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赤潮之中
评分: +240+x

霓虹灯闪烁的街道下赤旗飘扬,外放的国际歌轰击着人们的耳膜,夸张的标语在人群之中由两个彪形大汉肆意的挥舞。昔日一片靡靡的电子街区,如今已被红色的风暴所席卷,那些曾经用流行音乐轰炸行人的音箱店,此时将百年前的红色老歌翻出来,对着人群鸣响。

梅芷月快步奔过半条街道,却和另一队游行者挤在了一起。她在人堆里左冲右突,引起一片骚乱。混乱中有什么东西似乎在她贫瘠的胸部上摸索了一把,她试图停下去寻找咸猪手的源头,却被后面的人狠狠一推,险些倒在人们的脚下。

一阵怒骂在她身后响起,暴躁的话语间充满着对于十六岁少女来说不堪入耳的词汇。少女的脸刷的一下绯红了,再也顾不得寻找刚才的猥琐男,快步挤出人群,躲避四面八方撞过来的更多人流。

她呼气,在赛博空间内过街永远是一个难事儿。以往可以供人们畅通无阻的天桥被高举着托洛茨基画像的托派精英变成了难以插足的坚固防线和伟人画廊——那里同样也不安全,斯派的人们集结在桥下叫骂,桥顶上把画像举得最高的那位仁兄,手中的画像不偏不倚的接住了下面飞上去的一镐头。于是气急败坏,画像也不要了,手向下一指,将平生所学的一切污言秽语放送而出。

打着共产主义光辉旗号的游行已经持续了两个星期,或许还会持续更长时间。这游行并不向任何人展示,只是单纯的参与者的狂欢。网络是法外之地,数据层这个由麦宗鼓捣出来的赛博空间则是法外之地中最疯狂的部分。世俗的目光从不会聚焦于此,世俗的一切与这里绝缘。世俗的身份与伦理在此通通无法适用,无论再怎么肮脏的污言秽语,再怎么恶俗的野蛮行径,在这里都会得到纵容。你把对方的化身打死,对方也只能抱怨一声,然后把破损的化身拿给麦宗人去修。

梅芷月来到街的另一头,人群相比于路中央显得不那么拥挤,当然也没那么疯狂。她想掏出怀中的数据层网络节点地图,却发现那东西已在与人群的挤压竞争中丢失。茫茫人海中少女找不到方向,她想拥有母亲一样的强大寻路能力,但是她没有,而母亲不在身旁。

不变的霓虹灯闪烁着辉光,高楼上的电子荧幕浮现出苏联旗的形状。讽刺的是那高楼没有入口,不过是数据空间内增加赛博气氛的单调背景,这些构筑所需的代码不到五行的便宜高楼同上面浮现出的那面旗帜一样,是化作泡影的虚无,无实义的空想。

少女看着面前的建筑,相比于那些高楼它矮了不少,但毕竟是有入口的实体。其上挂着的红旗不能掩盖这东西是一座KTV的事实。KTV的旁边是酒吧,酒吧旁边是夜店,夜店的招牌被充满革命气息的标语所遮盖。代码合成的数据层之风吹过,标语的一角从招牌上脱落,露出两个显眼的成人符号。

梅芷月走入位于三幢建筑中间的那座酒吧,之所以说“座”是因为这家店从外面看庞大有如城堡。“公社大酒吧”几个赤红大字故意加了弱化透视原理的代码,即使从远处看也依旧不免刺激眼球。招牌上的“公社”二字看起来总是比后面三个字明亮,叫人感觉感觉这酒吧貌似以前不叫这个名字,而公社二字是为了迎合当下数据层中的共产主义思潮而特意挂上去的一样。打开大门,直接可以看到一面酒吧招牌风格不符的企业文化墙,半年多的历史硬生生的被拆成几百张照片贴在墙上。梅芷月摇摇头咂咂嘴,绕过这面毫无意义的照片崖壁,无意间瞥见这建筑的外墙曾经是一片干净的白色,如今却是鲜艳的红。

