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好无损

绿色薄膜即刻在白色空心砖墙上展开,在一阵四肢乱挥中,一位古怪的天才和他的孙子从绿膜里掉了出来。

“来,Morty,我们走!”Rick说,抓住他孙子的手把他拽起来。

“等-等等等一下,Rick!”Morty发起牢骚。“我只是……你知道的。我猜……我只是觉得不太舒服,你知道的吧?我是说我我我们在这里做什么?说到底我们到底在哪儿?”

“咕呃,”Rick呻吟出声,翻了个白眼。“这儿是宇宙173-X,Morty。或者我喜欢叫它Bu-嗝-uzz杀戮总部。”Rick突然觉得是时候再喝一口了,于是他就从口袋里掏出酒瓶喝了一口,还稳稳在走廊上走着。“宇宙里的所有秘密,Morty。它们中的每一个都会在某个时候穿过这个宇宙,而这里的人又做了什么呢?”

“啊,老天,我不知道,Rick!”

“他们把它装瓶子里,Morty!”Rick喊的有点太大声了,还揪着他孙子的衬衫狠命摇晃。“他们把它封到瓶子里还保密!所有的奇迹,就放在这些小盒子里!整个仓库都装满了这些东西,Morty!一-一-一-一个永远吃不完的蛋糕!一个齿轮机械做的传送器!只要是你想得到的他们都-嗝-有可能在这儿的某个地方有一个!你知道他们怎么处理它们吗,Morty?你想知道这些人拿他们锁起来的这些东西什么吗?”

Morty恼怒地摇头。“不不不……他-他-他们做了什么?”

Rick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什么都不做!”然后它们就像飞碟或者球体或者别的什么又大又圆又白的东西一样从他脑袋上冒了出来。“这就是如果他们发现我们的话会对我们做的,Morty。他们会把我们锁起来,丢掉钥匙,然后忘记他们把我们锁起来过。反正我不想那样死掉,Morty。你听见没?我不会那样死掉!”Rick把手伸进一个袋子里掏出一件橙色连体服,把它甩在Morty脸上。“快,穿上。”

Morty拿起那件连体服,露出一种惊慌恐惧的表情。“呃……Rick?”

“别跟我吵吵。Morty!你想永远被关起来吗?这就是你想要的吗?”他厉声说。

“但但但但但但你的呢,Rick?你知道的?我又不是唯一一个。需-需要伪装的人!”

“我是个科学家,Morty。我的这辈子就是给这些白痴看的伪装。快点!”

Morty轻松套上连体服拉上拉链。“啥?!认真的吗,Rick?我看上去就像……你知道的,某种……囚犯什么的。”

“哦哇噢,干得好,Morty。你想明白了,”Rick说着,翻翻白眼。“你确定你不是以前做过这种事五十次的天才吗?”

“Rick你知道吗?闭嘴!好吗?闭嘴!”

“嘘!安静,Morty……是保安。你给我严肃点。”

Rick擦掉了他下巴上的一点呕吐物。Morty立刻闭上了嘴,浑身发抖、汗流不止,活像个去毒气室路上的死囚。这辈子第一次,Rick没有对此说些什么。这就是他们要的效果。

“早安,Sanchez博士,”前面门口的守卫说,手伸到桌子下面按响了一个蜂鸣器。“……他们没给你派人押送那个D级吗?”

“是啊是啊,我知道你在想啥。”Rick笑着把手伸进口袋,拿出一枚非常逼真的ID标识和一支泰瑟枪。“明显我们这周缺人手。682发了疯什么的,我不清楚。他们给了我电击枪,还告诉我只要他越界就开枪。”

“什什什什——!”Morty想说话,但Rick狠狠拍上了他的肩膀,手指用力扣进他的肩头。

“少来了吧,D-90723。你以为我喜欢这样?你以为我喜欢当坏人?是吧,D-90723?就像……就像我是这么取乐之类的是吗?我都干不出这种事!”Rick说,转向安保守卫。“无意冒犯。”

“嘿,没事。每次有看门人出来还让我进去收拾烂摊子的时候我都有这种感觉!”守卫边说边笑。他刷过卡之后就很快把它递了回去。“可以进去了。今天损害状况如何啊?”

