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评分: +19+x

Auroria和Doomstar的办公室,下午6点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真的太累了,我不想看到那么多人就这样被吞噬在黑暗中…”Auroria一边伏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一边把那些人命换来的文档紧紧攥在手里。皱痕在文档上肆意生长着,肆虐在那些对D级的访谈记录中,在那些MTF的作战报告中,在那些Oracle日日夜夜肝出来的描述中。

模拟出的夕阳笨拙地将余晖打在办公桌上,映起无数细小的尘埃。尽管知道它是假的,之前的Auroria仍然会每天拉着Doomstar一起看那个幻想的日落。

Doomstar从一边的办公桌站起来,轻轻的走到Auroria旁边,捋了捋她杂乱的灰白色长发。

“怎么啦…我就知道我这个心理咨询师就应该一直待在你旁边的。”Doomstar叹了口气,缓缓的把Auroria手中的文件拿下来。

“文件都出来了…你发脾气也没有用啊…这样怎么做研究员啊…”Doomstar又轻叹一声。Auroria作为异常的研究员,比她更熟悉那些异常的性质,也比她更清楚在研究中付出的牺牲。

她从桌面上抬起了疲惫不堪的头颅,无奈。

我不希望有这样的牺牲。她的眼睛对Doomstar说。

为种族和平的牺牲。Doomstar对她说。

“我不想知道这一切……你…还记得Hydrangea么?”

“Hydrangea…?她…不是几年前就在毕业旅行那次火灾中去世了嘛……”Doomstar眼里闪过一丝悲怆,眉头轻微的皱了一下。

“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不相信她仅仅死于那个。自从到基金会之后我就感觉…我就经常回忆起那个片段。那段记忆一点也不真实…”

“Hydrangea离开之后我就不再愿意看到任何人离去了。我…我想要一个新的记忆。”

“那么…想去做一个记忆删除…然后植入新的记忆嘛?”心理咨询师挑起眉头,试探性地询问。

“如果可以的话。”Auroria诉说着她的请求,“我希望我的记忆里Hydrangea没有死,只是暂时和我们断了联系。”


记忆删除接种部,下午7点

工作人员整理着药剂,说着一贯的“不会很痛的准备和你的老旧记忆说再见吧”之类的套词,把药品调配进针筒中。

Doomstar试图挽回低落的气氛,就问Auroria她还记不记得那年的毕业旅行,她们说了许多Hydrangea生前的故事。毕竟,这一针下去,Auroria可能就不再会记得那年的事了。

Doomstar沉默了,Auroria也沉默了。

两人静静等着药液注入Auroria的身体里。

“回去睡一觉就好了,新记忆明天早上就生效了。”工作人员这样说着,放走了两个女孩。

走廊真的好长好长。


Auroria开始回忆起大学的日子。

她想起绣球花小姐。

她想起那个比她还要温柔而且永远不会发脾气的Hydrangea。

她想起那个考试稳过考完却还要请同学吃饭的同窗密友。

她想起那个每天晚上都会在宿舍里唱歌的舍友。

她想起那个毕业旅行最后一天同她拥抱很久的女孩。

直到她想不起很多很多细节。

直到她再也记不起那个人的名字。

直到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一点一点消失。


Auroria带着哭腔问:“我刚刚去打的到底是什么药……”

Doomstar转向她,说是普通的记忆删除和重塑药啊。

她正在变得透明,透过她苍白的小臂都可以看到手臂后的墙。

她挚友的泪水一瞬间就流出来了。

“不要!不要!不……”她挚友的泪水已经无法控制,混杂在颤抖的声音中。

她的挚友一边往回跑,一边将泪水洒在身后,在走廊上留下了一点一点的水迹。她的挚友将记忆删除部的大门瞬间撞开,大声质问着记忆增强药的位置。工作人员看到泪崩的女孩,知道她一定很需要它。默默地,他们为她指了药的位置,Doomstar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

“这个是X级的,这个是Y…”“别烦!”旁边工作人员的话被她打断。谁也不知道平时这个随和的心理咨询师哪来这么大火气。但至少她是清醒的。她知道Z级的不能用,她也没这个权限用。抄起三支口服的X级之后她就又疯了一样跑回去,就像来的时候一样。

她哭着把一支记忆增强药剂拧开送进了Auroria嘴里,看着几乎半透明的Auroria咽下口腔里的液体。自己则喝下另外一支,拿出了手机。

“Ora…Ora…老茳她不行了…”

