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

夜半三更,最敏感的人现在也躺在床上,准备休息片刻迎接新的一天。轻轻的敲门声第四次(还是第五次?第六次?这很容易忘掉)从这对夫妇的卧室门外传来,破坏了屋中长久以来的寂静。一个困倦的声音第四次响起:“你又要什么?”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小小的,略有颤抖的回答:“妈妈!”

“该你了,”声音从一堆枕头和毛毯下传来。

“好嘞,妈妈来了,宝贝。”

枕头和毛毯被扔到一边,一个大约三十岁的男人爬了起来,盲目地寻找着自己的衣服。他的手碰到了灯的开关,黑暗瞬间消失了。毛毯底下的那个人恶毒地咒骂着,翻了个身挡住了不能适应的光。

咔哒,黑暗重临。“快点!”小小的声音催促着。

“等着!”男人说道,他已经在前几次重复中丢失了大部分幽默感。他四处摸索,碰到了冰凉的金属门把手。

“你要干……”

一个小女孩使劲冲向他的肚子,让他跌跌撞撞地退回房间。

“今天晚上和你们一起睡,好吗?”

“不,不行,姑娘。你的卧室有一个特别好的女孩床,爸爸妈妈的卧室也容不下咱们三个。发生什么事了?”

“有怪物,爸爸!”她一边小声说,一边仔细观察着走廊,好像有什么东西会从张着血盆大口的楼梯井里爬出来一样。

“安娜,世界上没有怪物,我们都经历过这些,宝贝。”

“对!我能听到它们在周围呼吸着,低声咆哮着之类的。它们说不定还很饿!”

女孩的爸爸翻了个白眼,“我和你一起回去吧。”

“不!我要睡这!”

她爸爸不顾她的拳打脚踢,一把把她抱了起来,沿着走廊走了回去。

“看,床下,衣柜里,窗外,或者任何其他的地方都没东西。没有任何怪物。”

它们可以藏起来!”

“小甜心,这里无处可藏。我看过了每个边边角角,相信我。”他从地上捡起她的玩具熊,“你们俩在被子底下躺好,让我休息一会,好吗?你绝对安全,我保证。”他轻轻的关上了门,拖着疲惫的步伐走回了自己的房间。睡意已经压倒了他。

“她还好吗?”他的妻子问道,“也许我们应该让她睡在这,就这一次。”

“你知道,坏习惯就是这么养成的。她必须学会自己克服那些愚蠢的恐惧。”

“我觉得你是对的,不过我还是担心她,”他妻子的声音像耳边风一样。男人已经睡着了,厚重的负担压在她身上1。

安娜在毛毯下蜷缩得更紧了。她的父亲说过她很安全,但是……有些事情仍然不对劲。窗外,弯腰驼背的月亮把怪异的影子投进她的房间,将一个布娃娃变成了畸形的外星人,一个椅子变成了一嘴尖牙,慢慢逼近,准备吞掉几个像她一样的孩子。她一点也不喜欢这些。

还有那些声音。她仍能听到那些愈发大声的低沉,嘶哑的咯咯声,吸气声,低吼声。她把头埋进被褥,抱着膝盖,缩成了一个球。“离早上只有几个小时了,”她一遍一遍的小声说着,像一句无声的咒语,“只有几个小时了,只有几个了。”

周围的噪音几乎填满了整个世界,在她耳旁,在她周围。她边害怕边抽泣地吸了一口气。毯子底下的女孩觉得很热,她身上的睡衣已经被一层汗水浸湿了,刘海也黏在了额头上,现在的温度远高于他小小的身体能产生的热量。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周围的温度使人窒息。她踢开毛毯,虽然噪声还在她的耳边回响。或者说,她尝试去这么做了。她的爸爸好像没有把她裹得这么紧。实际上,她越是使劲挣脱,毛毯就裹得越紧。对,没错。现在她的上半身已经被裹得严严实实,而毛毯还在继续收缩。她以她目前最大的声音拼命尖叫。

“这可不像她正常的叫声,”安娜的母亲从床上跳了起来,说道,“去看看她!”

她不用说第二次了,这对夫妇迅速穿过漆黑的走廊,到达了安娜的房间。

“安娜?宝贝?”

房间是空的,安娜的毛毯规整的摊在地上。哪里都没有这小女孩的踪影,床上空无一人,枕头和被褥上还残留着些许汗迹。

“安娜!”她的母亲开始尖叫,声音中有些颤抖。安娜的父亲检查了每一个她能藏起来的地方,随后将手伸向了地上的毛毯,又缩了回来。不,不可能的,这只是困惫在和他玩游戏而已,对不对?不对。他又看到了。它动了。

他感到毛毯在手指之间扭动,于是他哑着嗓子惊叫了一声。

“怎么了?”女孩的母亲赶快转过身,“你找到什么了?”

毛毯肯定在自己移动。他感到它在他的手腕周围收缩,像要把骨头捏碎一样,他看到它变成了什么……别的东西,一些几乎是人的东西。他女儿的话语又传入脑中:“它们可以躲起来,爸爸!”

这毯子一样的东西朝他罩了过来,迅速地变幻着。他踉跄了几步,但毯子还是紧紧抓着不放。他感到手腕里的什么东西啪地一声断了,就在这时,他看见了女儿真正的毛毯,和前一天早上一样整整齐齐地叠在床尾处。

床上还有一些粉色的碎布,缀有些许红色的斑点。这是一件粉色睡衣的碎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