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苏不苏

特工博士梅丽索(Merry Soo)是基金会已知最伟大的研究员和特工。她在17岁那年就从西点军校以传奇般的成绩直接加入了基金会(刷新了最年轻基金会人员记录!);在学校里,她同时保持着“连续4年班级学习成绩第一的超级学霸”和“绝对完美体育特长生”两个记录。

基金会万分庆幸能把她招入麾下。基本上所有的高层都这么说!"她是外勤特工真正的灵魂和骄傲! " Strelnikov上尉总是这么说。"没人能像她那样掌握一个SCP!她还知道击打我耳后的哪个部位能让我腿软晕倒!”Crow博士如是说道。"她还不赖。" Snorlison博士曾经这么说过,之后他就马上被站点管理层找去进行了一次严正的谈话。这之后他的评价就按照要求变成了“离了她我们啥都干不了!”

此外,虽然她个人不太喜欢别人这么评价她,但她确实是整个站点最漂亮的女孩!站点里其他女性都明白这点。"我永远也不可能有梅丽索特工那么美丽。" Rights悲叹着说道。但梅丽是如此的善良可爱,她们没法为此而敌视她。她们爱她!就算是 Dr. Light这个著名的高冷碧池也曾说(虽然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我们不能为此敌视她。她是如此善良可爱。我们爱她。”

是特工博士索解决了如何避免D级人员遭受月末处决的问题!总之,一次简单的记忆删除外加一片SCP-500(她发明了复制万能药的方法,这是必然的),基金会就再也不用杀人啦!之后她被分配到了SCP-231,她解救了这可怜的女孩,让她不用再面对那些可怕的实验。她也曾和SCP-082有过一次严肃的谈话,劝告他不要再吃人了。当然,她最伟大的成就还是直接面对SCP-173。其实他想要的只是一个拥抱,而一片SCP-500就能解决他那可怕的大便带血问题,她还找了个雕塑家来把173打扮的更友好点。她也是唯一一个发现老人在到处晃悠的人,而对方只是慈爱地拍了拍她的头就走了。

但特工博士梅丽索并不是生活的无忧无虑,噢不怎么能这样!她有很多很多可怕的问题要面对!她总是向她无数的爱人们哭诉。"这太可怕了! "她哭诉道,此时她正轻柔地靠在Kondraki的怀里。

"是什么?" Dr. Kondraki本想皱皱眉头,但他绝不能在可爱的梅丽面前露出愁容。不管他心中有多想都不行。

"我那可怕的、糟糕的秘密!如果你知道了,你就不会再爱我了!“她靠在他男子汉的胸膛上,痛哭失声。

"噢." Kondraki不禁惊呼。她花了几分钟向他解释他是如何不会再爱她,这个秘密又是如何的恐怖,但最后,他还是必须问,真的必须问道:"是什么秘密? "

"噢!吾爱!这太可怕了! " 她悲泣着从床上站起。在挣扎了又一个小时或者差不多的时间后,她终于决定告诉他这个秘密。"看着我亲爱的,我亲爱的小Konnie,我是个半龙!我知道这并不意味着我是个SCP,因为我只是半个,但这还是太恐怖了,太可怕了!还有,我身上某些奇怪的地方长有鳞片。"

"好吧,我想这能解释为何你的双唇是如此热烈,当你…" 但这还不是她最严重的问题!不是!梅丽索还有更多的问题!

