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男孩
评分: +5+x

请在阅读完SCP-CN-1405后查看此文件。

我还不想死,但是已经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再见了爸爸妈妈。

那种莫名的感觉已经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了。

一个人在房间的时候,经常会神志恍惚;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手里总是拿着刀子,甚至有时候自己会站在窗口的
护栏外。

我不敢和我的朋友说,也不敢告诉爸爸妈妈。

我可能是被什么恶灵附身了。

周末的时候,我背着家长去了山上的道观。

曾经听邻居的爷爷奶奶说过,那里有个很厉害的大仙,有好多看到了不干净东西的人去求他作法都好了。

我把平时攒下的零用钱都花了,那个半仙让我把烧的符灰混着水喝掉,他坐在我对面低声吟着我听不懂的咒语。

这样的仪式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微笑着送我出了门。

我怯怯地问他,有些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我真的能好吧?”

“当然了。”

他又向我交代了什么,但是我一个字都没能听进去。

我一个人走下了山,但是我却没能感到释然。

这附近的交通很方便,再过一条马路就能坐上车回家了,我摸了摸裤兜,公交卡带好了。

人行道的指示灯马上就要闪成红色了,我急忙跑了过去。

滴——

轿车的鸣笛声吓了我一跳,我这才发现我在马路正中央发呆。

司机摇下车窗,探出头冲我怒吼:

“过马路发什么呆啊!不要命了吗!”

“对……对不起……呜……”

我害怕得直打哆嗦,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赶紧跑到马路对面,大脑一片空白。

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妈妈把我劈头盖脸地训了一顿,然而内容是什么我却没有印象。

我回到房间,放下背包,打开了所有的灯。

我不想死。

我好害怕。

再这样下去,说不定下次的什么时候,我就不会再醒过来了。

“你不觉得他最近有点奇怪吗?”

“他不是一直都阴阳怪气的吗。”

连同学都这么说。

我可能真的变得奇怪了。

这一个月的课堂笔记是空白,我也听不到老师喊我的名字。

直到期末考试的成绩出来了,班主任把我叫到了办公室。

“你最近状态怎么这么差?马上就要中考了,居然还交白卷,以后你要怎么办?”

我只听到了这一句话。

她貌似还说了什么,但是我却听不见。

我回到教室,拿出便签纸,写出完全不像自己字迹的歪歪扭扭的一行字。

我还不想死,但是已经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再见了爸爸妈妈。

回到家,爸爸好像因为成绩的事情训了我一顿。

我坐到书桌旁,从口袋里摸出了那张便签纸,看到那行字,开始嚎啕大哭。

这不是我做的。

我用拳头拼命锤着那张纸,把它丢到垃圾桶里,我掀翻了椅子和纸篓,躺到床上抱着枕头缩起来痛哭。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终于睡着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一片完全漆黑的世界。

这是做梦吗?

我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疼得我直起鸡皮疙瘩。

我现在很清醒。

对于这片黑暗,我感到了本能的恐惧。

在这里已经完全没有时间观念了。

当我感受到绝望时,一股引力将我拉离黑暗,还没看清光明就已再次进入了黑暗。

后来我好像隐隐约约听到了东西倒下的沉重声音,还有切割墙壁时发生的嗡嗡刺耳声音——

这一切都让我又自责又害怕。

我已经猜到了,我被困在了墙里。

我想从这里出去,但是我试了各种办法,都找不到出口。

现在,只能一个人蜷缩在黑暗里默默抹着眼泪。


我开始尝试与外界交流,只是,现在外面还有人在吗?

我尝试学着战争片里用的摩斯电码求救,果然,有了回应。

然而那不是爸爸,也不是妈妈,却是一个我从未听过的人的声音。

“您好,SCP-CN-1405,有什么我可以帮助您的吗?”

他在说什么?SC……那是什么?

我的嘴巴不听使唤,说了一些意义不明的话,那个人开始变得有些不耐烦。

“请您说清楚一点。”

“ 失足千里,触壁以待,不以为意。”

……我在说什么啊?

我的恶灵还在身上吗?他现在还在操控我的身体吗?

“您经历了什么吗?”

“我……我很害怕。”

那个恶灵终于离开了吗?

我终于可以正常交流了吗?

“为什么要害怕?”

“我……我不知道。”

说着,我又忍不住失声痛哭。

我现在到底是什么?

神志恍惚的病治好了,现在又是什么情况?谁能给我一个答案?!

还有……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到底……在哪里?


有个人主动和我搭话了。

这几天我一直以泪洗面,我用手都能摸到眼睛在发肿。

不得不说我真的有点开心,这些日子经常能够听到有人在讨论我,但是却没人愿意靠近和我说话。

我一直以为我是个怪物,今天来的人终于让我意识到我是个人类。

直到他说出了那句话。

“或许我可以帮助您,用不会伤害您的方式。”

听到这里,我又流出了眼泪。

我其实真的是个怪物吧。

大家都不愿意用正常的眼神看我。

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我好像离开了那片黑暗,但是很快又到了另一片黑暗,那感觉又来了。

我的身上冒出了摩擦出的火焰,我却感受不到一丝痛苦。用我能发出的最大音量惨叫,但愿有人能过来帮我。

和我闲聊的人已经死了。

凶手是我。

我疯也似的敲打着墙壁,却因为拳头传来的痛感而缩回了胳膊。

——我可不就是个怪物吗。

我开始尝试动用脑中的一切电码知识,写下这一切。

帮帮我

救救我

我请求解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