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星上行
评分: +32+x

2095-10-23

这里没有云。

碧朗晴空带着太阳的温度,蓝色仿佛平静的大海。那火球每日划过天阙,为这里带来温暖和美丽的金色晨光。水天一色的模糊地平线,让欲颓的夕阳如同溶化在了遥远尽头的那片橙红与蔚蓝的交织之中。每到夜晚,群星闪耀而月光暗淡,聚集在晴朗夜空的是来自遥远光年之外的一缕星光,然后在苍穹凝结成水滴落下——这就是雨,每夜皆然,夜夜皆是。

在星雨的滋润和骄阳的呵护下,这里一直是全银河最美丽的地方之一。无论来到这里的旅者是否能够呼吸到这里带着群星气息的空气,是不是要把身体隐藏在防辐射服和呼吸面罩下不去接触带着柔和暖意的晨曦,或者能不能看到这一切、闻到美好的、健康的主序星的气息,这里对他们而言都是美丽的——当星星们将目光聚集到人们身上,当他们感受到来自万亿光年之外的凝视,甚至这凝视跨越了万千年的时光,当他们感受到、想象到,这里就成了最美丽的地方。

这颗翠色的星球,在它的轨道上能够直接望见地表,没有一丝云霭作为遮挡的薄纱。当“边缘”号跨越漫长的崩溃黑区来到秩序星区的时候,它所途经的第一个星系竟然有像个翠色玻璃弹珠似的美丽星球,无疑算是一个奇迹。不到30秒差距之外就是行将坍塌的最后一个恒星系,那里的太阳已经熄灭了,它的行星笼罩在一层不知从何处而来的薄暮微光之下,缓缓崩解,自两极开始慢慢地散成星尘,迷蒙了未知来源的微渺光芒。

“边缘”号探索舰缓缓地泊入这颗行星的引力场范围,顺着返回轨道慢慢地下落。尽管已经在控制下降速度,星舰外壳仍然和大气产生了剧烈的摩擦。好在“边缘”号本身就有对于高热的特殊防护,最多不过是在星舰被微陨石撞得坑坑洼洼的外壳上增加一点烧灼的痕迹。下降的星舰在蔚蓝的晴空上划出一道带着艳红的尾迹,随后缓慢地落在预备给来访旅客的泊位上——这颗行星一反常态地没有在同步轨道上设置一个星港,而是将泊机位设置在了地表。祖绫和Doll对此都十分疑惑,因为这种事情并没有先例。唯一勉强可以称得上是例子的,还是20世纪末21世纪初期,地球上设置的航天飞机起降场——那种设施的性质和这种地面泊场更加类似。

“边缘”号速度减慢后在空中盘旋了一会,看到地面泊场的金属表面慢慢打开一道缝隙,几根金属支架从里面伸出来作出托举状;别的泊位上确乎停着一些在祖绫和Doll看来过于陈旧的星舰,表面似乎因为未曾打理而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在明媚的阳光下有哑光的色泽。“边缘”盘旋了一会,依照泊地控制AI的指令停在了展开的支架上。支架快速压紧,液压机关发出令人牙酸的撕裂声,落后的压感反馈机关让这支架反复在舰身表面摩擦了好多次才完全固定住。

祖绫和Doll做好防护措施,走下了探索舰。泊位四周充斥着无人打理的氛围,巨大的广告牌锈迹斑斑地挂在杆子上,有一边已经滑脱,危险地倾斜在半空中,随着偶然的轻风吹拂轻微地滑动,上面仍旧写着三十年前的日期。泊位的管理智能透过沙哑布满灰尘的蜂鸣器说着本该甜美的欢迎致辞,并用一连串的溢美之词赞美这未经开发的银河系旅游胜地。破烂不堪的驳船悬浮着朝她俩开过来,螺旋桨激起地面上密铺的一层沙子。

Doll挥挥手,让这辆看起来并不牢靠的东西离开。不过驳船老旧的摄像头看上去并没能识别出模糊的手势,仍然继续向前行驶。Doll回头看了看祖绫,后者点了点头,二人就无视了正缓慢减速的驳船,沿着驳船来的方向向前走去。

这颗星球的重力感觉上和地球并没有多大区别,空气十分通透。视野里没有什么阻碍,好像并不存在人工建筑,只有脚底下一直向前延伸到地平线的一条道路。路边依稀可见报废的驳船残骸,看上去像是能量源发生了爆炸。祖绫放下手里的PDA,半蹲下来翻看驳船的碎片。爆炸是从驳船后部发生的——整艘驳船的螺旋桨碎片向前飞散,嵌在坚硬的水泥地里,边缘有一丝熔融的焦黑。她戴着手套的手指划过尖锐的碎片边缘,反馈回来的触感带着一些圆润。她放下手里的碎片,回过头看着Doll白色的短发——