"他们从未知道这些,我的真爱!" 她一边蜷缩在亚伯身边一边说着。这曾经最可怕的SCP,现在成为了最可爱的男友,以咕哝声对此做出回应。尽管两人间有着真爱,而这样的感觉他们只对彼此拥有,又或者是因为两人的感情是如此之深,亚伯发现当着她的面自己很少说话。事实上里甚至不能让自己的手保持紧握,不管是抓着东西还是击打地板都不行。

"他们绝不会知道我怀了你的孩子!我带着爱怀上了它,感谢我对SCP的敏锐使用,我不会看见它降生,但我们的孩子就要来到这里了! " 她很快就这么从他面前离开了。在她走后没多久Site-52就在一次Keter突破中彻底毁灭,但这无关紧要。

Clef博士本该是她的爱人,但出于某种原因在她和他说上话前他就消失了。真奇怪。

"我亲爱的、亲爱的Gearsy小亲亲!" 她轻抚着他靠在她胸口的头。Dr. Gears的嘴角向上弯曲,形成了一个诡异的笑容。这是真的,她是唯一一个能触及他冰冷又冰冷内心的人。她让他感到幸福,她真的做到了。"我必须感谢你!"

"为…为什么" Dr. Gears在面对他最爱的、亲爱的特工博士梅丽索总是会口齿不清。 要让言语出口对他是一场大战,他的大脑想说而心却不说。"为了你为我保守那可怕的秘密,吾爱!其他的高层绝不会知道我的父亲是Fis-" 但她不是个会被爱人牵着鼻子走的小女孩,虽然他们总是这样!她也是第一流的研究员!

"谢谢你梅丽!" Gerald总是这么喊道。没有人能像亲爱的索特工那样枪枪爆头!而她忠实的助理特工Elroy与Mann博士总是为能为这样一位享誉盛名的科学家工作感到荣耀!"她的教导让我在解剖学上受益匪浅!" Mann这么对Yoric说道. "而且她还无数次地救过我的命!我除了把事情搞砸外什么都做不成!"

"她的理智是完美的。" Dr. Glass说道。"完美。你知道这是多么神奇么?" 之后他必须跑到一边躺下,止住鼻子里的血。

但对她而言,最重要的还是她和她的导师Bright博士间的关系。"噢,Jack!" 她一边轻抚着他柔软的皮毛一边说道。"别担心。总有一天,我会找到将你从这诅咒之符中解放的方法。"

猴子对她一笑,为他这位明星学生的成就无比骄傲。"所以,嗯,现在我们能交 配一下,对吗?"他抛了个媚眼。

索不禁脸红了。"噢,Bright博士,我决不能,不能和你这样做!对我而言你就像父亲一样!一个多毛、古怪又有点臭臭的父亲,他总是乱摸我的屁股,但他始终是一个父亲!" Bright只是眨了眨眼睛,对着刚刚还在门外的某人点了点头。

"博士特工梅丽索!" Break特工大喊着冲了进来,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我们有麻烦了,只有你能解决它,我们需要你!"

索博士快步跟上Break,她发现其他的高层人员都聚在一起。Heiden走上前来,出于某种原因他的左手里攥着半把稻草。"索博士,感谢上帝你终于来了!"他指向地下的大厅"发生了些奇怪的事情。你必须阻止它!"

特工博士梅丽索带着疑问冲向大厅,其他的高层人员则纷纷躲进了安全屋/观察室里。梅丽发现自己置身一个巨大的房间中,但她能看见高层们正从上面看着她。她向他们挥了挥手,这时她听到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等等…什么时候Clef也加入了他们?

她怎么想不重要。一记猛扑,两下撕咬,亲爱的梅丽索小姐就这么走了,消失在那个被称为SCP-682的野兽的喉咙里。

在上方,Clef按下了第二个按钮,打开酸液喷雾把682逼回了坑中。其他的高层人员叹了口气,互相拍了拍背,感谢了下Clef, 各自走掉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洗了个痛快的热水澡。

到最后,只有Clef和Bright看着682在酸液里慢慢分解。"反应真快,Alto," 猴子如是评论。

"他们无数次来到这里,想通过加入我们来打败我们,我见多了。他们绝不会逃出我的侦测。"

"绝不" Bright 用明白的眼神看着他这位老同志。

"好吧" Clef不禁露齿而笑。"也许就一次."

这两位,就算不是朋友,也是同事,转身看向那深坑。在共事了如此之久后,两人完全同步地舒了口气,说出了同一句话。

"玩蛋去吧玛丽苏。"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