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评分: +19+x

“所以你交接完毕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请假?”

刚刚上任的Area-CN-55的站点主任点燃了细长烟柄中的烟草,朦胧的生气从嘴里和烟斗里飘出,萦绕在她和面前男人的中间。

“是,由于我同时还是己未-5的长官,这件事情在前几天就上报过了,批准了。”

“既然这样”,她抿了一下,挑了挑眼前的烟帘,“那么我也无法多做干涉,祝你度假愉快。”

临走前,她又突然叫住了他。

“对了,你要去哪度假?”

“香城。”


混凝土沿着钢铁的脊柱向上填充,直入云端;玻璃幕墙将天空的寂静忠实地折射到底部。混乱的霓虹灯带着上世纪20年代美国黄金时期的风格,让人感到一丝迷乱。这是城市的角落,是瘾君子和无家可归者的狂欢地,酒精和毒品所带来的幻梦总能盖过生活中的苦痛,让人失去方向。黑夜为苍穹拉起了幕布,与白天割裂开来,成为两个世界。让人感到这一切都是如此的不同寻常。

但这就是所有来这里的人所追求的东西,不是吗?

香城特别行政区,酒吧L,地址编号VA-11H-A,拥有右相位颁发的安全证书和左相位颁发的营业执照,处于身份掩盖的灰色地带。安静,舒适,理想的放松地点。

男人推开了门。

“调制恐惧,改变未来,欢迎来到L。”正在擦拭酒具的酒保微微抬起了头,说出了营业词。“请问您要喝点什么吗。”

男人来到台前,顺势做到了下来。

“请给我来一杯Coloration

“好的,请稍等。”

双马尾酒保熟练的拿起了各种酒瓶,将迷离的液体注入冰杯之中,犹如吸毒者将毒品注入自己的身体。一层又一层的颜色被添入酒杯之中,随后移到了顾客的面前。

他拿起了酒,抿了抿那红色的第一层。

殷红的迷雾自杯中迸发,带着鲜血所独有的铁锈味和枪弹的硝烟,让人仿佛置身于战场中央。死亡只不过是退场,活跃的猩红才是台上的主角。血肉的撕裂与切割音不绝于耳,让人联想到屠宰场里待宰的羔羊。他仿佛看见收容失效的警报在走廊里回响,而同伴们一个个的倒下。

他摇了摇头,品了品蓝色的第二层。

湛蓝的残音在刹那间便在耳边婉转,悠扬的镇魂曲带着令人安心的旋律,从苍蓝的穹顶之上落下。演奏者带着精神失常般的高傲,挥舞着带笛子的镰刀,奏响着令人安眠的节奏。烫金的纹理在表面铺开,而高傲且不羁的思想掩盖在其下,无声地影响着周围。在这样的环绕下,仿佛处刑也变成了一件优雅而美妙的事。

他停顿了一下,拿起了紫色的第三层。

堇紫的泪滴从眼角滑落,带出心里最强烈的往事。是悲伤,是欢喜,是自傲,是挫败,是构筑秩序的钢铁理智,是引发毁灭的无序疯狂。淡紫色的花朵在鼻尖绽开,同色的根深深扎入你的脑海之中。所有的情感都被重温,随后凝于一花。莫测的紫罗兰花好似在邀请着一同跳一支华尔兹,在这无尽的记忆回廊中舞动。

他喝下了黑色的第四层。

漆黑的噤声在瞬间笼罩了周围,将所有空气的跃动在一瞬间掐灭。世界在眼前开始上演哑剧,无声无息,反而是自己体内的混响愈发增强。心跳声,呼吸声,血液流动声,平时忽视的此刻全是全部。在完美的缄默中,任何一点动静都将被无限放大。百倍,千倍,大脑反而在宁静中承受着平时所未曾有过的压力。

……

他喝完了。

努力让自己的思绪清晰一点,他看向双马尾的酒保。

“这杯酒,还有其中的经历,都是真实的吗?”

她叼起一根棒棒糖,看向眼前的顾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色彩的每一层听说都是根据不同的人的经历来设计的,有人说设计者其实只是按照对‘特级收尾人’的想象而调,而他其实根本没有亲眼见过。”

“特级收尾人?”

“啊,您是左相位的人吧。收尾人是右相位的一种职业,只要给钱下至寻找走失宠物,上至突袭据点全都能做。而其中最出色的一批人会被单独赋予‘色彩’的称号,这杯酒的经历是根据殷红迷雾湛蓝残音堇紫泪滴漆黑噤声四位的经历制成的。”

“这样啊……听起来都是一部部传奇啊。你是来自右相位吗?”

“不,我跟你一样来自左相位。不过我的老板Dana来自另一边,‘跨越江和海,来这里举行一场盛大的表演’。虽然她闹出过最大的阵仗就是通过非法渠道弄了一条破碎教会的胳膊。”

“胳膊?她自己的怎么了?”

“不知道,她自己从来没说过。但来这里的客人似乎却有所耳闻,不过众说纷纭,没有确切说法。”

“你的老板听上去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是的,很难有人不跟她做朋友”,说到这时双马尾酒保的脸突然没由来的一红,“谁不喜欢Boss呢……”

“哈,时间也不早了,我该走了。感谢招待”,男人将酒钱摆在桌上,然后走向门外。

“嗯,愿您找到您想找到命运”,酒保说出了送客的营业词。

Onxy从未听到过如此怪异的告别语,不过他没有选择放在心上。

“Boss!我要休息一下!”,女酒保的声音从店里隐隐传出。

这是这家酒吧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一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