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早上6点,埃什维尔二号设施

呕吐物从Jane Weiss专员处飞出,凌乱地溅在Smithson下士身上。

“卧槽,Weiss,看你都吐哪了!”

“抱歉,”Weiss一边咳嗽一边喘着气,“我不知道——”她呛了一下,更喘不过气来,“我不知道会是这个样子,这地方——”她又一次弯下腰去。

“是啊,又不是翔。”Smithson耸了耸肩,一些半消化物从他身边飞旋而去。“这就是你应该服用止吐剂的原因,”他扫了一眼说明第四条,接着事后诸葛一句,“就像它告诉我们的那样。Crown。”

郑专员插进一嘴,“实习生,二号设施不算什么。要是连这个都应付不来,我建议你最好现在就辞职。”

Weiss又干呕起来,印在反模因药瓶底的警告自动涌进她一团浆糊的脑海里:

潜在操作风险:
-可能降低对快速行动变化的理解。
-可能导致轻微至中度眩晕和/或头晕。
-可能导致中度至重度的恶心。

起伏之间,她听到MTF Theta-90指挥官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

“编队一?这里是Dimaccio。Smithson,把嘴闭上专心工作。还有你,郑,我还记得你之前吐的像个喷泉。”空气沉寂片刻。“Weiss,你不是第一个犯这种错误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你只有一个训练室可去,而一个像两岁小孩一样坐在那里吐的人对MTF是没用的,所以给我他妈的振作一点。Dimaccio的指令。”

Weiss用手套背面擦了擦嘴,直起身子。或者,至少是把自己的一部分“向上”提了提。


Theta-90机动特遣队的大部分训练在一座被称为“异常几何训练中心”的复杂设施中进行,——对于常客来说,也被称之为“埃什维尔(Escherville)”。

例如,《常规培训手册》将AGTC二号设施描述为:

该区域被设计用于引发对方向和定位感知的中度扭曲。

此外,Jason Smithson的说法可能更加精确:

在那根桅杆上,他们把重力颠倒过来,翻个个儿,就像侧翻一样。然后你走下一些楼梯出来,除了那是面墙和那个。

即便如此,二号设施按照Theta-90的标准来说还是相对温和的。因此它通常是新手进行第一次实训的地方。新人的第一次PTX1将会是他们的MTF职业生涯中一个重要里程碑。

因此,当特遣队指挥官Paul Dimaccio向专员Weiss简要说明她将和其他几名特遣部队成员一起参加PTX“晨间散步”时,她点头道:“是,长官。”接着她便来回跑了几趟,签署了必要的文件,然后踩着飘忽的脚步回到住处。

她现在想,那点头晕眼花都算轻的了。


“噢唷!Weiss!”

“Smithson。”

“Delta-5,你扫描过那个功能死点了吗?”

Weiss手忙脚乱在心里翻找正确方位图。“提醒我一下,delta-5在哪个方向?”

Smithson哼了一声。“放屁,Weiss。这不是一、二、三、四、五、或者六的问题。”Weiss开始真正了解这位特遣队的典型英国佬了,明白的第一件事就是他多么瞧不起自己。

Weiss的耳麦响了起来,“Weiss?这里是Dimaccio。delta-5在后方。”

“Dimaccio,我是Weiss。长官,谢谢提醒,完毕。”

“噢噢,还给了你语音讲解啊!”Smithson再次哼道,“Weiss,你是什么秘密的超级特殊战士吗?”

“这里是Dimaccio,指导时闭上你的臭嘴。”耳麦咔哒一响,“Weiss,话是这么说,但你不需要使用全部VP,除非有明确的指示。现在告诉我,刚才我说的‘后方’是什么意思?”

Weiss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答道,“这是相对于编队指定的前进方向而言的,长官。”

“怎样指定?”

“由编队指挥官指定。”

郑再次插话进来,“Dimaccio,一个实际问题。可以让我来吗?”

