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加迪沙纪实录
rating: +9+x
250_logo.png

混沌分裂者与索马里政府达成协议


1995/2/4,混沌分裂者国际将爱尔兰,波兰,冰岛等地分部兵力调回,集中力量向非洲地区进发。

1997/8/12,混沌分裂者外交发言人公然宣称,基金会存在非人道主义行为,呼吁国际社会共同抵制SCP基金会。

2005/11/30,混沌分裂者公开基金会位于非洲的站点清单与地理位置,92号站点,64号站点被迫撤出非洲地区。

2015/2/17,混沌分裂者国际突袭位于赞比亚卡布韦的98号站点,被赞比亚军方认定为不明武装人员,与赞比亚军队产生交火。

2015/3/3,混沌分裂者国际袭击位于莫桑比克马普托市的34号站点,引起站点重度收容失效。

2016/4/1,混沌分裂者国际袭击位于南非西开普省的29号站点,在突袭中击败返回82号站点的特殊收容小队,被特殊收容小队所押运的异常击溃。

2019/4/12,在多次战斗失利后,混沌分裂者国际位于非洲的据点与索马里政府以支持其科技研发事业,粮食资源等方面为条件,与索马里政府达成协议,共同抵制未知外来势力进入国境,并拥有对索马里少数军事力量的指挥权。该协议针对SCP基金会而制定,对位于非洲的73号站点与81号站点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混沌分裂者以此胁迫基金会全部驻非站点撤出非洲,此无理要求被基金会果断否决。在混沌分裂者多次骚扰驻非站点并造成了大量的破坏后,基金会从各国分部调动多支战术特勤小队前往支援驻非站点。

2020/4/22,混沌分裂者对73号驻非站点发动了猛烈的攻势。71号站点果断派出多支混编战术特勤小队前去支援,途中遭遇索马里民兵的拦截,损失惨重。

2020/5/1,混沌分裂者彻底摧毁位于索马里的71号站点,同时其据点被作为支援力量抵达战场的NTF-Alpha-41拔除。

以下内容为该战役前半段,根据Sadcret Poli与Realand Allen等多名参战士兵所留下的手记改写。


远处的海岸线后传来几声闷雷般的轰响,紧接着是一阵布帛撕裂般的声音。两架UH-60黑鹰直升机从地平线后猛地冲出,随即改平,飞向索马里最繁华的城市——摩加迪沙。

螺旋桨发动机发出的巨大噪音引起了索马里人强烈的关注,直升机在抵达摩加迪沙之前就成了大白天里最亮的一颗星。

Poli中士一边分发武器,一边对机舱里的所有人喊道:“都给我听好了!待会下飞机的时候,要说索马里语!都学了三周了,不说精通也能够用了。一定不要拿着你们上飞机时的那把M4,那会让索马里人认为你是来犯的美国人!至少这个可能性很大。拿着这把AK-47,把你那把M4A1收起来,无论你多爱用它!还有,我们这次行动预计会和很多装甲目标硬碰硬,所以一定要用这把RPG-7!你的那一把AT-4可以扔掉了。”

“好吧。嗯,让我看看这玩意……”一等兵Allen紧握着刚刚分到的一把PKM轻机枪,“天,这家伙怎么这么重啊,我就是被打死也愿意拿M249A3。”Poli中士注意到了这位老兵的抱怨,“你不只会让你一个人被打死,你会让这个飞机上所有人被打死。”

“最后把你们的头盔摘掉!换上这个。”Poli从箱子里取出一段头巾,“换上这个能让我们看起来更友好一些,虽然也没多少。”Poli中士以身作则,自己摘下了自己的头盔,缠上了头巾。

“我们是不是应该把飞机停在索马里五星级酒店,顺便入个索马里国籍?”下士Wane十分不满,“我可不希望和索马里人打一场仗就把我自己打成索马里人。”

