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鬼
评分: +11+x

那场无聊的大型促销结束后,有的站点几乎全毁,有的十分优秀的特工也都牺牲,再加上上海大部地区都已经收到严重损毁。这对中国分部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但随着与主站等其他分部通讯的重新连接,麻烦也随之而来。亏损上报、伤员名单上报、重要物资补给需求上报,种种上报名单与统筹的工作都揽给了各个站点的主管们。

事件结束后一个星期的星期二,8:00-Site-CN-75-A。

Dr.Kalizi喝了一口冲泡好的廉价的工业制咖啡,非常时期她已经不能够再去采购昂贵的咖啡豆再去研磨了,她将她自己的工资提出了未来半年的数目来修复站点75。曾经典雅堂皇的欧式复古风的办公室已经是满地文件与冲泡咖啡粉的袋子,Kalizi飞快的敲动着键盘,她已经有好多天没有睡觉了,但是还有犹如天文数字一般的统筹列表需要她去上报与罗列。

突然一份邮件突然占据了她面前的屏幕。

星期二,8:00
From: 匿名
To: Dr.Kalizi


Site-CN-75现在存在着一个内鬼,而且就是你身边最信任的人之一,事关重大希望您能重视这件事情。

一眼就看到被加粗的“内鬼”后,Kalizi的表情变得十分复杂。

内鬼?会是谁呢?除了Doubc之外在事件发生时都不在我的身边,其他人都有可能…暂时先让他去处理这件事情吧。

心中默默猜测又排除掉Doubc之后,她只是给Doubc发了一封邮件,长时间的工作导致她几乎说不出话来,基本上是拖着身子在整理资料与上报了。敲下最后一个回车,接下来她也只是等待Doubc那边的回应了。


事件结束后一个星期的星期二,7:50-Site-CN-75-B

“这个时期你加入了基金会真是苦了你们这些新人啊。本来加入基金会的待遇应该还算很好的,只可惜现在是非常时期。”

Doubc与一名新晋研究员各抱着一个大箱子走在走廊当中。

“我觉得对我们而言是没关系的啦,我们这些新人总得磨练一下啊,不然一只含着金勺子肯定是不行的啊。您觉得有没有理呢,逗哥?”

那名新晋研究员看起来十分的有礼貌。

“恩?你刚才叫我什么?逗哥?”

“对啊,您是我的前辈,我们这些后辈叫您一声哥也是正常的吧。”

“听起来没什么毛病,走吧得赶紧把这两箱资料送到██博士那边。”

这个时候,Doubc的个人通讯器突然发出了消息提示的响声。

“您不看看是什么消息吗,逗哥?”新晋研究员指了指别在Doubc腰间的个人通讯器。

“没有必要,估计也是什么骚扰讯息,总有人喜欢在这种时候捣乱。”Doubc摇了摇头,并继续向前迈着步子。

“我觉得还是看一看比较好吧,万一什么重要的讯息呢?耽误掉的话可不太好啊。”

“也是…那我就看看吧。”Doubc打开了个人通讯器。

星期二,8:05
From: Dr.Kalizi
To: Doubc


据不确定消息,Site-CN-75现在存在着一个内鬼,你去将事件发生时没有确切行踪记录的3级研究员都集合起来,并对其审问。

看到这条消息,Doubc转身对新晋研究员说:“我有一件主管交给我的重要任务,你能帮我把着箱资料也送到██博士那边吗?辛苦你了。”

“当然没有问题了,逗哥你快去吧,别耽误了工作。”

“好的,那我先走了。”

Doubc一路小跑着的脱离了新晋研究员的视线,而他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事件结束后一个星期的星期二,10:00-Site-CN-75-B

“所以,我们来谈一谈吧。”

Doubc对另外三个在同一个房间的人说。

“那么Doubc,你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吗?C7的那些小动物还需要我去清点,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这里。”Yoghurt似乎因为突然被打断清点C7的生物异常数量的工作而有一些不快。

“那么我就开门见山了,主管得到了一个不可靠消息。75内现在存在着一个内鬼,而且他就是在我们这些3级人员之内。因为你们三个在事件发生时都没有确定的行踪,所有我需要对你们进行审问。”Doubc的表情少见的十分严肃。

看到平时那么作风散漫的Doubc现在神情都那么严肃,其他人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没有多说什么。

“那么就先从你开始吧,NicolasL。你是这几个人当中最‘年轻’的那个。”Doubc看向NicolasL。

“我会一五一十的向你报告的。”NicolasL露出了很自信的面容。

“根据75所有分区的监控资料,事件发生后的2小时,你与另外两名银狐部队的成员从C0离开了设施,之后就没有了任何相关讯息。对此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NicolasL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便回答道:“你也知道的,当时C0外面传来了巨大的响声。洛克先生派遣了两名战斗人员去声源发生地去调查,我因为是MTF的辅助追捕人员所以也一同的跟了过去。这个理由可以吗,Doubc?”

“但是,事件发生后4小时,我们在C0东北方向的郊区的树林里发现了那两名人员,他们均被钝器击中了头部导致了昏厥,但我们没有发现你的踪影。对此你又有何想说的?”

