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波特兰更古怪

1970年8月

Josephine Creed特工坐在俄勒冈州Milo McIver州立公园的一棵松树下,她发现自己一点也不喜欢现在的任务指派。穿便衣出外勤没什么好说的,但穿大扎染衣服,喇叭裤,头上还扎着好几朵花,这就让她想揍人了,而且不止揍一次。她叹了口气,环顾四周。周围满是漩涡I音乐节的热闹气氛,当地摇滚乐队的演出场景充斥着她的鼓膜和视网膜。

“我他妈在这干嘛?”Creed不禁问自己。

她当然知道答案。一年前,在伍德斯托克,几个异术家搞出了一堆乱子。从一种让人能看到自己在其他平行宇宙的人生的酸类化合物,到让你的皮肤能泛出各式各样扎染图案的肥皂,把整个音乐节变成了一次大规模面纱暴露事件。演出过程中至少爆发了三次骚乱,有一次整个乐队连同舞台都掉到了地狱里去。多亏了当地吸毒成风,使得指向性记忆删除药剂的投放变得容易,这个小城的集体记忆得到了充分的删除。然而,这次基金会做好了最坏打算。数十名像她这样的外勤特工分散在整个场地,袖中藏着记忆删除喷雾和其他小玩意,以便在发现异常活动的第一时间就悄悄地扼杀其于萌芽之中。

阵阵掌声和欢呼声把Creed从沉思中拉回。抬头一瞧,她看到波特兰动物园电乐队刚结束了自己的演出,开始为下一场演出打扫舞台。她心不在焉的鼓了鼓掌,目光在人群中寻找着本该一个半小时前就到的联络人。一个叫Phineas的嬉皮士。他说他能彻底地刷新她的宇宙观。她十指交叉,准备着一会儿的合法抓捕,这回可不是什么卖I级药物的小贩。

“你就是Cherry?”Creed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她抬起头,看见一个蓬头乱发的油腻大叔站在另一边的树旁凝视着她。尽管身上的其他部分脏兮兮,但他笑容中露出的牙齿却是洁白无瑕。

“我猜你就是Phineas?”她问道。

“正是本人。”他依然微笑着。“Marco说你正在找些能提升下场演唱会体验的特别用品。他告诉我你通过了他的测试。”

“确实是这样,”Creed笑着回答,起身走过去。“尽管我不知道自己当时在经历测试。”

“被测试的人都不知道,”Phineas发出咯咯的笑声。“所以测试才可信。不说别的了,你准备好了没?”“

“随时都行。”Creed扭了手镯上一个特定的珠子,向总部发出一个信号,表示她将进入潜伏状态。脑后传来一个微弱的精神脉冲,说明总部已经确认了她的状态消息。

“爽快。”Phineas接着转身向人群外走去。“跟着我。”

“等下什么情况?”Creed问。“我们得走吗?为什么?”

“这里到处都是西装1的人,老妹,”Phineas转头回答说。“我可没傻到把东西直接带这儿来,况且去三波特兰就撒泡尿的路程。走吧。再磨蹭下去你就赶不上下场演出了。你会找到想要的东西的。”

两人从一片片人群中穿过,偶尔会有音乐人在Phineas经过时点头致意。不久后他们就走到了空地的另一边,Phineas带着她走向一棵巨大的花旗松。他停住脚步,看着树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转身向Creed。

“好了Cherry,”他说,“我们到了。继续前进,顺时针绕树五次再敲七下。”

“为啥……”Creed疑惑地皱起眉毛。

“你真的不知道?”Phineas笑着问。“噢,天啊,这是你的第一次。你会喜欢的。”

“你在说什么呢?”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Phineas笑了起来,示意她继续。“接着做。按我说的走和敲。”

Creed耸耸肩,叹了口气,然后按照指示继续做。当完成了第七次敲击后,她感觉到身边刮过一阵疾风,视野也变黑了,然后又是一阵亮光。Creed眨了眨眼,发现自己站在一棵树的立体阴影下。头顶的夏日阳光变成了灰色乌云与蒙蒙细雨。她屏住呼吸,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在一个大公园里,周围是大城市中林立的建筑。随着一声闷响,Phineas出现在她身边。

