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过不相抵
评分: +19+x

“尖锐旗锋”

2027年4月10日 10:03
加拿大中西部,纳尔逊堡

“马上进入战场环境。装备检查。无线电检查。”

Σ202小队全员紧靠着一面断壁,这面墙生前的最后时光是在坦克的履带下度过的——不过这也不一定是坏事,如此一来它便能逃过密集的炮火轰炸。

泰伯拉斯仍然戴着战术墨镜,靠立在断壁的尽头。远处的爆炸声和射击声接二连三,声浪填充在背景画面上,半晌也使突击队员们适应了。

“最后说一遍,我们目前的唯一任务,辅助主力部队向镇中推进,到时候紧跟Tau-3反坦克组行动!‘打印机’具体位置的搜索不由我们负责,但也把你们的眼睛睁大点,侦察部队的情报不会错,先发现就先有肉吃!”

“我喜欢肉,buddy。”卡文用右手颠了颠背上的“工具包”。

“记基金会军功要和吃肉那么简单不就爽上天了?”索森摸着HK416的弹匣。

“是吃肉没错,只不过既干还柴,一分熟牛排吧。”Sako TRG被Nicolas背在身后,“顺便说下,我喜欢这个任务,就像清除刷怪笼一样令人愉悦。”

说话间,6辆来自街道一端的反坦克歼击车从他们面前快速驶过,车身上除了陆军城镇迷彩外,炮塔后部还喷涂着基于一圆三箭头改编的FAF陆军标志。

“他们挺快的……行动开始!”

泰伯拉斯一声令下,小队全员立即从断壁后闪出,呈弓形阵势紧紧协同在Tau-3反坦克组后部。几架来自陆军航空中队的AH-3z武装直升机带着雄厚的旋翼声从低空掠过,看样子同样属于第9分团;两个突击小队从左后急速前进,到达前面的十字路口后立即向左转弯……这些阵势都让突击队员们完全进入了战斗状态。尽管担任狙击岗位,Nicolas仍手持一把加装激光校准的MP5N冲锋枪,以便应对突发的近距离遇敌——有时,仅握手枪在手并不能给他十足的安全感。

跑在小队最后的Nicolas穿过十字路口后,一架AH-3z突然向一侧盘旋,与此同时,架在它舷窗一侧的机炮向小队面前不远的位置吐出一连串火舌。小队迅速停止跑动,只见三四个武装人员的尸体从左边断墙的裂缝中穿过并倒在道路上,他们的制服颜色偏暗,而且不是标准混沌分裂者制服,显然是来自“打印机”的复制品士兵。

“这就是我们要面对的家伙们。”泰伯拉斯指着地上的尸体,“都小心点,埋伏可能出现在任何地方!”说完,他带领所有人继续沿道路冲锋。Nicolas迅速观望四周,心生短暂的感慨——映入他眼帘的本应是加拿大中西部小镇祥和的景象,可现在,四周除了断墙和已经被炸出碎石块的路面,只剩着火的房屋和一些肯定不能再开的汽车。

“幸好事先疏散了人群,但这些大麻烦最后还得靠集体记忆消除解决。”Nicolas想着。

“小心!”

顷刻间,Nicolas只觉得右臂被死死抓住,然后他整个人被猛然拽到一侧,在他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时,一声爆炸从他侧后方传来,由于离得很近而显得无比巨大。当他意识到那是一枚手雷的同时,他也意识到是索森把他拉向了一边。

现在我们扯平了!”索森用食指指向眉毛。

还没等Nicolas做出任何表示感激的手势,泰伯拉斯的一声短促有力的提醒立刻冲进了他的双耳,也许是因为先前的事例足够令他沮丧,他的神经绷得更加紧张,尽管那声提醒也只有三个字母——

“RPG!”

