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

记忆

杰森环顾四周。这里一团糟,满地的碎玻璃渣,到处都是斑斑血迹和化学残痕,屋子中央还躺着三具尸体。杰森摇了摇头,局势失控得太突然了。两名科学家对基金会的小队拔枪相向,包括他们在内的三名科学家皆在随之而来的枪战中被击杀。穿过房间,杰森发现了一张从架子底下探出来的纸片,只露出了一角。他拿起纸片,看后叹了口气。这是一张全家福,一家人在明媚的阳光下露出了幸福的笑靥。照片里有一个年近五十岁的女性,看起来温和而慈祥;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笑得龇牙咧嘴仿佛是中了乐透一般。还有一个五十出头的男人,正用一只胳膊搂着妻子的肩膀,另一只手则紧牵着女儿。照片背后用非常美观的字体写着一句话,“你不在的每天我们都好想你,爱你的卡拉和莉莉”。

杰森摇了摇头。这两名持枪人士也许是某些机密组织的成员,接到了以武装力量威胁或是危害基金会利益的任务,可是这个男人……他根本就没有动手,而更像是在看到同事们开枪射击时表现得无比惊恐。他畏缩在桌子底下,还中了一枪流弹。他大概全然不知这些人在做什么,或许是由于长期致力于研究这些不寻常的样本而完全没发现一点点蛛丝马迹。杰森环视房间,确保没人注意到他,然后将照片揣进了口袋。他又在屋子里走了一圈,以确认没有遗漏任何重要的信息,便迈出了房门。

回到住所,杰森坐在床边拿出照片。他稍微看了会儿,随后从桌下拉出一个小盒子。他打开锁,仔细地审视着里面的东西。他得再买一个新盒,因为这个就快装满了。这里面可装了不少玩意;一个坠链,一张已经划花了的破CD,一些照片,一个坏手表,两幅蜡笔画,还有一些其他的小物件。虽然这些对其他人来只不过是一堆杂物垃圾罢了。

但是杰森知道这些东西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一件都是从那些与基金会发生流血冲突的、并被称为在错误的时间与地点做了错误事情的人所在的现场带回来的。这些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被杀,他们所珍视的人则是永远被蒙在鼓里。杰森却一清二楚。他一直都妥善保管着这些东西以防自己哪天会忘记。真相或许能被掩埋,但是永远不会被遗忘,只要他还活着。他完全能理解基金会工作的必须性,以及保密的重要性。他知道一定得有人做出牺牲。他所能做到的就只有牢记这些为全人类献身的烈士们的故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