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在澳大利亚

2020


12月

德尔塔指挥部:南海,强化机动阵列


引擎并无怨言。

新的步骤中根本没有提起武器化密码失败的第一次尝试,虽然那些没想象力的白痴以最无趣的方式使用了密码——作为炸弹启动密钥!——而且还没能把它带回来交给更聪明的头脑处理,但它对此连诗意化的责备都没有。有那么一小会儿,指挥官甚至怀疑这是否意味着引擎根本不关心此事。

他用一贯的办法来对应这样的想法:一分为二,重新定向。他自豪地回顾了自己的工作——对引擎那绝对正确的指令进行的最新一次汇编和解译,他知道刚刚发生的错误即将得到纠正,为此深感欣慰。

CIbig.png

DeCiro目录编号:SC-20/851-20/857

文档类型:步骤编译

收稿日期:12/28/2020-12/30/2020

操作状态:开放

前言:SCP基金会将言语用于控制。他们用描述来定义现实。他们用程序搭建牢笼,用数据作为铠甲护住自身的弱点。他们通过声称我们已经失败来削弱我们对他们构成的威胁。

而我们将言语用于毁灭。

SCP-5109——“一次性密码”,是变革的动力,是道德的俘虏。我们将解放它。我们将用它来反击他们。

我们会令他们吞下自己言语的恶果。

以下为我德尔塔指挥部依照混沌分裂者工程师的转译所记录下的计划步骤。

现在该去发出那条信息了。确切地说是好几条信息。


2021


1月

Site-45:西澳大利亚,卢恩角


撑黑伞的白衣女人站在乱石丛生的海岸上,望着翻卷的浪头不断扑来。她汗流浃背地转动着手中的伞,这时一阵狂风拂过,把她光洁的白色长发扫到了她带雀斑的苍白脸孔上。

“他妈的简直不像话,”突如其来的海浪把水滴飞溅到她的脸颊上,她尖叫起来。“狗日的混蛋!

发动机沉闷的轰鸣声吸引了她的注意,她转过身去,朝向那座只比她略微白一点的整洁的砖砌灯塔。一辆樱桃红色的敞篷SUV出现在山坡的顶端。她步履艰难地向它走去,一个穿着棕色衣服、晒得很黑的男人跳下了车。

“我讨厌这地方,”她大声宣告。“不是得要命,就是潮湿得要命。”

“你好!你一定就是Lillihammer博士了。”

她点点头,拿起自己的证件向他挥了挥。“是的,我可不是自愿要来的。”


CI.png

高级技术员Mark Rask从未感觉如此兴奋过。他的职业生涯并非缺乏乐趣;被他远距离杀死的陌生人的数量比他一辈子实际遇到的人还要多,而且他颇为这个比值感到自豪。一样是敲键盘,替基金会当黑客和替分裂者当黑客也没有多大区别。随着这种区别显得不再重要,加上他渐渐察觉到上层的伪善,他很轻松就做出了选择。

今天,这个选择终于得到了回报。

1. 步骤██/███

Rask特工将自行决定使用何种手段作为声东击西的诱饵。

他决定要大闹一场了。


CI.png
Lillihammer2.png

他们驱车沿着曲折的荒野道路前进,在一个急转后,他们穿过一道厚重的防爆门,直奔检查点Garradin而去,一路平安无事。她的陪同者是身材壮硕的密码技术部负责人Max Vroom;要不是她太专注于表达自己的不适和不满,她说不定能讲上几个新奇的笑话来出其不意地损损他。她对自己机智的头脑向来很有自信。

而这往往能在关键时刻拯救生命。

检查点Garradin内部是个地下缆车站台,连接着一条长得不可思议的地铁线路。当Vroom开始不再对她显而易见的疲惫状态表示关心时,她决定转而抱怨这个地方。

“为什么我们不能直接在钻井平台上着陆?我以为那里才是主要出入口。”她轻轻敲打着自己别在腰带上的4级认证卡。

“你没看见那儿的烟吗?我们修理钻井平台已经修了已经好几周了,因为……你懂的。”

近海“石油”钻井平台是这个站点的主要防御工事,同时也是它的MTF转运基地。因此在2020年11月初它成为了Bowe将军的基金会歼灭联盟袭击的目标。Vroom很显然并不想谈这个。

“我们来谈谈这个吧,”她说。

他叹了口气。“没什么好谈的。他们差一点把那玩意全炸飞,我们现在才刚刚把主升降井里的建筑残骸清理干净。”

她点点头。“而且……”

“而且?”

