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ror and rorriM dna Mirror and rorriM dna Mirror
评分: +12+x

Part 7

徐冰站在塔楼的顶端,用望远镜眺望着远方。

正南方几公里外是一栋塔楼和几栋建筑,正北方几公里外则是同样的景象。正西方、正东方的情况也没有什么区别。

西北、西南、东北、东南方向看到的建筑则远了一些。

不过最麻烦的是,那些建筑群,都和他脚下的塔楼与建筑一模一样。

“我们遇到麻烦了,老陈。”


Part 1

徐冰从睡梦中醒来时,映入眼帘的是车窗外无边无际的黄沙。

可能是这幅画面实在太过单调,他的眼皮挣扎了几下,便遮住了它——尽管,是用更加单调的漆黑。

然而,这片漆黑也很快被照成了同样的金黄色。

徐冰恼怒地睁开双眼,又被璀璨的后视镜逼迫着移开视线。当然了,后视镜自然没有什么璀璨可言。

除非里面装着一整个戈壁滩的太阳。

徐冰稍微活动了下身体,只感觉到处都滚烫滚烫的。由实验服改装成的长袍也被汗水紧紧粘在身上,不肯发挥一点儿透气的功能。

“醒了?“一旁驾驶中的老陈戳了他一胳膊肘。

“嗯。该我开车了?”

“我还能再开一阵。不过我倒是不介意歇一会儿…”

徐冰在坐进驾驶位之前,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寻找着此行的目的地。很快,他找到了。

戈壁滩上的巨大建筑群,孤立于四周的荒芜,顽强地宣示着人类征服自然的决心。

它曾是保卫现实的最后一道防线,是以人类有限的理性挑战无限的非理性的一次尝试。

它就是现实之所在,Area-CN-Ω。

特殊收容措施:项目必须收容于Area-CN-Ω中心区地下一层的镜间内。该房间为2m×2m×2m正方体,墙壁均由████建造,其内部均为近似的理想镜面,外部附着有隔音材料。
项目不需要提供任何饮食。任何情况下不得破坏镜间的完整性。违背此条规定可能导致一次CK级现实重构情景。


Part 2

老陈只比徐冰早来基金会一天。然而徐冰第一天上班的时候,仍然把他当成了老前辈,就像之后的每个新人一样。

老陈不仅面相老,而且为人谨慎,又沉默寡言,——也就意味着当事情发生,你并不能很快发现:他其实知道的并不比你多。

至于他究竟是叫陈天璐还是是陈添露根本没人记得,人们只记得他叫老陈。反正他对自己的名字也不怎么满意。

不管怎么说,没有哪位前辈会有过在那里工作过的经历。

Area-CN-Ω,戈壁滩上的基金会站点。

或者说,曾经是。

老陈曾经以为Area-CN-Ω只是某种流传于基金会研究人员中的都市传说。直到他接到了O5议会的间接指令(天知道具体有多间接。但那可是O5啊!)带上他的搭档前往戈壁滩上的废弃站点。

这里曾经收容了整整两千个那种被称为现实扭曲者的怪物,但其中的大多数要么被处决了,要么被无效化了,要么迁走了,要么就只是单纯的屈服于岁月。站点的四周排布着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阵列,确保我们所珍视的现实不会受到威胁。即使出现了纰漏,Area-CN-Ω的地下二层还藏着一枚核弹。如今,仅有一位现实扭曲者仍然收容于Area-CN-Ω。老陈的任务就是确认那玩意是否还活生生地关在那儿,如果是,就干掉它。

至少老陈接到的指令是这么说的。

虽然没有开车,但老陈也没闲着。他除了读文档,便是反复地检查那把激光步枪——虽然是老型号了,但这是文档里推荐的武器。他真的有些紧张。

当然了,徐冰看上去完全不在乎那把老古董。他就是这么没心没肺的人。

“反正也用不上。等我们到了Area-CN-Ω,给1999收尸,就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

当然了,道理上是这么回事。

在Area-CN-Ω,没人可以撼动空间中那2.5休谟的稳定现实。那些曾经把自然规律践踏于脚下的家伙,就这样在基金会的收容下一个个地消磨意志,然后是衰老和死亡。SCP-CN-1999,在没有补给的情况下,已经被关了快半个世纪了。按常理推断,早已经成为蛆虫和苍蝇的乐土了。

不过,和一个现实扭曲者讲常理?

