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散
评分: 0+x

 «白首 | 啼哭 | 永别»


曾经温热的身体,变成冰冷的肉块其实不需要多久,更何况,现在是液体呢。

之后过去了多久……五月也不知道,她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她有些放松,因为伤害她的东西都离开了。

她看着他最后留下来的东西,笑了笑将它挂在了脖子上。

不知不觉中,月光也消失了,远处只剩下一片黑暗。她有种使命感,她应该去那里。

“零来了……” “嗯,来了来了。”


越深入黑暗,五月就越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她耳边低语,而挂坠仍然散发着白光,在很尽力的照亮着五月身边的道路。但那光芒也渐渐的变弱,最后悄然逝去。

五月也停下了脚步,她能感觉到黑暗中的猛兽在慢慢的靠近她,她有些害怕的握住了胸口的挂坠。

“我……不想再一个人了……”

五月随即被猛兽吞噬。

……重,无法呼吸。五月一直在黑色的海水中下坠,到底什么时候是头呢……

臭味!!!

五月突然满身秽物的倒在学校的廊下,周围围着一群黑影,他们黑色的脸上闪着阴森通红的笑容。

“哇,你就是那个同性恋吧。” “兔爷,兔爷,哈哈哈哈” “喂喂喂,你上去和他拼刺刀啊!” “我操,脏死了,别推我啊”

随即就是更多的垃圾向着五月掷来,她委屈的哭了出来。

“哇,同性恋哭了。” “快用东西把他的嘴堵上啊,哈哈哈哈。” “吵死了,闭嘴”

哪里来的一脚,猛地把五月踹飞了……


这一脚把五月的意识踹飞,此时的她变成一个中年女性蜷缩在一个小房子的角落里,窗外是凌晨阴森的夜光。

昏暗的屋内,眼前的肥硕黑影举着一个棒球棒,愤怒的露出一口尖牙。

“我特么要你起来做早饭,早饭呢!臭娘们!看你是欠打!”

无情的球棒迅速的打在五月身上,她无力的四处躲避,屈辱的道着歉,但迎来的确是更多的毒打。

“你特么还敢躲是不是!!”

随即又是一猛击,五月的意识像是被打飞一样,从上往下的看着她刚刚存在过的躯体。

那女人头顶冒出了鲜血……一动不动……


昏昏沉沉的醒来,手中多了一张纸条,穿着清纯校服的五月在大雨中无神的晃悠着……

她来到了目的地,进到了房间内,面前的男人看到她,不耐烦的吐出一阵烟圈。

“你来干什么?”

五月张张嘴说不出话,只是默默地将手中的纸条递给他。

男人看后不耐烦的将它撕碎,随即从抽屉里拿出一沓钱,猛地打在五月的脸上。

“拿去,打掉。看你是个处才和你玩玩,别总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以为自己是什么金枝玉叶啊,二手货。”

一地的钱,粉碎的早期妊娠证明书,早就和别的女孩拉拉抱抱的男人,一屋子的乌烟瘴气,不怀好意的眼神……

“老哥,这个妞不错的,你不要那我就……” “啊,随便,反正用完了。”

五月猛地惊醒,在嘲笑声中大哭着跑出地狱……


奔跑中突然停住,五月不知不觉的来到楼顶站住,手中多出数张紫色的抵押卷。

2008年8月,国际金融危机……

股票已经全部被套牢,公司资金已经无法运转,无数电话索要着CDS保险赔偿金,但是钱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哪里都没有,从哪里都借不到……