左前方一栋二层民居的阳台上,一个复制品士兵手持火箭筒,对准了打头的坦克歼击车。作为优秀的突击手,利特莱凭借突出的反应速度迅速抬枪瞄准射击,千钧一发之时,火箭弹飞出二层阳台,但因向二层飞去的那串子弹如同疾雷一般命中了复制品士兵,这枚危险的爆炸物最终还是偏离了一个不可忽视的角度,而正是这个角度让它与坦克歼击车的炮塔擦身而过。

“Tau-3的人得好好谢你了。”索森对他说。

小队穿越下一个路口时,几台轻型战斗机甲恰好从路右侧接近。“我们的盟友看来没迟到,”泰伯拉斯稍稍偏过头,“这是攻击小组 7027,你们应该在心里向他们问好!”

“GOC的东西长得都他妈什么鸡巴样子?我以为我在看果宝特攻!”黄毛喊道。

很快,小队到达了道路中段,这时无线电传来发散式指令,泰伯拉斯下令停止前进。指令散播完毕,小队知悉“打印机”的确切坐标已经某个进攻组获取,与他们仅仅相隔两个街区。等到达足够近的位置时,交火声已经颇为密集,爆炸物的震裂响声不时在街区间回荡。在泰伯拉斯的指示下,成员们计划迅速接近目标发动突击,可还没等他们迈动步子,每个人的无线电就再次响起——这次是只针对他们这支小队的,通讯连接由陆军航空兵发起。

“Σ202全体注意,数个敌装甲单位正从东面和南面的道路接近你处,准备应对。”

短暂的通讯骤然结束,几个庞大的身影在街道的远处浮现。一时间,在小队成员的耳中,周围的炮火声竟然静了几分。

那些M1A2SEP主战坦克是从“打印机”中复制而成的事实,几乎丝毫没有影响它们的机动性能、火控系统和防护水平,更没有影响它们M829E3加强型穿甲弹的威力。视野内,四辆坦克分成两组分别从两个方向的街道向小队成员驶来,而随后的几秒内,来自7.62mm机枪的子弹就如同横向的雨点般砸了过来。

“全体注意隐蔽!”泰伯拉斯大声喊道,小队成员迅速变换队形,充分利用四周的掩体来躲避这股强劲的机枪扫射。而就在这时,无线电中传来了一个新声音。

“Tau-3发现目标,准备反击。”

离Nicolas最近的那辆坦克歼击车开始有了动作,在短暂的锁定阶段后,炮塔两侧的反坦克导弹如离弦利箭一般射出,向上运动片刻后便向下砸向街道上的庞大目标。通常情况下,坦克的前装甲防护水平最强,侧装甲次之,而最次的则是顶部。事实也很快证明,基金会陆军反坦克部队所采用的“攻顶”模式颇有成效——那辆被作为目标的M1A2SEP已经临近报废,黑烟正不断从车体冒出。

“这次我们得好好谢谢Tau-3的人了。”利特莱转头对索森说。

“呼叫Σ202,这里由我们来解决,你们直接进攻‘打印机’。”

“完全明白。合作愉快。”

泰伯拉斯手势示意小队成员立即各就各位,以分散队形迂回到达道路边缘墙壁的另一侧——这是靠近确切坐标的最短路径。如果不算其中一辆坦克主炮所造成的近在咫尺的巨大冲击力,这个过程还算顺利,因为最终所有人都成功转移,只剩Tau-3反坦克组继续面对街道上的装甲单位。