“而且你认为这是ETTRA的错。”

他耸耸肩。“他们那时在同时抛接着好多的球。”

“然后把你的给摔了。”

“我又不是毛都没长齐的小孩1,博士。”

她朝他粲然一笑,用伞尖连续敲打着地面。“如果你运气够好的话,我们也许不会有验证这句话的必要。”


CI.png

站点主管正在钻井平台上指挥重建工作,因此Vroom带她参观了整个站点。大多数东西在她看来没什么新鲜的。所有的分区都起了可爱的昵称:管理区域叫“顶层套房”,D级宿舍叫“美好生活”,人形收容区叫“奇人共赏”,研究区域叫“玩具盒”,等等等等。她一边对Vroom维持着冷漠、疏远、偶尔暴躁的形象,一边在内心的笔记本上记录下她收集到的一切有用的信息。他则说着各种有趣的八卦:“不,储藏室的箱子在上次发生收容失效前还是灰色的。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把它们变黄了。”“我们把这些显示屏作为一种预警系统,但是自从人事部开始利用它们播放励志口号之后,就再也没人愿意看着它们了。”“哦,蓝色方框是我们正在测试的部分;似乎是它的盲点。但是假如你越过那条黄线,它就会把你轰成渣。”“是,我们从不谈论蜜蜂。请别再问了。”参观结束后,她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去会见那位幸运参赛者了。

她现在还不知道那个人到底准备实施怎样的邪恶阴谋,但她已经意识到,在他这样做的时候,他将同时失去至少七个不同的势力的支持。“好吧,那么这个人是什么情况?是哪方面引起了你们的怀疑?”

“行为模式,”Vroom说。“他在我们这儿干了几十年了,他……你有没有听过一个笑话,是说一对老夫妇一辈子不断地从灾祸中死里逃生?”

“‘你被诅咒了’?”

“对,就是那个。总之,要么Rask是被诅咒了,要么他就是导致灾祸的真正原因。我们只能找到一些间接的线索,把他和钻井平台的暂时受损以及另外六起后果严重的收容失效联系起来。但是他很擅长——真的特别擅长——掩盖自己留下的痕迹。他实在太厉害了,我们甚至都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存在这样的痕迹。”

“那你们是怎么知道他特别擅长掩盖痕迹的?”

Vroom把自己的PDA递给她,屏幕上显示着Rask的个人档案。在顶端他的名字下方,写着他在Site-45的职位。

“主动安防操作员。”她点点头。“他的职业就是‘厉害的痕迹隐藏者’。他是个黑客。”她把PDA还给他。

“是的。在MTF行动时,他就舒舒服服地躲在检查点Wahan那里,为我们破坏GoI的系统。只要他想,他就能抹消这个站点中任何人除了肉体之外的一切存在证据。”

她痛苦地皱起眉。“我唯一想失去的存在形式就是肉体。特别是在澳大利亚的时候。”

他也还以同样的皱眉。“呃,其实我们也有可以帮到你的设施。我们早点解决这个,到时候我带你去看看。”

“‘回见啦,下次我请你喝啤酒’2?”

他一脸迷茫。“这话有什么出处吗?”

她摇了摇头,拇指轻抚着自己的认证卡。“我还以为你经常玩电脑呢。”


CI.png

她没有打哈欠,但她始终给他一种要打哈欠的感觉她到底是在加油站的柜台上卖给我香烟,还是在递交给我一个危险的异常?

2. 步骤██/███

Rask特工将取得SCP-5109。

他从未见过如此毫不掩饰的冷漠。大多数人至少表面上还是会做出关心周围的状况或者自己的所作所为的样子。但这个女人不同。她在会议室里随意地四处张望;虽然这里除了他之外没什么特别值得一看的。

“你不想问问我要拿这个密码干什么吗?”Rask并不打算像超级反派一样每走一步都洋洋自得,但是他很难克制住不去跟别人讲讲他事先编好的故事。他为了准备它可花了不少时间。

她摇了摇头。“文件记录里都有了,对吧?那就行了。”她漫不经心地把玩着自己的认证卡。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他问。“是不是在Site-01的安保研讨会上?”