酒吧内部的空间远小于它的庞大外形,不曾想如此一座巨型堡垒的室内面积竟不过两个篮球场。烟雾充斥着整个空间,因分贝过大而无法辨认旋律的歌曲让空气剧烈震动,舞台上是四射出的五彩激光,几个女子,上身穿着苏维埃的军服,下身穿着短裙和丝袜,跪在舞台前,身体剧烈地摇动,抽搐。虚拟烟气刺激梅芷月的鼻腔,一旁的一男一女沉浸在电子可卡因造成的欢愉中,而更多的人走到台上,招呼摇动着的舞娘,一起去附近的夜店,尽情嫖娼。

所谓的公社酒吧,除了墙上的装饰画,舞台上的苏共党旗,不见一丝一毫与公社和共产主义相关的元素,一切淫乱依旧,一切腐朽依然。共产主义不过变成了酒吧经营者,夜店老鸨以及无数他们同类的摇钱树,数据层没有法律,一切可以被随意亵渎,哪怕前一秒还有人尊它们如神明。

“小美女,多大了,是处吗——过来,来爸爸这儿,我带你去隔——”勾搭上来的猥琐男抚摸着梅芷月的臀部,紧接着被一嘴巴扇倒在地上。“操你妈,妞儿,敢……”梅芷月没等他说出更多污言秽语,两脚狠踹在这废物的脸上,才让他不再出声——她好像见过这家伙,在街道上游行的队伍里,他举着一幅伟人像,口号喊的比谁都响。

互联网没有记忆,数据层更没有,嫖娼的猥琐男下一秒就可以变成正义使者,左派精英,以及别的什么妖魔鬼怪。小人物的过往除了亲友以外无人铭记,这已不是坏事,他大可以无拘无束,在人们都等着台前万丈光的神明跌落时自身无声无息落入谷底,隐于暗处,再无声息。

于是少女无法忍受,于是她逃离。公社酒吧的明亮招牌照亮了街道以及不知疲倦的游行者,到最后却只会把人心中的黑暗和恶臭衬托的更深更黑。她想逃离此处,回到街的另一端,可天已向晚,工薪族们已经下班。劳作一天的人们选择在数据层中大肆游行高喊口号来发泄对现实的怨气,因而在街道上的人群已翻了几番。天桥上两派不同的示威者终于在梅芷月进入酒吧这当儿发生了冲突和械斗,毫无疑问斯大林的拥簇者取得了战争的胜利。托洛茨基的画像被冰镐贯穿,被剪切成无意义的单调代码扔入回收站。梅芷月对这种现象早有准备,但还是没能想到现实竟会是如此荒诞。

她意识到她还站在酒吧的门口,还在无目的的观察和思考,活像一位迎宾小姐。在感到一阵尴尬后她动身离开,一转身撞上一位行走中的年轻男子,忙道一声抱歉,然后逆着人流的方向飞奔逃去,一路上磕磕绊绊。她一直跑,不知为何没有目的,像二流恐怖片里大惊小怪的女主角,直到她发现面前游行的队伍改变了方向,变得极宽,极喧闹。她已拐过一个路口,站在数据层的主干道旁。

街边是电子游戏店,曾经有麦宗人就数据层这种已经类似电子游戏的地方有没有设立游戏店的意义展开过讨论。这事传到MC&D的人耳朵里,然后再经由他们的口传出去,变成了整个异常界的笑柄。但毕竟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MC&D在美国那边开了第一家数据层电子游戏店并大获成功后,就没见到有人对“赛博空间内卖电子游戏”这件事展开过质疑了。街上有个花车似的东西播着苏维埃进行曲横冲直撞,声音之大堪称精神污染。梅芷月暗骂了一句音箱师素质堪忧没有家教,随后躲入一家游戏店中。

