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shall, Carter和Dark 中心页

富人们为什么要在乎赚钱?

可怜的家伙,当然,富人们需要在乎这样。当一个人的资源只够勉强度日,钱是最重要的。它是成为中产阶级很重要的标杆。他们的配偶,子女的照顾;对于身份地位的重要性,都有赖于这样的砝码。

富人想赚钱,因为他们总是渴望变得更加富有。但财富总是向着另一个更高的梯队上流动,有些程度的富裕超出了他们的把握。他们总是想着更进一步,渴求着每一个硬币。他们关心的是赚钱,只是因为他们可以。要做到这一点,富人利用社会的阶级,穷人中最穷的人远低于他们。从石油大王,恶劣的独裁者,到国王和王后以及老爷和夫人,普通民众仅仅只是小小污渍而已。

Marshall, Carter和Dark对于他们而言,如同富人面对蚂蚁。

无论社会地位如何,人们都是一样的。 穷人可能会把他们的储蓄花在中产阶级销售的精巧廉价的小饰品上。 中产阶级雇员可能为妻子买上一个漂亮的戒指,其利润进入富有的采矿老板的口袋里。 以同样的方式,可笑的富人将在一个不可能的对象上烧掉数百万美元。 每个人都愿意浪费宝贵的钱在一些普通的东西上。

但价值是人为的。 穷人花费他们的便士在量产瓷品上,相信它有一些价值。 富人说服中产阶级,钻石是罕见的和有价值的,尽管在非洲那样的石块有数十亿之多。Marshall, Carter和Dark说服富人认为不可能才是无价之宝,而街上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将一个骰子扭成超立方体。

这种方案的方法很简单,但关键的一步是获得市场垄断。 如果您是镇上唯一的卖家,您可以根据需求设定任何级别的价格。 在这方面,Marshall, Carter和Dark有着巨大的优势:数百年来,他们是世界上唯一的异常商品商人。 他们有时间获得资金,而目前他们所拥有的资金数量甚至可以超越最具竞争力的新贵。

虽然SCP基金会,GOC和“地平线倡议”等组织对本公司的存在感到不满,但却对这样一个毫无争议的经济大国无可奈何。仅仅只是一个眼神,Marshall, Carter和Dark就可以夷平一座城市,毁灭一个国家;只要一通电话,他们就可以把这个星球置于热核战争之中。然而,为了保持对所有人的永恒的救济,他们将会是异常领域中最最稳定的组成部分。 毕竟,如果一旦神秘的面纱打破了,他们售卖的物品就会变得毫无价值;他们的业务将会随之崩溃和解散。

有些人可能会认为Marshall, Carter和Dark是一个庞大的,神秘的公司,事实上他们雇员最多也仅有一百人。 他们的业务是指导和精简,以期最大限度地提高效率和最小化成本。 必要时,还要从其他组织外包。 最神秘的也许是公司首脑。 关于这个问题的有很多不被承认的故事:他们可能是鬼魂或恶魔的化身,向坟墓外发送信息的死亡老人,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神秘的怪物,甚至是变形的蜥蜴人。

Marshall, Carter和Dark公司业务的主体是在各种异常群体之间建立供应链。 Marshall, Carter和Dark直接自Wondertainment博士和工厂组织购买货物,以高昂的价格销售他们。 普罗米修斯实验室乐意为集团提供最新的研究成果,以交换异常和复杂的异常样本。Marshall, Carter和Dark经常举办anart展览,以发挥对于艺术市场的显著控制。

同样,他们为在世界上最富有,最有权势的人提供各种周到的服务。随着客户遍及欧洲,美国,俄罗斯和中国,从未有任何一个给定的项目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买家。当然,他们愿意将货物卖给任何买家或群体,如混沌分裂者是他们最有价值的客户之一。

也许最反对Marshall, Carter和Dark公司的组织是玛娜慈善基金会和蛇之手。 玛娜慈善基金会经常试图破坏公司的行动,因为玛娜慈善基金会本身对于上层阶级得到的异常货物的限制。 然而,他们的范围和资源上的限制,使他们更多的是被激怒而不是被威胁。 与此同时,“蛇之手”直接公开与公司进行对抗:他们既不关心秘密面纱,也不关心公司持续不断的贩运人口行为,不可能在经济上恐吓,这是对集团业务的唯一普遍性威胁。

毫无疑问,Marshall, Carter和Dark是异常世界这一棋盘的最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偶尔会成为其他玩家的敌人将他一军,但永远不会成为其伙伴。对于Marshall, Carter和Dark来说,这个星球是一个错综复杂的网络,只是这个网络目前还幸存在Marshall, Carter和Dark的掌控之下,获胜和失败是无意义的术语。 当可以移动棋盘时,何必移动棋子。 当可以随时结束比赛时,只有一个原因可以继续——

这是玩游戏的所有乐趣所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