“好了伙计们,最后一次看看你的弹夹里是5.56mm子弹还是7.62mm子弹。”Shark机组最先抵达摩加迪沙机场,“不要紧张,不要太过警惕。我们现在是索马里民兵,而不是SCP基金会派出的战术特勤小队,待会我们会在一个战术基地降落。记住,真正要打仗的时候只有Spirit机组在中心广场展开强攻后我们去接应,而且还要根据Whale机组为我们提供的情报。路途上我们会遭遇很多阻拦,索马里民兵和混沌分裂者都和我们对着干。所以把你的子弹留着点,你的M4也不要扔掉,在开战之后你就用你的M4吧,那时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是‘入侵者’了。”

“下去吧,一定要自然一点,别像有枪顶在你头上一样。”Poli中士掀开舱门,“都下去!都下去!”14人的小队从直升机舱里鱼贯而出。一名身着军官服装的人前来迎接Poli一行人,“Tani waa aad leedahay qaybta.1”Poli仗着自己学了三周的索马里语听懂了这句话,“Saddex daqiiq.2”Poli艰难地回答这位军官,他感到这索马里语就像绕口令一样。

Poli与Allen背着各自的武器,一路狂奔来到了一面水泥墙前。按照军官的指示,Poli需要在这栋水泥墙上用刚刚领到的电钻打出一个眼,再由Allen使用便携式切割机来切出一个射击孔,如此一来,一道简单却易守难攻的防线便修筑完成了。

“Poli,Poli?”Allen打开PKM的两脚架,“Spirit小组怎么还没有消息?”“Iska xidho!3”Poli赶紧用一句模糊不清的索马里语将这句纯正的英语盖过去,又底下声来,“La hadal Soomaali4!”Poli拉紧了AK-47的枪栓。

“砰!”一声巨响给索马里人造成了不小的惊吓,但却为Poli小队打了一针兴奋剂,14人顿时明白他们是时候行动了。按照演习过无数次的预案,Poli与下士Tend,Eric,Revert前去停车场寻找可用的车辆,以此抵达摩加迪沙市中心广场接应Spirit小队。Allen率领二等兵Sayne,一等兵Wane、West在机场外围警戒后来的敌军。Fever中士率二等兵Narlson,Henry,Timson前往机场中心大厅,警戒可能出现在机场内部的机场保卫,索马里军队;而Davies、Copam下士则作为随时待命的支援力量。待Poli中士的队伍寻找到足够的车辆后,四支分队再次集结,乘车前往摩加迪沙。

“快上车!快上车!”四辆武装皮卡出现在了Davies等人的视野中,“Allen!Allen!回到停车场!”Poli对着对讲机大喊道。“明白。这就来。”Poli放下对讲机还不到两分钟,便看到Allen带着三人从大门口狂奔而来,“索马里民兵发现我们了。”Allen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他们已经把大门封死了。Whale机组汇报说Spirit的直升机被RPG火箭筒击落,现在已经在市中心广场构筑防线。”Poli没有听到Allen的提示,调转车头便向一堵墙撞去。这堵危墙显然经不起武装皮卡猛烈的撞击,在一阵嘈杂的响声之后成了一堆废砖块。

一架UH-60直升机轰鸣着在市中心的上空盘旋。随着直升机的舱门打开,一队训练有素的兵员顺着加强绳索从直升机的舱底降落到地面上,迅速地排出了防御阵形,向市中心广场缓缓推进。“Spirit小组已经抵达市中心广场,Spirit小组已经抵达市中心广场,直升机安全。”Pacnico队长将对讲机塞进胸兜里,“我收回刚才那句话,我们被盯上了,更糟糕的是我们一直没有发现它,它藏在阴影里,没有人看到它。”Pacnico队长回头大吼一声,“快跳下去!都跳下去!不要管摔不摔了,跳下去!”Pacnico队长从舱门上一跃而下,脊骨有一种要断裂的感觉。“轰!”一枚火箭弹不偏不倚地砸在了直升机的螺旋桨支柱上,这架庞然大物止不住地向地面坠去。

“现在不要管了,活着的人趁着索马里民兵没到这里,快点去中心广场!”Pacnico队长的嗓子变得沙哑,“Mac!Michel!你们去坠机地点查看飞行员生还情况与飞机上的子弹!”一队身着沙黄色制服的士兵从一个墙角绕到另一个墙角,最终在地形居高临下的市中心广场停下。