即使是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阵列,也给不了老陈足够的安全感。

只有SCP-CN-1999的尸体可以。

描述:SCP-CN-1999是一未知级别现实扭曲者。经过针对性改进的康德计数器显示其周围休谟指数为复数,其物理意义尚不明确。项目表现出对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的抗性。截止至该文档被撰写之日,其抗性已提升至40%。在使用了逆模因攻击项目后,项目产生抗性的势头已被遏制。
项目具有几乎无限的扭曲现实能力,不受空间距离所限,并能够以光速传递其影响。其作用范围为同时满足以下两个条件的概念:1.处于项目的“观测”(广义的)下。 2.本身能够被项目所理解。3.与项目能够互相影响。


Part 3

2小时后。

越野车停在了一段残缺不全的铁丝网前。引擎的轰鸣声突然停止,两人都觉得耳朵不太舒服。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Ω”。在那之后,是Area-CN-Ω曾经威严的大门。墙壁上模糊不清的标语,仍然在试图警告着闯入者的好奇心。

“所以,我们还有必要从大门进吗?”徐冰指了指铁丝网上的一个窟窿。这样的漏洞在整个铁丝网上几乎处处可见,不如说只有几段是完好无损的。“我打赌那上面肯!定!没有通电了。”

“先别着急。”老陈一溜小跑接近大门。密码盘上已经不再显示数字,指纹锁也没有反应。老陈干脆踢了一脚上去,本应轰然响起的警报也默不作声。

“显然,这地方的防卫系统已经整个瘫痪了。”跟上来的徐冰摊了摊手。“喏,这是你的枪。”

老陈瞪了他一眼。“我已经提着电脑和工具箱了。你就带着它不行么?”

“电脑给我。我才不背着这老古董。造价又贵,又笨重,开不了几次火就得重新充电。这东西,应该放在基金会博物馆里。”

“所以这玩意才没有量产啊。”
老陈叹了口气,背上那杆笨重的激光步枪。

不过能量武器是必要的。

项目能够被能量武器伤害。尤其是[数据删除]型号的激光步枪,或者是脉冲武器。不过项目在多次实验后呈现出对能量武器的耐性,这种性质可能仅仅是因为项目相对不熟悉能量武器。滥用能量武器可能最终导致项目对其免疫,就像之前免疫常规武器一样。


Part 4

收容。控制。保护。
这三个词以特大号字体刻在了管制室的墙上。在这行字下面,是老陈那颗半秃的脑袋在焦急地摇晃。

“我们遇到麻烦了。”老陈的眉头紧皱。

“别假装不知道,行不行?我们都知道这儿没有东西能够正常运作了。”徐冰不耐烦地说。他本来就反对来管制室,在他看来完全是浪费时间。

“比如……外面那玩意?”老陈指了指窗外,那里能看到现实稳定锚阵列的一角。

“那个例外。不知道它是怎么坚持这么多年的,难道里面藏了个永动机吗?不过我估计啊也就是虚有其表罢了。里面最多有一半是实际起作用的。”徐冰说道。

“行了,咱们想想该怎么办。我启动不了摄像头。”老陈边说边把电脑收了起来。

“那就进去看啊。听说过‘门’这种东西吗?”

“那东西的牢房是完全密封的,就是说,没有门。”

“什么?哦,你是说‘没门’?字面意义上的?他们是怎么把那玩意关进去的?”

“可能是先送进去再建筑吧。”

“那咱们就开一个门出来。”徐冰说完,便盯住了老陈脚边的枪。

“绝对不行。”老陈警觉地捡起枪。“这是SCP-CN-1999的文档。你瞧,这里,‘特殊收容措施——任何情况下不得破坏镜间的完整性,否则将导致CK级世界末日!’”

“那是它还活着的情况下。”徐冰边说边靠近老陈。“真的,你太谨慎了。我们的任务就是来这天杀的鬼地方给一个怪物收尸。真要有什么危险,那是MTF的事,轮不到我们这些蹲实验室的上前线。”

“徐冰,你听我说……我们可以慢慢谈。”老陈握紧了他的武器。他的手心里全是汗。“如果我们找不到解决方案,只要在这待上一个星期,表示我们已经尽力……”

“谈个屁,这鬼地方我一天也不想呆。早点完事,早点回家。把枪给我,还是说……嗯?”徐冰歪着个头看着老陈,后者已经举起了枪。“你不会真的开枪的,对吧?我们都知道你不会真的开枪。”