“不是引擎。”她说道,虽说不知道有什么证据支持这个观点,但祖绫莫名其妙有这样的感觉。Doll点了点头,看着祖绫慢慢地把这块从残骸尾端掰下来的碎块放进口袋里,碎片的断层显现出金属的银色。

就在Doll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她们的来路上响起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气浪掀起地面上铺着的一层沙子,环形的冲击波在这些沙尘的帮助下变得清晰可见。冲击波让祖绫感觉自己仿佛内脏移位了似的,半跪在地上,喘着气。Doll把她扶起来,慢慢地挪到驳船残骸靠近地面的地方坐下。

远处的方向,爆炸的正是来迎接她们的驳船。火光隐藏在遮天蔽日的烟尘之中,修剪过的碧绿草地倏然燃起大火,浓烟滚滚。Doll摸出手枪,默默地关上了保险。祖绫剧烈地咳嗽了几声。这是一个拙劣的陷阱,很明显始作俑者根本没有期待过这陷阱产生什么作用。Doll看着清澈的蓝天慢慢被一层烟雾覆盖,变得灰蒙蒙的。驳船爆炸后的残骸还在燃烧,冒出呛人的黑烟。祖绫坐了一会,感觉好一点了,苍白的脸又有了血色。

“所以,是安排在引擎的炸弹?”她问道,捏紧了没拿出来的手枪的枪柄。

“不知道。”Doll摇摇头表示自己的无知,帮着把祖绫从地面上拉起来,“我分析过了,这颗星球的空气很适合人类呼吸——我怀疑这是特地为人类制造的盖亚星球。”

“现在?谁会在这里安排一个盖亚星球?估计是巧合吧。”祖绫费力地扯起一个笑容,手臂环过Doll的脖子,“这里临近崩溃地区,到时候这里会是第一个沦陷的……”

“那……”Doll略微有些迟疑,“是不是该回去?”

这地方的巧合实在太多,莫名其妙的爆炸令人担忧。的确,坐上“边缘”返回太空更加安全。祖绫点了点头,“那就回去吧。”

Doll慢慢地扶着祖绫往回走。她们并没有离开很远,即使在祖绫有一点不舒服的情况下回去,也要不了半小时。她一只手扶着祖绫,一只手握着已经上了膛的手枪,慢慢地在尚且燃着大火的草坪上前进。爆炸抛射出来的残骸飞溅得到处都是,土地被金属碎片掀翻,硝烟味弥漫。

没等到祖绫和Doll到达泊机场,她们就被一群乘坐着穿梭机的人围了起来。这些穿梭机统一涂装成了黑色,在爆炸的浓烟中极其不显眼。Doll举起手枪警戒,虽然一把手枪在这么多人面前稍显单薄。

“恐怕是星际的黑帮一类的东西……”祖绫在Doll耳朵边上说,“这下我们有麻烦了。”

“这里有黑帮?”Doll显得有些疑惑,这地方看上去不像是有强盗的样子,这样环境优美的星球在以往都是大势力控制的度假地,黑帮为了避免与它们直接冲突,都会避开这种星球。

“别忘了,现在是2095年。”祖绫微微笑着,“只怕十二星盟和泰尔让奥托世联盟都自顾不暇,谁来管这偏远地方的度假地……”

穿梭机在她们面前缓缓降落,舱门打开。从这之中走出几位全副武装的士兵和一个包裹着宇航服的塔隆尤人。他们走到她们身前,面对着Doll举起的手枪。

“我们boss请你们过去一趟。”

为首的塔隆尤人做了个手势,制止了后面士兵的应激反应。它用翻译器开口,能听到预设的富有磁性的男声。Doll仔细分辨,在这机械化的男声之中混杂着塔隆尤语的“叽里咕噜”。士兵们本欲举起步枪,看到塔隆尤人的手势,对视一眼,迟疑地垂下枪口,只有手指还搭在扳机上。

“去做什么?”Doll询问,并没有放下指着塔隆尤人脑袋的手枪。浓烟还在蔓延,鼻翼已经能闻到塑料烧熔燃烧时发出的刺鼻气味,阳光透过烟雾的缝隙,在空气中产生丁达尔效应,形成直射地面的光柱。微风拂过,没能带来青草和阳光的气息,而是微微的血腥味。

“无可奉告。”塔隆尤人做了个类似耸肩的动作,看上去十分滑稽。不过现在没有人有心情笑。塔隆尤人的眼柄环视了一周,“反正你们也没得选。”

祖绫微微点头,她现在还因为爆炸有些胸闷,“爆炸是你们做的吗?”