“啊,你知道我不能告诉你的,Steve!不然我就得-嗝-杀了你了,我们都不想看到这种情况,对吧?”他们一块儿过于由衷且热情地笑出了声,这让Morty和Rick一起走过检查点,门还在身后咝咝关上时不完全感到放松下来。“呃,我恨死这些家伙了!”Rick呻吟道,决定再喝一口。

“呃——Rick!你真的要把我击晕吗?”

“啥?不!这甚至都不是真的!老天,Morty,你觉得我是什么怪物啊?就像我要开枪打我的孙子一脸电花只是为了圆一个故事?我当然不会了。尤其不会在这里!”

“是啊但-但-但在外面呢?你刚刚对守卫是那么说的,是吧?他看起来甚至还认识你!”

Rick边走边叹气,他小心地避免和可能出现在大厅里的其他人产生眼神接触,用那把假泰瑟枪指着他的‘囚犯’。两个小独眼怪伴随着一阵轻柔的嗡嗡声滚滚而过。透过左边的窗户,一群穿着白大褂的人正透过另一扇窗户看着一个穿连身衣的人在一台乌黑的自动贩卖机上下订单。大厅里传来无法控制的笑声。“大概我真有某种替代版本的我,不仅可能有高级安保权限还真的跟这儿的疯子们意见一致吧。Morty.不是我最讨喜的其他版本,Morty。”

“他们到底是谁?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小独眼怪停在他们两人面前,以他们独眼中无可救药的可爱眼神向上望着。Rick用他的脚和几句刻薄的咒骂把它们赶走了。“SCP基金会,Morty。多元宇宙中最大、最臃肿、资金最充足、最谨慎的官僚机构。他们会埋了任何不符合他们原始物理概念的东西。把它作为一个埃斯西披项目什么的锁起来。他们不仅是病理上对,你知道的,真正的科学过敏,而且他们还是一群混球,Morty。冷漠无情的混球。即使你忽略掉他们在这个宇宙对朝鲜做的那些无-嗝啊-无情的事,他们也把这个小女孩……我是说,我是个坏人,Morty。我这辈子是做过一些很糟糕的事。但这些人?但他妈的这些人,Morty。去他们的!”

“行-行吧,Rick。好吧。但如果这里这么危险,我们还在这里做什么?”

Rick叹气。“不是吧,Morty。你现在还没明白这些套话吗?我们是来找东西的,Morty。非常有价值的东西。一些我的研究需要这样我就能继续研究科学、继续进行这些疯狂冒险的东西。”

“什么?那是什么?我我我不该知道吗?你知道,都这个份上了?”

“嘘——!保持安静。我知道它就在这附近的某个地方。”

Rick和Morty慢吞吞地走过大厅,沿着地板上一条绿色的线穿过蜿蜒的走廊和敞开的夹层楼。四处遍布着安全标志和警示符号,提醒每个人工作场所的各种危害(大多是死人的形状和一种不明的绿色物质)是很真实的,而发生事故是不可原谅的。Morty当即愈发担心起来,Rick终于叫他停下来时,他正紧握着双手扯着衬衫。Rick环顾四周,单膝跪在孙子面前,脸上挂着一副微笑。

“听着Morty,你知道我爱你,对吧?就像,我一直在照顾你,伙计。只要我还在附近,你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你知道的,对吧?Morty?”

Morty想了一会儿,不太清楚要怎么回答。他不止一次杀了自己的父母,在自己的直肠里携带非法物质穿过跨维海关,看着Rick把整个星球变成柯南伯格的肉体恐怖电影片场,然后就这么直接把它抛弃掉去了隔壁一切还正常(除非你把要埋葬他自己的尸体这件事算进去)的宇宙。不过经过这一切,Rick也的确保证了Morty保持相对理智和完整。

“是是是是啊,Rick。我猜是这样。”

“好吧。很好,Morty。因为通过这扇门,会有很多人的,Morty。没那么好糊弄的人。需要点有说服力的东西才能让我们完完整整通过去,Morty。你该派上用场了!你是保险单,明白吗?你是锚,Morty!你是把所有计划接-嗝-起来的翼型螺母。”

“什什什……什么?!”

Rick推开门,捏着孙子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他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把手枪顶在Morty的脑袋上,一丝疯狂的闪光划过他的眼睛。“好了!都别动,不然我把这孩子的脑袋打得洒满整个收-嗝-收容单元!