“别逼我。”老陈一边后退一边把枪口对准了徐冰。作为准星的红点落在徐冰的脸上。徐冰只是继续步步紧逼。

“怎么?退无可退了?——嘿!”徐冰说着,突然一拳砸在老陈头上。

项目目前的收容措施是基于其作用范围的。故当项目处于镜间内,其能够观测和理解的范围仅限于项目自身。
项目曾表现出对“镜面”本身的理解,并试图改变其性质。已对其接种针对“镜面”概念的逆模因。


Part 5

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一切都不曾存在于此,一切都不应存在于此。

除了“空”。

除了她。被称作SCP-CN-1999的危险存在。

有时,她会害怕这片深邃的黑暗。

不是害怕黑暗中有什么,而是害怕黑暗中什么都没有。

有时,她会点亮自己。

很快她便发现了其他的光。一个又一个的点亮,以有限的光速铺满无限的“空”。

不,那全都是她自己的虚像。

不,她已经无法理解“虚像”。

所以,那些都是她。每一个都是本人,如假包换。

有时,她感到孤独。

很快,连“孤独”的概念也成为了“非存在”。

她还记得来到这儿之前的事,虽然只是模糊的片段。

宁静的小镇与幸福的生活。红领巾与糖果。

以及随后的灾难。哭喊、鲜血、死者的目光。

人们说这是她的错。

后来啊——

在悠长的岁月中,她厌倦了无尽重复的自己。

她不再发光。

再没有自己了,只有“空”。

只有时间与空间是可被触摸的。

她试着改变。时空在她手里就像团橡皮泥一样。

但,没有意义。

没有发生事件的时间没有意义。

没有容纳物体的空间没有意义。

直到一道光划开了黑暗,虚空被撕开了一道裂痕。

然后,那道裂痕转了几个弯,围出一个不太标准的矩形。

接着,虚空被打破了。

项目出生于██市的普通中产阶级家庭。在其12岁之前无异常记录。
事故SCP-CN-1999-Ω后,基金会随后控制了其幸存的家族成员,未检测到休谟指数异常。
项目被发现于一次严重公共安全事故,由救援人员从废墟中发现。随后基金会注意到了该项目,并予以收容。详见事故记录SCP-CN-1999-Ω。


Part 6

激光步枪轻而易举地在墙上画了个门框出来。

“操!”徐冰一脚踢在上面。然后又是一脚。然后用身体撞了上去。

徐冰的脸撞到了冰冷的镜面上。镜子的碎屑划破了他的皮肤,但他只是挣扎着站了起来。

“徐冰!你做了什么?”

老陈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无妨。徐冰心想。反正已经做了。

老陈掏出一个手电筒,搜寻着那个怪物的遗体。

“嘿,这里面可比外面看起来的大多了。”徐冰拍了下老陈的肩膀,但后者只是甩开了他的手。

“到处都是镜子,显得大而已。”老陈的语气明显不悦。

明显不是。徐冰心想。这么小的地方站两个人不应该这么宽敞。

手电筒的光在镜间里游移腾挪,最终停在了镜间的角落。

镜子里的老陈也举着手电筒对着同一个角落。

八道光以完美的对称形式,同时照向了蹲在墙角的她。

“所以这算啥?一个蓬头垢面的小女孩?”徐冰蹲下仔细看了看,“甚至连衣服都没穿。这有点过分。”

“还活着吗?”老陈的声音因紧张而颤抖。

“显然已经没气了。你瞧,她一点反应也没有。这样呢?嗯?”徐冰用手捏了捏她的脸蛋。“都凉了。咱们把她拖出去……”

那小女孩忽然猛地抬头,空洞的双眼没有聚焦在任何东西上。声带发出了沙哑的声音,却没能表达任何信息。

“操!”徐冰急忙回头去捡那把“应该放在博物馆里”的武器,却踩在镜面的碎片上滑倒。

但是他的脚勾到了激光步枪,旋转着踢了出去。

“老陈!接着!”

老陈弯腰接住了它,瞄准那现实扭曲者的头,以最大功率输出——

位于八道激光的中心,她灰飞烟灭。

对SCP-CN-1999的处决提案被O5议会驳回。
“倘若我们没成功,倘若没能彻底消灭她,又让她理解了‘死亡’的本质,会发生什么?我们经不起这样的冒险。”——O5-█


Part 8

一小时前,老陈像个英雄那样干掉了SCP-CN-1999,然后顺便扁了徐冰一顿。

然而现在……事情有些不对劲。

“我们遇到麻烦了,老陈。”

“难道它们和我们在的地方一模一样?”