电子世界的游戏店永远也不用担心缺少顾客,用不着什么主机也用不着什么显卡CPU,只要有游戏卡带和光盘随时随地都能在网络上肆意拼杀。货架上随意地摆放着一些旧日经典,看到那些熟悉之物梅芷月忽然生出一种自身已回归现实世界的恍惚感,然而从店外传来的那响亮的苏维埃进行曲足以打破一切幻梦。游戏店的新品架上零零散散的摆放着几款“颇具潜力”的新产品以及一些旧作的新dlc,仔细看不难发现发现它们与普通货架上游戏的不同之处。《静湖》是一部讲述苏联红军女战士与白军俘虏间爱情故事的历史向多线程rpg;《赤色战役》是以古巴革命为原型的策略战棋;《钢铁雄心6》的新dlc更像是把苏联和一众其他社会主义阵营国家丰富一阵国策就蹭起热度草草发售的半成品,却卖得意外好。更加吸引梅芷月注意的则是那部几乎被销售一空的《革命者·资本家》。这部斩获大奖且耗资巨大的作品开发自国内某个由五位游戏爱好者组成的独立游戏工作室,但除非开发者动用异常,五个人在半个月内完成这部大作几乎是天方夜谭。她摇头,以前消费主义大行其道时有人批判资本家开发的游戏充满了金钱的酸臭味,现在共产主义大行其道,金钱的酸臭味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多了许多虚伪和一大堆不可名状的怪奇成分。

“别买这个,太贵,而且除了可以吊死资本家或者被资本家吊死以外没什么好玩的。”芷月的思考被一阵男声打断,她回过头,先前一直在角落里打游戏的一位白发眼镜男出现在了她的身后,对《革命者》指指点点,大倒苦水。他身材高大强壮,面目却意外和善,他的左手有些不自然,以一个奇怪的角度放置在左胯部,好像那里有一把匕首或者手枪。

“天网何时破碎?”梅芷月瞟了对方一眼,把头转回去,抛出一个问句。

“仅在伪神瓦解之时。”对面答道,他沉默一会,继而对外面逐渐消失的噪声发表评论:“外面放的苏维埃进行曲原本是美国人用来黑苏联的,他们却把这东西唱得和共产主义圣经一样。”

“挺讽刺的,”少女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紧接着把身体放松,背部靠在那个放满能吊死资本家的共产游戏的展柜上:“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的这里发现一个基金会人——是特工吧,拿枪拿惯了的话手是很难不保持拿枪的姿势的。”

眼镜男笑了笑,显得多少有些尴尬。将就着做了一个自我介绍:“外勤特工Nalimalan,来自12站。入职的时间倒不是很长,三年左右——所以还没有被生活磨平棱角,还有精力在这个电子虚拟空间寻欢作乐,和你这样的同行偶遇上然后聊聊天。”说完他扶着眼镜腼腆一笑。

“难道工作时间久了,连寻欢作乐的精力都会消失吗……”梅芷月低声暗语,目光低垂。

然后是一段沉默,两个人一个靠着展柜,假装看着小店外面虚拟的街道,实际凝视着窗玻璃上反射出的室内景象。另一个立在灯下,看着橱窗上的游戏,眼睛却不自觉的瞟向对方。少女的黑色长发披散过肩;少女的黑色风衣欣长过膝;少女的黑色短靴跟高及踝。少女的衣着尽是黑色,脸庞及裸露的小腿却异常白晰。柔和的橙色灯光并不能染黄少女的肌肤。特工Nalimalan眼中的少女逐渐变成了黑白的单色调。

门前又是一阵骚动,三个大汉冲进游戏店,大喊着新出的某款共产主义游戏的名字。得知游戏已经售罄后便摔门而去。平静因而被打破,沉寂的时间流动起来。特工开口,询问少女从何而来。

“那个……谈了这么半天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应该和我一样是新入职的基金会人吧,哪个站点的啊?”