“欢迎,老妹,”他爽朗的大笑道,“欢迎来到三波特兰。

“沃了个大槽……”Creed脑袋里一片空白,她到处转着头,适应着空间位置的变化。

这个城市本身非常庞大。西海岸,东海岸和欧式建筑混合点缀着天际线,其间还有些波特兰的建筑物。一片连绵的毛毛雨从一块云雾缭绕的天空中落下。离近细细查看,她才发现雨滴本身落下时在众多梦幻的样式之间转换,把天空染成了心醉神迷的颜色。在公园内,她站着的地方,数百人聚集在一个木制舞台前,好几个漩涡I音乐节的的全息影像正在播放,有几场演出在当前时间点还没开始,音乐演奏的声音传遍整个公园和城市。尽管同时有多个节目在播放,但声音并没有混杂。当你集中精神去听你想听的歌时,其他的声音就自动从耳中消失了。Creed又扭了手镯上的另一个珠子,它能发送出表示发现重要异常的信号,但一直没收到总部表示确认信息接受的精神脉冲。

“我们到底在哪儿?”

“就像我说的,”Phineas回复道,“我们在三波特兰。”

“三波特兰又是啥玩意?”

“这里是俄勒冈州波特兰,缅因州波特兰和英国波特兰岛三处空间交汇成的一个美丽的整体,”Phineas解释说。“可以把它理解为一种……交替维度……一座俗世之外的城市。一处远方的城郭。诚然,有时事情也不那么完美。他们真是为了办好漩涡音乐节尽心尽力了。唉,你也看到他们伍德斯托克音乐节搞得多风生水起。”

“这个地方存在多久了?”

“这你可把我难住了。”Phineas一耸肩。“或许一直都在?”

Creed长大了嘴,盯着Phineas。她脑袋里有一大堆问题想要问,但喉咙里却发不出一个字。

“看起来你需要缓缓。”Phineas咧嘴一笑。“不过能不能咱们先走着?我的公寓可不会跑,我们出公园后大概还得走三个街区才能到。”

“你住这儿?”

“这是一座城市……许多人都住这儿。其实,有各式各样的人。艺术家,作家,科学家,魔法师,音乐家。你知道。那些酷酷的人。话说回来,我们真该动身了……”

“好……好的当然……”Creed示意Phineas领路。他立即领着她走出公园,进到了市区里。尽管他们离公园越来越远,漩涡I的音乐声还是仿佛就在耳边演奏着。

两人穿过熙熙攘攘的城市街道,Creed感觉自己越来越像一只狼群中的小白兔。在她周围,异术家们光天化日之下购买着用品,魔法在毫无禁忌的施放,形形色色的异常人形随处可见。异常世界如洪水般冲击着她的感官,她生怕下一刻人们就发现了她的真实身份,然后一窝蜂冲上来把她打的渣都不剩。但这样的场景并未发生,Creed收到最多的就是路人不时对她的微笑,以及Phineas被她的囧样逗笑声。

“我们到了,”Phineas最终说着,在一座盖满了厚厚青苔和音乐会海报的高层公寓前停下。“家,甜蜜的家。”

Creed跟着Phineas上了几楼,来到一个单间公寓。屋里面,工作台占据了大部分空间,上面堆满了大量半成品发条机器,以及各种雕塑和艺术品。没洗的盘子,半杯剩茶,厚厚的灰尘,一摞摞黑胶唱片到处都是。

“不好意思这么乱,”Phineas边朝一个工作台走去边说道,他开始在抽屉里翻找。Creed盯着展出的艺术品研究了半天,最终目光落在一个好像是发条蛇的东西上。

“等等……”Creed皱起了眉头。“我记得我听说过这玩意。东海岸那边不少人都拿它当宠物养。他们是从一个叫Tick Tock的人那买的。等等,你是Tick Tock?”

