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宵
评分: +3+x

夜幕初临。这座城市的灯几乎在同一秒亮起,哀悼着光明的逝去,庆祝黑暗的诞生。如果你是基金会的,用你用你那低得可怜的权限向技术人员申请一个卫星,把镜头聚焦到这个城市,你会发现,一刹那间,那即将被无边黑夜所笼罩的城市,燃烧起来了。

像是…炼狱一般。

这个燃烧的炼狱里,有两个沉默不语的灵魂格外引人注目。

他们离这炼狱里的闹市口只有十分钟的路程,但这十分钟的路程能改变很多东西——从光鲜的写字楼慢慢地变成即将被大型机械推平的低矮民居;从干净平坦的柏油马路变成开裂,扭曲,只供一辆车通过的小道,这样的变化举不胜举。

那两个西装革履的灵魂面对面地坐在随意摆在街边的凳子上,面前是一张一抹就能掉下三四层油的小桌,两人沉默不语,任由污油流过他们的脚下,玷污他们的皮鞋。

“两位爷,十五串羊肉串,一盘麻酱爆肚仁儿,一碗三鲜面,两瓶啤酒,菜齐了”

“拿两个杯子。”其中一位吩咐小店的服务员。他的头发,结实且瘦削的身材和长相让他看起来更像一个在高级健身房当教练的青年,而不是个基金会的外勤特工。

另一位死死地盯着他的同事。比起那位疑似健身房出生的先生不一样,他是个真正的外勤特工。沉默,利索,绅士而且致命。

“我不喝酒。”

“那今天也得喝。”健身教练自顾自地倒上了一杯,一饮而尽。“你打算干点什么?”

“当然是找头儿接活了”特工看他对面的人的眼神像是在看智障。这个家伙真的脑袋没有问题吗?放弃这个月的工资千里迢迢地跑到他的城市,就为和一位老朋友一起吃一顿夜宵?“否则你还以为能干嘛?和哪个姑娘在如家共度良宵?”

“不是,我的意思是,在所有的事情之后…”被当成智障的人狼吞虎咽了他面前那盘黑乎乎的玩意儿“不对,我忘了,你的安保权限是二级吧?那你还不够接触到这些东西。”

“那现在你要不要赶紧坐车赶飞机?”欲擒故纵,非常简单但是有效的聊天技巧“泄密的后果你很清楚的。”特工假装嘲讽的技巧高得令人发指。

“放心,既然我花了这么大工夫请假,不是为了单单请你吃碗面就回去干活的——”卖关子,低劣但是有效的聊天技巧“听着,接下来的话,我从来没说过,我也没请你吃过饭,听懂了?”要不是考虑到他拥有的那些情报,特工真想用啤酒瓶子糊他脸上,提醒他回基金会重修一遍神经语言学。

“让我们从一个问题开始。你的上一次任务是什么时候?”

“三天前。”

“具体工作?”

“机密。”

“我猜,是处理一个在公众面前暴露的skip?”

“…”

“优先度至少是橙色?通过视觉来危害认知?超过一百人的伤亡?”

“听着——我不管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闭嘴。我不是来听你教训我的。下面的话我只说一遍。”

“…”

我们有大麻烦了。”健身教练——不,或者我们可以冷冰冰地叫他特工20001——环顾四周,压低声音,从西服的内袋里掏出了一个文件袋,递给他多年来的挚友。“读完记得处理掉,我先回酒店了。”说完20001就起身走了,留下三四串发凉的羊肉串。

“鼠疫要来了,老洛,你是不会想被那小小的啮齿动物啃上一口的。”

“卖什么关子…这狗东西…”被唤作老洛的特工打开文件袋,草草地翻了几页,表情渐渐凝重起来。

很快,老洛觉得自己打开了潘多拉魔盒。里面的东西让他不寒而颤。

不,这不可能…这么大的事情…O5为什么…

他抹了抹额角上密密麻麻的一层冷汗,点燃了文件袋,丢进路边一只装满臭不可闻之物的垃圾桶里。

“这狗东西说的没错…鼠疫就要来了…”

老洛的余光落在了他旁边的食客身上,那个有着啤酒肚且谢顶的不起眼中年男人穿着白背心,瘫软在桌上,四肢疯狂抽搐着,眼睛只见眼白。他的嘴里正在流出一种棕黄色的半固体。老洛已经开始跑了——如果他能像20001一样早个三十秒离开——他明天还可以安然无恙地回去控制,收容,保护。但是那玩意儿在空气中扩散的速度太快了,老洛意识到他已经把这个skip吸进肺的时候,他的四肢就已经被腐蚀了个干净。闭上眼的前一秒,老洛好像听到了警笛,他希望那是个基金会的收容小队或者是GOC的攻击小组——只要不是民警或者AWCY就行。

烟雾散去,一片寂静。几只不知从哪里窜出的耗子追逐着伤者的哭喊和绝望,在北京深秋的寒冷空气中渐行渐远。

日期:2081/12/15
响应优先度:橙
描述:事故发生于北京时间约22:30分时,【数据删除】区的某小巷。据调查,一名中年无业游民毫无征 兆地出现了癫痫的症状。该男子分泌出至少500mg的强腐蚀性浊黄半固体,随即在空中急速挥发,造成███人死亡,████人受伤,一名在场基金会特工KIA。
后续处理:中国分部收容小队在第一时间赶到并封锁现场。尸体检查后焚烧,对外宣称为瓦斯泄漏。

| 中心页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