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重裝海豹人
评分: +43+x

我是重裝海豹人,而這是我的板子。

她重482公克,搭載114514mAh的充電池,如果你要用最新版本的辦公室應用耗乾她的電池的話,需要花費長達…十二秒…

[海豹嚎笑]

噢等等,誰碰了芙蕾德Freedom醬?

誰碰了我的板子!!!



一聲驚雷把Scarlet博士從床上炸了起來。

他一骨碌地滾下床來,手忙腳亂地摸向尚有餘溫的被窩,當摸到光滑的塑膠質感時才稍為安心下來。

按亮房燈,摸出日常用的眼鏡掛在鼻梁上,Scarlet拿起被窩裡連著充電線的平板電腦檢查起來:保護外殼完好無缺,螢幕保護貼沒有出現新的裂痕,從解鎖到打開遊戲再刷一波日常任務一套流程如絲流暢順滑。

看來只是虛驚一場,他擦著冷汗心道,夢境中那塊破爛的平板太真實了。

也幸虧Koo上星期就飛去上海收拾手尾去了,為了件死物而在女友面前如此失態什麼的對他來說實在有點丟人。

搖了搖頭,Scarlet抄起板子,帶上工作用的眼鏡,走出房門,迎接新一天的工作。


今天Scarlet的研究課題是一種會爆炸的異常黏菌,據講是跟欲肉教的某種生化怪物共生的品種的樣子。這種黏菌有個很大的問題是離開宿主之後就變得極不穩定,只是手抖了一下它就迅速發熱變紅,將要化成足以沖破防護設施的巨大爆炸。

因為工作用眼鏡的提醒,Scarlet及時在它爆炸前帶著助手逃出實驗室。

巨響、爆炸、自動灑水,當一切平息後,Scarlet的小組重新走進一片狼藉的實驗室。

"離開宿主之後項目變得極度敏感,就算曝露在空氣中也會快速產生化學反應,下回嘗試用宿主的血肉來壓制……唔?"

向助手口述著的Scarlet往袍子暗袋摸去的手撲了個空,他的板子不在那裡。

突然想起,在實驗開始前他把平板電腦順手放在桌上了,直到逃跑時都忘了拿走……

強壓著不安的情緒,他的視線往下掃視,終於在狼藉的一角找到他的平板電腦。

外殼全碎,機身開裂,被水從頂到底淋了一遍,他的平板電腦。

……

"屌!我塊板啊屌!"


像這樣的慘叫,受惠於站點良好的隔音,只有在場的幾名助手聽到。但這天的傍晚,整個Site-CN-71的員工都見到一具如同行屍走肉般徘徊的身形,那是從下午起就一直黑著臉的收容專家Scarlet博士。

灰溜溜地滾回自己的卧室,Scarlet撲通一聲倒在床上,就沒了聲息。

這樣的狀態,是沒可能繼續工作下去了,更何況防護等級更高的實驗室至少要等到下一天才能撥下來。

要是咕在的話她應該會抓起手一大口咬下去讓我重新振作吧?一星期沒見了,想她。

咕不在,板子沒了,這晚上要怎樣過?難不成要滑手機不成?

手機?就那個大小?打個音遊都不利索,除了打電話發短訊還能干毛線?

…….

千頭萬緒,能助他入眠的兩大依靠都不在身邊,明明渾身乏力的Scarlet此時卻一點睡意都沒有。

還是先把手尾收拾好吧。強忍著煩燥的他從床上爬起來,走到桌上堆放著的殘骸邊上。壞掉的板子已經有人送到房裡了——身邊的人都知道他對手中平板的重視。

他神色凝重地望著殘破的機器,緩緩伸出雙手,在虛空中按下琴鍵。在沉重的鋼琴聲的襯托下,一道看不見的門戶在他和桌子腳下打開,使他和平板一起緩緩往下沉去。

自從遇上那個跟自己一個樣子的混蛋之後,麻煩源源不斷,但從他的二重身上學來的這一手音擊術是少數讓他覺得這一切麻煩都值了的收獲。

在他的房間腳下,有一個客房大小的小房間,跟原來的房間只連著一條細小隱蔽的通風管道,一般情況下只能透過像剛才的音擊術打開門戶進入,是少數真正屬於Scarlet自己的私人空間。