“它们和我们在的地方一模一样。”

“……”

老陈默不作声。他低着头像是在思考什么。

“没事儿,可能是她临死之前把这建筑复制了几份而已。我过去看看,你留在这儿。”老陈故作轻松地说到。

“你觉不觉得……和囚禁她的那个房间有点像?”徐冰小心翼翼地问。“该不会是……无限的吧?”

“啊,有可能是以那里为蓝本创造的。她只见过这个嘛。”老陈的声音在楼梯间旋转着下降。“就算是无限,也只是她创造了一个空间困住我们。冷静下来慢慢想办法总会出去的。慢慢想办法,明白吗?你太急躁了。”

“来,徐冰,车上的补给分你一半。”

“你这是……”徐冰愕然。

“我没说我一定回得来。”老陈只是笑笑。

“好吧,你去冒险,我留在这儿联系总部,看看我们还有没有被救的价值……”

“什么,联系总部?你怎么做?”老陈流露出惊讶的神情。

“跟我来。”徐冰神秘的一笑。

几分钟后,Area-CN-Ω中心区二楼仓库。

“看见那个像电报机一样的东西了吗?丑了点,但它是货真价实的量子通讯装置。”徐冰说到,“这东西几乎没人用,但是我知道总部一直监视着它们。”

老陈用手轻轻拭去键盘上的灰尘,“这东西看起来……很新。”

“是的,这是两个月之前的研究人员留在这的。即使被哪个漏网的气功大师送到别的世界也没关系。量子纠缠无论如何都能生效,不论你在哪个位面。”徐冰笑了,“其中有一个是我哥们。我知道我们没权限动用它……”

“去他妈的权限。”

“去他妈的权限。”

两人相视而笑。

“之前是我莽撞了。”徐冰的声音突然变小了许多。

“什么?”

“就是说,对不起!”

“大点声!我听不见!”

……

二十分钟后。

“S-O-S……行了。”徐冰摘下耳机,朝着身后说到。“接下来只要等回复就行了……”

“多久?”老陈皱眉。

“应该很快吧。”


Part 9

“总部还没发现情况?不应该啊。”徐冰疲惫的摊在椅子里。他已经等了一夜。

“我觉得我还是出去碰碰运气吧。你那套高科技的玩意好像不管用了。”老陈说,“天都亮了。”

徐冰还未来得及回应,就陷入了梦乡。

……

徐冰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是激光步枪的枪口。

“老陈你干嘛?我错了行不行?你不会要杀了我吧?”徐冰试着拨开冰凉的枪口。

“你是谁?”老陈只是警惕的看着他。

“我徐冰啊,你今天吃错药了?”徐冰干脆把椅子甩开站了起来。

“但你不可能是。”老陈缓缓地把枪口放下了,但是眼中依然带着怀疑。

“我当然是。说起来——”徐冰瞟了一眼手表,“你回来也太快了吧?”

“我没有回去。”

“怎么回事?”徐冰迷惑地看着老陈,“你没回来。那站在这儿的是啥?”

两人对峙了一阵。终于,老陈叹了口气,把枪放在了桌子上。

“我好像有点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了。”老陈在桌边坐了下来。

徐冰长吁了一口气。

“读一下墙上的那几个字。”老陈命令道。

“收容,控制,保护。基金会的原则。每个楼层都有这玩意啊。”徐冰答道。

“我没法阅读它们。我看到的字是颠倒的,就像——”

“就像在镜子里一样?”

“是的。”

“哦,那可真是糟透了。这是左手还是右手?”徐冰伸出一只手来。

“从你的方向看,是左手。”老陈答道。

“完全不对……这么说你是从镜子里来的?”徐冰说。

“不……我无法这么说。如果每一个Area-CN-Ω里都有一个我,此时此刻每个我都在讲这句话,那么肯定有一个是真的。”不是老陈的老陈答道。

“就是说……”徐冰试着理清思路,“那里面也有无限个我了?现在真的老陈在和北面的那个我说话,而现在和我说话的是南面的那个我……”

“在每个你看来情况都一样。”老陈说道,“你们是完全对称的。根本挑不出来谁是真的。”

“麻烦了。所以只有两种我,左右颠倒的和不颠倒的?”徐冰说。

“是两种,但实际上和一种没区别。根本分不出来谁是颠倒的、谁是未颠倒的。”

