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迷宫
评分: +14+x

“你们几个,不要玩了,滚回去工作!”

部门主管有气无力的声音从文件堆里传来,尽力装作威严的语调,但是其中厌烦和疲累的情绪实在是掩饰不住。所谓“正在玩”的那几个员工抬起头来,黑眼圈之下已经是话都懒得回了,瞟了主管的方向一眼继续看向手里的文书,继续和文字与图像展开疲累的厮杀。

基金会,模因部,连续加班的第4天。而且这场加班仍然看不到尽头,不比战斗人员,这里的每个人几乎都不可或缺,连外界常见的三班倒模式都没办法做到,连续加班意味着24小时不合眼。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撑过反认知危害训练的,有的人在训练之中就已经差点心灵崩溃,最后不得不用A级记忆删除来抹掉那可怕的回忆然后退出,然而撑下来的人最后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加班地狱,早知道还不如……

跑题了。

Edward把这些思绪从脑子里清出去,4X24小时的连续加班涣散了他的思绪,这一次的模因危机收容办法是顶住认知危害折磨的同时记忆《大英百科全书》,记得越多这次新发现的模因异常危害就越低,之前所谓在玩的那几个研究员不过是瞟了两眼私自藏起来的小说,但即便是这样也会影响收容进程……Edward看在眼里,他倒是希望他能有机会看看小说,可是他忘记带了。

很累吧?

他揉了揉眼睛,大概是看错了吧,他似乎在某一页的边角上看到了这几个字,当他准备翻开下一页的时候……

“好了,收容结束。”主管有气无力的声音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片低低的欢呼,许多人根本就来不及站起来,听到这一声就直接睡着了。Edward按着额头,认知危害如同一把利刃在搅动着他的脑浆,他完全不知道那些家伙是为什么能一下子就能睡着的,一阵阵的抽搐阵痛如同海潮一般从头震动到脚再从脚返回头中,还好,这让他还能有精力做完最后一个收容步骤,他拿起面前的药瓶倒出两粒胶囊,就着水一饮而尽。

然后他就人事不知了。


当他从办公桌上抬起头来时,尽管还是很难受,但他还是挣扎着起身,把工作报告拿到了主管面前,一边等着主管审核,一边打着哈欠想着会不会有几天假期让他放松一下……

“这是什么?”主管诧异的话语传来。

这是什么……这不是昨晚的收容报告么?Edward睡眼惺忪的表情之中还是透露出了明显的惊讶。

“你这报告里写的都是什么,呃,《大英百科全书》?我们有这样的收容计划吗?”主管的惊讶明显还没有结束。

不对,不对!就算Edward脑子再不清醒,他忽然也意识到了这完全不对,他抬起头,主管精神饱满衣服笔挺,哪里像一个连续工作了96个小时没合眼的人?

他心里咯噔一下,冷汗渗透了背脊,缓缓环视四周,大家的工作台上一片整洁,哪来的什么《大英百科全书》?

糟了

这时候,门被打开了,两名安保人员快步而入:“Edward研究员,Marness博士要见你。”


“《大英百科全书》?简直可笑!模因部就是这么做事的么!”Edward看着面前的博士拿着他的报告如他所说一样地笑得前仰后合,总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根据模因收容专家的理论,这属于一个总量一定的模因危害,我们需要做的是将模因危害以两种手段处理,第一,用大量接受过反认知危害人员来承受这一危害,直到该模因危害摊薄到不致危害为止,第二就是用大量无关信息稀释模因危害,当时总管认为《大英百科全书》是个很不错的稀释工具……”

一只手切断了Edward的话语,Marness用这种方式粗暴地打断了他:“你们从一开始就错了。”

“这东西根本就不是模因危害,相反,这是个逆模因危害。”

逆模因?Edward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词。

“简单来说,模因自诞生之初就倾向于将自己四处传播,这是模因本身所固有的特性,越传播就越强大。逆模因则恰恰相反,这一类信息自诞生之初就隐藏自己,它们隐藏在信息的阴影之中,不让任何人知道它们的存在。我们当初让模因部的家伙们,也包括你,来好好在脑海里铭刻下那个逆模因异常,现在你们就是这样干的!摊薄认知危害?稀释模因?逆模因异常巴不得你们这么干!”

他说得没错。

是错觉么?Edward觉得脑中似乎有人在这么说,一瞬恍惚之后,Edward看到Marness博士愤怒的眼神狠狠盯在了他身上。

“幸好我们还有你,只有你还记得吃短期记忆强化药,换句话说,只有你知道那个逆模因实体是什么了。”

Edward心里涌上了一股寒意,他对这种独一无二的待遇感到一阵惧怕。

这群人称自己为基金会逆模因部,这个部门为什么从来没有出现过?


事实果然如Edward所想,他全身冷汗,在床上抽搐着,逆模因部这群家伙做事简直是疯子,不由得他选择就往他的脑子里植入了Marness模因触媒,然后通过这种中等认知危害级别的触媒破开他的记忆——表述的话语不可信,可翻阅的记忆才是最好的。

代价就是Edward脑内的剧痛,不可用言语,只能用抽搐和冷汗来描述的剧痛。他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就要死在这里了,基金会尽管有伦理道德委员会,但它仍然不是什么人道组织。Marness博士是保证不会造成不可逆的危害,然而……

下一波剧痛让他的思考中断了,泪眼余光之中看到Marness博士继续紧张地翻阅着他的记忆,那厚厚的大英百科全书让他也难以找到他的目标……

快到了。


Marness博士的眼神忽然锐利了起来,从现在倒回去的五天前,Edward的记忆中出现了“Yarrow博士”。

找到你了。

他起身:“逆模因危害实体确定名为‘Yarrow博士’,自现在开始你们开始调查有关于这一信息的一切!”