房間中除了桌子沒擺放其他東西;但牆上卻掛著十幾台被裝裱起來,型號不一的平板電腦,它們無一例外,都因為各種原因而無法再啟動,然後被Scarlet掛在牆上,成為一塊塊墓碑。

他緩緩遊走於房間四周,用抹布拂去墓碑上的塵埃,細讀著他為逝去的板子寫下的種種墓誌銘:

安德羅伊特Android
蘋果iPad mini2,以昔日戰友為名
去美國出差時借用914精加工過,外殼堅硬,能擋穿甲子彈
多次救我狗命,敲飛手榴彈十餘
可惜忘了貼防彈貼膜,屏幕中彈,光榮犧牲,得享324天

魔導書Lemegeton
所羅門通用書第五版,我第一本接觸到的右相位萬用書
右邊的我硬塞的紀念品,預裝了各種實用性的書頁
厚,重,不方便,沒左邊的板子好用,安德羅伊特掛掉了所以將就用用
理所當然地是用神能充能的,雖然擔當電池的寶石很耐用,但71站沒核反應堆,只能眼睜睜看著她沒電壽終,得享50天

茱莉Juri
三星Galaxy Tab 3,因為韓國品牌所以用韓國出身的女角色命名
想換個口味所以買了三星的板子,體感沒蘋果棒…..


終於,他的腳步停在一個空置的位置面前,這是為他的板子精心選擇的安息之處。

在暗格拿出的工具,細心地把開裂的殘骸装裱好,緩慢而堅定地將它掛在牆上。然後翻出油墨幼筆,寫下這塊板子的一生:

芙蕾德Freedom
蘋果iPad Air3,以我一生唯一的小鯊魚為名
咕在上年聽說到梅普露醬的屏幕糊掉之後,拉著我在街上選的型號
原本梅普露逝去之後就沒打算再替新板子取名了,不過既然是咕選的就破例一次吧
除了必要的改裝就沒做別的魔改,想盡量保持原汁原味的樣子
因為一時的大意慘死於實驗室爆炸,得享385天

天殺的碎龍,不,天殺的我自己,太屑了,我


"啪搭" "碰隆"

寫下最後一個字的筆從乏力的手落下,Scarlet頹然坐倒在地上。

他終於知道那種煩燥感的由來。

以朝自己的心窩重重捅上一刀為代價。

無外人能聽見的哭號,在密室中迴響不絕。


"咕~~~"

兩天後,Site-CN-71外的住宅區內,有著鯊皇之名的高冷研究員被Scarlet緊抱不放

"得了你,大庭廣眾的。"臉上一抹紅色一閃而過,Koo奮力推開出現痴漢傾向的某收容專家,讓他摔個滿地打滾。

收起誇張的表演,Scarlet爬將起來,朝扶額苦笑著的Koo問道:
"那麼,事情都辦妥了?"

"妥了,以後應該不會再去上海了。"

"對了。"此時Koo終於發現Scarlet那兩手空空的模樣:
"你的板子呢?"

"前兩天壞了,埋了。"

"能料到了,不愧是你。"

"不愧是我個頭啦,在你眼中我原來是破壞神一般的存在嗎?碰板子壞板子,摸處女膜就破的——咿!"
十指連心的劇痛從被緊抓的手中傳來,疼的他冷汗直冒。

"哼,就你騷話多。"放下被咬的齒痕班班的手,Koo笑罵道:
"我餓啦!快幫我提行李,晚上我要吃麻辣鍋!"

"當然,誰讓我是你的豹呢?"Scarlet接過行李箱,往站點內拖去:
"昨晚找到家重慶麻辣鍋,一定對你胃口。"

"你板子不是壯烈了嗎?咋找的店?"

"閒時用手機翻的,為了你稍微變通一下那當然的。"

"油嘴滑舌的,等會先去電器鋪吧,沒板子你也不方便是吧?"

行李箱停了下來,又拖動起來,速度卻是更快了。

Koo望著拖著行李的背影踱步跟隨,展露出不會對外人展示的微笑:
"畢竟我也是你的小鯊魚不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