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洋工作记录
评分: +38+x

长达16小时的飞行旅程让我头晕目眩,我看着机舱窗户上映出的我的倒影,和窗外的漆黑的云海交错着稍微有些恍惚的感觉。飞过我们国家的海岸线的时候是浩渺的蓝色天空和白色云海,飞过岛屿和千沟万壑的陆地,飞过太平洋云层稀少的地带下方是波澜不惊还是惊涛万丈?飞过晨昏线天色渐渐昏暗,飞过阿拉斯加的时候窗户上结了一层霜。

我用飞机上的卫星网络和Site-CN-34的研究员们特工们保持着联系,这是我到美国总部交流并汇报工作的旅程。

不久我告诉他们我到了。


来自Site-██████ 负责人的人事申请:

鉴于最近SCP-231-7对于110-蒙托克程序的情绪反应正在下降,尽管适当地执行了程序并定期对SCP-231-7进行A级记忆抹消,但SCP-231-7对于外界刺激的木僵状态越发严重,申请相应数量的的医药博士,神经科学博士,心理学博士和行为科学博士组成团队研究解决方案。

-Site-██████ 负责人


总部的站点相较于中国分部的站点要大得多,各种区域按照功能划分严格,收容区域,员工宿舍,休息区域,D级人员宿舍,研究区域和那些我无权走近隔着无数道安全门的区域。我要先找到我的住处,许多条望不到尽头的走廊让我眼花缭乱,我拉住了一个过路的特工。

“Thanks.”我用门卡打开了房门,对他说。

“Of course, American boys can always find their girl’s room.(美国男孩总能找到他们姑娘的屋子)。”他爽朗的笑着。

谁是your girl啊,我想着。

听到了邮件的提示声,工作?


医学博士Cake的提案:

建议取出SCP-231-7的子宫后进行生命维持,所需器材见列表-231-k。

附录231-k:决定

提案因其危险性和不确定性被驳回,我们无法承受手术失败带来的XK级世界末日。

O5-█

神经学博士Kuchen的提案:

建议直接对SCP-231-7输入刺激性的神经信号,以刺激项目的反应和感知敏感度。

附录231-l:决定

提案批准,立即执行Kuchen博士的提案。

O5-█

附录231-m:结果

在使用███输入神经信号后,SCP-231-7的情绪状态效能回到了70%,但在五小时内迅速恢复木僵状态,进一步输入神经信号的提案被否决。

我们不能让SCP-231-7像682一样对所有的刺激都产生抗性。-███博士

事故记录-231-alpha:于██████地区,███地区发生了██████事件,造成了超过███人的平民伤亡,根据从“赤王之子(children of the Scarlet King)”组织中找到的资料,确认这两起事件与SCP-231-7的状态有关,如SCP-231-7目前状态持续,可以预见的XK级世界末日即将到来,正在进行对于XK级世界末日情景的紧急部署。

心理学博士Hannah的提案:

方案所需人员:一名在米尔格拉姆顺从测试中获得至少75分的基金会青年男性特工。

方案详情:需要在此名特工皮下注射能远程引发的一秒内致死的神经毒素后,进入SCP-231-7的收容室,对于SCP-231-7表示愿意协助其逃脱的意愿后,解除SCP-231-7的束缚,由该名特工一路伴随SCP-231-7直至通向Site-██████的出口的走廊,建议此时出口处的门应保持虚掩(以透出光线为佳)的状态。

在该名特工和SCP-231-7距离站点出口约50米处时,将由该名特工及其余5名D级人员当场执行110-蒙托克程序。

注意事项:隐蔽在从SCP-231-7收容室到站点出口走廊路程中的站点特工应在有异常情况产生时迅速控制住SCP-231-7,一旦指定的特工有异常举动,迅速启动在其皮下的神经性毒素。

附录231-n:决定

提案批准,于12小时行动准备完毕后执行Hannah博士的提案。

O5-█

附录231-n:结果

已执行Hannah博士的提案。SCP-231-7的情绪状态效能回到了100%。

涉及特工申请A级记忆删除程序后回到原有站点工作。

-███博士


我在监控室,看着监视器上的画面,听着那些声音。

“如果声音受不了的话,你可以关掉的。”旁边的研究员对我说。

“嗯…….不用了,如果你觉得太难受的话可以关掉。”

“为什么?”他问我。

“我来自一个受过伤痛的国家,我们的国家飞速发展,只是有些人被牺牲了而已。没有人听到他们的声音,没有人看到他们。所以我想,我能看到他们,在正确的浪潮中,逆流而上看到那些被牺牲的无辜者,帮助他们。可是现在我还是站在大多数人那边,站在世界那边,站在’正确’那边。那么,至少让我听到她吧。”

他担心的看着我,“或许信仰宗教对你来说会好些吧?我很担心你的状态。”

110-蒙托克程序结束了,接替换班的工作人员来到了监视室。

我把手搭在门把手上。

“神看不见我和我的个案们。”

我转下门把手。

“我能。”

我的手停住了,我看到了他,他的脸还是那么西方式的英俊,眼睛像我第一次见到他一样的清澈,但是好伤心。

失魂落魄就像被强力的吸尘器失去了灵魂一样,走过了监视室的门口的那块玻璃。

I am not your girl.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