望小区中的人会将其完成。

与大众的观念相反,SCP基金会并不是传统意义上,每个条目都经过多人经手过的维基。我们想看见的写作,的眼光,而如果你的文章尚未完善,那我们宁愿你自己藏起来直到它准备好迎接巅峰时刻。

伸手党的标志包括:

如果你有如何改进它的想法的话,欢迎你随意修改。

还有:

我喜欢这点子。你能帮我写写它吗?

重申一点:合作写作是在已经与其他人为一个可以在已建立框架内加以扩展的概念上建立一个坚实的基础的情况下进行的。如果你连一点东西也写不出来就想其他人帮你搞定它,这是偷懒。

空想师(The Visionary)

和班德人相似,空想师是一些不只想为基金会作出贡献,更想以以前没人做过的方式去作出贡献的人。写SCP或作故事还不够; 他们想作一票大的:书,电影,电子游戏,或其他要动用多人,耗时上百小时,有时甚至涉及到出版协议的大工程。

问题是,这些人写不出来,而这些项目企画是在他们首篇(甚至是头几篇)作品被小区干掉之后凭着一腔热血的最后一搏。他们往往在他们假定的创意专长领域上只有很少甚至没有经验,如果有的话也只有最初步的宣传材料,而最明显的情况下,甚至没有考虑到情节或故事;在这时候他们甚至可能会上来询问点子。

现在,倒不是说创作基于基金会的衍生创意企画是不可能的事;有些企画有着悠久而传奇的历史-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比基金会本身更加注目,例如计算机游戏 SCP 收容失效(SCP Containment Breach)。但是,在几乎所有情况下,这些企画都有熟练的领航员为其掌舵,而他们也知道不应该卖雾件;即是说,不应在他们有东西能秀前就秀出他们的企画。空想师就是专指那些单纯夸夸而谈以引人注目(并忽视他们那糟糕的写作能力)的人。

更多陆续有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