梅芷月一阵苦笑,将自己的情况如实回答:“我叫梅芷月,16岁是学生,不是基金会人——顶多是个异常世界的普普通通女高中生,只不过就读于基金会某个前台公司开办的学校。我妈倒是货真价实的基金会博士,95站的——你听说过这个站点吧,以设了很多前台公司疯狂敛财闻名,我就读的学校就是这个站店附属的。”

“草,基二代,倒不多见,那你父亲是……”

“我父亲是个死人,字面意义上的死人。在我没出生的时候就死了,明明是个研究员,结果亲自拿着手榴弹冲进异常堆里自爆送了命。在他死的时候我妈甚至不知道怀上了我——我爹留给我的印象很浅,无非是几张和妈秀恩爱的旧照片,以及一枚银制的烈士勋章。”

基二代一般都不会在外人面前过多谈论自己的家庭,因为他们的家庭多在他们的儿时便已不再完整,与外人谈论除了徒增伤感别无他用。但有的时候相关的话题一旦开始就难以结束,只有极少的人能把烦恼憋一辈子,有的时候那些拥有悲伤过去的基二代们仅仅是缺少一个发泄的窗口。

“我爸也是惨,为基金会辛苦劳作了一辈子,收容了五六个高危异常,到头来尸体都喂了异常吃了,连个基金会之星都没捞着。我妈总说爹得不到基金会之星和她有关系——她是欲肉教出身——欲肉出身的人比不上机神,无论到哪去干啥事儿都会被排挤。那阵基金会挤兑欲肉挤兑的尤其厉害,听说就是看了一眼我娘的出身,就把爸的追授勋章由基金会之星改成了普通烈士章——他妈的直接下调了三级。外面游行那帮人总是说自己受到的待遇这么不公那么不公的,再不公能比得上我父亲吗?”

特工想说些什么来安慰,但却想不出一个词语。倒是芷月在沉默一会后开口:“或许那些人受到的的待遇的确比我爸不公……但他们宣泄的方式真的有些过头了。”

于是目光不免又转向共产主义狂欢。

游行没有停止,人们混在浪潮中,不知疲倦。在梅芷月目力所及的范围里矗立着一座无比高大的舞台,二十四个巨型荧屏悬浮在空中,环绕着舞台的外壳,转播着舞台上的景象。一队虚拟偶像挺着胸前傲人的巨乳,穿着女仆装费力的演唱,舞蹈。那舞台旁不见了红旗,一群宅男的化身在那里手持荧光棒,奋力摇晃。

“他妈的总算像个赛博空间了,终于有点赛博朋克而不是奇异缝合怪的样子了。”梅芷月说道,紧接着她的幻想便被打破。电子荧屏四散开来,漂浮在大街的上空。虚拟偶像组合的歌声和舞蹈得以被这些荧屏传达。屏幕掠过试图走出游戏店的梅芷月面前,她的目光穿过那些凭借烂大街的流行舞步摇动的偶像,赫然看到舞台上方漂浮着的几个大字——

“乌💗里💗扬1酱的全💗新电子乐队~di✨sh!”

“我操,真他妈亵渎。”梅芷月和一旁的特工同时说到。


什么东西初看总是让人觉得新奇或讽刺,看多了总是让人感觉单调不堪。游行的暴民们喊的口号听多了可能就已经变成了一种白噪音,不去思考是避免被气到的最佳办法。

梅芷月和特工早已走出游戏店来到街上,无目的的闲逛和闲聊。路边有电子书城,以往用最低廉的价格摆在最偏僻的角落里的共产党宣言重见天日,摇身一变成为了精装豪华限定本,和时下的文艺经典一起摆在最显眼的位置。“限量版”这三个字永远有一种魔力,加上这三个字的书要是再附上一些低成本礼品往往可以卖出以往三倍以上的价格。尽管被如此修饰,但共产党宣言却终于没有像其他赤色的衍生物一样大卖,可能它们早已人手一本,也可能它们因为晦涩难懂而被弃置一旁。

有马在街上奔驰,那马的建模远比人粗糙,但一连绕过四群游行者的表现却证明它的控制AI灵敏异常。一人骑在马上,不像红军战士倒像高尔察克,他高呼:“大的来了,大的来了!资本家被挂在绳子上要被吊死了!”而应之者寥寥。

“那东西可以说是常态技术能在数据层里做出来的最高科技的AI了,人和马是一体的——马冲锋陷阵人摇旗呐喊,还能进行简单对话。妈的,这东西我记得是腾讯还是网易搞出来的技术,怎么被用在这种地方了?”特工喃喃自语。

