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局
评分: +19+x

今天,又是充满希望的一天。

Site-CN-31一如既往的和平。

多么美好的一天啊。鸟儿在歌唱,花儿在开放。在这样的日子里,像Dr.Xu这样的博士Boss——

“就应该下地狱啊啊啊啊啊啊!!!!!”1

Site-CN-31的员工休息室中传来了Huskar研究员的惨叫。

时间回到一个半小时前——

“碰。”许博士取走了岑特工打出的四万,道。

他对麻将发出的声音置若罔闻,打出一张牌:“九筒。”

助理研究员Huskar扫了一圈其他人,打出一张牌:“三万。Boss,我们的D级有点不够了,是不是再招一些?”

“碰,”许博士点点头,道,“幺鸡2。你明天去洪山,招募D级。”

Huskar眼角抽了抽,打出另一张牌:“发财。好吧。”

岑特工“啧”了一声:“九条。Boss,光是打牌还是有点没意思啊,要不咱们赌点什么?”

“吃。”柯博士排出七条和八条,待麻将发出的惨叫声消失,才打出下一张牌:“这么说起来,还不知道这玩意对赌博有啥反应呢,好歹中国法律禁止赌博了不是。一万。”

“碰。”许博士面无表情,“可以。赌什么?三筒。”

“行啊。二条。”Huskar打出一张牌,“直接来钱?”

“有点没意思啊。基金会员工在牌桌上的赌注不应该是下次实验谁做下个skip谁处理吗?”岑特工眉飞色舞。

“杠。”柯博士翻翻白眼,“咱们级别都不一样,我3级,你和Huskar是2级,Boss是4级。有的skip权限不够看不了的。西风。”

“那要不……赌绩效和福利?”岑特工又提议道,“也不来多的,正好麻将计番,就每一番一周的福利怎么样?”

“可以。”许博士打出一张牌,“红中。”

“碰!好嘞!”岑特工兴致勃勃,“我一定要赢你们三年的福利!二万!”

“胡。”许博士将牌推倒,“一色四节高,清一色,幺九刻,花牌3张,一共76番。”

麻将发出欢呼声和哭泣声。

“真可怜。”柯博士摇摇头。

Huskar拍了拍岑特工的肩膀,没说什么。

然而此时的Huskar,还没有意识到等待着他的将会是什么——

“胡。”许博士将牌推倒,“连七对,断幺,花牌两张,一共91番。”

Huskar听着麻将发出的欢呼声和叹息声,看着自己的牌,许久没有回过神。

十三圈打下来,岑特工居然把老本赢回来了,现在是赢Huskar13周福利;柯博士稳中取胜,赢Huskar7周福利。

至于许博士,明明牌技一般却运气爆棚,赢了Huskar一共有142周福利了。

也就是说,可怜的助理研究员Huskar,接下来近三年的福利都!没!有!了!

岑特工拍了拍Huskar的肩膀,没说什么。

Huskar机械地洗牌、码牌、抓牌,直到轮到他出牌的时候,他才猛地一惊,慌忙看自己的牌。

他愣住了,瞪大了眼睛。

这这这……难道……

他颤抖着摸了一张牌,大拇指在牌面上一搓。

什么也没有。

他吸了一口气,剧烈咳嗽起来。另外三个人都抬起头看着他。

岑特工皱皱眉:“没事吧?别气伤了肺啊。”

他的嘴唇哆嗦着,将手中的牌放在牌桌上。

白板。

他推倒了自己的牌。

大三元,字一色,四暗刻,不求人,碰碰胡,圈风刻,共224番。

他这一把不止是把输的都赢回来了,还能挣接近10年的福利——

“站内公告:我是主管许博士。即刻起,基金会中国分部31号站点不允许使用基金会福利作为赌注,之后的一切赌注均视为无效。”

然而,Huskar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这样的站内广播拉回了现实。

只见许博士手中拿着一个站内通讯器,平时无表情的脸上似乎扯出了一丝冷笑。

“我是柯博士。同意许博士之前的规定。”

广播又响了。

Huskar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们两个:“你、你们——”

“现在,回去工作吧。”许博士站起来离开了休息室,“时间到了。”

岑特工耸耸肩,一言不发地走了。

柯博士叹了口气:“你可别怪我。记得收拾好送回收容间。”说完也离开了。

休息室里,只剩下眼神空洞的2级助理研究员Huskar,和牌桌上发出欢呼的麻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