“如假包换,”Phineas回了一嘴,头也没抬地继续翻找着。“不过自从西装开始抓捕持有者后我就被迫停止制作了。但也还行,反正做这玩意也难得一批。有两次差点丢了几根指头。啊哈!”他掏出一个小滴瓶,高高举起。

“西装。他们就是你搬到这的原因吗?”

“其中之一吧。Phineas耸耸肩。“据我所知,西装可不知道这个地方。在这里你可不会因为追逐梦想就被抓起来。而且,即使我在这捅了什么篓子,普通人也不会受到伤害。这对我来说挺划算的。”

然后,他把滴管递给她。Creed仔细检查。深褐色的玻璃上贴有一只鸽子的照片,里面似乎装满了沙子。

“当你使用滴管时它就会变成液体。每只眼睛两滴。你会一次性看到将进行的演出的所有可能版本,而而而且还能彻底理解吸收。想停止时,只要大声说出‘鸡脚’一词。”然后他笑了笑,洁白的牙齿反着光。“你可以大开脑洞琢磨玩法。相信我,这是观看演唱会的最佳方式。你能听到所有的歌。”

Creed点点头,接过瓶子放到口袋里。通常这时,她该拔枪实施逮捕,但鉴于目前的情况,这种行为可能不太明智。

“谢谢你,”她说。

“别客气,老妹,”他回答道。“不过如果你想继续看下一场演出的话,最好赶紧走了,离开的话可以走我们来时的路,敲七下然后逆时针绕树五圈。”

“你不一起回吗?”

“我在这边还有点事。你自己应该没啥问题。如果需要帮助,在公园里随便找个人就行。他们知道该们么帮你。”

“那今天多谢了……”Creed点了点头。“这地方真是太奇妙了。我,呃,大概不久还会回来的。”

“没人会离开太久。好好享受吧,Cherry。”

下一刻,Creed就发现自己回到了街道上,迷幻的蒙蒙细雨仍在下着,飘洒在熙熙攘攘的路人头顶。她竭力控制着自己的脚步不冲刺向出口。这将是继被放逐者之图书馆后基金会最大的发现。她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融入了人流,最终来到了公园边上。那里早有一个穿棕色大衣的男人在等着她。看到他微笑着点头致意,Creed瞪大了眼睛。

“嗨嗨嗨skipper2,”他说着,把手伸进外套内侧。

Creed没傻乎乎等着他把家伙拿出来,而是立马拔出藏起的手枪,朝对面射了一发,紧接着就逃到了街上。她回头瞥了一眼,知道自己没打中,打到了公园里的一棵树上,音乐会的群众们被枪声吓的惊慌失措,连连惊叫。大衣男子早已滚到一旁,正起身追赶她。

她在人群拥挤的街道上左冲右突,她的计划是先绕到公园的另一边,然后直奔出口的那棵树。当她拐过街角时,另一名穿着棕色外套的男子从门口跳到她身边。Creed抓住他的翻领,止住了他的势头,一个反手把他扔进了附近一家卖花摊贩的推车里。当他撞上摊位时,花瓣变成了一群蜂鸟纷纷飞走。Creed却没时间惊奇于这些小小生物,顺势冲向了一辆有轨电车,第一个棕衣男子已经离她很近了。她最后猛一加速,跳上了电车的车尾平台,进到了车里。

“嘿!”售票员从车厢里挤过来,对她喊道。“嘿你得买票,不能就这么跳——”

Creed把枪口指向他,男人立刻闭嘴了,举双手投降。

“祝您旅途愉快……”他紧张的笑了笑,给Creed让出道,她朝车头走去。突然,车后传来砰的一声,又有一个棕衣男子跳上了车。

“开门,”她对司机说,并掏出了枪。

“女士我们运行期间没法开门,”司机回答,他的目光在Creed的枪口和前面的道路间来回游移。“如果您能等我停下车,我很乐意——”

咔哒。Creed打开了保险。

“开门!”

司机点点头,拉下了拉杆。Creed迅速跳出车外,在落地时做了个翻滚以免受伤。她朝电车上渐行渐远的大衣男子挥了挥手。然后她起身,奔向公园里的那棵影子树。

刚一到达黑松那,她就重重的开始敲打,大声地数着数。

砰。“一!” 
砰。“二!” 
砰。“三!” 
砰。“四!” 
砰。“五!” 
砰。“六!” 
砰。“七!” 

