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前,亲人,死亡,幸福
评分: +16+x




很高的大楼。

孩子特别喜欢看着这栋大楼,因为这是他每天醒来能从窗户中看见的最显眼的事物。大楼前人潮涌动,熙熙攘攘,在每天清晨睁开眼睛时都能看见,因为孩子醒得可早了。窗前的车水马龙和悦耳的汽笛声,是睡眠不深的他赖以依靠的小闹钟,孩子可喜欢了。早上人们总是朝气蓬勃地来到大楼门前,说着笑着。孩子们喜欢看着大家笑。因为人们笑自己也很开心,但孩子更喜欢的是,看着下午人们都从大楼出来疲惫而满足的样子。他觉得只有一个人疲惫时才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才能感觉自己真正的活着。

这栋大楼陪伴了他八年,比父母陪他的时间还要长。大楼是他最重要的亲人,孩子总是这样想。
孩子觉得大楼前的一切都是归大楼所有,因为这样的话,自己所在的小平房便是大楼的,自己也就顺理成章的是大楼的。每次想到这里,孩子都会觉得自己聪明极了。

自己也是爸爸妈妈的,但是他更喜欢自己是大楼的。高高的大楼给他一种安全的感觉。他爱这种感觉,因为这种美好的感觉会让他一直待在温暖的床上,可以一直看着热闹的大楼,甚至这种安全的归属感会让他违抗每个月来看望他一次的爸爸妈妈的嘱咐——每天坐上轮椅在屋里转转。他不喜欢这个嘱咐,因为屋里什么都看不到,不热闹,一点儿也不。不过,或许孩子其实是更讨厌这硬邦邦的轮椅。不热闹只是他的一个借口。孩子觉得自己精明极了。

爸爸妈妈还是没有来。他们现在来的频率越来越低了,因为这附近总是出各种事故,甚至还是很多都市传说的聚集地。爸爸妈妈不信这里奇怪的事故高发,但是他们有一天一小时内目睹了交火、车祸、人体突然爆裂、群体精神恍惚。爸爸妈妈也不信都市传说,但是他们看见过有一天一辆武装面包车突然爆炸,掉出一堆会走路的小铁块。于是那一天,爸爸妈妈什么都没说,把孩子丢下了。

孩子总感觉这里的事故发生的越来越少了,都市传说慢慢销声匿迹,甚至空气也在一天一天变好。但这只是孩子内心的感觉,窗户里他只看得见大楼。爸爸妈妈看见的那些声称频发的东西,他甚至没有在自己窗户的视野中看见过一次。没人能解释这种事故和都市传说在变少的感觉。但是孩子的感觉总是敏锐的。

孩子希望自己长高些。因为自己还一直从没亲眼看见过大楼的顶端呢,自己从床上坐起身,无论怎么努力都看不见。我再高一点,就一点,孩子总是这么想。因为这样,孩子才能完整地看看大楼。因为总是看不见顶端,孩子才迷上开始看着大楼的门口,才迷上了看人们。他总是看见人们拿着各种有趣的小东西,会发光的小盒子,还有各种颜色的冰,夏天人们总是吃它。但孩子没有找爸爸妈妈要,因为爸爸妈妈也没有。爸爸妈妈穿的衣服总是脏脏的,打着补丁,和自己穿的一样。但是自己总是把衣服拾掇得很干净。外面的人们衣服都和自己一样干净,因此孩子觉得爸爸妈妈和人们不一样。爸爸妈妈总是阴着脸,既没有朝气蓬勃过,也没有疲劳而满足过。他不喜欢爸爸妈妈。

孩子突然发现自己看得见楼顶了。孩子挺高兴。其实他一直都高兴着,总是笑着。孩子喜欢笑。只是孩子清晨起身时看得见楼顶让他笑得开心了一些。但他对于那些奇怪的事,又出现了它们在变少的感觉,有时候甚至感觉空气更清新了。
孩子笑得不再那么开心了。因为孩子每次感到这些事物出现的越少,大楼就变得越来越不开心。而且这些事物出现得越少,大楼附近的人们就越不会感到疲劳而满足,而总是朝气蓬勃,不会让自己喜欢,而没有更喜欢的感觉。
孩子知道,这些奇怪的东西变少,能让自己笑得更开心的东西也变少了,因此孩子讨厌这些东西变少。孩子总是好恶分明的。让自己不能更加高兴的变化孩子就是不喜欢。

奇怪的是,今天孩子惊醒了。一直以来,睡眠很浅的他即使面对自己喜欢的汽笛声,也是开心地坐起身。孩子不开心了,自他出生以来首次不开心。孩子说不清自己被惊醒的原因,但是他猜可能是那种讨厌的事物变少的感觉又出现了。
孩子觉得这糟糕极了。不仅是变少了,他感到一切奇怪的事故今天突然消失了,空气前所未有的清新。孩子非常讨厌这种感觉,因为他觉得大楼在因这而悲伤地哭泣,非常悲伤。他甚至感到大楼苍老了很多,孩子有些害怕了。一直快乐的他第一次害怕了。

孩子看着大楼突然痛苦地捂住了胸口。
大楼房间301,发生爆炸,传来惨叫声。
大楼房间805,玻璃突然破碎,传来惨叫声。
大楼房间909,传来枪声,惨叫声。
大楼房间414,传来疯狂的叫喊,惨叫声
大楼房间707,传来打砸声,惨叫声。
大楼房间218,发生爆炸,惨叫声。
孩子不知道这些房间的名字,但他给它们编了号。每一个房间都像他熟悉的朋友。
他永远记得。

孩子感到大楼在死亡。他仿佛看见大楼在轰然倒塌。

“哗啦”,他所有的窗户朋友几乎同时爆炸碎裂了,这回房间里传来了整齐的惨叫。孩子不明白,这种事物消失无踪的感觉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吗?孩子哭了,哭得很大声。因为他似乎失去了自己的亲人。

没过多久,哭声骤停。孩子闭上眼睛感受着什么。
大楼还有一线生机!

孩子睁开被眼泪迷住的双眼,泪水把睫毛粘的难以分离。原来并不是所有的大楼里的人们都消失了,最近才能看见的楼顶的一层,还有几个完好的窗户,这些窗户和里面的人们让大楼继续活着。

孩子伸出干枯的手指开始困难地数数。稚嫩的童声有些嘶哑地响起。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孩子只会十以内的数,爸爸妈妈怎么教都不会,因此总是说他是个笨小孩,还说他怪不得总是笑得这么开心。但,是不是笑得不开心,就会聪明呢?孩子不解。因为孩子总是觉得自己聪明极了。

孩子把剩下超出十的窗户又从一开始数。

一。

二。

三。

在艰难的回忆数字的过程中,终于数完了,但孩子突然发现没过多久,窗户们突然同时被砸碎,每个窗户口都分别出现了一个人。

孩子的感觉总是敏锐的,这些人,疲劳而满足。他们就这样带着疲劳的身体,和满足的笑容,从窗台满足地坠入地面。

很高的大楼,但早已千疮百孔。

大楼死了,但孩子笑了。因为他这最后一刻在人们身上感受到了自己更喜欢的东西。

平房房间203,玻璃突然破碎,没有惨叫。一个小小的被血模糊的脑袋在玻璃窗上撞出了一个小洞,被玻璃碴子覆盖。

小脑袋上隐约可见的表情,疲劳而满足。他和自己的亲人一起离开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