大家都僵住了。房间里有十二个人拿着装绿色黏液的小瓶。一个人正把它倒在光盘上。另一个人则用勺子把它喂给一只被束缚住的猴子。另一个将其中一些和熔融的塑料混合在一起;一部微型注塑机放在一边。Morty在紧张的绝望中僵直着,一遍又一遍低声喃喃地说“他不会这么做”;眼睛瞪得像篮球一样打,瞳孔则缩的跟米粒一样宽。

余光里,Rick看到一个助手伸手去按蜂鸣器,在面板能被按下之前开枪打坏了它。“别想再试一次了,好吗?不管你是谁?我准头不好,不觉得我能再做到一次。我可能会杀了什么人哦!”

“……Sanchez?”其中一个研究员开口,依然定在原地。“你以为你在干嘛?”

“我需要你们给我一些绿色黏液,Bennings。未加工的还是精炼过的,我不介意。就-咕嗝-就把它放进一个塑料容器里然后我马上就走。”

“拜托,Sanchez。你知道我不能这么做……”

Rick用狂野的目光瞪视着研究院,朝他的方向挥动着抢。“你想今天出现死人吗,Bennings?哈?是-是这样吗?你想让绿色薄荷味脚臭地狱之口在你脚下张开?今天?那在你的待办事项表上吗?”

Bennings脸上还粘着一点点绿色薄雾,带着手套的手上也沾了不少,他举起双臂摇了摇头。“哇哦!哇哦!别紧张,伙计!想清楚你在哪儿!你以为你能带着一升447离开这里还没人阻止你吗?”

“原谅我这么说,但考虑到这东西有多不稳定,我就是这么想的。只要我还带着我的小保险单。没人想在这儿重复一遍98年的夏天,对吧?”

沉默在那些小人物间蔓延,除了Morty刚刚从震惊状态恢复过来后的喋喋不休。

“我不这么觉得!”

啥?”Morty说,突然挣脱开。“你刚刚叫我什么,Rick?

“Morty,你在——?”

不!我受够了Rick!你你你-你一点道理都不讲!再也不了……就像,你告诉我你爱我,你支持我,但现在我只是你的人偶?你知道吗??就像我是什么拿来讨价还价的筹码?!让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Rick开始偷偷扫视房间。假象正摇摇欲坠。Morty要揭穿他的伪装了。现在怎么办?现在怎么办,天才?“Morty,不是这样的,这是——”

“把枪给我,Rick!你不会抢劫这个地方的,会!”Morty要求道,摇晃着摆脱了Rick的控制。研究员们开始活动起来并向出口移动。

“Morty!现在不行!老天,我只是——”

我说了把它给我!”Morty从祖父手里猛地夺下枪,越过堵住的门向撤退中的研究员开了两枪。“你们以为你们要去哪儿?哈?你们知道……做做做做一个孩子……到处跑有多难吗。跟着一个疯老头……”

Rick翻了个白眼。“哦这个不错,Morty。你真是个镇得住场子的小子。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你高-嗝-高中的问题呢。我敢打赌你那时肯——定能控制住局面。”Rick从瓶里喝了一口酒,面无表情。

闭嘴,Rick!行吗?去拿那些他妈的东西!

“好吧,Morty,老天。我这就去。”Rick嘟囔着。他快步走到角落里的一个水缸前,把一个空塑料瓶浸没进去,再把装满的瓶子拿出来。一句话也没说,他往脸上带了一个呼吸器,在他的额头上抹了一点黏液。然后在Morty额头上也抹了一点。时机也很好,因为一支安保小队刚刚因为听到枪声而赶到,入口处到处都是枪械和它们战战兢兢的操作者。

“好了各位……”Rick边说边从Morty那里接过手枪顶在了自己太阳穴上,同时另一只手在口袋里摸索着。守卫和研究员倒抽一口凉气。有人闭上了眼。“感谢大家的耐心……我们现在就走。”

“Rrrrrrick!这是什么东西?”Morty问,在臭味下干呕着,要注意到再也没有哪怕一支枪指着他简直不要太容易。

“我过会儿再告诉你,好吗Morty?来吧,我们在。我们还有一大堆工作要做呢。”

绿色薄膜即刻在白色空心砖墙上展开,并在他们穿过其中后立马消失了。


“三十六加仑!”O5-3通过对讲机说。“三十六加仑的SCP-447-2,在完全同一个时刻被从三十六个单独的装置中取走,还显然是你和你的孙子干的!”

