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馄饨送礼

评分: +38+x

Site-CN-36地表掩盖设施外


几个人围着一张桌子坐着,他们似乎在谈论着什么。

其中一个磕着瓜子高声喊叫:“莫颜,这都第几个中秋了,还不放假,我都3年没回家了,就算是基金会也要遵守节假日禁止工作啊,小心我投诉你。”
其他人也附和着:
“我媳妇给我生了个胖小伙,我都还没见他一面呢。”
“江辰你也太惨了,还好我机智,在站内找了个老婆,每天小日子过得啊~那叫一个舒服。”
“滚,别忘了这儿还有一条单身狗。话说莫颜,我为基金会好歹也工作了14年,什么时候能领个老婆啊哈哈。”

听着他们吹牛,坐在主位的一位少年清了清嗓子,手扣了扣桌:“得了,你们别闹了,什么叫我不放假,明明就是出事情了好吧,以前每年这个时候,都要出几次破事,我有什么办法,还活着就不错了。难得今年没出什么大事,明天给你们放天假,都回去看看老婆孩子。”这位就是Site-CN-36的站点主管,莫颜。

“老大万岁,欧耶。”众人欢呼。

莫颜摇了摇头,眼角浮现笑意,这一群人都多大了,还像个小孩似的,这么点事就这么高兴。突然,他想起了自己的妹妹,眼神低落了下去。中秋是团圆的日子,不知道自己……

莫颜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的情绪有些不对,对着众人说到:“好了,你们继续玩吧,我去拿月饼,虽然要放假了,但是还是要有警惕心的,尤其是你江辰,不许喝酒。”

众人摆了摆手让莫颜有多远走多远,又开始互相嬉笑调侃起来。

莫颜向掩盖建筑旁边的仓库走去,心里却涌现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距离掩盖建筑1KM的管制区内


一支未佩戴身份识别标志的武装小队,正在此处观察着什么,但Site-CN-36并没有在该地区部署安保。小队中一位指挥官模样的人正在通过无线电说着什么:

“红油馄饨,红油馄饨,这里是海鲜馄饨,我已到达基金会Site-CN-36地表管制范围,目前基金会的安保人员还没有发现我们,准备实行既定计划。”

“红油馄饨收到,行动。”无线电传来一个明显经过变音的声音。

“明白。”指挥官关闭无线电,转头对其他成员说:“我们是英勇的馄饨分裂者,根据情报显示,这个站点的职员在中秋节居然在吃月饼,看来我们有必要让他们知道馄饨才是最好吃的东西!”

他顿了顿,看了眼众人:“酸馄饨,你带一队人去仓库部署馄饨认知扭曲装置,让里面的月饼都变成馄饨,顺便把还在仓库的基金会职员认知给扭曲了。其余人,跟我一起,从掩盖设施的后门进去部署装置。记住,最好不要与基金会站点安保发生交火。现在,行动!”

馄饨分裂者迅速分成两队,分别朝着不同方向出发。

Site-CN-36仓库外


“红油馄饨,这里是酸馄饨,我已到达指定位置,食物识别仪显示,该仓库堆积的食物70%都是月饼。”

“红油馄饨收到,现已将装置的具体安装位置发送到你战术终端,请尽快完成任务与海鲜汇合。”

“明白”酸馄饨看了看终端,示意小队向前推进。

这只馄饨小队几乎畅通无阻地到达了指定位置,安装了装置,路上没有遇见一个站点职员,可能是因为中秋吧。酸馄饨这样想。

突然,他发现了身后一个小小的身影,他马上调转枪口指向那个位置。在月光下,可以清晰地看见那人是个14、15岁的小孩。

“喂小孩,你在这干什么,难道基金会雇佣童工?”酸馄饨向那小孩提出问题。
但那小孩神色慌张,连走路都有些晃晃悠悠,最后,居然被枪口给吓晕倒地了。

酸馄饨摇了摇头,收起了枪,转身欲走。没必要开枪打草惊蛇,反正装置也会将这个小孩变成一名合格的馄饨分裂者的,犯不着弄死他。

"嗖嗖—"酸馄饨身后传来了一阵破空声,随后走在前面的几个馄饨便倒了下去,身旁还残留着几个月饼。

酸馄饨懵了,这攻击物就是传说中的月饼?!
突然,他想起了被他忽略的那个人。他猛然转过头,赫然发现刚刚还在地上的小孩现在正手拿一把基金会制式92式手枪站在自己身后,似笑非笑。

“大哥哥,你想去哪啊?Site-CN-36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那我作为这个站点的最高负责人岂不是太没面子了?你说是吧。”站起身的少年笑嘻嘻地说,无不展现出少年独有的天真无邪和无害,只是要忽略掉他手中的枪就行了。

酸馄饨一怔,自己早该想到的,Site-CN-36中唯一一个以少年形态示人的,也只有他了。少年身穿基金会研究员白大褂,胸牌上写了几个大字:Site-CN-36站点主管,Dr.莫颜。

酸馄饨一咬牙,飞快地转过身,想抢在莫颜开枪前扣动扳机。

“砰—”枪响了。
子弹穿过酸馄饨的眉心,他倒在地上,眼神中满脸不可思议。

Site-CN-36仓库内


莫颜从容的捡起了酸馄饨的05式微声冲锋枪,嫌弃的踢了几脚他的尸体。
自己只是身体变小了而已,其他的可什么都没变,以自己以前天天和SCP打交道的经验,就一个馄饨也想弄死我?笑话。