紧跟在AI电子马后面的是一座巨大的移动要塞,一层楼高的履带碾在地上嘎吱作响,复杂的代码让这东西四周的街道变得足够宽阔以至于可以容它前行。要塞的顶部树立着无数高大的路灯,又有无数的绳索自路灯上垂下。路灯底下站着瑟瑟发抖的黑西服人——容貌多为20世纪以来世界各地的富豪。工作人员穿行在路灯之间,收集人们的钱财,并按人们的要求打开指定路灯四周的围栏,让人们拉动系在富豪脖子上的那根绳子,在资本家的哀求声中把他们挂得高高——所有的富豪都由最新的人工智能扮演,保证能在二十分钟内说出不重样的求饶话语。人们在要塞中上上下下,看到胖敦敦的富豪尸体在空中抖动,露出满意的微笑。

要塞的侧边则被挂满了密密麻麻的各种广告,从中药到L2的新游戏无所不包,梅芷月感到光敏性癫痫就要发作,拉着特工起身逃离。

“你没看到,刚才在那大建筑的一个角落,企鹅吊死了他自己。” Nalimalan打趣说。

梅芷月没理他,陷入了沉思——继而絮絮叨叨地说到:“他们不可能蠢到那个地步,不可能——他们不可能看不出来这堡垒是资本家的消费陷阱,却一股脑的跳进去,挥掷自己的金钱。他们不可能不知道网络空间的游行没有意义,只会成为众人的笑柄。他们不可能不知道他们做的一切都是在亵渎,在浪费时间……”

有路人走过她的身边,白了她一眼,接着破口大骂:“妈的,说你妈呢,真把所有人都当傻逼啦——我们在工作生活学习上各种不顺利,难道不允许我们在网络世界消费取乐了?你说那些东西是资本家的陷阱,难道我不知道?压力解决了咋的都好,谁在乎你是左右哪派?——不会真的有人觉得街头斯派托派互殴,原教旨打稻上飞是政治信仰的问题吧——妈的,别人消费什么我就消费什么好了,现在逃避生活变成了最有理的生活方式,用得着宁老在这装懂哥?废物。”说完这些他喝了口水想转身离去,转到一半却又杀了回来。“不会有人真的在这里实打实的键政吧,你们资本主义大小姐不可能明白,我们只不过在发泄情绪,冠冕堂皇的倾泻对生活的愤怒。你觉得我蠢——随你觉得去好了。”

路人的身影消失在氤氲的七彩靡乱烟气中。霓虹灯闪烁,有人举着一束水稻,把它拍到了另一个人脸上。“操你妈的右派修正主义臭狗,你们那帮人培育起来一群群资本家还胆敢称自己是社会主义?龟蛇牛马的东西也他妈敢瞧不起斯大林的革命路线,真他妈不知好歹,操。”

“所以这不是异常。”梅芷月忽然说。

“这当然不是异常。”特工道,“游行者们口口声声喊的那个什么意识形态没变,世界依旧是消费主义的世界,只不过消费的对象从几年前的老八马保国,近些年的齐红军2王南木3变成了现在的马克思和共产主义罢了。网络还是那个网络,人没变,事没变。消费主义消费一切而且越消费越有理的大势所趋没有变——这也是基金会或者GOC又或者十九局为什么现在还没管这档子破事的原因——当然十九局那帮人不管更大可能是他们过于以身作则,从来没翻墙登过数据层,否则这种政治敏感亵渎马克思的事儿他们怎么也得象征性地处理一番。”

“好像这种事他们干的——不说,懂得都懂。”

于是二人大笑。


这是一座很大的小吃街,之所以用“座”来作为形容这东西的量词纯粹是因为大量的奇异代码——有异常性质和没有异常性质的——已经将一条二维的街道扬升了一个维度。许是因为若有若无的饥饿,许是因为无头苍蝇一般乱撞而碰巧来此的偶然,梅芷月和特工在一阵乱晃后已走在这无论怎么看都与认知不符的三位立体街表面,浏览着同他们一起贴在这街上的一间间店铺。二人都知道街的内部别有更大的洞天,但一种因过长时间接触电子设备而产生的疲劳感却让他们放弃了对深处的探索。此处游行的人潮稀薄,行人们有的穿着尚未更换的共产主义文化衫,匆忙向他们熟悉的美食摊位走去,用外界一碗兰州拉面的钱买上一顿无法真正意义上填饱肚子的豪华西餐。