只剩……生命保险了……

五月最后看了看自己的钱包,里面除了一些零钱,就只剩下自己的妻子和六岁女儿的照片……

他闭上眼睛,一只脚踏了出去……


26岁的五月在洗澡时被黑色的稠水吞没,12岁的五月被一个巨型大汉像球一样的来回提来踢去。

在嘲笑声中被挖去双眼,在谩骂声中被点上烟头。

无法移开视线的巨型人偶,到处乱爬的木制手臂,散发恶臭的蜥蜴……

意识在无边的绝望和痛苦辗转了几次?不记得了……重回海底,已经受尽折磨瘫软倒地的五月眼前只有无尽的黑暗和猛兽,它就站立在那里。

恶心的粗大触手在空中无目的的到处乱舞,有一些甚至冲入黑雾中连环抽插着什么,暗处响起暧昧又模糊的呻吟声。

触手的根源在一个肥硕的身体上,它穿着豪华而肮脏,黑漆漆的金链子装潢在它几乎看不到的肥大脖子上,嘴里已经在吃着东西了,但两只手仍然在贪婪的抓着身边的食物。

它看到了在颤抖的五月,眼睛发火的盯住了她。

“零……你来了……”

“哦……零,你依旧是孤单一人,内在空无一物的躯壳。真是可怜……”

“零……开始吧……”

它们等很久了……

只要你……将世界归零就好了……

触手像是接受到指令一样慢慢的向着蜷缩的五月伸去,颤抖的她早已无力抵抗,甚至看都不敢看去。

对,就像那天在黄浦江边她和果冻鱼说的一样。

这里和那里都是地狱,你何必救我出来呢?

哪里都是地狱,哪里都充斥恶梦和痛苦,既然如此,哪里都一样不是吗?

她不打算抵抗了……


“那,小兰,你说那混蛋到底想干什么啊。”

上海某咖啡厅,女人正在向她的闺蜜抱怨着纠缠自己的前男友,而她闺蜜也附和着她说一些这男的真是不知好歹一类的话。

今天的皓月依旧迷人,但女人却突然感到了一阵从心脾升起的恶寒。

不是生病,她不敢眨眼的看着天空中洁白的皓月,而它就像……眼球的瞳孔一样,没错……洁白的月亮突然黑了一下,就好像……

好像整个夜空眨了一下眼睛,然后瞳孔立刻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死死的盯着自己……

有东西在天空看着自己……有东西在黑暗的夜空后面蠢蠢欲动……

有东西……要来了……

女人连包都不要的慌张跑出去,大街上也充斥了从各种建筑物里跑出来的人群,他们或是本能地感觉到什么慌张的乱跑,又或是无力的蹲在地上大哭。而她只是害怕,但不是害怕怪物或者死亡。她只是害怕想如果真的要死,她没死在他的身边。

她要去找他。


Legion主管!!!休谟指数异常变动,变动幅度完全超出任何现有记录,范围是……全球!!!

大部分机动特遣队已经被派遣处理倒计时项目 “十”的收尾工作,已经没办法针对即将到来的“零”进行战前部署!!

主管,“羲和”采集来的航拍图,在地球大气层外有数圈黑色迷雾,推测是有东西要出现了……

连线所有站点主管,十二生肖高层以及GOC的安德鲁斯上校,申请从上海以及北京等基金会战力丰富区域抽调机动特遣队前往贫乏地区进行战前部署以及市民的撤离。

机动特遣队 辛辰-0 “海洋生物”的战斗员和幼年神行刑官进入紧急备战状态,所有休假中止,异地的队员立刻向最近的站点报道。

MI,是时候了,定位果冻鱼的挂坠坐标,启动挂坠协议-“曲终人散”

^_^了解


异世界贯通锁定系统启动,定位特工果冻鱼挂坠坐标,挂坠协议-“曲终人散”启动

好久不见,٩(๑´0`๑)۶五月


一阵香风袭来,奇迹一般的驱除了正缠绕着五月的恶臭。本来在闭上眼的黑暗中无力的等待着噩梦到来的五月感觉自己似乎是被什么人抱住了,很温暖。

这是一片光海,很平静和干净,她偷偷的瞥了一眼正抱着自己的女人,她穿着一身橙色的衣服,胸前是一个牌子,上面写着D-093382

她记得这个号码,她记得这身衣服,随即,她记起了眼前这个人……

妈妈……

五月……

妈妈,这个世界好恐怖……我撑不下去了……

……可是五月,你还没有看到他们的结局呢……


“哇呀呀呀呀呀呀!!!!”