接着,她逆时针绕树行走,但刚走完第四圈,就被人从身后扑倒,两人冲入了一片湿草丛中。

“妈的,skipper!”一个熟悉的声音喊道。“自己人!”

一枚徽章压到了她脸上。

Fredrick Gibson特工
联邦调查局
特异事故处
三波特兰分部

“UIU……”Creed喃喃道。“你在逗我吗?你是UIU?”

她开始大笑。这位男士扶她起来,然后把她双手拷在背后,这时他的同伴也到了,向音乐会现场围观的群众们出示了证件。

“Tobias Wood特工。UIU。都该干嘛干嘛去吧,”他朝人群说道。人群嗡嗡了一会儿,耸耸肩,很快就散去了。

“走吧。我们去个私密点的地方接着聊,”Gibson特工说。Wood点点头,两人领着Creed走向一个远离舞台的小片空地,地上摆着一个废弃的野餐桌。她坐下看了看两个新朋友。

“我得说,在这找到UIUseless可能是我今天最大的惊喜,”Creed首先开口评论道。

“你能别这么叫我们了吗?”Wood皱着眉回答。“首先,你现在可在我们手里。”

“好吧你赢了。”Creed耸耸肩。“那你们知道这个地方多久了?”

“自胡佛时代以来,联邦政府就一直在这运作,”Wood答道。“我想说欢迎加入派对,但蛋糕已经分完了,每个人嘴里都叼了一块。”

“厉害,”Creed评论道。“而你们一直没告诉我们这里面潜在的大规模面纱暴露风险是因为……?”

“没这个必要,”Gibson这样回答。“基金会才发现这里恰恰说明了什么是自收容。总的来说,这里遵循维加斯原则。发生在三波特兰的事就局限在三波特兰。”

“所以,你们打算拘留我?”Creed挑起眉毛,用头指着仍旧被拷着的手臂。“你们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不会拘留太长时间,”Wood笑了起来。“自60年代中期太平洋西北地区的推车和罐头3数量开始增长以来,我们就已经为此场景准备了协议。现在,我们的领导可能正与你们的头头通电话。告诉他们相关的信息。”

“噢,他们来给我们上课吗?那我们为何又要听你们的呢?”

“因为如果你们不听劝,照着老方法处理这个地区的事务,你们的工作将会举步维艰,”Gibson说道。

“我不这么认为……”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太平洋西北地区的奇异和神秘事务比美国其他地区要消停得多?”Gibson叹了口气。“因为大部分活动都被吸纳进了这里。如果有一个可以合法进行魔法和疯狂科学实验且将之视为常态的地方,那你就没有必要冒着被收容起来的风险在现实世界搞。你们要是来这里接着各种收容,所有的异常活动都会再次被赶到外面。我保证。这只会让你们的工作更加困难。”

Wood特工将两根手指放在耳朵上,然后看了眼手表,接着在上面按了几下。Gibson点点头解开了Creed的手铐。基金会的特工揉了揉手腕,看着UIU的特工离开。

“无论怎样,拖上了足够的时间,两边已经完成交涉了,”Wood朝身后喊道。“祝你在漩涡音乐节的剩余时间玩的愉快,skipper?尽量别让Jacob太激动。他们也不是彻彻底底的坏人。”

Creed看着Wood和Gibson消失在公园内的人群中。她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回到她和Phineas进来时的那棵树的阴影里。按照指示的,她敲了七次,然后逆时针走了五圈。下一刻,她再次感觉一阵风刮过,视野一片白茫茫,又陷入黑暗。  

当她再次恢复知觉时,她已经回到了夏日的暖阳下,Milo McIver州立公园的大花旗松旁。与她同行的基金会外勤特工一股脑围过来,每个人脸上都挂满了关心。

“Creed?发生了什么?”Stuart特工开口问道,他摘下玫瑰色眼镜,仔细打量着她有没有受伤。

“你触发了重要异常的珠子。一切还好吗?异常在哪儿?”Philips特工发出一连珠炮疑问。她一只手搭在记忆消除喷雾罐上,眼睛盯着人群。

“你之前彻底消失了!你到底去哪儿了?”Ferrell特工询问道。他绕着大树上上下下的打量,好像树后面藏着什么重大发现似的。

她深吸一口气,竖起一根手指。

“任务汇报,”Creed最后终于蹦出来一句。“我需要进行任务汇报。马上!”


