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乐章:套娃
评分: +9+x

就算黑河市没有什么高层建筑,一座6层高的小楼在这座城市里也算不上起眼,这座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建筑的最上面两层被奥廖尔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租下。对于楼内的其他住户来说,这家公司实在没什么特别的,把衣物和副食品卖到俄罗斯,再把西伯利亚的优质原木带回来。坐在老板办公室里的是个50多岁的秃头俄罗斯人,其他员工都是中国人,这样的公司在中俄边境实在不算罕见。

正因如此,两天前忽然多出来的一个中国人也没引起他们的注意。

这个中国人现在正坐在奥廖尔公司的老板办公室里,翘着二郎腿,看着手里的几页纸。

“所以,我亲爱的列昂尼德·叶利扎维塔,这就是您把我……保护在这里的理由?”藏锋扬了扬手里的资料,上面记录着韩军的一系列不公开的大规模调动。

“没错,您得知道,现在NIS(韩国国家情报院)那群人对每个外国面孔都非常敏感,您的中国面孔加上平壤口音太显眼了。”

藏锋把资料一放,往沙发上一靠,望着天花板上的波西米亚水晶吊灯出神。

“廖尼亚,有办法帮我出境吗?”

“如果你是说去俄罗斯的话,我可以想办法送你到符拉迪沃斯托克,但是我无法提供任何掩护身份。”

“不用这么麻烦,基金会暂时还没把手伸进这种地方的海关,您不是知道基金会载具的识别特征吗,帮我看好瑷珲机场和入城省道国道就行了,至于掩护身份……”藏锋掏出一本记者证,换了一口带着口音的俄语:“有这个就行。”

“到俄罗斯之后呢?”

“中分目前在忙什么我不知道,我已经无法接入任何一个基金会网络节点了,但是对我的通缉令看来没得到很好的执行,我想俄分搞不好甚至没接到对我的通缉,那边我还有几个……朋友。”

列昂尼德沉默了一会,狠狠地吸了一口嘴上的烟卷。

“明天,什么都不要带,我安排车送你到布拉戈维申斯克,然后你自己想办法。”


四天后,莫斯科,阿尔巴特街。

藏锋穿着一件并不怎么合身的冲锋衣,脖子上挂着一台看起来颇有些年头的相机,边走边拍,当他把镜头朝向一位坐着轮椅的老人时,他感到有人轻轻撞了他一下,回头看时,撞他的人早就消失在了人流中。他摸向自己的口袋,里面什么也没少——本来就是空的,反倒多出一张小纸条,展开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地址,那地方他知道,是一九〇五年街站附近的一条小巷子,他挠挠头,走进了阿尔巴特地铁站。

那地方不能算远,四站地,转乘两次就到了,巷子里停着一辆黑色的乌阿兹Patriot,从沉重的底盘不难猜出这辆车经过了大量改装,车窗玻璃经过单向透明处理,看不到里面的情况,藏锋径直拉开副驾驶门,一个留着大胡子的斯拉夫人一脸平静地看着他:“坐后面,李。”

藏锋揉揉鼻子,拉开了后座车门:“维力斯托夫·别尔夫什卡耶维奇·斯别洛斯基,您的汉语发音一如既往的糟糕“他随手拿起后座上的一把PMM手枪,又在门边摸到一盒子弹,拉开套筒,往枪膛里塞了一发子弹,揣进腋下那个空空如也的枪套里,“说说看,找我干嘛?”

“列昂尼德应该已经告诉你韩军在进行大规模调动了,对吧。”

“嗯哼?”

“他有没有告诉你韩军这种近乎临战状态的调动的原因?”

“他这种资深情报掮客都打听不出来的东西……跟基金会有关?”

“基本正确,大概是你到黑河的第二天,韩国分部那边一支押运车队遇袭,货物被劫走,那边现在紧张得不得了。”

“运送的货物可能是什么?有头绪吗?”

“没有,密级很高,为了这次押运,那边甚至派了第216中队的两架F15K全程提供空中掩护,但是在空战中全部被击落了,只有长机飞行员跳伞,跳伞前长机已经和敌机进入了视距内交战,他声称击落他的是一架空天军涂装的米格29。”

“空天军?货物怎么运走的?”

“可能是陆路也可能是海路,不清楚。”

“现在咱们去哪?”藏锋看向窗外,车已经开出了莫斯科市区。

“附近有一座不在地图上显示的机场,我们去那坐伊留申运输机,到符拉迪沃斯托克再转直升机,那附近有座我负责的训练营,人员都是可靠的。“

藏锋挑了下眉毛:“可靠?”

维克多扭过头来:“俄分也有站点遭遇了其他站点的攻击,我不知道你的直属上级是谁,他的层级应该相当高,所以我想你可能知道点什么。”

“传达命令给我的人的英语有韩语口音,可能是韩裔。”

“没了?”

“没了,声纹学分析没法做,我连不进基金会的声纹库,做不了比对。”

维克多扭过头去,不再说话。


晚些时候,俄罗斯滨海边疆区上空。

一架鬼鬼祟祟的米格29从超低空拔地而起,两枚R77从翼下挂架直飞而去,飞行员看着HUD上的目标指示,那架笨拙的伊留申运输机正在吃力的爬升,他没管机舱里冰冷的告警声,等待着导弹主动导引头开机工作。

RWR显示他被来自空中和地面的多台雷达锁定,辐射源从S300到米格31都有。

自己是在R77的飞行包线边缘发射的导弹,稳妥起见,他应该再多飞一段距离,把目标纳入不可逃逸区内,不过,那是架运输机,跑不掉的。

甚高频通讯响起:“长津,长津,这里是清川,我看到目标高度正在降低,报告情况。”

“这里是长津,确认命中目标,松骨运行良好,转入无线电静默,完毕。”随及,那架米格29以一个极为泼辣的大转向机动钻进了身下的白山黑水里,消失在了雷达屏幕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