“饿了,既然到这了就吃点什么吧。”芷月提议着说。虚拟的夜空中有烟花绽放,特工拉了一下少女的衣角,示意她一会儿游行者们大概率会整出什么新活。

“懒得看,已经厌烦了。”芷月皱眉。街上有人从一对情侣中间插过去,唱着走调的国际歌。

“那对儿挺宽宏大量的,”特工叹气:“话说你吃点啥——那儿有家安布萝斯4有家麦卡基5,你吃哪个?”他改变话题补充道。

“麦当劳6。真正的安布罗斯我也不是没和妈吃过——不好吃,在胃里蠕动还吸血的奶茶布丁那次差点要了我的命。”芷月加快了脚步,“我偏爱世俗界的食物、音乐以及生活——可能我就应该生长在帷幕外,这帷幕里面多少让我有点难以适从。”

“妈的,除了那群生来就有超能力的疯子,没谁能适应这狗屎帷幕内的生活好吧……”特工回了一句,然后小声嘟囔“操他妈的帷幕。”

对帷幕的谩骂已经成为了基金会人日常生活的一种常态。一句有关帷幕的小声嘟囔很有可能激起对方无限的共鸣。听到特工的抱怨,芷月轻轻一笑:“操他妈的帷幕。”也跟着说。

烟花绽放,数据层的虚拟天空中又多出了几张片刻即逝的贴图,伟人的面庞在模拟离子能级跃迁的辉光中闪耀。梅芷月和Nalimalan已进入了数据层麦当劳餐厅的内部。玻璃门上张贴着马克思诞辰特别活动的海报,海报中的马克思浑身肌肉面目英俊,与麦当劳小丑勾肩搭臂,形象和历史书中的伟人形象大相径庭。

二人尚未就座,一个点菜专用的服务员AI便摇动着她的大胸部向这里贴过来:“您好,我们店最近为犒劳广大工人阶级特地推出了‘加油,打工人!’限量套餐,仅需充值两百块钱成为会员即可享受半价优惠,请问……”话还没说完就被梅芷月以一句“不需要,没那么多钱。”怼回去,于是那服务员又晃动着奶子不紧不慢地向一边的人推销去了。

“晦气。”特工说。然后他便拉着芷月在餐厅的一角就座。麦当劳餐厅的地理位置不可谓不好,二人所处的位置恰好毗邻于这立方体美食街的一条竖棱。向窗外望去,直接便可看见倾斜的主干道,歪曲的天空。

“这美食街的立方体设计简直反智,看看窗外都得把脖子扭个九十度——芷月你看,那群人正在……”特工一边抱怨,一边兴奋地扭转自己的头部。

梅芷月眉头微皱,重复了一遍:“我说过我对那些没兴趣。”显得不是很高兴。她刚想说什么,面前却弹出了一道点菜的菜单,将她的思绪悉数切断。

于是她只好在菜单上键入,数据与代码在二人的面前汇集成团,凝化成汉堡,冰淇淋和薯条。少女已经开始将食物放在嘴中,而特工仍然凝视着窗外。这窗子的设计看似愚蠢实则相当精巧,仅需输入几个简单的代码便可将景物拨乱反正。人们在数据层中立起了伟人和革命家们的雕像,雕像下却画着出资建设这些雕像的公司的logo与名号。

特工转过头来,芷月看了他一眼,便继续吃口中的薯条。特工感受到了尴尬,于是想发表一些议论缓和一下气氛,却什么都说不出口。他又看向窗外,那些由主干道上的舞动红旗的人群构成的数据层独特风景,离远去看显得相当单调乏味,毫无层次感可言。