满身秽物的五月面前出现了一个举着拖把,挂着超级英雄变身腰带的少年。他幼稚又不要命的挥舞着它,身边嘲笑五月的黑影全部慌张的逃走散开,中二又稚嫩的少年满意的摸了摸鼻子,转身向着五月伸出一只手。

“我记得美国有个总统什么的说过,When they go down,we go high。不要理会他们,来多少我打掉多少!”

百合花1


醒来时是医院的天花板,病床上的五月身边坐着一个看上去像是政府调查人员的女性。

“女士,我是省公安局的,您的丈夫虐待家庭成员并将您打致重伤,已经涉嫌故意伤人罪被我们拘留,如果您身体还撑得住,请配合我做一下口供可以吗?”

五月想张嘴时,却感觉到脚边一阵柔软,一个小女孩正躺在病床边熟睡。

“是您的女儿呢,真是勇敢,我们接到的报警是她打来的,赶到现场时是您女儿拼命的护住了您,不然……”

康乃馨2


奔跑在雨中的五月面前出现了一个同样在雨中淋成落汤鸡的男孩,他帅气的微笑起来,撑起一把雨伞将女孩搂在怀中。

“我……我不能,我……”

“没事,如果你想去找他,你随时都可以找,如果实在想嫁给他,我会和你一起想办法。”

他抱住她的力度稍微紧了一些。

“让我回来吧,我曾经离开过你,但是不会了,这次我会抓紧你,错的地方我不会再错,我会比他更爱惜你更会保护你,绝对,绝对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我会永远陪着你。”

红玫瑰花3


“志刚!!!!志刚!!!”

想将另一只脚踏出的瞬间,一起闯荡打拼的大学舍友突然出现在楼上。

“志刚,你这是做啥子!还有办法的,你看,政府打算对破产企业进行资金援助了,FRB也有新动向了。想想嫂子和孩子们!!!”

“你忘了吗!!!大学四年!!!再怎么痛的苦我们都熬过来了!!一次破产算啥子!!我们可以拼过来的!!来吧!!!只是重头再来而已!!!”

一起打过游戏,翻过校园栏杆的手伸了过来。五月再也抑制不住泪水,将脚伸了回去。

黄色夹竹桃花4


随着各种各样的意识跳转,花朵悄悄地盛开,不知不觉已经填满了整个区域。

五月惊呆了。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哦,会有痛苦,可怕的又像个地狱,所有人在社会里拼个两败俱伤,在黑暗的深渊里被不知名的怪物吞噬。但也是像现在这样,只因为某个人,某个事就会鸟语花香。很神奇对吧。”

语音变了,五月感受到了坚实强壮的胸膛,她抬头看着男人慈爱的眼神,是爸爸。


“不过,也正因为世界上有着所谓的异常和痛苦,所以我们便组成了一个组织来将异常收容,控制,然后保护我们最最在乎的人。”

语音变了,五月回头一看,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她记得她曾经在黄浦江边见过她,那个叫做知识的女人。


“我……我要是这样被知识姐姐看到一定会被误会的!!!但……五月的话应该没关系的!!嗯!!”

抱着五月的人又变了,这次是一个带着红色围巾的男人,但是他现在的脸慌张的比那红围巾还要鲜艳,小心翼翼的摸着五月的脑袋。


“我也觉得世界的本质是痛苦,每个人都会经历痛苦,但每个人都会在痛苦中成长,硬要我说的话,其实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倒计时项目,每走一字,每多一分痛苦,我们就会在痛苦中成长得更坚强。”

一个很美的女人温柔的把下巴倚在了五月头上。


“但世界又不是只有痛苦,像我,我加入基金会就是因为我在这里看到了人性,我的主管教会了我什么是人性和温柔。”

神父打扮的机器人,但是他的心脏那里很温暖的跳动着。


“所以,你说了,不想一个人对吗?那……你可以来我们这里哦。我们是收容异常和恐怖的专家,只要你有勇气张开眼睛面对整个世界的恐惧,那么我们随时欢迎。”