“天啊,真够扯淡的。”徐冰觉得自己的头要炸开了。“咱们还是等总部的消息,让专门处理时空异常的博士来处理……”

“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收不到回复?”老陈猛地站了起来,一步步逼近,“已经没有外界了,徐冰。你草率地破坏收容措施的时候,改变就已经开始了。整个地表——搞不好是整个宇宙——已经在那几分钟里统统被这片Area-CN-Ω所在的荒漠充满了。”

“你没有证据!你怎么知道是直接覆盖掉了外界?你怎么知道是以光速蔓延?完全是你瞎猜的——”徐冰吼到。

“证据就是,总部没有回应。在我看来这机器跟新出厂就扔在这仓库积灰没啥两样,它没问题。”老徐稍微缓和了点语气,继续说道,“你问光速?首先,没有什么能超过光速施加影响。1999也没有超距作用的记录。其次,她毫无疑问是仿造她的牢房来建造的这片沙漠。两面相对的镜子产生的像就是以光速向远处蔓延的。”

“为啥是光速?”

“难道是一瞬间就产生无穷多的像?”老陈问。

徐冰反问道:“难道不是?”

“无穷大不能用作量词,现实中没有那样的东西。仔细想想,镜子是怎样成像的?”老陈解释到,“光在两面镜子之间来回需要时间。”

“我……我明白了。”徐冰若有所思,“但是光速很快,足够在那段时间里铺满全世界了。”

“没错,就是这样。我们所知的现实已经不复存在,不,是不曾存在过。”老陈说到。“欢迎来到CK级情景。我警告过你的。”


Part 10

夕阳西下。

在Area-CN-Ω的第二天就快过去,老陈正坐在台阶上沉思。

“吃点东西?”徐冰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身后,递过来一块压缩饼干。

老陈斜了一眼那块压缩饼干,迟疑了一会儿,接了过去。

徐冰坐在他的旁边,沉默不语。

“徐冰,我在想,如果这些Area-CN-Ω都是以一个中心拷贝出来的——就像镜子一样,那么如果摧毁掉那个中心呢?”老陈突然打破了沉默。

“又来了,我们又分不出中心是哪。”徐冰无奈地摊手。“况且你打算怎么‘摧毁’?”

“这里是Area-CN-Ω。我们专门留有一枚核弹的。”老陈只是平静地陈述事实。

“你确定这么做有用?”徐冰摇了摇头。“搞不好结果只是用无数枚核弹把世界再毁灭一次。虽然也没多少值得摧毁的东西了。”

“不确定。但我想,既然是1999靠自己脑中的概念改变了现实,而我们又展现了镜间被破坏的样子……或许能行。”

“但我们没处可躲!我们都会死。”徐冰瞪着眼,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们迟早会死。至少这个世界能够继续存在。”
老陈起身,转身走进了站点大楼。


Part 11

“起床。”老陈重重地拍了下徐冰的肩膀。

徐冰显然是被吓了一跳,从工作椅上弹了起来。“这可远远不是什么‘床’。这么早叫我起来干嘛?”

老陈低头道:“我想到方法了。”

“什么方法?”

“拯救世界的方法。跟我来”

五分钟后,Area-CN-Ω的遗址外。

“所以关键是找到‘中心’的所在,”老陈说到,“不然的话就只能同时炸掉每个镜像。”

“那有什么关系?反正这些空间会被还原成正常的世界……”徐冰说。

“不是那样的。世界被改变过,就不会什么都不留下。特别是有现实稳定锚存在的时候。”老陈忧心忡忡地说到,“我们现在走的每一步、说的每句话,都在扩大我们对现实的影响。如果世界的每个角落都被核弹夷平过一次,你想象一下那是多么大的改变?”

徐冰想了想,又说道:“就算是这样,就算你找到了‘中心’也没有意义啊。镜像和本体是完全对称的。‘中心’的我们做了什么,就等于是其他的我们也做了同样的事。”

“不完全是。”老陈取下背上的激光步枪,又装上红色激光瞄准镜。“和真正的镜像不同,我们是可以穿过镜面边缘的。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和相邻的镜像相互影响。”

“我不明白。那又怎样呢?”

“徐冰啊。我告诉过你,光速是有限的。那么,镜像其实是晚于本体生成的对吗?”老陈开始试着瞄准远处的什么东西。

“是这样。但是光速很快啊,时间上只晚了一点。”徐冰回答到。

“可是这个时间刚好足够激光通过。”老陈笑了,“毕竟,我们用来制造区别的武器,同样是光速。”

“制造……区别?”