“走,二十五秒,三成二,不要走光,第一个人过去掩护第二个人。”在叮嘱一番后,上士Mac背着M14A2,迈开大步一路飞奔来到了街道对面的空餐车旁,将M14A2搭上两脚架,支在了餐车上。紧接着,中士Michel也端着M4A1飞奔到了餐车后。“注意窗口,死胡同。”Michel与Mac端起枪,环顾四周,在确定周围没有索马里民兵后,二人现身在市中心广场。

“直升机已经完全损毁,飞行员全部阵亡,直升机上的M240与M249A1在这里,找到一箱A49E1特制5.56x50机枪弹药,我们没有找到其他有价值的东西。”Michel将左肩上扛着的两挺机枪放在地下,又把右手提着的一箱5.56mm子弹加装给空枪状态的M249A1。“Shark机组应该也好不了多少。”Pacnico队长陷入了沉思。

“这里是Shark,这里是Shark!”Poli对着“空无一人”的对讲机大喊,“这里是Shark!”Poli十分烦躁,一只手将对讲机强塞进腰包里,一只手漫不经心地摆弄着方向盘。不知为何,他总感到右臂传来阵阵疼痛。

浩浩荡荡的皮卡车队穿过空无一人的街道,在风沙肆虐的大地上根本看不清楚任何一个人的脸庞。多亏皮卡车所搭载的德拉贡诺夫机枪皮实耐用,不然如此大的风沙足以将每一把枪的枪膛灌死。在一栋破烂不堪的居民楼的楼顶,几个索马里民兵左顾右盼,寻找着来犯的敌人。

Poli坐在副驾驶位置的皮椅上,紧盯着前方的黄沙路。“这里是Whale机组,这里是Whale机组。Spirit小队已经在市中心广场构筑防线,你们的任务只是前往市中心广场支援Spirit小队,等到81号站点派出兵力来接应你们。”“该死的……Allen!Allen!你听得到吗?”正在皮卡后厢操纵德拉贡诺夫机枪的Allen隐隐约约听到几声来自战友的呼喊,“怎么了?”“你看得清楚了吗?前面的东西是什么玩意?”Poli扯烂了嗓子喊,盖过了汽车引擎的噪音。Allen从腰间拔出自己制作的望远镜,“那是……RPG?”“RPG!”Poli对着坐在驾驶位上的二等兵Henry大喊,“RPG!”Henry拼命地将皮卡向左拐弯,躲开了这枚火箭弹,却令后面的三辆车乱了阵形,由二等兵Sayne驾驶的武装皮卡车被炸成了碎片,伴随着碎片一起从硝烟中飞出来的还有Sayne的残肢,甚至Timson的脑浆,飞溅到了Poli的挡风玻璃上。“把它擦掉!谁来把这个恶心玩意擦掉!”Henry大喊着。“我勒个……”Poli掏出一块手帕,将手伸出窗外,在挡风玻璃上草草划了两下子了事。令Poli没有想到的是,在他准备将手缩回去的时候,一旁的居民楼的楼顶上就像凭空产生一样冒出来一个索马里民兵,手持AK-47将Poli的右臂几乎打碎。“Poli!Poli!你需要包扎一下!”坐在后排的Narlson从急救箱里找出绷带。“不,这玩意包上是没有用处的。”Poli的座位已经被鲜血染红,“我给你个任务:待会打完了,尽可能帮我把那只胳膊捡回来,我不想死的时候还缺斤少两。”

一架UH-60直升机盘旋在摩加迪沙上空,俯瞰着整座城市。“Spirit小队,Spirit小队,这里是Whale机组。在你的东南方向有小股敌军,正在向你的方向移动。敌军拥有装甲目标,我可以为你解决。”“你自己去解决吧,我这边还有很多索马里民兵在进攻。”Pacnico队长没好气地挂掉对讲机,又端起M16A2,向着露出头颅的索马里人射出7发5.56mm子弹。

