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读到这里时,我已经删库跑路了
评分: +12+x

致研究主管,

在你读到这里时,我已经删库跑路了。

没错,我跑路了!

以及附上贴心的注释,删库的意思是指,我们整个研究站的数据全部没有了,统统没有了。不是被人偷走,而是完完全全地消失,永远不会再出现了。

你经常用于嘲讽我的那本《MySQL:从删库到跑路》已经放在了你的办公门口,还有《职场生涯:如何管理你的外行上司》也一并附赠给你,希望你能仔细研读这两本书,以便应对接下来的问责。

你可能会问我,数据怎么会没有呢?那么请听一下我这位可怜虫的抱怨吧。

我曾经多次向你提出申请,希望能加大对数据仓库的财政拨款,引入双机热备份的机制。结果呢?你这个外行一听说数据被复制多份,还得放到别的机器上,直接骂我不懂保密措施,和我讲了半个下午基金会数据安全的重要性。你甚至一开始连冷备份都想取消,当然,你最终还是做出了让步,允许凌晨进行一次冷备份,同时删除上次备份内容。

看到你的决定,我再一次感受到人的智力是有限的。

你总是在各种安保措施、研究计划上加入大笔投入,等到了我负责的数据库部分,你就永远说“你一个人做就行了”、“这又不难”之类的话。我怀疑,要不是数据库的维护涉及档案信息,你甚至想把我的安全等级降到一级,毕竟你时常把我和清洁工之类的工种并提。

现在,我终于做了一件一级人员通常会犯的错误,我在晚上11点59分时删光了数据库的全部内容,然后凌晨一到,空空荡荡的数据库进行备份,把原先那份完好的备份也变成了空文件。如果是普通的设备,那么我还有手段去恢复删除的文件,但鉴于你之前说“删除的文件怎么可以恢复?太不安全了,给我改”,而我也借助神经-量子计算机的掉电特性地实现了你的需求,所以大概是无法挽救了。

兴许可以求助SCP-073?希望你没有因为担心数据传输可能导致的信息泄露,而放弃让SCP-073进行记忆。

祝好,
吴八格
全栈工程师
Site-CN-██
SCP基金会

研究主管头疼地看着出现在门口的信件。

“天呐”,他小声地抱怨,“小格又罢工了。”

高级研究员快速地瞄了一眼信件内容,在确认服务器工作良好之后,才接着说:“我觉得他只是想让你批准备份数据库的升级计划。他从小就喜欢虚构灾难性的场景。”

“他再这么乱写,我迟早被吓出心脏病。”

高级研究员却显得很无所谓:“又不是不能治,顺带还能休假。”

于是研究主管只好再补充:“他搞不好会被辞退。”

高级研究员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峻性:“小格可不能出事!我们整个site就他一个能写代码。这年头靠谱的全栈工程师特别难找,愿意来基金会的就更少。”

“是根本就没有”,研究主管说,“小吴是定向委培的。”

高级研究员小声吐槽:“我以为这是因为他是我们的儿子。”

当你读到这里时,我已经写完了整个故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