他很清楚,逆模因一旦有一点开始被认知,越来越多的弱点就会暴露出来,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也是逆模因的缺点之一,模因部的错误不能再重演了。

“那不劳你费心,Goldie Yarrow向你致意。”

接下来Marnese的背部一阵刺痛,他失去了意识。

Yarrow博士看着倒在地上,背上插着麻醉针的Marness,走过去解开了Edward的束缚:“一切如约,Edward。”

Edward一身冷汗勉强站了起来,看着眼前的Yarrow博士,Marness粗暴的记忆读取让他想起来了,五天前正是Yarrow博士找到他,并且给了他记忆封闭药物。

“如果你的记忆封闭,那么逆模因异常将不会再继续执着于你,另外,基金会并没有什么逆模因部,真正针对逆模因异常进行收容的,是我们反概念部。”

Edward默然不语,他现在已经无法再相信这些了,而且他搜寻自己的脑海,并没有发现自己有任何与那个逆模因实体相关的记忆。

“记不起来么?那只能这样了。给他进行Yarrow模因触媒接触。”

不,这群疯子!Edward挣扎着,目光却无法从面前的疯狂图案上移开,他的大脑犹如要沸腾了,脑浆似乎都在吱吱作响,所有有关于反模因异常的记忆疯狂跳跃而出却又被烧成灰烬。

天真!

这是他晕过去之前大脑中听到的一声怒吼。


天真!

这是Yarrow博士在Edward晕过去之后所立刻发现的异常,太明显了,就在他面前的显示屏上,愤怒的白字跳跃着,逆模因异常向基金会展现了他的愤怒。

反概念部将不再存在!

又一行白字跳跃而出,然而Yarrow博士却是早有准备。

“你没有机会了。”

说完,Yarrow博士按下了手中的按钮,所有反概念部成员,包括他自己体内的微型B级记忆删除药物胶囊瞬间释放,与此同时“归来者理论”模因迅速覆盖了基金会的模因类文档。这个世界对反模因异常的链接瞬间切断。

收容完成。


Edward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之上,主管在一旁陪着他:“醒了?也好,好好休养准备回去工作吧。你倒在心理分析室的地板上两个小时才有人发现你,当时你体温低得跟冰块一样。”

“我……”Edward摇摇头,他还是感觉头脑很沉重,“主管……你听说过反模因部和反概念部么?”

“嗯?”主管脸色稍变,“基金会从来就没有这两个部门,有关模因处理的事务从来都是由我们模因部负责,你不会受到了某个SCP的影响吧?”他决定待会要好好给Edward进行一番认知危害检查确保模因部的安全。

“不……我只是觉得记忆很混……”

咔哒

Edward的身体僵住了。

他抬起头:“对么?”

对。

他迅速从白大褂内袋之中拿出了一把电击枪,按在了主管的手臂上,主管倒下时还带着惊讶的神色,接着,Edward掏出了一根透明的针剂注射进了主管的静脉中。

“如果一个概念忘掉了自己是什么概念,会怎样呢?Amos?”

从未见过,不过现在可以看一看了。

主管的身体迅速透明,最后完全消弭而去。Edward抬起头:“收容完成。”

是的,收容完成,欢迎回来,也别忘了吃药,O5-8。


“太冒险了。”O5-1不快地说道。“没有必要让你亲自涉险的。”

O5-8只淡淡一笑:“它逃不出我的记忆的,我在记忆里放的三把锁能彻底保证我的安全。”

“你的大脑还真的是人的构造么?”右边传来的女声是O5-7,“这么多药物和模因,换了一个正常人早已经神经失常了吧。”

“对我来说只是一服鸡尾酒而已,7。再说了,我们这里真的还有人类么?”

“不论怎么说,这次针对8的袭击能顺利解决,收容也完美完成,已经是很不错的结果了,至于过程,8自己有把握那我们也没必要过多干涉,没什么别的事就先散会吧。”O5-13为这场会议最终定了调,率先起身走出会场。

会场里一阵低低的赞同复议声之后,O5们也离开了黑暗的会场,只有O5-8一人独坐在黑暗之中。

“Amos?”

随时待命,8。

“你们Omega-0究竟是什么?”

我们只是可悲的徘徊者而已,根植在你的脑海之中,你一日不把我们忘记,我们就一直留在基金会的数据库里。最近我从数据库里看到的,日本把这叫做“念缚灵”。可怜的Yu也一样,只是她不能接受这样的命运罢了。

“逆模因部和反概念部呢?”

他们还在继续调查对方,仍然觉得对方是危险的逆模因。

O5-8摇了摇头,这两个部门之间的状况这样就好,基金会需要两手准备。他还想问点什么,脑子之中忽然跳出了他小时候学习骑单车时摔进泥坑的画面,他一时愕然。

抱歉,8,新人训练IWT时失误了,另外,别忘了吃药。

这声音之中带着一丝促狭的笑意。

O5-8恼怒地掏出药瓶往嘴里塞了两颗胶囊,会议室之中最后留下了他不快的声音:

“你们几个,不要玩了,滚回去工作!”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