“Henry,你去操作机枪,我来开车!”Allen握着机枪向两侧时不时伸出枪口来的索马里人倾泻子弹,“我干这个比较在行。”Henry爬到了皮卡车后厢,握起机枪瞄准了车后追上来的一辆摩托车。在他扣动扳机的一刻,摩托车的轮子被打碎,两个索马里人跌跌撞撞地倒在了路边的建筑废墟中。

“Shark小队,Shark小队,情报有误,市中心广场距离你的位置很远,而且你的西南方向有7辆不明车辆在靠近。指挥中心要求你们停下来,就地构筑防线。”Allen收到了来自Whale机组的信息,“靠!出了岔子你不早说!我们现在根本停不下来!怎么办?两边都有索马里家伙,后面还有装甲车,我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被AK打死!我…………”“一等兵Allen,一等兵Allen?”“刚才,就在刚才后面负责掌管机枪的兄弟Henry被索马里家伙活活打成筛子了!”“不明车辆我会去解决,你与剩下的人只负责找一个有利的地方构筑防线就可以。81号站点的车队已经派出,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到达。”一架黑鹰直升机飞向贫民窟,在一条黄沙路上空停了下来。很快,一栋建筑的后方出现了一辆BMP步兵战车。直升机所携带的地狱火反坦克导弹如同咆哮的死神,飞向这辆可怜的BMP步兵战车,将它变成了一坨废铁。很显然,混沌分裂者部队料到战术特勤小队会这么做,在一旁的平房屋顶上冒出来两名扛着RPG火箭筒的混沌分裂者士兵,只做了简单地瞄准就扣下了扳机,将黑鹰直升机的尾部彻底炸碎。“这里是Whale,我们要坠机了,我们要坠机了。”在做出了以下报道后,直升机开始倾斜,开始向大地奔去,飞行员在做着最后的逃生准备。在坠落的一刻,直升机庞大的螺旋桨像利斧一般劈砍着地面,怎料大地的坚硬却折断了不可一世的斧头。

“Pacnico,Pacnico,指挥部呼叫Pacnico。”Pacnico队长一旁的电话听筒突然响起了声音,“这里是Pacnico,这里是Pacnico。”“Pacnico,你还有足够的人手吗?”“这里还有26人……”Pacnico回头环顾正在奋力杀敌的战士们。“Whale机组已经坠机,我们需要一支足够强大的小队前去支援Whale机组,救出飞行员等人。”“好吧,我会让人去的。”Pacnico挂掉电话,“Nicholas!你和Borter,Sacort,Remarks去坠机地点救出飞行员!距离这里200m,很近,Tiger机组会为你们提供路线。”Pacnico队长一手举起电话筒,“一会81号站点的车队会过来,注意着点……Shark小队,Shark小队,这里是Spirit。”

“这里是Shark!这里是Shark!我们他妈快被这个害人的情报杀死了!”Allen摆弄着方向盘,让这不听话的皮卡车左摇右摆,躲开索马里人兵射来的子弹。“你们距离这里还有多远?”“我他妈怎么知道?我们车队本来四辆车,现在只剩下两辆车我和Eric五个人了!我的车后面的机枪没有人管!你怎么不问问那些坐飞机的家伙是怎么编故事讲给我们听的?”“听着,我知道你现在在哪里,Tiger机组为我们提供了好用的定位系统。你需要在前面的路口左转,然后一直直走就能看到我们。”

Nicholas背着一名飞行员跑到路边,“你不会有事的……Borter!Borter!”Borter飞奔过来,背起飞行员,Nicholas为M16A2上膛,“你们这帮刽子手……”Nicholas将M16A2对准了一个正在踩踏飞行员尸体的索马里人的脑袋,一枪下去,索马里人脑浆四溅。“呃啊……”Nicholas将飞行员摆放在广场中一块比较平坦开阔的石桌上,“医务兵!医务兵!快救救他!”“别费力气了,也好让我去安静会。”飞行员挣扎着说道。医务员Harvey闻讯而来,在剖开了飞行员的腹部后,Harvey宣布了最终结果,“飞行员已经死亡,他的心脏里有17片可见弹片,大脑被2发子弹贯穿,在你背着他的时候能和你说话都是个奇迹了。”Nicholas将M16A2狠狠地砸在地上,“靠!我怎么这么没用!”

