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我满怀思念

评分: +48+x

Dong 12/20/21(Monday)
15:44:02 #85474329


这个故事大概是大上周的事情了,当时我正揣着身份证顶着风走去银行,上个月月末我刚刚过完16周岁的生日,我不知道激动个什么劲的准备跑去银行办银行卡。
今年我们这边的冬天很反常,光是温度零上开化就已经有了好几次了,但那天却是异常中的正常,天特别的冷,每一丝风像是要把我割成芥末刺身鱼片那样零碎的吹着。我裹了裹羽绒服,向银行的脚步加快了。
在银行门口的不远处,一名老奶奶很奇怪的站在那里,她穿着奇怪但不怪异的宽大衣服,就像巫师的斗篷或者僧侣的袈裟。厚厚的白色羊毛衣服下看不清她的身形,甚至面部也因口罩有些模糊不清。我怔了一怔,想起了我的太奶,那是我奶奶的母亲。
但她在5年前就已经去世了,想到这里,我的遗憾就止不住的往上涌。
我强行让自己移动起来,在寒冷的人流中突然停下,是一件很怪异的事情,而我不想再被谁觉得我常人有什么差异了。我与那位老奶奶擦肩而过,没有在意更多。

走到了银行门口附近,我突然闻到了一股……胶皮味,一股烧焦的胶皮味。很多人都有过这种感觉吧,一种味道或者一种气味一种触觉,和某件压的很深的记忆相关联,但是如果回忆起记忆的气味时,那种味道怎么也想不起来是什么样子,或者说怎么也想不出来气味和记忆的关联了。我依旧也是,靠着模糊的记忆,描述出那天的奇妙感觉。
我想起了很多,很多很多,那些记忆从脑海里被气味拽出,然后猛的一下把所有的都塞到我的眼前。很久以前家里住的小平房,很多邻居的屋子挤在一起也很和睦;几岁时很爱玩的玩具小车,但现在我对玩小车的记忆已经几乎没有了;还有太奶家的后屋,那里总是灰扑扑充满灰尘;太奶家院子秋天金灿灿的海棠树,那颗树总是把我和凶恶的大狗隔绝起来;还有太奶每次慈爱的叫我小宝,我如果和另外两个堂弟在一起她总是会让我照顾他们;还有很多…
太奶……
她已经去世五年了…可我总会不由自主的想她…
我的身体距离银行仅剩几米,却仍没把脚步踏进去,理智和理性告诉我那不是真的,但我一直在想那种可能性。
太奶回来了。
为什么太奶会在这里…为什么…前面就是太奶家已经拆迁的老房子废墟了,过了那条马路直行进入胡同…我正夹在他们的正中间,她会不会是找不到家了呢…?
我尽力说服自己,但是身体还是不争气的往后看,那个奶奶刚好和我对视,依旧是模糊的面孔,脸被口罩遮住,我很想一步冲上前去抱住她,告诉她我们有多想她,但是我没有。
她真的很有可能是个陌生人,而我不想再被谁觉得奇怪,如果我真的去搭话……我真的没有勇气。
我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位奶奶又转过身来,与我对视,那一刻,我真的快要哭出来,神情恍惚。
太奶家的海棠树…每年秋天都会做酸酸甜甜的海棠罐头,而我不喜欢吃酸甜的海棠,就一口也没动过太奶家的罐头。
可是……再也吃不到了。
我快步离开了那里,伴随着烧焦胶皮味的渐渐弱去,我的不安感也渐渐弱去,我忘记了我要去干嘛,走了不知多远,发现我常去的那家奶茶店,一头扎进去,瘫倒在椅子上,摸索着把手机充上电,我长出了一口气。
店里只有老板,他没有发觉我有什么异常,只是询问着我需要什么,我犹豫了半天,正要出口时,他开口道:“还是杨枝甘露?”
我楞了一下,就好像他抢了我的台词。我这才想起来每次我来这都只点一杯杨枝甘露,因为怕其他的口味不好喝,而浪费了一杯奶茶钱。
但是…我第一次喝杨枝甘露的时候…又是怎样想的呢?
“草莓白雪糯米水吧,换换口味。”
奶茶做好了,我坐在椅子上看着手机喝了一口奶茶。草莓味占据了我味蕾的整个频道,那杯草莓白雪糯米水真的很好喝,原来和平常不一样,也没有什么损失。
我又想起来太奶去世的前一天,那天中午午休时间我见她的最后一面,是捧着电视机度过的。
我留下太多遗憾了。
而那位奶奶的身影在我脑海中却越来越清晰,仿佛一张高清图片,我吞咽的速度也不由自主地加快。
和正常不一样或许会得到更好的结果呢…?
我拿着带有草莓残渣的空杯子推开了门,门外的寒风直往我的脖子里钻,但我却没有因此停下脚步。
万一呢?
我一个无神论者在此刻开始动摇起来。

Ane 12/20/21(Monday)
16:42:47 #64845222


真的很令人遗憾啊…

我的奶奶是在两年前去世的,我能体会到这种感觉。如果有机会,哪怕是鬼魂还是什么东西,我真的很想抱抱她。

Cadon 12/20/21(Monday)
16:55:28 #95465224


抱抱

人总是要向前看的啊,加油。

Dong 12/20/21(Monday)
17:11:12 #85474330


那天我回到银行附近又走了好久好久,那位奶奶的身影早已不见了。
我有点想哭
往坏了想,那是我能见到太奶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银行那边的风还是很大啊
还是做一个无神论者吧,至少我知道这是一个为自己懦弱逃脱的有效借口。
我现在在那家奶茶店,老板在看我,他问我为什么哭,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我又点了一杯杨枝甘露,嚼着椰果又哭了一阵。
我爸爸常告诉我男子汉大丈夫不要轻易哭,但我确实是个蛮懦弱的人。
如果…如果真的是真的,如果太奶还能回来的话
我会在这个帖子里继续更新的。

Ane 12/20/21(Monday)
17:32:12 #64845223


希望楼主能和自己的太奶再次相遇吧。

Dong 12/20/21(Monday)
17:35:16 #85474331


谢谢你,陌生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