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嫁
评分: +40+x


地上,一间小屋里敲锣打鼓、张灯结彩。


相传,有一对夫妇生养了最美丽的姑娘;待姑娘长大之后,夫妇就开始为她的婚事操心,要为姑娘找一个最好的婆家。

“我们女儿这么漂亮,女婿必须是位文武双全者,身材结实,懂得孝顺和体贴。”

“是啊,至少不能再像你我这般世世代代蜗居在邋遢龌龊的洞窟中哩。”

妈妈前爪中的烟熄了一半,坠落的火星把烟蛊中的灰又引燃了。老夫妇商讨许久,烛台上流淌的蜡油多到足以再次被点火,它们决定带闺女出去碰碰运气,也许有机会遇见心仪的对象。


这座村落可真是够大的,母女尾牵尾悠闲地走在街上,一家三口找到了家服装店。女儿被老板娘扶到稍高的台子上,老板娘左手握着皮尺为她测量身高,小姑娘的注意力被台布满凹槽的生锈熨斗所吸引,这台熨斗的边缘有些模糊,压板处有着类似噪点的图像。她近期好像常常会遇见这些难以理解的事情——扭曲的树木、停止流动的河水、颜色奇怪的地面……可能是忙婚事累坏了吧。

“博士,快来看,编号C又注意到了信号稳定性上的问题;这一次的注视时间好像相比之前增长不少,我们是不是应该改变下——”

“没有必要,按照计划行动就是了,把新的投影打进去。”

嫁妆都准备好了,那件白色的婚纱还需再等三周,这段时间正好为女儿寻觅亲家,村里的长者说也许张贴一份征婚公告会对此有些帮助。公告是张大黄纸,上面粘着女儿的漂亮照片。

“征婚!征婚!”

“征婚!征婚!女儿出嫁!”

“……”

大概是一周,这对夫妇见到了形形色色的应婚者,最终他们选择了一个机器人,它有着高大魁梧的身躯,手臂上的武器是他们不曾见过的,后背上的翅膀是他们不曾见过的……

“老伴儿,你瞅瞅它那眼神,好家伙瞪可大!它一定会保护咱大闺女!”

爹妈叫你嫁的,不接受总是不合适的。这一天,小屋里敲锣打鼓、张灯结彩。不过有件难以解释的事发生在婚礼当天,全场在欢呼让新郎官摘掉新娘子的红头盖,新郎官的机械臂透过了那块红布,直接栽倒在地;他竟然无法被触摸,他只是个投影!

来喝喜酒的全都暴动起来,怒目瞪着新娘的爸爸,“你选的是甚么妖怪!把女儿给一个虚无缥缈的假象?我看这饭,不吃也罢!”


“没有图像和声音再传回电脑,里面也许是出了些差错,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证明它们不傻,放一个有实体的无人机进去,和上次一样型号。”

悲伤至极的夫妇无奈地望向还在生气的女儿,“爸对不起你,给我五天,就顶多五天!爸一定找一位更加完美的丈夫,而且,而且还有实体!”。爸爸不知为何把毁掉女儿婚礼的机器投影又给带回来,只不过这一次,他是一个真正的机器人。

出嫁了。可是这难以改变他们本质的习惯呀。

机器人体内的“咔嗒”声和部分零件的生锈味道实在过于有吸引力,婚后生活没过多久,妻子就开始啃食丈夫身上的零件,一次又一次。

这段时间的怪事让这个家族的神情逐渐恍惚而暴力,他们与生俱来的天性告诉自己:这座城市正在显现出的不和谐的因素使所有人感到不安,非常不安。

“作为最高首领之一,我必须带领自己的族人寻到更好的生活。但作为一个母亲,我需要尽到为女儿找到归宿,这有关我们最重要的传统。”第二天,这一家人便迅速地号召其它所有亲戚朋友,收拾家当,抓紧时间逃离这座开始奇怪的城市。

“已经超过这个程序的最初设定了,离开城市不在计算范围内,这个虚拟收容间要崩坏了!”

“让我进去,我来终结这摊子烂事。”

“可是你喝多了啊,博士……”


在临走之前,有一个用两个后爪直立行走的巨型怪兽带着一只趾底有着脂肪质肉垫,几乎不发出声响的橘色的毛茸茸生物突然出现在这对夫妇的视野中。怪兽声称它是来解脱自己女儿的神明,它身边的这个生物非常适合她的女儿,不过妈妈不会再同意了,他们需要一个和自己长得像的丈夫。

“你违抗神明的指令,现在,你必须将女儿许配给我的朋友!”

那只橘色生物也是四条腿走路,它后背上的毛发直立起来并发出恐怖的鸣声,双眼冒出银光,肉垫上面伸出了针尖一样粗的弯刺,径直朝自己的女儿冲过去。

妈妈和爸爸叫上全员保护女儿,他们头接尾围成一个大圈,圆圈逐渐缩小;说时迟,那时快,四足生物与自己女儿的距离也逐渐缩短,所有族人便一拥而上扑到它身上。不知是何种原因,这厮虽然体型巨大但动作灵敏异常,避开了所有攻击并逐个将亲戚朋友击晕,那像弯刀般的利爪把肠道拽出身体,甩到很远很远,他们的头都被扭断后撕扯下来,血液溅得到处都是。

当女儿也遭遇杀害后,整个天空逐渐变成了纯白色,周围的的楼房、街道、树木全都消失了。这座村落的边缘清晰可见,头顶上空能看到更多和这位神明相似的怪兽,体型看起来更大。

“它们好像在凝视着我……”

妈妈死之前环顾四周,这是个大盒子。

“喔……这么多代过去,逐渐变好的生活环境果然使我们逐渐忘记一件事。

祖先告诉过我们,我们是世界上最聪明的生物,也许是因为他们从未离开过自己的居所,一直生活在一间巨型棺椁之中……

一个最好的归宿。”

“成功了!收容间稳定下来了,博士成功了!”


博士合上书,笑着对新来的研究员说道,

“这个故事,大概是你一年级学过某篇课文的被删除部分……

《老鼠嫁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