“81号站点车队,这里是81号站点车队。我们距离市中心广场仅有150m,但我们遭遇索马里民兵的拦截,无法前进,请求支援。”Pacnico队长顿时来了干劲,“Mac,Michel,Hicker!跟我走!剩下的人把守好了这个地方!”几辆装有厚重装甲与M2HB机枪的悍马吉普车缓慢地进入中心广场,“上车!都上车!”上士Broad冲着中心广场上的特勤队员喊道。

在夜幕的笼罩下,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个背着重物的男人在平坦的大路上一路狂奔,最终在一栋烂了半截的水泥楼里停下了脚步。

“Allen!Allen!”Tend拼命地喊着,想要让昏迷不醒的Allen睁开眼睛,“Allen!”Tend将Allen拖到一栋废弃的建筑里。“呃啊,我们还活着?这是哪里啊?”Allen无法想信那一枚致命的火箭弹竟然放了他们俩一马。Tend没多说话,从腰包里掏出一块纱布与几段绷带,“这里是西大街的一个小铺,被我们的火箭筒轰烂了,来这躲一躲。我只有这些了。”Tend将绷带缠在Allen的伤口处。随着伤口剧烈的疼痛,Allen也看到了恐怖的一幕:他的右臂被弹片划出了一条12cm长的口子,腹部被三个弹片插入,自己的下身已经不知所踪。“不用担心,只是几道口子……”Tend将绷带在手指间流畅地舞动,却无法制止Allen的鲜血从伤口流下。“这里没有事的,只是疼一点,我们要去Spirit小队的地点。车呢?”Allen还没有忘记那几辆难以操控的皮卡车。

“Spirit小队已经跟随81号站点派来的车队撤离了……”听到这句话的Allen脸色明显舒畅了许多。“车也已经报废了,火箭弹把它们炸成了碎片。”Tend指了指窗外的一坨废铁。“没有事,没什么大不了的。”Allen摸出一把手枪,却失手将它扔到了地上。

“这里是Spirit小队,这里是Spirit小队,呼叫Shark……”Allen的对讲机冒出一点响声。“这里是Allen。”“Allen,我们已经与81号站点车队汇合,你们现在的位置是哪里?”“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在一栋房子里。Shark小队只剩我和Tend两个人了,Poli,Wane,West,他们都死了,只有我们活着。”

“你们需要时刻打开你们的对讲机,好让我们定位你的位置。”对讲机里传出微弱的声音。“不,我无法做到。我的手臂断了,我没有办法控制它。”Allen的声音明显变得阴沉。“好吧,请为我们提供一个定位你们的方式。”“不需要,你们撤退即可。”“不,我们不会扔下你。”“那你就来找吧。”Allen将对讲机摔成碎片。“Tend,你拿着这个,走就可以。只是要注意索马里民兵。”Allen塞给Tend一把M16A2与一个芯片,“对讲机里的芯片可以让他们定位你。”“不,Allen,我怎么能扔下你呢?”Tend坚持要留下。“走吧,我在这里与我回去都得死,我如果回去的话,他们就会因为我是Shark小队唯一的重伤幸存者而怀疑我的忠诚,那样的话我活着就和死了没什么两样,还不如在这里死得安宁。最起码我是被我的敌人杀死的,我会很安静。你还没有受伤,你也是从Spirit临时调过来的,你可以名正言顺地回去。”说罢,Allen趴在地上,捡起被Tend踢回原位的手枪,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2020/7/1:此次行动中,代号“Shark”小队成员仅下士Tend一人生还,Poli中士遗体于战争结束2日后被索马里民兵用于游行示众,一等兵Allen失踪,至今未出现任何有关其遗体的信息。代号“Spirit”小队死亡7人,受伤12人,队长与两名副队长均战死。

2020/8/13 补充:在此次战役后,视频资料的曝光令混沌分裂者与索马里政府的种种诋毁人道主义行为公之于众,世界各国开始将攻击目标转向混沌分裂者,迫使索马里政府撕毁协议,派出雇佣兵部队将混沌分裂者驱逐出境,混沌分裂者在国际社会销声匿迹。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