Sanchez博士紧张地在椅子上晃动着,双手抱头,汗流浃背。“先生,我告诉您,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首先,我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喝过酒了。其次,我从来没见过我的孙子啊!”

房间里的四个安保守卫互相对着翻起白眼。在研究员们被抓到他们的项目里来之后情况总是这样。在暴露之后,他们都崩溃了。这看着可不好玩,但他们也有活要干。

“嗯,视频监控记录很难被忽视,Sanchez博士。很他妈难。”O5们不经常生气,但这次情况特殊。这回他们被抓到裤子被褪到膝盖以下,全都是因为一个受高度重视的博士得到了他不应该得到的东西。多明显。不然他是怎么制造出传送门装置的?“在过去,我们会杀了做出这种愚行的人。当场杀掉!”

Sanchez博士猛咽了一口。“我知道情况很严重,先生,但我再说一遍,我不知——”

绿色薄膜即刻在他身后的白色空心砖墙上展开,伴随着一声清晰的冒泡声。Sanchez博士的脸在听到自己身后传来的声音时瞬间失去了颜色。

“WUBBA LUBBA DUB DUB!”

一只手抓住他的肩膀,将他拉过一道明亮的绿光,突然,Sanchez博士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该死的车库地板上,周围满是坏掉的机器,还有几个发着光的怪东西,就好像它们还真的能用一样。在另一边的安保守卫有机会眨眼之前,一个绿色凝胶状的传送门就在他眼前砰然关闭。

“哦天啊,Rick!”Morty尖叫起来,跳到椅子上指着他。“那那那那那是谁?!”

“什么?孩子,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Sanchez博士粗声粗气地说,跳了起来。

“放轻松,Morty。我已经控-嗝-控制住场面了。”Rick拿起瓶子灌了一口,然后把空瓶越过肩头扔了出去。Sanchez博士转过身,嘴巴抿成一道紧张的线,眉头上露出一副严肃的神色。“嘿,我,”Rick得意地笑着说。“里面的生活对你如何啊?”

要分辨他们二者并不难。Sanchez博士的头发被梳得平平整整,他的衬衫才熨过,他的眼神稳重且理智;甚至他的下巴上都没有任何呕吐物。当Morty挣扎在短暂的存在危机中时,他们彼此打量了一会儿。

“老天,Rick。你到底干了什么?”Sanchez博士质问道,揪住另一个自己的衣领。突然间,他们显得出奇的相似。

Rick推开Sanchez博士,让他一屁股摔回地上。“住口吧,Sanchez,”Rick笑着说。“我只是拿走了你的一些珍贵的……无限的……管他什么的……绿黏液。我的传送枪需要它。”

“哦?你的传送枪需要它。哦这下一切都清楚了!用枪指着你孙子……你知道的……像个磕……嗑我不知道什么嗨了的瘾君子一样到处乱跑。这就是你玩的开心的方式,Rick?是吧?这就是你-你怎么玩嗨的?毁掉别人的工作还犯下死罪?”

“是啊,差不多吧,”Morty耸耸肩。

“我是说那-那甚至根本没达到你刚刚犯下的绑架的程度!我要怎么才能回家去,Rick

“哦?那我要怎么做呢,Sanchez?嗯哼?让你呆在那里被切掉脑叶然后踢回野外去?是那样吗?因为在我看来我可是刚刚救了你的。顺便说一句,不客气。

Sanchez博士张开嘴想说点什么呛回去,但他的心没放在这上面,他倒了回去。“……谢谢。”

“太对了,‘谢谢。’我可能不喜欢你,Sanchez,或者你们的立场。因为你们的盒子和-嗝-‘常态’什么的。但说真的?你觉得我会让另一个版本的我为09年的肮脏Sanchez事件承担责任吗?别开玩笑了,Sanchez。我们比那个还是稍微正直一点的。”Rick伸出一只手扶Sanchez博士站了起来。

“呃,Rick?”Morty问。“为什么,呃……到底为什么你的传送枪需要哪个?不管怎么说?就像……我们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就……就只是为了拿到那东西,你知道吗?”

“嗯,来问问我们的朋友吧,Sanchez博士。你不能用SCP-447-2做的一件事是什么?”Rick带着邪恶的笑容问道。

“呃……你是说让它接触尸体?”