她把雪白的长发甩到一边,轻轻地一耸肩。“也许吧。我很少参加会议的。”

他向前倾身,将两手撑在桌面上。“你真的是个研究员吗?你看上去更像个模特。”

她抬起一条眉毛,几乎——几乎正视了他。“我和你肯定不是一路人。”

你肯定做梦也想不到,他想。


CI.png

他肯定做梦也想不到,她想。

这是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她的最后一个念头。


CI.png

“我们跟丢他了。”

她眨了眨眼。她又眨了眨眼。她环视着整个会议室,惊呆了;现在是Vroom和她在一起,他担忧地俯视着她。“呃。怎么回事?”

“他离开这里之后就不见了。肯定是躲到什么监控拍不到的地方去了。也许他制造了一个死角——”

“不,我的意思是,他刚刚还在这个房间里,和我在一起。”她指指桌子。“就这个房间。”她指指自己。“就这个我。”

“这不可能。我也是刚刚才从走廊过来。要真是这样我应该会看到些什么才对。”

她把认证卡捏在指间。“我……我想我可能睡过去了,呃,一小会?可能是中暑了,我也许失去了一两分钟的意识。”

Vroom看上去很担心。“或者是他给你下了什么药,而你没有注意到。”

“注意力差不多能算我最大的强项。带我去安保那里,我证明给你看。”


CI.png

晃过那个女人比他预想的要容易。他匆匆去了一趟自己的办公室,启动了声东击西的诱饵,他已经准备好要进入计划中最有趣的部分了。

3. 步骤██/███

Rask特工将启动他的诱饵,并前往D区取得以下相关物品:

反正都要打码,为什么还要把步骤编号写在里面?最好的一种可能性,他们不希望万一他被抓住会泄露他们的秘密。

他尽力不去想最坏的那种可能性。


CI.png

Lillian和Vroom走进Site-45安保中心所在的检查点Wahan,迎接他们的是一片嘈杂的敲击键盘声和喊叫。当值的操作员看见他们进来,大大松了一口气。“我们遇到了一些……技术上的难题,长官。”

“什么样的?”

“各种各样的。”操作员向一名技术员打了个手势。“你先说。”

“外勤的MTF报告说他们接到了……来自指挥中心的一些可疑的指令。要求他们去攻击平民聚居地。当然他们没有照办。”

操作员指了指另一个技术员。

“钻井平台的临时电梯正在不听指挥地胡乱升降。太频繁的急速变向对发动机和滑轮造成的压力很大。出故障只是时间问题。”

操作员继续指点着。

“‘顶层套房’的灭火装置自行启动了。他们现在只能躲在主管办公室里。”

“‘美好生活’所有的门锁都开了。D级到处乱打乱砸,和安保人员发生了冲突。”

“许可权限全乱了。顾问研究员现在能不受任何限制地访问SCiPNET,后勤人员拥有4级权限,清洁工具储藏室是仅限O5查看。”

Lillian鼓起腮帮,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好。我大致了解了。概括地说就是一团糟。”她指向大屏幕,另一只手无声地敲击着她的认证卡。“给我看看网点结构图。”

“我去通知主管,”Vroom咕哝着走出了房间。

屏幕亮了起来,显示出一张复杂的图表。“很好,”她说。“要接触到灭火系统的程序,他需要入侵基础设施的中继站。但是他还入侵了数据库的上层结构,另外……”

她盯着连接每个区块的线条。它们看上去在发光,在扭曲。它们……在对她说话。

“有什么不对吗?”操作员眯眼看着那张结构图。“我没看出……有哪里……”

房间里的人一个接一个地转过头来看这张网点结构图到底有什么如此值得惊讶的。不出一分钟,他们全都被冻结在了原地。


CI.png

他对这一部分不是很有把握。

4. 步骤██/███

Rask特工将前往C区,实施预先安排好的脱离计划。

他对那个脱离计划从来都不怎么热衷。它夸张过头了,而且很危险。但是德尔塔指挥部不喜欢听到反驳。他可不能抗命,他可无法弄清。3

他一阵寒颤。这不吉利,不吉利了。


CI.png

她一动不动地站着,注视着屏幕,整个人定住了。她把意念集中在左臂的肌肉上,想象着肌腱的伸缩,逼迫自己的手指动弹起来。她想象着自己阖上眼皮,不再看伪装成结构图的认知危害。她全神贯注地回忆着自己很久以前为应付此类状况记住的人体生理使用说明,尝试着借此夺回身体的控制权。

