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海军李永俊少校关于“融雪”行动的报告
评分: +13+x

我是隶属于韩国海军第一舰队特殊战战团第三大队的李永俊少校,2005年4月2日,我被选中参与韩国政府与GOC,即全球超自然联盟的联合行动,行动代号“融雪”,我将按要求对2005年6月27日开始的所有行动作出报告,我对报告的真实性及有效性负责,报告开始。

“融雪”行动是针对朝鲜政府“白头20”计划主要设施的一次直接突袭,我因参与韩国政府与全球超自然联盟的多次联合演习而被选中,据全球超自然联盟方面的情报,1991年,随着苏联解体与朝鲜半岛无核化宣言启动,朝方于当年年末启动了代号为“白头20”的异常武器化计划,以增强其战略威慑力,基本构想是于1998年使至少3种超自然武器进入LRIP(低速率量产)并保证2000年有至少一支装备了超自然武器的战略部队进入IOC(初步具备作战能力)状态。但由于未知的朝鲜内部原因,该计划似乎被冻结,2005年初,,GOC方面的情报显示朝方有意重启该计划,并且得到了至少一名外来专家的协助。由此,GOC决定与韩方共同执行一次联合攻击以迫使朝方终止“白头20”计划。

该行动由我及GOC方面的查理 B 沃威尔少校共同指挥,行动目标为摧毁位于朝鲜咸镜南道新昌附近的研究设施,抓捕可能存在的外来专家,如有必要予以击毙。行动区域为286号山峰,289号山峰至海岸之间的一片区域,该区域的代号为“外兴安岭”。

行动计划如下:联合部队将投入不少于4个连队的地面战斗部队,并由GOC方面使用呼号为“魔术师1”及“魔术师2”的两架特殊战飞机确保该区域与外界完全隔绝,我们计划在北部的288峰以南哨所组织一次佯攻以调动更南部分3个兵营中的人民军守备力量,A连将保证将大部分守备人民军引出驻地并阻止其驰援南方防御,B连的任务是与来自韩国UDT的24名人员一同扫荡位于海岸附近的主研究设施,C连将扫荡区域内的其余设施,D连全体作为此次行动的预备队,搭乘UH60直升机于距海岸40公里的GOC两栖攻击舰沉静号上待命,肃清完成后一支超自然学科专家小组将在UDT的保护下进入区域进行评估,随后所有部队将通过直升机和小艇撤离至沉静号上。

此次行动的指挥部设置于286峰附近,指挥部附近有一个排级阵地作为掩护。由于A连预计将遭遇大量人民军步兵和可能存在的人民军装甲及直升机,D连的一个排将被配属于A连,该次行动中每个排将拥有3挺M249SAW,3具M320榴弹发射器,两挺LWMMG机枪以及2具FGM—148“标枪”反坦克导弹,A连将拥有额外的8枚FIM-92“毒刺”防空导弹。同时,除了一名无线电操作官(RTC)及一名火力支援官(FSO)外,C连和D连还各自得到了两条军犬和一支低频语音拦截(LLVI)小组的支援。指挥部则拥有一名负责与特殊战飞机沟通的联合终端对空管制员(JTAC)和一支负责为整个行动提供火力支援的炮兵小组,该小组由宋经松中士负责。

2005年6月27日零时,CH-47“支奴干”开始向“外兴安岭”区域运输部队。该区域的所有预警力量皆由携带了战术欺骗吊舱的“魔术师-2”进行了压制,来自沉静号上的一架无人机使用AGM-114成功摧毁了两艘巡逻中的人民军炮艇,码头则被UDT蛙人控制,除B连外,所有人员均按时到达行动开始位置,B连由于在预设的机降点附近发现一支加强了BMP-1的8人巡逻队,选择在距机降点4km外的备用降落点着陆。至零时40分,所有人员均到达指定位置并展开部署,人民军方面仍未发觉。零时45分,A连开始佯攻,人民军守备部队主力被从军营中调离,两架Mi-8直升机被迅速击落,地面部队的注意力被A连完全吸引。随后,B连及C连从隐蔽地域出发开始行动。

先期进行的卫星侦察显示,主设施位于一条东西走向的山谷之间,设施大部分位于山体中,入口及部分配套设施位于一处高差较大的阶梯状地貌上。B连决定由两个排从两翼接近设施并对其发动突袭,另一个排被要求前往肃清设施以南的山脊线,肃清后在山脊线上设立火力支援阵地直接支持攻击行动并戒备人民军巡逻队的回援,另一侧山脊则由一个UDT侦察小组提供预警。一排负责肃清主设施的露天部分,该排的火力班于主力之前在北侧山脊线上成功构建起了部署LWMMG机枪的火力阵地。如果A连的行动成功的话,主设施附近的人民军守备力量预计不会超过两个排。