“希望他们能应付过来,祝他们好运。”Nicolas在心中暗想,而允许他这么做的时间只有短暂的几秒钟,因为泰伯拉斯的新指令马上就紧随而来。

“看那边,”泰伯拉斯指向离小队不远的一座建筑的顶端,它怪异的外观很难描述,但正好也没人有心思考虑这个问题。“那就是‘打印机’,我们正从它的东南方接近它。刚才陆军航空中队已经把最新的情况传输了过来,目前已经成功接近这里的不算我们另有两个进攻组,大概是在‘打印机’的北部和西部。我们得炸掉它靠近东南侧的运作器件,但不能炸到它的核心区域,因为FAF大部队之后要进行研究。现在听着:Σ-8,9找制高点架迫击炮,清除前面那一大群复制品守卫;Σ-1,2,5,6,10,12协同迫击炮位在前面扫开道路,必要时自由变更战术;Σ-7,你任务最关键,等道路扫清后,用你包里的东西把运作器件炸上天,我马上会临时把终端给你,那上面标注了运作器件的具体位置。”

说完这些,泰伯拉斯略作停顿,看向靠墙站着的Nicolas。而Nicolas也正看着他,不知道自己对狙击位的临时接替是否会被泰伯拉斯承认和接受,他等待着泰伯拉斯对自己下达命令。令他煎熬的停顿过后,泰伯拉斯才终于发话:

“Σ-11,你寻找制高点,给Σ-7提供狙击火力掩护。”

这条命令让Nicolas感到一丝欣慰,绷紧的心弦多少有一丝放松。他点点头,和其他人同时喊出一声简短的“明白”,便立即奔向自己的岗位。

Nicolas很快找到一座五层高的楼房,进入楼道后立刻向楼上小跑。然而,他的行程似乎并不怎么顺利——就在他打开五层一座房间的小门后,两个手持突击步枪的复制品士兵赫然出现在他眼前,几乎是与他撞了个满怀。

一切都发生得很快,在面前的士兵抬枪的一瞬,Nicolas一记膝击将对方的枪口撞偏了二十厘米,正是这二十厘米让出膛的子弹全部打在了Nicolas身后的门框上,年久失修的木质门框立即增添了一横排孔洞。Nicolas没有犹豫,把MP5N的枪口顶在对方的脖颈扣下了扳机,而在赤红的血肉飞溅开来的下一刻,第二个敌人却已经把枪口对准了Nicolas的头部——

短促的枪响后,两个敌人全部歪斜地躺倒在地。事实上,还是那束红色激光戳得更快一些。

他吐了一口气,在四周作了进一步检查后回到房间的窗口,解下背上的Sako TRG并支起支架。枪口探出窗外时,无线电恰好响起:

“迫击炮小组就位,立刻开始攻击。”

沉闷的炮声从不远处接二连三地传来,裸眼望去,突击小组也开始了积极的移动。Nicolas切入准镜视野,在众多目标中开始了选择和锁定。这一刻,这些目标就好似一个个变了样子的胸环靶,只是它们坐落的位置不再是长距靶区附近的丘陵。在接下来的五分钟内,扳机被高频率地扣动,弹壳一半掉在了四层窗户的窗檐上,一半掉到了楼外的地面上。一个弹匣打空后,一轮炮击也刚刚结束。

准镜内,“打印机”旁的轻型装甲单位已经悉数被毁,而在迫击炮和狙击步枪的交叉火力压制下,步兵守卫看上去也已经所剩不多。见状,突击小组发动了压制性的攻势,一番不对称的交火后,通往运作器件的道路很快便被彻底扫清。

“呼叫Σ-7,道路已扫清,可以开始行动。”

“Σ-7收到,马上开始行动,欢迎观看卡文爆破秀!”

在这番通讯结束后,无论是裸眼远望还是通过准镜,Nicolas都能看到以Σ-7为代号的卡文已经开始向“打印机”深处跑动。卡文成为了Nicolas此时此刻最关注的焦点。

保护一个对象直至某个过程结束,这是Nicolas从没有真正接触过的任务,而现在,这个任务就那样清晰地摆在他的面前。对自己施加了一些积极的心理暗示后,Nicolas吐了口气,重新把脸贴紧枪械,在保护对象的四周反复搜索有无守卫的踪影。

准镜跟随卡文的步伐,来到了建筑物的深处。由于突击小组需要不断派人留守固定位置,跟随在卡文身后的成员不断减少,当他到达目标地点时,附近也只剩下泰伯拉斯和黄毛两人。然而,对Nicolas来说,卡文的行动路线及其四周的状况无一不在他的可见范围之内。可以说,身处狙击位,Nicolas的视野补偿着所有人的盲区。

“卡文爆破秀头号节目——炸弹安装!”