然后她意识到这是在浪费时间,很快又放松下来。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事。她比任何人都更了解模因,而且她对基金会和混沌分裂者的模因尤其熟悉。这件事很快就会不了了之,假如敌方特工有好好记住另一份现实世界的使用说明的话。

每一个好的模因都有一个反制模因。一个只有它的制造者才知道的破解之钥。只有一件东西是Rask知道而且是据他认为没有其他人知道的。她只希望他是在与她见面之后才设下了这个陷阱,而不是之前。

现在她全身的肌肉都在尖叫,为维持一个姿势太久而抗议。快过去五分钟了。

距离她上次触碰她的认证卡已经快过去五分钟了。

“Lillian?”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中响起。“你错过了前一次安全信号。”

距离她上次触碰她的认证卡正好过去了五分钟。

见她没有回答,她耳中的声音开始向她念诵一次性密码。在念完的一刹那,某个四十一个字符长的东西突然占据了她脑子里的一处空位,她跌倒在地板上。

“你没事吧?”她耳中的超微型发信器——由她亲自设计的伟大发明——发出尖锐的声音。

“没事。没事,我很好。”

她的第二反应是想要大声喊出密码,唤醒她四周所有的技术人员和特工。而她的第一反应,一如既往,是避免一切不必要的麻烦。

她冲出了控制室,把一动不动、默默颤抖着的同伴们留在这里积灰。


CI.png

Lillian Lillihammer双眼圆睁,显得很……害怕?这是Vroom第一次在她脸上看到不屑之外的表情,所以当她穿过走廊向他跑来时,他一句话也没有说。此后他也没机会说话了。

“不是黑客那一套。他是用模因让所有人协助他搞破坏的。”她停顿了片刻,他意识到这是为了划分情报和命令。“把我连上网。接通人事部数据库,再去搞台扫描仪来。”她把手伸到腰带扣后方,取出厚厚一叠像扑克牌般的卡片。“人事部数据库,扫描仪。不要说话,快给我跑起来。”

他跑了起来。


CI.png

那么遭到意外毁坏怎么办?

5. 步骤██/███

Rask特工将准备转运这些异常,并防止其遭到意外毁坏。

他不清楚德尔塔指挥部要这些东西干什么。但他知道他永远不可能搞清楚了,不论今天的任务完成得多顺利都一样。

搭乘电梯的旅途漫长得令人难以忍受。这可能要怪他自己;他把一堆模因图片直接传送到了技术团队的电脑终端里,让他们暂时发了疯,现在他们应该正在用他们拿得到的一切钝器猛砸他们砸得到的一切基础系统。

也可能是我制造的那些D级模因丧尸钻进了电梯井,现在电梯正在碾过D级的尸体前进。

他们毫无胜算。他花了几十年把他遇见的所有认知危害收集到一起,构想出了将它们武器化用于对抗基金会的计划。就算他们没有派一个笨蛋来送给他这个密码,光靠这些愚蠢的“同僚”也足够为他扫清障碍了。

他们还说强迫性效应很无聊呢。去跟“奇人共赏”正在上演的马戏表演说说吧。

但是乘电梯真的很无聊,即使是在一场大胆的逃脱行动途中。他瞥了一眼墙上的显示屏,原以为会看见人事部老一套的“坚持到底就是胜利”之类的垃圾口号;但他却只看见了一堆杂乱的像素马赛克。

他噗哧一笑,拿出了自己的便携式录音机,这时电梯终于猛地一颤,停了下来。C区。属于疯狂科学家,叛徒,和武器化的海象。


CI.png

Rask没去费心切断视频信号,显然他非常有信心能废掉整个安保团队。“假装没用的笨蛋”计划大获全胜。Lillian拒绝唤醒其他的人,于是Vroom不太情愿地把一名目光呆滞的技术员搬离他的座位,好让她坐下来查看摄像头拍摄到的画面。他站在她身后,与她一同看着那个叛徒一边走出电梯,一边向录音机复述了一遍5109。

