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人观察无名人被拒绝的请求

ihop.png

由于所有的宿主都在图片中成为过去,无名人开始扩大可凭依的新人之范围。在1-65号公路旁的国际薄烤饼店里……

无名人:好吧,“船长无名人”1,让我看看你会是什么。我确实喜欢超级英雄。

船长无名人:啊呀,小兄弟,你读错羊皮几上的东西了。上写着船长无揾银2

无名人:噢,你是——好吧。我可以知道银子发生了什么吗?

船长无名人:这似个悲伤的故事,水手。全都在打牌游戏里输给穿白外套的家伙啦。这啊,让我高歌一曲水手号子哟,那就是——

无名人:下一个!

无名人:好吧……下个,“雪人”。有人吗?

地上有一滩冰水,一支被点燃的香烟从其中散漫地伸了出来。

无名人:你已经很努力了,大人。

无名人:出来吧 “牛人”Cowbody。不知对方是否也喜欢一长串诗意称号呢……所以,是牛仔人还是牛头人?

牛人:都是。哞错,哥们儿。

无名人:什么鬼。

无名人:好吧。“无名船”——等等,你早就过了。

无名船长人:不不不,大兵,你说的是船长无揾银。我是无名船长人。

无名人:嚯。好吧,你是哪类船长?

无名船长人:军衔那种——那年我战斗在诺曼底——

无名人:老天呐,别再搞我了。下一个!

无名人:那么,你有被遗忘的经历吗?

无标签Notag我是2015年一个中心页的角色。

无名人:噢,所以你是老会员3了,明白了。

无名人:上面写了什么啊我甚至都不知道。这是被鸡爪刨过的吧?我会变成畜生吗?

醉酒人:薄波卜不,那我那就是我。

醉酒人放下了其藏在纸袋里的半瓶酒。

无名人:唔……好吧。你是谁?

醉酒人:这不重要。来一点?

醉酒人给无名人一杯酒。无名人摇了摇头。醉酒人耸耸肩,便把瓶子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醉酒人:内要知道……我以前也系某个人。

无名人:好吧,非说不可吧。

醉酒人:现在看着我……我多为我不记得自技几的名字而浑浑噩噩啊!

无名人:……确实。让我们猜猜,是酒精干的吧。

无名怪兽人:这他妈的真沮丧,你知道吗?

无名人:哦,我完全明白。

无名怪兽人:他们甚至都在谈论其他家伙!今晚哥斯拉,明天鳄鱿——那基金会总是忽视我们这些无名小卒。

无名人:啊呀,有时候他们也会试着杀你的。

无名怪兽人:就因为我是个怪兽,一坨狗屎。我他妈还交税呢,操。

无名猫娘人:我其实是黑兔公司的一员,但每个人都在盗走团结号后忘了我。

无名人:不用担心,每个家伙在看了那之后都会忘记他们的。

布里安:你好,我的名字是布里安……

无名人:等一下,你有名字?

布里安:……还有,我是酒鬼。

无名人:噢,匿名会议走错啦伙计。匿名酒鬼会议在隔壁。

布里安:甘霖娘,莫要再来了。

无名人:我特别地再说一遍,基金会人别再来了。

Dr. █████:噢别嘛。反正不会有人知道我的名字。4

无名人:我有种特别奇怪的感觉,总觉得我们曾见过。

批评家:对,你和我都一样。5

无名人:所以,你就这么进来啦?没有自我介绍,就坐在椅子上盯着我看?也许这双眼睛对其他大多数人能起作用,但你是动摇不到我的了。这次面谈有够可悲的。你有什么想为你说的吗?

狗叫声。

无名人:给爷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