1971年11月

三波特兰地区阳光灿烂的日子很少。不是倾盆大雨就是阴云密布,城市居民们很少能看到天空一片蔚蓝。然而,更为罕见的是,天空在日落时澄空万里,下山的太阳在天空中充满动感地绘制出红色,橙色,紫色和黄色的绚烂缤纷。

Josephine Creed特工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望着太阳下山。她哼着一首曲子,身旁坐着一位穿着长长的棕色大衣的熟悉的男人,他膝盖上放着一个手提包。

“Creed特工,”他望向天空,说道。“欢迎回到波特兰。”

“我第一次来时这里的一个人告诉我,没人会离开这儿太久,”Creed回答。“也很高兴再次见到你,Gibson特工。”

“说的真对。”Gibson赞同地点点头,他翻开公文包看着里面的文件。“所以,你们最终要开始留意西北地区了,嗯?准备在这边呆一段时间?”

“考虑到三波特兰未来波及到现实世界的潜在可能,我们认为这是明智之举,”Creed回答说。“东西你带来了吗?”

“所有记录在档的三波特兰通路,以及它们在基准现实的连接位置。”Gibson递给她一本没有标记的小册子。“如果你们准备时刻留意,并确保奇异之物好好的待在笼子里,这些信息是至关重要的。要注意我们不会告诉你们钥匙是什么。你们不需要打开一扇门去观察谁在进进出出。”

Creed点点头,将小册子放到包里。然后她递给他一个大的密封信封。“正如承诺的那样,五个具有奇术抗性的异常小物件,其中之一恰好是理查德尼克松的摇头丸。”

“那东西作用是什么?” Gibson把信封放在他的手提包里,笑着问道。

“在场的奇术师不能说谎。”

“有趣。”

“我承认,”Creed笑了起来,然后把注意力转回到日落。“有趣的是,Tom McCall赞助了漩涡音乐节,把嬉皮士从波特兰带了出来,因为尼克松准备参加美国退伍兵集会。然后尼克松最终取消了出席,如果尼克松决定从一开始就不出现,那么漩涡音乐节的事就不会发生了,我们也就不会发现这里。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那次面纱暴露你得怪总统。”

“狡猾的迪克又干了一次。”Gibson也笑出声来。然后他把双指放在耳朵上,点击了几下手表表盘。他皱起眉,接着就站起身准备离开了。“鉴于你和你的同事们准备在这驻留一段时间,我得给你们一点小警告。小心。这个地方会“黏住”你。你不会想因为迷失于各种奇迹而与现实脱节的。”

“这么严肃吗……”Creed挑起眉毛。“哇哦……”

“像癌症一样,”Gibson回复道。他收起笑脸,皱了皱眉。“有太多炫酷的东西和爵士乐了。”

“多谢提醒,”Creed对他说。“非常感谢。”

“不客气,”Gibson小小地敬了个礼。“我们也不那么UIUseless吧。”

“一点也不,”Creed笑了起来,看着联络人渐渐走远。

最后,她把注意力转向日落。深吸了一口气。松树和海盐的气味弥漫在她的鼻腔。在远处,一群人骑着扫帚飞过天际线。附近,一对和蔼的年轻人正在为一群孩子展示一场魔法表演,各种美妙的光影图案,还有歌舞把孩子们逗得咯咯直笑。伴随着远处渺茫的歌声,熙熙攘攘的人群沐浴在落日的余晖下。

“真是搞不懂为什么有人想留在这里……”Creed带着一丝微笑自言自语道,然后向回程的通路走去。她需要把她的研究结果向新的基金会站点报告。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