她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或者说,想起来了一个很长的梦。

我看见Hydrangea对着我笑。她是那么的温柔。

今天,是我们的毕业旅行。

Hydrangea早早的准备好了行李,连同我的那份。“绣球花果然是个贤妻良母型的呢!”我窝在床上,朝Hydrangea满足的说着,顺便翻了个身。

“好啦,快起来啦!你可不想让别人等你吧。”Hydrangea故意压低了声音,“你的箱子我帮你拉出来了,东西嘛你昨天晚上还没收,如果你现在起床还来的及。”

“嗨嗨原来你没帮我收嘛!害我空高兴一场!”我小声咕哝着,不情愿的下了床。趁她在洗漱的时候我准备开始收东西,却发现箱子里都是整整齐齐的了。“哇…小骗子。”我嘀咕着,“太爱你了。”

行程的第二天晚上我们住在临海酒店的18楼客房里,那天我们一直玩到凌晨3点多。六个人一起玩桌游果然非常开心。但是Hydrangea的牌运一直很不好,不幸沦为了我们罚酒的对象。

“Oracle哇…我喝不下啦…”Hydrangea苦着张脸,对给她灌酒的Oracle说。

帮凶Zion倒觉得好像撑死Hydrangea非常有成就感:“没关系的嘛!Hydra姐多喝点!酒量练出来以后啥都不怕了!”

“唔噜唔噜唔噜……哇…”Hydrangea又撑过一轮进攻之后趴在了桌子上。

“耶!目标达成!”Doomstar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本,用铅笔打了个勾,“终于灌醉Hydra姐啦——”

“等等为什么你还有个目标本本。Doomstar你这次出来还有这种目的!”我感到一丝不安,随即也加入了灌酒混战。“诶诶诶我可没想灌醉你啊你有什么好灌的两瓶就昏的跟个——唔唔唔唔唔唔唔——”

“哇——各位…我要去个厕所。”Hydrangea无力的嘟囔着,像厕所走去,“一群——小坏蛋——”

“Hydra姐快点回来玩啊——”Tartarus抱着她的枕头,以她标准的慵懒口音喊,

脚底突然传来震动感,所有人都没怎么当回事。

之后我们听见了枪声,很多人的那种,像是在进行一场枪战。或许是酒精麻痹了我们所有人的大脑,这时所有人都才警觉起来。

地板突然间裂开,我们惊慌失措,还没反应过来就摔在了地上。“跑!”Oracle大声喊。能临危不乱的也只有她。“Hydrangea!”我大叫起来,“Hydra还在厕所里!”

太迟了。

房间里木制的所有家具开始燃烧,枪声逼近了我们。我们看着几个人一边跑着,一边点燃所有能烧的东西,还在墙上开几个洞。他们后面跟着一群…一群MTF干员??果然只有现在的我才能理解这一切啊。那几个人从隔壁Oracle她们的房间跑来,经过墙上的大洞,它们似乎是一群现扭。“啊——救命——”Tartarus向MTF干员们喊着。

特遣队队员驻足,拿枪对着我们几个。“没有威胁,是平民,你们继续追那群现扭!”一位特遣队干员对其他干员喊,接着拿出了传呼机,“队长!发现受伤平民!该死你不是说好区域清空了的嘛?!”

“来一个人跟我救人!”两个特遣队队员挨个抬起我们,一个个放到安全区域,只是唯独少了Hydrangea。“对不起…还有个人…在厕所里…请帮忙…”我用尽了全部力气说完这句话,在缺氧晕倒前我看到那位干员呼叫着什么,跑过了我们与Hydrangea间的那片碎裂的地板。

该死…这场景为什么和之前记忆中的不一样…为什么Doomstar他们都觉得Hydrangea已经烧死了呢…

不行…我好痛啊……












Site-CN-06地表设施石菖蒲医院病房,早晨8点

真正的晨曦从病房的窗口打入,映起无数细小的尘埃。

Oracle和Doomstar坐在Auroria的病床边已经快半天了。恢复过来的Auroria暂无生命危险,但是她…还是有大概5%的透明度。Doomstar眼睛哭得红红的,Oracle则一直关切地看着Auroria,一言不发。

“呜呜呜我绝对不会再带Auroria去记忆删除的!她那个体质我给忘了…”哭了一夜的Doomstar自责道,“我怎么连这也能忘呢…”

“真是的,Hydrangea…Auroria…真的就要一个一个离开我们么…”Oracle紧锁着眉头,尽量压低声音,怕Doomstar听到了又要大哭一场。

“Oracle!!”Doomstar惊叫起来,拉住了Oracle的手,“Auroria动了!你看她嘴!”

两人握着手,俯下身子,又拉上了Auroria的手,期待着Auroria的下一步表现。

“Hydrangea…我真的真的好想你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