来自高处的风掠过五层的窗口,掠过Sako TRG的枪口,并把窗台上的几丝灰尘吹走。卡文此时所处环境的构造并不简单——他的面前是一个样式毫无规律可循的庞大设施;他的右侧,若干个军用物资箱杂乱地堆放在一起,既阻挡了向右的全部视线,还与他头顶的平台搭建了通路;至于他上方的小平台,不仔细看根本注意不到,更不会想到会有人从那里接近;而他的左后方,也就是泰伯拉斯和黄毛所据守的方向,也不能保证不会有数量占优的复制品士兵突然来袭……

突然,远处的一个微小动静被Nicolas借助准镜敏锐地捕捉,他立刻调转枪口将十字线移到那里,并下意识地握紧了枪把……

但那只是一棵树,一棵树叶刚刚被风卷动的树。Nicolas意识到自己的草木皆兵,心底暗自嗤笑一声,重新把枪口回归原位。

附近的枪声和爆炸声未曾停歇,这表示另外两个进攻组的进攻并不怎么顺利,在敌方有装甲单位作为守卫部队的情况下,他们大概率是遭遇了顽抗。因此,Σ202的爆破行动不得不时刻高度警惕,而这也是此时此刻Nicolas压力的根源。

准镜中,背对着自己的卡文仍然在不断操作。Nicolas每一秒都期待着他能在下一秒完成操作,但他的希望却落空了一秒又一秒。他开始感到一丝倦怠,那是源于他一刻不停的紧绷感;一丝酸涩涌上了他的右眼,那是因为他保持右眼紧贴准镜。不过,这些都被他视作消极的信号,需要被迅速忘在脑后。

“15秒内完成!敬请期待!”

通讯设备终于传来卡文那略带疯癫风格的声音。Nicolas暗自庆幸,同时开始默默倒计时。

“……11,10,……”

可就在这时,就在上方那个容易被忽略的平台上,一个人影出现了——

这回不是树。

人影已经开始对着卡文举起枪械,千钧一发,Nicolas无暇再利用通讯设备发出提醒,给他的时间只够立即调转枪口和扣动扳机。他心率猝然加快,颤抖感骤然而至,因为他知道狙击手通常只有一次机会,一旦错失良机,就将酿成恶果。

“如果打不中呢?”零点几秒内,他这么问自己。但同样,他也在零点几秒内这么回答自己:

“我他妈能打中。”

沉闷的枪响,0.3英寸温彻斯特-马格努姆弹划过冰冷的空气,穿过复杂建筑构造的空隙,向着突然出现的复制品守卫士兵疾速飞去……

但它只是从目标颈部的左侧擦了过去,最终击穿了目标身后的一个靠墙的木板。

长期的作战经验使泰伯拉斯条件反射地转身、抬枪和射击,突然出现的敌人在转瞬间倒地。

然而,事实上,紧接着狙击步枪之后打响的,并不是泰伯拉斯手中的枪。

鲜血从卡文的肩部渗出,但他没有放下正在进行的事情,最后几秒内他仍坚持操作,直到他对着通讯设备喊出:

“炸弹安装完毕!……准备……观看最后一个节目……”

此时此刻,留给Nicolas的,只剩呆滞。

“全体迅速向预定地点移动!”

在泰伯拉斯发出指令后,更多的守卫从四面八方接近。在向四周一连抛出数枚破片手雷后,泰伯拉斯在炸弹的位置留下一颗烟雾弹,在浓密的灰色烟雾的掩护下带突击队远离“打印机”。

“Σ-11,你听见了没有?迅速向预定地点移动!”