“那个,为什么忽然对外面那些可笑而可悲的游行者失去兴致了呢?”特工问到。他很快意识到这问题过于直露而且相当愚蠢,但话语已覆水难收。

芷月吃光了薯条,将左腿随意地抬到右腿之上。然后抬起头来直视起特工的眼睛,说出自己在思考的内容:“我看够了外面的那些乱象,然后想对此发表一些见解——有关这明眼人都能看出充满虚假成分的赤潮。可我发现我们该说的,能说的,刚才都说过了。另外一些能解释这荒谬现象的东西又过于深奥,以我们的浅显知识没法将其很好的有条理的表达。当我们辞藻穷尽却依然无法改变这大势所趋的时候,我们只能将一切一切的罪恶源头归结于资本,娱乐至死和消费主义,然后通过辱骂上述三个对象来消费消费主义本身——我愈发觉得我们现在有关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流行浪潮的探讨是浪费时间。我们嘲笑那些游行者,同时做着和那些游行者一样的事情。正如那些人谩骂着资本家,实则为资本家献祭钱包一样。我们在数据层这个有流行文化堆砌起来的空间里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为流行文化——有型的如当今的共产主义浪潮,无形的如对消费主义的批判——贡献我们的鲜血,然后让我们消费的那些东西流入投机者和资本家的腰包。”

“所以你想说……”

“我想说我累了,霓虹灯晃得我眼睛疼。我曾以为世俗化的数据层是多种文化的交流场所,但现在我才知道那种地方只存在于麦克斯韦宗人建立的余谷和围绕着数据层的世俗飞地的那一大片难以进入的电子异常帝国之中。世俗化的数据层没了麦宗的干预,风气变得和一般的视频网站没有区别,简直就是网络空间的厕所。我想说共产主义在未来是不会断绝希望的,只不过这希望不是自外面那群口嗨的消费主义傻卵口中生出来的,而掌握在那可能存在的真正爱人的政府,和可能存在的于现实中为争取无产阶级利益奋斗至死的英雄。我想说我们批判消费主义毫无意义——因此我现在说的这段话基本也毫无意义——要么就是写出来的那一段话石沉大海,要么就是掀起一波消费消费主义本身的热潮,成为一段财富密码遗臭万年。我想说这网络世界不可久留,在这里干的一切事情都是在消磨时间而无法让你学到任何东西……”

梅芷月忽然怔住,一大通牢骚让她面目绯红浑身炽热,她于不知不觉间站起,面向窗外。人群熙熙攘攘的排在主干道上,用流行文化武装自己,逃避着各自苦难的现实生活。

“方才只我想普通的骂骂消费主义来着,不知怎的说了那么一堆,把我想表达的东西都否掉了。”她笑笑说,“我没被资本压榨过,本人也不过是异常世界的普通女高中生。想来没资格对或逃避生活或愤世嫉俗的人们指指点点。但我仍然认为,当生活的黑暗压到我们头上时,我们理应在现实当中努力的寻找出路,尽力抗争——而不是在网络世界中以消费和谩骂获取不能将事态真正解决的一时之快。就像罗曼罗兰那句话——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句——你说是吧。”

她回头一笑,然后手指轻打出一段代码。少女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她向前走去,穿过麦当劳的窗子,自立体美食街的侧面坠落,失去灵魂的化身自足向首,化作无数的淡蓝光点崩解碎裂,散落漫天。

“我希望我醒来时,看到的会是母亲给我准备的饭菜,朋友问候的信息,甚至学校里那些烦人的作业。而不是被歪曲的共产主义,以及其衍生出的一大堆牛马东西。”——少女留下的信息如是说。


Nalimalan望着少女离开的方向,望着少女坐过的带余温的椅子,一阵失落感涌上心头。外面的人潮依旧在蠕动,被歪曲解构的崇高早已不再散发曾经那种促使人们革命的神圣光芒。烟花在零点的虚拟夜空中绽放。

现在只剩下特工一个人了,于这赤潮之中。

于这可以是橙黄绿蓝靛紫黑任何颜色,总之不可能是红色的所谓赤潮之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