“就 ——是这样!”Rick说,边把角落里的一台机器上盖的毯子掀开。在顶部的漏斗里明确无疑是三具尸体的形状。Morty开始抱怨。他可以发誓是其中之一。“那你知道为什么吗,Sanchez?”

Sanchez博士抱起手臂嘲笑他。“当然不知道。没人知道。而且即使我知道,我也不能告诉——”突然,Sanchez博士意识到他在基金会的工作事实上已经到了尽头,于是停止了这一思路。“……不管怎样,我不知道!”

“它能统一时间和空间,Sanchez!想想吧!只要把这些东西溅到尸体上然后砰!每一刻都成了同一刻!每个人!他们都到了一起开始,你知道的,绕来转去什么的。”Rick抓住另一个自己的肩膀,径直贴上了Sanchez博士的脸。“那是座金矿,Sanchez!是个他妈的金矿!”

“是啊,当然了。听上去就像能挖出死亡的金矿一样,”Sanchez说。“真——的对你印象深刻了,Rick。超他妈深刻的。”

“老天,Sanchez!”Rick拍了拍自己的脸,用力拿手挤压着脸滑下去。“别再像个形-嗝-形而上的拉什·林博那样思考了,像个科学家一样想想!一个巨大的薄荷味死亡漩涡、几千人失踪、两千平方公里的土地再也没法使用,突然你就……就停止了前进的步伐?你们让我恶心,你知道吗?”Rick把Cropse-O-Matic 30001上的开关打开,启动了巨大的食品处理器。他在柔软的白色粉末填满他脚边的一个小罐子时打了个哈欠。“如果你花时间去精确对待任何事——破天荒地顾一次大局——可能就能发明出这个!”

“呃——Rick?”Morty尖声说。“那难道不是,你知道的,很危险?或这之类的?”

“当然很危险了,Morty!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还没把它卖给别人?!你以为能放心把这种力量交给你爸爸那种人吗?你以为什么人都能骑在这个火药桶上吗?!不。这需要胆量,Morty。胆量、诡计和差不多0.05的血-嗝-血醇浓度就能做到了。”

“哇,多谢了,Rick,” Sanchez博士说,仍旧抱着手臂。“那我该怎么办,啊?我都不喝酒了。”

“似——啊,你真的就让那些官僚狗骑在你头上,不是吗?”Rick厌恶地说。“冰箱里有一瓶黑麦酒,你自便吧。Morty和我已经有回家所需的一切了。”

啥?”Morty尖叫起来。“你你你你你是说这里不是我们的车库?!”

Rick咯咯笑了。“嘿嘿嘿……不,这已经是我们的车库了。差不多五年前,我第一次搬回来的时候。至于你,Sanchez,做你想做的,我不在乎。这整个现实现在连我们的一个拷贝都没有。但如果你,你知道的,想和你的家人重新建立联系,或许真的做些对你的生活重要的事,他们大约两个小时以后就回来了。否则抽屉里有把充满了的传送枪。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绿色薄膜即刻在混凝土底板上展开。

“来吧Morty。该回家了,”Rick说。Morty耸肩甩掉他的困惑,跳了过去。“回头见,我。祝我们以后要做的每件事好运。”然后他也消失在虫洞里,就在它关闭前的一瞬。

Sanchez博士甩甩头,跌跌撞撞地坐到一张凳子上,喝着酒,直到一切都变得合理为止。两个小时后,当他的家人到家时,这是他多年来最快乐的时光。或许就在那一刻,Rick Sanchez博士才终于意识到什么才是生命中真正重要的。


“你知道,Rick,我在想,”Morty说。“如果那些……绿色黏液,和尸体,你知道,它们让所有时间和空间……挤在一起……之类的。如如如如如如果你……吃了一点会怎么样?”

Rick对着Morty眯起眼,突然间,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该死的严肃和清醒。“别问我那个问题,Morty。那是一条你绝对不想走上的黑暗之路。”


五年前,Sanchez博士醉醺醺地在车库里看着一小堆粉末状尸体和一罐绿色黏液。他试探性地把尸体切成一行,吃了一小勺447-2,然后深吸一口气。

“卧槽!”

他用鼻子哼了一声。他的手痛得紧紧捏住自己的脸。他翻来覆去。他喘着气。他撞倒了车库架子上的一些垃圾。全部一气呵成。

“啊!哦!哦老天。我的老天……”

Sanchez博士不可置信地盯着他的双手。

我是个卡通人物!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