“对。必须让‘中心’Area-CN-Ω和其他的Area-CN-Ω区分开来。”老陈不断地调整瞄准方向。“我现在正面对着我的镜像,他也在做同样的事。如果我们互相发射一束方向相反的高能激光会怎样?”

“精确的方向相反吗?会发生干涉而在你们连线的中央损失大部分能量。”徐冰老实回答。

“没有时差的话是这样。但是,离‘本体’近的那一个我会抢先开火。多出来的时间刚好够激光通过。”

“如果是那样,晚开火的一方会看到激光步枪在手中爆开。在扣下扳机的一瞬间。这样的确制造出区别了。”徐冰背脊一凉。“只有处于最中央、时间上最早的位置,才能确保自己总是活下来的那一方。”

“可是没必要啊!”徐冰吼到,“不是还有别的区别吗?比如,你我的左右是相反的啊!”

“利用这个至多排掉一半罢了。无穷的一半依然是无穷。”老陈只是笑笑。“说起来,你不必管我的死活,我又不是你认识的老陈。”

“我也不是你认识的徐冰。”徐冰反驳。

“你最喜欢的书是哪本?《浮士德》?”老陈问。

“当然。逗留一下吧,你如此美丽!1

“那就够了。”一瞬间,老陈流露出难以言说的神情。那是动物知晓自己死期后的样子。

电光闪过。

“看起来我还没死,那么死的应该是对面的我了。”老陈努力用着轻松的语气。

“你不必如此。”徐冰说。

“走吧,去西面,我该赌下一次了。说起来也奇怪……如果有无穷个我在进行这场赌局,那么我活到最后的概率应该是无穷分之一,也就是概率为零。可即使是概率为零,最后还是会有一个我活下来,然后启动核弹。”

……
电光闪过。

“表面上看我活下去的概率增加了,不过依然是零。无所谓了。”

……
电光闪过。

“别担心我,我说了,人总是会死的。”

……
电光闪过。

“哟,看来我是那个不可能的幸运老陈了。”老陈惊叹。“接下来的部分才是最难的。”

“你开枪的时候没有半点犹豫。我想,你其实更希望是死掉的那一边吧。”一直沉默的徐冰突然开口。

“是啊,反正待会被核爆炸死也一样。早点死少费点事。”老陈哈哈大笑。“走吧,去地下二层。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Part 12

“你最喜欢的书是哪本?《浮士德》?”

逗留一下吧,你如此美丽!

“那就够了。”

电光石火之间,激光步枪的能量在枪口处炸裂。

“老陈!”徐冰嘶吼着想要上前。

已经太晚了。那些红的白的灰的东西,曾经属于某人身体的一部分,只是简单地散落一地。

但我们迟早会死。

徐冰庄严地鞠了一躬。

至少这个世界能够继续存在。

徐冰回到了管制室,重新启动电脑。

上面显示的是他一直不肯仔细读完的那篇文档。

项目编号:SCP-CN-1999
项目等级:Keter

窗外响起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一朵蘑菇云在戈壁上徐徐升起。

徐冰脚下的大楼正摇摇欲坠,不仅仅是因为遥远的核爆,更是因为现实正在被修正。

徐冰身边的东西正在一件一件消失。没有消失的那些,也开始丢失它们的细节。

墙上的门窗统统消失。基金会的标志简化成了三角和圆的组合,然后是圆,然后是什么都没有。

窗外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仍然在工作,努力维持着这片错误的现实不被修复。

徐冰翻出一个手榴弹,在它消失之前扔向了窗外。

很快,不再存在什么Area-CN-Ω了。

只剩徐冰和他面前的桌子,还有一块墙角。

至少,写完最后一份记录文件吧。

电脑已经消失了,不过无所谓,徐冰更喜欢纸质文档。

项目编号:SCP-CN-1999
项目等级:Keter Neutralized


………
一九六四年十月,在研究员陈天璐的努力下,SCP-CN-1999已被处决,其后续影响已被无效化。
徐冰在此次事件中犯下重大过错,作为惩罚,徐冰必须目睹他的挚友惨烈的死亡,并一个人迎接末日。

徐冰抬起头。那些远方的Area-CN-Ω,变得愈发模糊。有些只剩下模糊的残影。乃至,整片荒漠的存在变得愈发暧昧不清。

收容。控制。保护。

S.C.P.

这就是基金会所做的事。


(END)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