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叙事域特别行动:“狩之极意”

评分: +35+x

你是珀西蒙。你只知道自己闭着眼睛,除此之外一概不知。





你很想睁开眼的时候看见一群医护人员围着你,对你说什么“珀西蒙大人您终于醒了”,然后你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躺在Site医务室的柔软大床上,你的研究员老婆抱着小孩坐在旁边的座椅上痛哭流涕,并且领导走进屋来给你一大颗基金会之星。

等,等一下。基金会没有授予活人基金会之星的先例。而且你暂时还没有年轻貌美的基金会研究员老婆。


你脆弱的、微小的猫咪之躯躺在冰冷的骨殖堆上,磷火组成的群星幽然环绕于你周边。你的骨骼和肌肉寸寸断开,内脏因剧震而碎裂,温暖粘稠的血液带着你的体温缓慢流走。你痛得甚至无法移动你的视线,只能望向天井顶端无任何色彩的光明的晴空。

然而围绕、缠绕、裹挟着你的只有黑暗。

你是前机动特遣队CN-Epsilon-24“狩”侦查特工,猎猫“柿子汁”珀西蒙,你的搭档是前战斗特工恐暴龙“圆企鹅”。你们的调查任务不论如何,都即将和你们的生命一同终结于此。

你眼中的光一点点消失。




……


于生命尽头最后的幻觉里,BGM是该死的刻印在你脑海的回复笛的声音。

操。好像真的是回复笛的声音。

是你的雇佣猎人。他举着一只尺寸大了不止一码的回复笛从高空一跃而下,逆光投射于你涣散瞳孔的身形像个天神。

你突然意识到他毕竟是这个叙事域里刀枪不入、飞天入地、拳打南山脚踢北海、提着种种武器华丽地砍翻巨大魔物的,超超超超有研究价值的猎人。

区区高低差,他从顶上直接跳下来体力槽还是满的。


你伤势稍微转好就跳起来四处寻找圆企鹅。他何等笨重的体型,摔下来恐怕也受了不小的伤,还不能收到回复笛的治疗效果。

圆企鹅就在你旁边不远处的一个水洼里蜷起身子呼呼大睡。你怔住。现在睡大觉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

猎人看你疑惑,停下吹奏告诉你,怪物恢复体力的方式就是睡觉。但一般怪物只有受了重伤才会停止活动去睡觉,更何况是在如此危险的环境下。

但是又但是,猎人说。恐暴龙这种级别的大型怪物回复速度很快。

圆企鹅应声而醒。


你们开始慢慢往前探索。洞穴愈往深处走就愈潮湿,堆积的尸骨也越来越多起来,腐败的气味熏得你双眼发痛。这里的坡度是斜向下的,似乎连接着地下水路的一部分。为了不让你的脚淹没在水里你只能在骨殖上前行。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龙之墓场……

猎人发出惊呼。

展现在你们眼前的是一面广阔无边的地下湖,或者说本应该被称作地下湖的水体。湖面大得几乎望不到边际,但整个湖从表面到底部全被破碎的尸骸所填满,来自无数怪物和原住民的苍白骨头堆积出了类似湖心岛的形貌。骨殖岛屿的周边水体散发着青蓝色磷光。

到底是怎样的庞然大物,能吞下这么多骨头的主人……喵……

飞行船。

你顺着圆企鹅的视线望过去,看到了那堆看起来还没有太多时间痕迹的飞行船残骸。你还看到同样很新的铠甲碎片,上面隐约绣着龙历院的纹样。

你们来对地方了。


有什么在水中游动。

猎人口中的古龙,基金会眼中的异常。

祂从发光湖面之下如同威严的山峦般升起,遍身缠裹猎物的遗骸,骨骼外壳之下的真正表皮发出明暗不定的蓝光。祂就是那妖艳的蓝宝石般星空的本尊。

祂和你从画册从村民的描述从你经历的任何一次委托中见到的怪物都不一样,那些怪物至少符合一般的生物规律。你面前的漂浮于骨殖之上的祂没有足,没有喙,没有鳍也没有翅膀,甚而言之,祂有两根柔软而修长的脖颈和两颗头颅,闪烁着蛇一样的蓝色调的目光优雅地摇动晃荡,但都死死盯着你。

你没法控制自己不发抖。

这东西,你们也叫它古“龙”吗喵……?