NicolasL听到前半段的时候神情略显慌张,但他听到后半段的时候突然将紧绷的神情松弛了下来。

“只是昏厥那就太好了,当时我们在山区里遭遇了ob传媒的[数据删除],他们对与我同行的两个战斗人员释放了某种精神影响手段的攻击。我不希望我的同事会那么痛苦的死去就果断的用我的棒球棒击倒了他们两个,并立刻扔了一个烟雾弹后将他们两个踢下了山坡。他们还活着那真是太好了。”

“既然他们被你踢下了山坡滚进了山林,那你去哪里了呢?”Doubc继续追问。

“我想着能不能尝试趁着烟雾没有消散去击倒敌人,结果被他们给打晕了并关到了他们的基地。”NicolasL的表情在透露出了他的无奈。

“那你是怎么回来的?”

“我发现ob他们的处事手段十分的随意,他们没有将我的个人物品夺走就把我扔进了牢笼里,我尝试着用我的个人终端向外发出信号。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天,终于有人进攻了这个地方,但没想到是混沌分裂者的人在攻打这个据点。我趁着混乱逃离了哪里。你可以检查我的个人终端,我在里面还保留着我被监禁时设计的逃跑方案与日记。”

“好了,我会派人在这几天内监视你的。既然你那么不耐烦,那么接下来就轮到你了Yoghurt。”Doubc看向Yoghurt。

“我会让你信服的,大概。”Yoghurt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神情。

“那么,事件发生后的5小时。你与C7里的所有项目几乎都不见了。这期间你在哪里?”

“在我委托DRD工程组建造的口袋空间中,那个时候他们不是正在进攻C7不是吗,我为了不让那些小动物们落到ob手中所以转移到了口袋空间里。”

Yoghurt摆了摆手,似乎表示着“这不是很正常吗?”的寓意。

“那为何最终SCP-CN-███被报告丢失?”Doubc眼神突然又变得锐利。

“因为那是一只猫。”

Yoghurt随口回答道。

“就…就这样?”Doubc有些不知所措。

“是的,就这样。对此我表示很遗憾,但我不能为了我的生命危险而将他一起转移。当时空间内只有我一个知道怎么操作口袋空间,如果我出了什么闪失那么就不是哪一个项目丢失了。”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在外面等一下,我需要跟作死兔单独的聊一聊。”

两个人走出了房间,经过了一个多小时,Doubc与作死兔也从房间中走了出来。

“好了,你们的回答理由看起来都没有什么问题,也许那个情报只是一个假情报,你们可以,”话说到一半,四位研究员的个人终端同时发出了声响,四个人同时打开了各自的个人终端。“我觉得这个东西可以彻底的确定内鬼的存在是假情报了。”

讯息的内容为基金会总部发出的身份识别模因,一般而言非基金会人员接受这个模因识别后会[数据删除],而这四位研究员都没发生什么。

“好了好了,打扰各位的工作了。我要去向主管汇报了。”

Doubc向另外三位研究员挥了挥手走向了轨道站点的方向。


事件结束后一个星期的星期二,13:00-Site-CN-75-A

Doubc一脸轻松的来到Kalizi的办公室门前,他想往常一样直接推开了办公室的屋门。

“您的担心是多余的了,情报是,”Doubc话说到一半时他看到一个很明显是混沌分裂者特工样貌的人正在操作办公室的计算机,“你个杂碎!立马举起手来!!!你把主管怎么了?!”

Doubc看到这幅场景立马掏出了半自动手枪,关闭了保险,指向了那名混分特工。

那名混分特工似乎是被Doubc十分洪亮的嗓门威慑住了,他只是默默地走到一旁,蹲在了地上并且双手抱头。他看起来似乎十分的憔悴,并且一言不发。

“这里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举着枪?”

主管Kalizi从办公室外走了进来,看到了这一切显得十分惊讶。

“啊,主管您来了。我本想向您报告有关内鬼的情报是假的,但没想到一个混分特工就在您的办公室正在窃取资料。”Doubc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后没有回头,枪口死死地指着那名混分特工。

“我只是去拿个咖啡粉的功夫就有混分的特工跑到我的办公室里来偷取资料?现在的安保措施是有多低。我已经联系了专员来处理他,你把枪放下吧,逗…Doubc。”

“好的。”

Doubc放下了枪,这时几个陌生的MTF队员将一脸憔悴的混分特工拖走了。似乎内鬼风波也就已经结束了。


事件结束后两个星期的星期一,未知时间-不知名站点监狱

“嘿,醒醒,快醒醒。”

躺在床上睡觉的人被另一个同样被监禁的不停拍打着脸。

“怎么回事?”睡觉的人开始逐渐清醒起来,“你是…好像是叫Ding来着吧…”

之前睡着的人认出了与她一起被监禁的狱友。

“是我,但Kalizi,你怎么也被关了起来?”

“我忘记了,当时几乎就要昏厥了,然后突然被人威胁,然后我就被关了起来,再然后我就睡着了…”Kalizi看了看四周,“现在是星期几?”

“应该是星期一了…”

Ding对照着自己的经历,回答道。

“我睡了六天吗?太可怕了。”

“你就只注意这些吗???”

Ding对Kalizi大喊道。但还好没有惊动守卫,不然Ding可能就要被打的皮开肉绽了,也许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