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凯文去世了
评分: +30+x

“发生了什么?”

Adamn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着进来的莫克托,转了转自己手上的戒指。Adamn的问题有很多,但是时间还是很充足。他不着急,他选择一个一个问。

“老凯文自杀了,Adamn主管。”

莫克托把手上的塑料袋打开,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拿了出来,再摆到Adamn的桌子上。末了他又扶了扶那把枪——裂口太大,快散开了。

“让我猜猜……这就是拿来结束他生命的枪?”

“是的,Adamn主管。”

“我有个问题,它……为什么断开了?”

“采集证据时候不小心把手枪从楼上摔下来了。”

Adamn右手小拇指刮了刮他的精心处理的发鬓,仔细回忆了一下。没错,凯文特工退休之后就住在基金会员工宿舍的第二栋楼的阁楼上。他有PTSD,即使年轻人开着他新改装的三菱车经过也会引起他一个月的精神衰弱。

那个阁楼居住起来很不舒服,因为楼层特别高,所以有的时候一些生活配套的系统经常会失灵,比如供热系统,比如冷气,比如照明。

其实一开始并不是这样的,最开始老凯文住在第一层,出入特别方便。可是因为各种原因,他被迁移到了阁楼。先是布莱克特工也退休了,他可是一个大名人,退休前光Keter异常他就参与收容过3次,甚至被奖励一颗基金会之星。在他的退休前后三十年来加入站点的成员没有不知道布莱克特工的。这样一来,第一层最大最好的房间就要挪一下,也幸好老凯文脾气好,给了布莱克特工。

但是到了第二层,好巧不巧的是给老凯文的房间提前三个月预约给了即将退休菲利普特工,可是负责管理的系统恰好坏了,菲利普来入住的时候老凯文也已经住了一个星期。老凯文很腼腆,他知道菲利普在收容Euclid异常方面提供了很多独到的见解,于是老凯文搬到了三楼。

可老凯文刚搬来不久,房间的水管就发生了老化的现象,水管在老凯文的房间里破裂,整了一出水漫金山。最后,老凯文住进了阁楼。

“确定是自杀?”

“确定,指纹分析结果已经确认了,只有他的指纹。”

“他杀的可能性?”

“不可能,能够进入老凯文房间的两个入口都有监控摄像头。枪声响起什么都没有拍到。

“我是说,会不会有人语言引导他自杀?”

“正在排查当中,但是我个人认为不存在这种可能性。老凯文社交名单只有三个人,护工,宿舍管理员和法布特工。”

莫克托递给Adamn一些文本,是老凯文生前的生平。看着看着,Adamn的左手甚至在桌垫上涂鸦起来——实在是太平凡了,他甚至没有处理过任何观察工作。大多数时间他只是各个站点间跑来跑去,然后帮别人跑个腿。仅仅一次的收容任务甚至让他得上了PTSD,让他在27岁就开始做一些即将面临退休的人员所做的文职工作。

“对他们进行采访之后才知道,原来负责护理老凯文的是蒂斯,并不是……”

“打断一下,莫克托,你能帮我拿一杯咖啡进来吗,谢谢。”

趁莫克托出去,Adamn赶快打了个哈欠,处理这种事情太无聊了。他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干些收容异常的差事,但不愿意坐在办公桌前看一堆又老又平凡的退休特工们的生平。这时,他在左手边看到老凯文拥有的一个有意思的东西。

“给,Adamn主管。”

“好的,谢谢。请问一下,这是什么?基金会之星的仿制版?”

“应该是这样,老凯文之前学过一段时间的木雕。布莱克特工来的时候带着基金会之星来的,给老凯文看过一眼。应该是根据布莱克特工的做的一块,相似度极高。”

“是一个很有目标的特工。那么谢谢你莫克托,你可以出去了,我已经把老凯文的死亡提上了日程。请帮我转达对其去世的伤痛,家人方面给点钱安置一下。想个好点的幌子。”

“好的Adamn主管。”

莫克托离开后,Adamn伸手打开了老凯文的生平,随手翻了几页就放在一边,最近的工作压力特别大,他准备过几天出去放松一下。他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地方,他想去西雅图玩,但是又特别喜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