猎人没有回答。

珀西蒙,猎人,我看到那边有弩台。

不愧是身为生态位顶层的恐暴龙之特工圆企鹅,在此等境地之下依然保持着相当程度的冷静。经过时间不短的相处,猎人也已经勉强理解了圆企鹅的吼声含义。

看来此叙事域的其他针对古龙开展研究的机构,已经对这头古龙实行过不少行动了。场地的边缘有几台锈迹斑斑的用于猎杀巨型怪物的大弩机,看起来有一台差不多还能转动。如果能找到弩箭以发射的话,说不定能对祂造成不小的冲击。

你还在发愣的当口,猎人就以其高超的理解力和行动力一马当先地冲了出去,目标是飞行船的残骸。那些飞行船为了防御空中飞行时遭遇的怪物,一般都会在船舷配备相当程度的自卫武器,而弩箭正是最常用的选择。他一边跑一边转头大喊道:

合作!合作啊!恐暴龙,拜托你去想办法拖住怪物!祂的头和脖颈看起来很柔软,如果能突破外骨骼就能对其造成伤害!三花黄金!你……

要我干什么喵?

……你吹回复笛。

妈的说好的合作呢。


但你服从了他的命令。你不知道自己作为弱小的猫猫,在这场战斗中帮得上什么忙。你手里有麻醉球,但体量肯定放不倒这么巨大的怪物,你甚至不知道这种东西能不能被麻醉。你还有和你的猫咪爪子差不多大的小爆桶,扔出去效果不如小烟花的那种。还有骨头磨制的回旋镖,拜托,对面的外壳就是骨头做的。

古龙从后背的某种喷出口向你们喷射出发光的粘液。祂瞄准的是刚找出一捆弩箭架上弩机的猎人,活脱脱一个固定靶。你大喊要他小心快躲开,结果他只是扭脸给了你一个信任的微笑。他不会离开此地,因为他相信你。

粘液落下的同时一根箭划破空气发出凛冽的鸣响,正中古龙的其中一只头颅。猎人也应声倒下。圆企鹅从斜刺里冲出,撕咬古龙的另一只脑袋,然而似乎并没能造成什么伤害,整条龙被卷起然后重重砸在地面上,溅起一大片碎裂的骨头。

泪水模糊了你的视线,你能做的似乎就只有掏出回复笛,吹,拼命地吹。


你再抬起头的时候古龙的一个脑袋已经被穿透头颅的一支弩箭钉在地上失去了生机,另一个脑袋被恐暴龙叼在嘴里,还在抽搐。圆企鹅肌肉暴起,一口狠咬下去,挣扎彻底停止了。

柿子汁,你做得很好。

谢谢你,三花黄金……!谢谢你关键的回复笛救了我。

你的嘴角还没开始上扬就感觉到地面传来的震动,本以为已被降服的这头古龙翻转过身体,汽灯般巨大的黄色眼眸从湖底升出水面,长满可怖的喰碎锯齿的巨颚大张,终于怒吼出声。

先前只是陪你们玩玩。你们以为是头颅的部分,是两根顶着龙的头骨的触手。而那山脉般耸然的躯壳之下,才是古龙的头部所在。

祂有着乌贼一般的卷须、瞳孔和喙,但体型比乌贼大了可不止一千倍。而祂并不能被称为某种乌贼的确切原因,在于那张真正的、能吞下你吞下猎人吞下恐暴龙吞下地下湖的一切受害者的嘴此时所做的事情。那张嘴正在喷出毕剥作响的电光,但并不是真正的电流,祂在通过某种方式聚集能量,那光芒是被极高的能量击穿进而等离子化的空气所发出的。

你大概能想象出飞行船遇难的情景。他们将来不及把弩箭搭上弩机,来不及将炮弹塞入炮膛。他们在落入深渊的极喰之口前看到的最后一幕画面,将是从古代森林最深层的地下星空之中猛然射出的红色光束。

而那于地底就足以仅靠一击击毁高空飞行的大型飞船的高能光束,此刻染红了磷光遍布的洞窟,正以极近的距离直接瞄准你们。

你意识到自从进入古代森林最底层就再也没能和总部取得联系。这头古龙可能在通过扭曲某种磁场来获得能量,或者祂就是磁场本身。但无所谓,如果你们不能活着逃离此地,那所有的猜想都是徒劳。


珀西蒙,闪开!