莫颜走到了前面几个倒地的馄饨面前,探了探他们的鼻息,确认他们已经死亡,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愧是五仁月饼,硬度杠杠的,直接砸死了。原本想先给白语陌尝尝的,结果倒是馄饨先领教到了它们的威力了。

根据记忆,莫颜很快找到了酸馄饨部署的馄饨认知扭曲装置,抬手就给了他两梭子,机器直接爆炸。

莫颜拨通了冬月的电话。
“莫主管,找我干什么啊,我赏月呢。”电话对面传来了一阵懒散的女声。
“冬月,让MTF-辛巳-06(“无垠时痕”)集合,快,封锁Site的所有地表出入口。”
“我马上去办,发生什么事了?”冬月收起了吊耳郎当的语气,开始认真起来了,毕竟要封锁出入口,肯定是出事了。
“有敌对组织渗透,具体情况等我过来。”

莫颜挂了电话,马上又拨通了白语陌的电话。
“老白吗?快快,帮我扫描一下有没有一队未经身份授权的人员进入了Site。”
“我看看…嗯找到了,有一个7人小队在Safe级异常收容区,他们似乎要去下一层了。”
“他们有什么异常随时向我报告,MTF已经到了,盯紧他们!”

挂了电话,莫颜直接跑向了地表通向设施的大门。

Site-CN-36内部


冬月已经和莫颜汇合了,莫颜简要的向她讲了馄饨入侵的事。
冬月听完,十分恼火:
“安保部门吃干饭的吗!十多个人摸到家门口了都没发现,开玩笑呢,操!走,江辰,我们下去干死他妈的。”
说着就拉着旁边一个瘦高男子带着10多个MTF队员冲下去了。

下到了站点内部,白语陌向冬月报告了馄饨的位置:
“有一个人在Safe级异常收容区安装了一台机器,他留下来了,距离你们100米。其他人正在Euclid级收容区。”

江辰在旁边提醒道:“大姐头,这机器好像是馄饨研发的一种范围持续性散发模因,最好是远程摧毁掉。”

冬月一边听着,一边不知道从哪掏出来了一架RPG-7,直接连人带机器轰地渣都不剩。她头都没抬,径直往前追。
江辰在旁边咽了咽口水,果然,大姐头就是大姐头,这可是收容区啊,也不怕把收容设施炸烂。

白语陌的声音不断传来:
“目标位于Euclid级收容区。”
“目标位于Keter级收容区。”
“目标位于员工宿舍。”
……
馄饨每走到一个功能区就放下一台机器和一个人,除了在Keter级收容区的那个是用反器材狙击步枪打爆的外,其他5个全部被RPG-7给轰烂了,现在只有那个指挥官还活着了,安保摄像头显示他又回到了Safe级收容区。

Site-CN-36 Safe级收容区


莫颜跟着冬月跑到了这里来,白语陌已经确认了最后一个馄饨的位置,MTF正在压缩包围圈。

广播中不断传来声音:
"出来吧,反正你都会死。1"

突然,那名馄饨藏身的地方被丢出来一样东西,莫颜手疾眼快,一枪打飞,发现那是一把05冲。
馄饨的声音传来:“我投降,别杀我。”说着,他举起了双手慢慢走了出来。

一名MTF队员上前搜身,莫颜却看见了那个馄饨指挥官嘴角的那一抹笑,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叫一声不好 ,让这名队员离开。

但已经来不及了,这名馄饨指挥官的身体突然爆开了,没有一丝人体组织,落到地上的全部都是速冻馄饨。其中一个馄饨飞到了那么MTF队员脸上,那队员“哎哟”一声,身体也炸开了,同样是一地馄饨……

“都不许动!”莫颜大喊,“让D级人员来。”
众人看见这名队员的惨状自然也不敢乱动了。

D级很快就到了,莫颜看见是个女的,感到很诧异。
“你名字叫什么?”
“丁苹禾。”
“好吧,丁苹禾。”莫颜命令她触摸地上的馄饨,丁苹禾照做。5秒后化为一地馄饨……

多么美妙啊,一条人命就这样消逝了,多么美妙啊,在自己手中,不过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莫颜思绪乱飞

在大家都棘手时,莫颜突然想到,这些馄饨都是速冻的,那把他解冻呢?
冬月拿来了一个喷火器,对着地上的馄饨狂喷了5分钟,直到馄饨被烤的焦黄。

莫颜示意另一个D级人员吃下这些“解冻”了的馄饨,随后该名D级人员表示,这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锅贴2

莫颜又让医疗部来对这些锅贴进行化验,结果是完全可以食用…

……

后记


“今天,在这里,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宣布。”莫颜带笑地坐在主位上讲话,“那就是,你们的假期,没了。”
下面哀嚎一片。
“不过,今年的中秋礼物,不只有以往的寻常月饼,今年还增加了锅贴馅的月饼,让我们感谢馄饨分裂者们让我们换换口味。现在,每个人上来拿你的那一份。”
会议室人跑了一半,一些人想到这些锅贴是怎么来的就犯恶心,更别说吃了。


会议完毕后,有人突然发现Site-CN-36站点食堂里多了一道菜——锅贴,下面写着“馄饨分裂者友情赞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