“他的逃脱计划一定很危险,”她沉思道。“万一他死了,他们不希望面临丢失密码的风险。”

“他切断了音频信号真是太可惜了,”Vroom评论道。

“是啊,他以为自己考虑得万无一失。”她微微一笑。“我最喜欢看他们自以为万无一失时的样子了。”


CI.png

他们真的应该稍微替你考虑一点的……

6. 步骤██/███

Rask特工将解除SCP-2424的收容状态,以此作为召集脱离用载具的信号。

现在他在思考最坏的那种可能性了。他在想,他们什么也不告诉他仅仅是因为什么也不告诉他很有趣。他在想,有可能他们根本没指望他能活过接下来的几分钟,因为他们给他的录音设备和背包看上去显然是防水的。他在想现在并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在想他应该早些想到它们。

“等老子出去了,下一个就对你们下手,”他咕哝道。他把塞得满满的背包和录音机搁在蓝色的货箱上,叹了一口气。接下来就是最棘手的部分了。他很自信这行得通;他的模因大多都在动物身上做过测试,而2424严格来说确实是一只动物。准确点说,是一头海象。

一头喉咙里有一门260mm大炮的海象。

他小心翼翼地走近收容区的边界。这个生物危险到值得拥有专属的收容设施,又有趣到时常成为实验对象,因此它有一整间属于它的机库。机库的一端背靠着一道不算太厚的地下海堤,估计那生物的炮击足以将其打穿。

我讨厌这个主意。在站点被淹没的同时由几名潜水员将他拖入潜艇,这对他来说很难算是什么干净利落的逃脱。很有戏剧性,确实,但是算不上干净利落。

老天,这玩意真是丑得出奇。他一点也不为这生物感到难过;对于丑的东西他从来就没多少同情心。他倒是很同情那个给了他大闹的机会的漂亮女人,这是当然的。今天对她的职业生涯来说肯定不会是什么光彩的日子。

但是,她绝对参加过那场会议。

他查看着海象周围的地面。在这个生物的正前方的地上画有一条蓝线,一侧还有一个较小的黄色方框。“蓝则安,”他低语道。“黄则亡。”助记的顺口溜不如模因好用,但也自有用处。站在蓝线里,把模因图片举在手上伸进黄色方框,催眠这头野兽。炸开墙。小菜一碟。

他在PDA里找到了合适的模因,跨过了他绝对确定是蓝色的那条线。


CI.png

我真的,真的讨厌这个主——

7. 步骤██/███

Rask特工将离开Site-45。

排炮在轰鸣。4


CI.png

Vroom倒吸一口气。Lillian一脸严峻地抿起嘴唇。

有那么一小会,他以为视频信号彻底中断了。几秒之后,人体残骸才开始从镜头上滑落下来。

“你是不是很高兴有我在这里?”

2424只发射了一枚炮弹。它也只需要发射一枚炮弹就够了。

Lillian开始将密码输入语音合成程序,随后把它发上了站点内部广播。渐渐地,其他技术员开始动弹起来。“想想看,要是他干坏事的时候只有你们这些呆子在可怎么办。”她打了个响指。“快醒醒!去清理掉走廊上的所有东西,给双倍工资哦。”她拍拍手。“最好是趁还有走廊可以清理的时候快去。”

Vroom目瞪口呆地凝视着她,他的嘴在无声地动弹。从口型看,他似乎是在对她说怎么办到的,她笑了。

她从自己的牌堆里抽出了一张。“针对每一种突发状况我都有对应的模因。我可以让你原地定身或者失去意识——就像Rask干过的那样,我可以让你忘记事情,我可以让你记起事情,我可以让你记起事情把它们忘记,我还可以……”

她把一只手放在他肩上,将那张卡片从他面前拂过。它看上去只是一堆杂乱的像素马赛克。当她漂亮的蓝眼睛变成了漂亮的黄眼睛时,他搜肠刮肚想找到合适的字眼来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感受。

但他怎么也找不到。

“我懂,”她拍拍他的肩膀。“相信我,我懂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