圆企鹅的恐暴龙之躯一跃而出挡在你的面前。

你们两个都闪开!

猎人挡在你们两个面前。

你无奈地笑了笑。

你是一只弱小的艾路猎猫。你比不过凶猛的掠食者恐暴龙,更比不过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猎人。讨伐怪物的时候你不是被撞得在天上飞就是在吹笛子,就连刚才的临时作战里你也只能在旁边辅助。

至少这一次,让本喵当个英雄吧喵。

圆企鹅,请你一定要活着回去,起码证明我存在过喵。我知道基金会人员流动快,我不想被很快就忘却喵。

如果能顺带给我申请什么基金会之星……哈哈,开玩笑的喵。我就是一个普通特工,还这么不光彩地死去,配不上的喵。

你以你微小、弱小、渺小但灵巧的猫猫身躯钻过圆企鹅双足之间,圆企鹅试图靠前咬拦住你,被你轻易躲开。你跑过猎人身边的时候他惊讶地想要伸手拉住你,也被你轻易躲开。

你奔向绚烂光芒的中央一如渺小的飞蛾扑入光辉四射的太阳。

你身上的麻醉球受到震荡颗颗爆开,烟雾破碎折射出光彩,璀璨如繁星。

你陷入温柔的过量麻醉剂之永眠。














“珀西蒙,珀西蒙。该下车了。”

“好,好的喵。”

你猛然惊醒,擦了把口水,手背上的基金会制式护具硌得你脸颊生疼。

你是机动特遣队CN-Epsilon-24“狩”成员,侦查特工珀西蒙,你活着,并且回来了。现在正身处一场对AWCY成员的小规模围剿行动中。


故事的结局是毫无新意的天降神兵,你对此还是有点不爽的。在你身上就出现不了波澜壮阔精彩纷呈的剧情,逞英雄都能半路被拦下来。

龙历院派了一支救援队。小组成员是在你们之后又穿梭而来的、清一色的壮实纯种猎人。由机动特遣队成员组成的猎人小队以极其专业的配合迅速制服了异常,立即建立和完善了一套切实可行的就地收容措施。

但显然仅靠那些还在谨小慎微地依靠吊索缓慢下降的救援队是没法停止暴怒中的古龙的那发蓄能攻击的。是你的麻醉球起了效果。虽然祂身形庞大,但直接打进嘴里的一整组麻醉球还是令其晕头转向,不得不暂时停止攻击。当然这个时候你已经躺地上了。你的猫猫盔甲被灼烧殆尽,给你造成最大伤害的居然是吸入的过量麻痹粉末。

任务完成后龙历院就通过叙事域穿梭机把你们送了回来。把圆企鹅塞进穿梭机费了很大工夫。曾经被投射为猫猫和怪物的情况对你们事实上产生了相当大的后遗症,比如说你现在说话还会不由自主地发出喵声,但圆企鹅的情况更复杂一点。

车外在发生激烈的枪战。一发流弹嗖地划过装甲车侧舷,击中你们背后的建筑,建筑的一整面墙瞬间被染成荧光绿色。你们面对的是AWCY的一场异常艺术活动,但他们的“作画装置”是装载异常子弹的重火力武器,并且绘画的地点离Site只有一个街区。这完全是骑在基金会头上拉屎。

你听到什么东西撞击车顶传来的闷响,一个衣着鲜艳的青年从车窗视野里滚过,发出哀鸣。你走下车,恰好看到一名AWCY成员发射火箭筒,直接命中了圆企鹅的尾巴,将其染成亮丽的泡泡糖粉色。圆企鹅扭转身咬住他的身子,将其抛至半空中。

啊是的没错。圆企鹅穿梭回来的时候还是恐暴龙。

没费多大劲那一小撮成员就投降了。经过审问(“你们是不是疯了在明知这边是基金会管控区的情况下过来搞事”),其中一名成员交代称,异常艺术活动的最终目的,



是将“那头酷到不行的龙”的尾巴染成粉色。



%E6%96%B0%E5%BB%BA%E7%94%BB%E5%B8%831.jpg
夹在猎人护身符里的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