得益于战前配属的改进砷化镓夜视设备,各连队的行动相当迅速,C连在搜索途中遭遇并消灭了起码3支正在向A连阵地机动的人民军巡逻队。随后C连分成了3个小队,开始在“魔术师1”的支援下扫荡区域内的辅助设施。约1时50分,“魔术师2”报告有5名人员正试图搭乘一架Mi-8直升机从主设施逃离,我和沃威尔少校认为5名人员中极有可能存在高级军官或技术人员,随即要求“魔术师2”摧毁直升机,因为携带了额外吊舱,“魔术师2”没有携带对地攻击用的精确弹药,飞行员使用机炮摧毁了热车状态下的直升机。直升机被空中力量摧毁也阻止了高价值目标乘坐载具逃离,其与一支10人左右的人民军小队会合后在人民军护卫下徒步向北部逃离。与沃威尔少校讨论后,我命令在沉静号上待命的一个UDT小组分乘2架装备了舱门机枪的UH-60直升机前往拦截,同时在该位置北方的一支来自C连的小分队也正前往拦截。

约2时20分,C连的那支小分队到达了预计的一处设伏地域准备拦截,到达后不久,分队领队法默尔少尉听到前方有人用韩语说话,其猜想可能是负责追击的UDT部队,于是没有向指挥所汇报便选择自行上前沟通。事实上,UDT小组因为要绕开一处可能的高炮阵地而耽误了些时间,此时还在路上,他们遇到的实际上是一支被A连反冲击打散的人民军散兵。敌人发现法默尔少尉的队伍后立即开火,虽然敌人被小分队再次击溃,但有包括法默尔少尉内的4人受伤,两人伤势严重,医疗后送随即起飞但无法立即到达,分队队医对四人的伤势进行了紧急处理。约30分钟后,四名伤员被送上救援直升机返回沉静号,并由沉静号转机前往医疗设施更完善的GOC医疗舰博爱号上。

2时整,B连开始肃清主设施,在歼灭了约25人后,B连以4人轻伤的代价控制了主设施的露天部分,此时B连连长召集下属的班排领队进行了一次短暂会议,决定由2个班的力量控制已占领的阵地,其余人与UDT肃清地下设施,这次会议的召开为驻守地下设施的人民军组织抵抗提供了时间。在突击开始并遭受伤亡后B连才想起切断地下设施的电源以发挥夜视仪的优势。因为种种失误,在完成对地下设施的控制后B连已经减员至不足20人,UDT也遭受了严重伤亡。鉴于此,我下令D连前往替换B连,同时超自然学科专家小组也前往主设施进行评估。

2时50分,UDT报告抓获高价值目标,确认一名可能是设施负责人的人民军战略军大校以及一名身份未知的高级研究人员。

3时整,D连赶到主设施并击退了人民军的反击,B连撤离至沉静号上。A连报告正面的人民军正在撤退并重新集结。同时“外兴安岭”地域的上空正在形成强降水,这与前期的气象侦察报告不符。“魔术师1”及“魔术师2”被迫撤离,预计前来接替的战机因气象原因无法临空,我们失去了最重要的火力和ISR(情报,监视和侦察)途径。沃威尔少校向上级申请新的增援部队,但是未得到批准。随着重要人员的捕获和专家组的送入,行动的重心转移至了安全撤离和战场清理。

3时50分,各部报告所有伤员及阵亡人员已经完成后送,“外兴安岭”区域内的人民军基本已被击溃,但是随着特殊战飞机的撤离,人民军也开始集结准备反击,我命令完成设施扫荡和摧毁的C连和A连汇合后向主设施方向集结,同时指挥部也开始向主设施机动。机动过程中,新的情报显示人民军有一个加强营级的部队正在25公里外集结,并且在部队中发现了至少一个排的天马虎坦克,而联合部队的反装甲火力已经被严重消耗。

4时30分,主设施评估及爆破工作已经完成,由于天气情况持续恶化,空中运输仍不可行,所有人员开始向仍在UDT控制下的码头移动,至5时前所有人员均借助缴获的人民军舰艇离岸,人民军远程炮兵的校射已经把炮弹送到了码头附近。沉静号舰长为了接应我们冒险接近浅海,韩国海军的世宗大王号驱逐舰也开始北上接应我方部队。

5时30分,所有人员撤离至沉静号,“融雪”行动初步成功,12时,沉静号与世宗大王号会合并得到了两架KF-16的掩护。世宗大王号上的舰载直升机驱离了一条位于附近海域的人民军潜艇。人民军的Mig-29开始在咸镜南道附近空域执行战斗巡航。

我的报告完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