Weiss暗自腹诽。

“实际的要求,你来担任吧。Dimaccio的指令。”

郑回头往肩后看了一眼,目光直接对上了Weiss,“实习生,想跑没那么容易。我们为什么要使用这个系统?”

“因为,唔,在我们必须被部署的很多环境中,制定正常方向的方案没有任何意义。”

“我们总是要用到这个系统吗?如果不是,什么时候使用它?”

“我们,呃——”Weiss顿了顿,微微转身,“——我们只在广义的欧几里得空间里使用它,在那里才有意义。”

“注意看Delta-5,实习生,”郑从来不用“专员”称呼她,“告诉我另外两个用到不同方案的环境,详细说明——”

“接触,接触,接触!敌军返航,Delta-4!”Smithson没让她把话说完。

当Weiss掉下去的时候,朝自己的右边瞥了一眼——不,她纠正了自己,朝Delta-1方向望去——几架训练用无人机从四壁的裂缝中现身(地板?还是天花板?)。Weiss知道,在她刻骨铭心的那段经历中,尽管那些东西的武器不致命,但并不意味不会带来痛苦。

郑和Weiss爬进了在地表找到的掩体,Smithson跪倒在地,把武器架设了起来。

“妈的!这群小崽子可真够快的,是不是?”Smithson稍稍挪动一下位置,把步枪靠上一根金属棍。“那么,就让我开挂吧……”啪——啪——啪“操!”啪。“他妈的下地狱吧!来啊,你们这群小杂种……”啪。“搞定了!”

一切都结束了。Weiss看到最后一架无人机朝Delta-6降落,显然是他们指定的“下降”方向。Smithson不得不低头躲避身边纷纷掉落的无人机碎片。整个过程不超过几秒钟。

“漂亮!”Smithson咧嘴一笑。“好了各位,闹剧结束了。超级Smithson再次拯救了大家。”

“是的吧。”郑说着,从临时掩体中露出自己的脸。

“太他妈是了,郑洁2!甚至没有让我爽一下。”

“嗯,”郑对着其中一架无人机的残骸说,“可能是因为他们甚至都没有装备武器。”

“是,我说。郑洁,我不记得你个傻蛋能打到仓库的侧面,我要是你,我就自己闭嘴。”

郑脸色微变,但没有回复。

收音机里又传来声音。“Smithson?我是Dimaccio。提醒你一下,郑专员是我指定的编队指挥官。”

“是啊长官,虽然她只是名专员,”Smithson语气不憖地补充。

“这样吗,下士?我想你太优秀了,不适合在专员手底下工作。那好,等你完事了,报告守卫指挥官值四个晚上的消防夜班,因为只有Super Smithson才能保护角磨机不受夜里的东西打搅。”

“……长官。”

“你正是Theta-90需要的那位英雄,Smithson。Dimaccio的指令。”

Weiss竭力不让自己笑出声,郑的嘴角边缘则非常微妙地翘了起来。

“现在一切都已经结束,我想是时候继续前进了。这里有个门。Weiss,标明方向,带我们去门口——在哪个方位?”

Weiss立时回应,“Delta-3,专员。因为它被指定于相对我们的前方。”

“正确。”郑略一点头。“准备好就上吧,实习生。下阶段不需要什么战术手段,打开门走进去即可。”

“我会的。”Weiss小心翼翼走近门,抓住门把手转动几下,推开它走了进去。

所有的感官都在告诉她这是一面天花板。

“噢,老天——”

一阵沉默。

郑慢慢地低头看了看自己,接着同样缓慢地扭头看了看Weiss。

然后,她突然面带微笑,对上了Smithson下士。

“超级Smithson,天赋异禀的男人!期待你拥有包括帮我洗一手好衣服那样的百般武艺!”

“你—淦——”Smithson咽了咽口水,决定不再碰运气了,“不管怎样,好的很。”

“你真是我们最伟大的英雄,下士。”郑笑眯眯地看着他,“实习生?你准备好了吗。”

Weiss微微一笑,又抹了抹嘴。“是的,专员。”

他们向出口走去。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