第二遍的单独指令终于打破了Nicolas身躯的僵硬,他简短回应后便立即收枪,向预定地点奔去。一辆装甲运兵车早已等候在那里,在小队乘上车辆后便立即向镇外开去。

“准备起爆!”

巨响传来,那是这次行动中最大的爆炸声。


Ζ-13临时战备基地

Z-13基地的临时营帐与Λ-76基地并没有什么两样。除了Nicolas,Σ202特种部队剩余的9名成员此时正以不同姿势在营帐中休憩,有的靠坐着打盹,有的把玩着弹匣和子弹。利特莱刚刚协助医疗组的姑娘为卡文取出了右肩的弹头并包扎了伤口,之后便一直坐在他的右边与他小声交谈着。

索森一直在门口踱步,当Nicolas拖着缓慢的步伐来到营帐门口,他迎上去伸出手掌,向他发起击掌的邀请。Nicolas抬起手臂,但击掌的力度一点也不饱满。

“你发挥了很大作用。”见状,索森补充道。

Nicolas无力地笑了一下,走进了营帐,卡文和利特莱见到他,向他抛去友好的表情。Nicolas走上前去。

“你伤得怎么样?”他看着卡文肩部的白色包扎物。

“三角肌受了点损伤,但没什么大事!”卡文摆摆手。

“……很抱歉。”犹豫了一会,他才说出这句话。

“别吧,兄弟,”卡文笑道,“你不也帮我扫清了道路吗?这样才有了卡文爆破秀,不是吗?”

“Nicolas,”利特莱接话,“你要知道,不是每一个狙击手都能保证每次都万无一失的。何况你已经精准地干掉了很多人。”

“别太自责。”索森也接话道。

Nicolas心底终于升起一丝暖意,他勉强作出一个微笑以示他接受了三个战友的开导。可随后闯入他耳中的一句话,却像一根牙签一样穿进了他的耳朵:

“呵呵,他有什么资格不自责?”

不用说,那是黄毛的声音,来自正后方,像往常一样刺耳。

Nicolas转过头去,没有说话。黄毛瞪着挑衅的眼神,米强也站在他的旁边,一脸恶相。

“你又开始了?”索森向黄毛抛去几个字。

利特莱和卡文站在原地,不满地看着对面的两人。而其他人待在自己的床铺或座位上,默默地看着这一出突如其来的戏码,却也似乎无能为力。

“呵呵,难道在座的各位还没有看出来吗?”黄毛发出一声嗤笑。

利特莱向黄毛走近一步:“你不要在这里说怪话,没人想和你玩猜谜语!”

黄毛撇了撇嘴,用手撩了撩他那黄色的头发,“唉,看来这里清醒的人没多少啊。你们能不能动脑子想想,那次在沙漠,为什么那些混球会提前作出那么明显的警戒?还派出一队巡逻小组?”

“你少在这里前言不搭后语,要说什么就直说。”

“那怕是会伤了某人的感情呢,”黄毛冷笑着站起身来,伸出食指,直指Nicolas的鼻尖,“今天我看得清清楚楚,你这货色故意放空一枪,想让卡文被那突然赶到的守卫打死,手段就和你在去沙漠前向那些雇佣兵通风报信时一样!你他妈就是个内奸!”

此话一出,除了他和米强的其他人都愣住了。

怒火从Nicolas的心底升起,快速上涌,直冲顶部。他闭上眼睛抬头向着天花板,把双手叉在腰间转过身去,深深吸了一口气,又深深吐了出去。

“说他是内奸,请你拿出证据,要不然,我只能拿你当混蛋处理。”索森发话,目光逼视着黄毛。

“证据?等证据出来就晚了!难道还不够明显吗?我们中肯定有内奸!要不是他,宿剑星就不会死!”

