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小说

Northrop博士紧张的挠着自己的耳朵,尽量不去想自己在模仿谁的怪癖。

当高层职员们—Bright,Rights,Kondraki,哦我的天Clef,Crow,Gerald,Gears,Light,甚至包括Snorlison—进入会议室坐下时,他忍不住去比较自己了解的关于他们的事情。

“谢…谢谢各位的光临,先生们。还有女士们。还有…呃,Crow博士,很…很抱歉打扰到你們,但是—”

“繼續啊Northrop!”某人—或许是Kondraki?插話道。

Northrop的脸微微抽搐,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是的,Kondraki博士,当然了。很抱歉,我…我把你们全都喊到这里是因为一些來自计划:斑鸠Project: Turtledove中的一些非常令人困扰的结果,我覺得這结果可能会对我们造成重大影响。不…不是对世界,也不是对人类,而只是对我们。对在…在这个房间里的人。”

Gerald博士的眉毛皱了起来:“斑鸠,斑鸠,是交替时间轴的那只吗?”

“是的,它–” “和Gephardt一起工作来使我们的网络朝別的时空擴展,以便我们可以连接到其他时空的网络中,并得到他们的基金会文件,是这样的。对不起,Northrop,我可以告诉你将会因此惹上麻烦。”Snorlison友善的说。

Northrop的脸又微微抽搐了一下,说道:“呃…是的,现在,因为交错时空R-zatin-H-517/6,我们在锁定基金会的时间轴上经历了一些重大的困难。他们在时间轴中的网络实在是太…太普遍了,而且在…在和Euclid级的项目的交流的媒体报告的缺失实在是…好吧,我们认为那是一种,那个时间轴裡有一个SCP基金会来保护这些项目的有限迹象。但是…没有任何一个标准的域名在使用中,我们的专用IP分区是…是没有被分配到的…然后,我…我发现了它。如果你用了我事先准备好的闪存盘,你会发现…我的天哪,你会发现他们基金会的全部内容。”

Northrop摒住了呼吸,看着其他人在文件上指指点点。在片刻的沉寂之后,Clef打破了宁静。

“这是笑话吗?”他生气的叫到。

“不—不是的先生,这确实很严重。”

“我艹!他们的基金会就把主机放在公共的网络上?”

“是…是的先生,他们确实是这么做的。而且变得更糟糕了,有更糟糕的事情,先生。”

Gears举起了他的手。

“…呃?Geras博士?”

“谢谢你,Nrothrop博士,但是所谓的‘更糟糕的事情’,你是在说在网站主页上的告诉哪些游客怎样加入SCP基金会的提示么?”

Bright好像被突然叫醒了一样:“他们干了什么?!”

Northrop抽搐着说:“这仅仅是一部分…还有—”

“嘿,我记得你说这些是他们网站的全部内容?”

Northrop断断续续的说:“呃…是的,Rights博士。他们网站和他们的…论坛的…全部的…全部的内容—”

“那么为什么我们只能看到审查版本的资料?”

“那是,我…先生,小姐,我…我只得到了哪些。”

Rights靠在椅背上,独自咕哝着。

“谢…谢谢你们,Rights博士,女生,先生们。呃,是的,正如我所说的,因为交错时空R-zayin-H-517/6,呃,这是第一批我们注意到的异常情况中的一个,他们的SCP基金会网站在公共网络上。因为他们的文件向公众公开,和—正如Gears博士指出的,一个在他们的首页上的"加入我们"连接。我们的第一反应,于这样灾难性的安保失效是…嘛,坦白說我們覺得他們是呆子但我們不在意。他們和…和我們不同,他們只是在另一個時空中的我們而己。但是,呃。這裡有一些重要的問題是关于…呃。斑鸠计划是…呃…我们的目标是去…去从那些不同时空的数据库中学习,所以我们—"

Kondraki险恶的嘟哝着。

“…他们的文件和我们的相同。”Northrop匆忙的结束了自己的发言。

Crow像小狗一样抬起了头,耳朵急转向上:“我注意到他们有许多看起来熟悉的条目,但是如何确保他们是不完全一样的?”

“我,恐怕他们…Crow博士,先生们,他们的资料库中没有任何一份不在我们的SCP资料库中的
资料。而且连字都一样,特别是这个…錯字。还有…先生们,他们甚至和我们使用了同样的序号。不仅仅是相同,相同的序号系统,而且實際…實際上的SCP编号和,和我们恰好完全一样。每一个条目都是。”

然后是长久的沉寂。

“那不可能!”Clef说道。“他们…他们肯定也运行了一个他们自己的斑鸠计划。”

Gears举起了手。Clef注意到,问:“怎么了,Gears?”

“我郑重道歉,Clef博士,但是我必须指出甚至在一个更加平凡的现实世界的范例中,这样的事件并不是不可能的。就像仅仅是一个数学上的零概率事件,虽然对于一个天文数字来说,一可能是很小的。你是对的,当然,也很有可能我们的交错时空的那方也运行一个他们自己的斑鸠计划。”

Kondraki从他的椅子上站了起来。“那就這樣了,然后呢?看起来像一个交错时空的重大安保失效,但是事实上只是我们反观了自身。没有任何好担心的所以我们现在可以离开了。對吧?”

“呃…我,我很抱歉,Kondraki博士,但是还有些事…”

Kondraki再次坐了下来。“该死的,好吧,Northrop。你还有什么关于交错时空R-zayin-H的东西想告诉我们的?”

Northrop闭上了眼睛,慎重的考虑了自己该说什么来阻止自己口吃。然后说道:

“可能我们不是真实的”


待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