一个脸上带着眼罩的男人,嘴边叼着没点着的烟斗


我们收容了那个随时会扭断人类脖子的石雕像。


我们战胜了无数次会召唤武器的坚韧巨汉。


我们甚至骑在了那只不死巨蜥的身上。


只要我们鼓起勇气,无论什么艰难险阻都会跨过。


我们是SCP基金会,我们是收容异常和恐怖的专家,我们会战胜它们,一定会战胜它们的。
无论你在何地,我们都会找到你,保护你,我们绝对不会抛下你一个人的。


更多的人,更多的对话,更多的……拥抱……每个人消失后都出现在那一片花海里,或是相互聊天或是忙碌的工作起来,给本来一片宁静的花海带来了几分热闹的气息。

“这就是我们基金会哦,怎么样,想来嘛?”

非常熟悉的声音,安德鲁斯女士轻柔的亲吻了一下五月的额头,她头上的蜻蜓发簪更加清澈了。

“但是我害怕……而且,也不知道有没有那个能力……”

五月有些不自信的低下头,但一只大手又伸过来揉了揉她的脑袋。

“不是说了吗,别低下头,不然胸会长不大的。”

熟悉又俏皮的语气……是那个男人……五月抬起头,眼前的果冻鱼有些尴尬的笑着,相同的挂坠在两个人的脖子上散发着同样的光芒。但随即他的表情变得更加严肃。

“你一定能撑过每一项基金会给你的考验的……五月……你很勇敢,你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和我在一起流浪,你凭借一个人的力量战斗了很久很久,每次你从噩梦里勇敢挣扎的醒来时,我都无比的尊敬以及佩服你……你,绝对有能力。”

“别怕,总有一天你生活里会出现一个很特别很特别的男人,他会在你噩梦的时候亲吻着唤醒你,当你怕打针的时候会用各种方法哄你开心,会带你去各种地方玩,会陪你经历各种事情,最重要的是,他绝对不会留下你一个人了。”

说完,莲很开心的看了一眼热带鱼,而安德鲁斯则会心的笑了笑。

“等等,你不会说的是我女儿的男友吧,果冻鱼,没有这样的人对吧”

“不会有的,男朋友这种拱白菜的肥猪这一辈子我们家五月都不需要。”

“喂喂喂,你们这些当爸爸的都是这样,抓着女儿不放。”

“那……那他得听我女儿的话,十件里面少说九件要……不不不,必须全听。”

“可你就不听我的话。”

“热带鱼指挥官也有淘气的时候啊。”

“果冻鱼你好意思说我。”

“我可是很听我老婆话的,你看她让我来我就来了。”

“吹牛,你肯定是想五月才来的。”

“安德鲁斯女士……你不要老是拆我的台。”

热带鱼和莲,果冻鱼和安德鲁斯女士,挂坠上不断传出MI的电子音,五月现在被自己的五个父母包围着,她问了很多她出生以前的事情,热带鱼和莲私奔时的往事,安德鲁斯女士在日本学习时候的经历,MI被制造的过程,果冻鱼的泡妞经历(多半是瞎编的哦--安德鲁斯),但很快分别的时间就要到了。

“但是话又说回来,五月,人有人自己的意志和想法,你要走哪条路,加不加入基金会,甚至启动不启动“零”计划,都是你的选择,而只要是你的选择,我都会支持你。”

果冻鱼渐渐消失的身影在五月面前蹲下,他的笑容逐渐透明。安德鲁斯则是把她头上的蜻蜓发簪拔下来,温柔的盘起五月的头发,然后将它插在了五月的头发上。

“你要记住,五月,无论你身在何处,无论你做了什么事成为了什么样的人,我们……”

“我们都永远爱你。”

紫郁金香5

随着最后一朵鲜花的绽放,五月重回黑暗。


……啊,走了呢……她能成功的吧……

她一定可以的,果冻鱼。

……指挥官,对不起,是我杀了你……两次……

……没事的,果冻鱼,咱们死都死了,还有什么过不去的。

是啊……死都死了

二人的身影在两人的笑声中慢慢消失,但花海却一直存在着。

里面的鲜花永不凋零。


 «白首 | 啼哭 | 永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