黄毛和米强对视一眼后向Nicolas走来,米强那两只粗胖的手死死揪住Nicolas的衣领,怒目而视,如同Nicolas在某个夜晚夺走了他的女友。

这突破了Nicolas的底线。

“你他妈干什么?”索森吼道,他和利特莱试图把米强拽开,但由于不对称的体重,没能成功。

“3秒钟内,把手松开。”Nicolas低声对米强说。

米强露出一个狰狞的笑,满脸写着不屑和轻蔑。黄毛站在旁边,手叉在胸前看着这一切。

“3。”Nicolas仍然保持着克制。

“1!”米强发出一声大吼,就像一个装满名为挑衅之物的气球在Nicolas面前爆裂开来。

没必要再忍了。

随着Nicolas向左转骻的猛烈幅度,一记下勾拳结结实实地打在米强的裆部,在后者因为疼痛而松手的刹那,他又向相反的方向狠狠挥过去一记摆拳,正中米强的下颚。尽管米强体格占优,下颚承受的一击仍然造成了他不可忽视的疼痛感和晕眩感,他一时间倒在地上,没法再有更多动作。

然而,尽管米强已经倒地,Nicolas的脑海中却只剩下“破罐子破摔”这几个字。自从他来到Σ202特种部队,黄毛那令人厌恶的嘴脸总是不时在他的眼前闪过,那尖酸刺耳的话语就像一片本应美丽的海滩上突然出现的恶心垃圾一般倒他胃口,而就在刚才,才从宿剑星之死中缓过心神的自己还被污蔑成了杀死宿剑星的凶手。从一开始他就一直在忍,但现在,他剧烈的心跳和发抖的身体已经说明了一切——既然已经出手,又为什么要就此停下!

黄毛站在原地,眼前的情况还没能让他回过神来,Nicolas也就是在这时猛地向他冲去,猛起一个正蹬,直接将他踹出了营帐的门外。

“Nic!行了!”

索森试图拉住他,但他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追了出去。黄毛从地上爬了起来,Nicolas快速抱住黄毛的左腿猛地向上一抬,紧接着伸出自己的左腿向内一勾,将黄毛摔倒在地。随后他骑在黄毛的胸部,连续的拳击和肘击如雨点般左右开弓冲着黄毛的头部袭来。

“够了!”

这一声雄厚的吼声,终于把Nicolas带回了名为冷静的时空——站在这一坐一躺的两个人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泰伯拉斯。

短暂的几秒内,Nicolas竟忘了从黄毛身上起身。

“这里他妈的不是托儿所!”

一声咆哮紧随而至,它的分贝数让一些人浑身一震。

隔着一层战术墨镜,泰伯拉斯的目光依然锐利,而这是Nicolas鼓起勇气看向他的脸时才发现的事情。他还发现有几名Ζ-13基地的内部守卫人员跟在泰伯拉斯身后,这看上去是个不佳的兆头。

半分钟的沉寂,令所有人不安的沉寂,漫长地就像是半个世纪。终于,泰伯拉斯把脸转向Nicolas:

“你在今天的行动中有一定功劳,但因为刚才的事情,你必须付出两个星期的代价。在我这里没有功过相抵这一说。”

听完这话,Nicolas只觉得浑身僵硬。

泰伯拉斯转过头,对着守卫人员继续说道:“把他,和这个黄毛,还有里面那个,关进Z-13军事监狱。不要关在同一间里。”

守卫人员点头回应,立即上前,用准备好的手铐铐住了Nicolas,以及另外两个人。冰冷的触感瞬间包裹了Nicolas的手腕,进而吞没了他的全身。这是他第一次被铐上手铐,他从未想到会是以这种缘由。

被押走前,他转过身,索森、利特莱和卡文失落地看着他,失落却也无能为力,索森上前一步,却也不知该怎样劝留。

“两个星期。”

泰伯拉斯看着Nicolas说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