“爆炸?”塔隆尤人的声音依旧泛着机械的平淡,不过它的眼神表露出一丝惊讶,“我一直以为是这里的驳船年久失修自己炸的……毕竟我们可不会去维护它们。”

Doll歪了歪头,祖绫的呼气吹乱了她耳边的头发,让她有些不适应。她的眼神中透露着不信任,毕竟爆炸的时间如果不是人为操作,未免过于巧合。塔隆尤人又做了一次那滑稽的耸肩,平淡的声音说道:“你不相信我,那也没办法。”

对峙并没能进行多久,在一段时间的沉默并得到了不缴械的保证以后,祖绫和Doll还是同意去见他们的老板。登上穿梭机后,Doll一直都握着她的手枪。几位士兵坐在她们前后。祖绫靠在椅子上,无所事事地看着Doll白色的头发。Doll盘算着要不要趁机暴起抢下这艘穿梭机,然后开着它回到泊机位。但这样做她无法保证祖绫的安全,最后只好作罢,不过红色的眼睛仍然时不时瞟向窗外伴飞的战机和碧绿的草原。

大约过了30分钟,穿梭机缓缓降落在了另一片泊机坪上。这一片泊机坪显现出迥然不同的生机勃勃,从停泊的舰艇和加固过的标牌(被涂改过,画着一只手),以及顺畅运行的驳船来看,这里应当是这“黑帮”在这星球上的据点。祖绫注意到停机坪周围巡逻的全副武装的士兵和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机械设施——似乎是老款的现实稳定仪器。他们用的武器虽然并非最先进的款式,但武器的威力和入手难度仍不容小觑。加上一般作为管制商品的现实稳定器,这里看起来不像是普通的黑帮,至少和那些占据废弃星球为祸一方的强盗不同,他们是有背靠的组织的。

士兵和塔隆尤人,以及祖绫和Doll鱼贯从穿梭机上下来。远离了爆炸的烟尘,这里的空气显得清新许多。塔隆尤人带着他们一路穿过繁忙的泊机位,许多技师正忙着维护这些黑色的穿梭艇,用的是泰尔让奥托世联盟已经淘汰的技术。祖绫注意到其中一些金属铸块上浮雕的七芒星徽章,这是第二奥托世教会的七圣徽。

“泰尔让奥托世联盟……”她暗自思索着,用手肘轻轻碰了碰Doll的腰,让她也去看金属上雕刻的标志。Doll顺着她眼神所指示的方向看去,也看到了七圣徽,瞳孔收缩了一下。她回过头,视线向左侧瞟了一下,和祖绫若有所思的视线对上。两人微微点了点头——姑且把这个叫做线索一吧。

不过,事情还是有些蹊跷——留下她们有什么好处呢?她的探索舰?但是“边缘”已经是几十年前的设计了,唯一称得上先进的只有彩虹桥引擎。停在泊机位上的一些穿梭艇,都比这星舰来得新潮。再怎么说,这和她们也没有关系。总的来说,因为旅人想要欣赏风景的原因降落在这颗看上去很漂亮的星球上,反而却卷进了一点都不好看的事情里面,当初的决定实属冒失。

在岗亭一样的电梯井里,她们乘坐的电梯缓缓下降。半开放的电梯设计让她们能看到漆着白色手形状标志的黑色墙壁,和每一层偶尔闪过的开着灯的工作场面,看上去和在秩序星区开张营业的普通公司并没有什么区别。她们到的那一层环境则稍微不同,黑色的大理石地面反射着白色LED不带温度的冷光。光的强度有些大,闪得祖绫有些睁不开眼——不过她已经开始了担忧,Doll也一样——轻易地来到这种不足为外人道的地方,再想出去可能会变得非常困难。

Doll紧了紧手上的手枪。身边的士兵早在上一层就放弃跟随下了电梯,现在在她们身边的也只有那个看起来地位很高的塔隆尤人。它一直没有说自己的名字,甚至于雌雄莫辨。在这里控制住它对于Doll来说十分容易,乃至不费吹灰之力。不过太冒险了,她又一次放弃了自己的想法。

这一层显得空空荡荡。没有奢华或者琳琅满目的装饰,配色也是冷淡的黑白。空气有些寒冷,在面罩上凝结成一层白雾。确定没有问题后,祖绫把它打开,吸进一口带着寒意和净化器芳香剂味道的空气。路上没有看到警卫,只是一条走廊,末尾有一扇门。这样的设计的确给人以压迫感,但若是长期生活在旧式星舰狭窄的回廊里,这里的逼仄程度也不过如此。

塔隆尤人在门外站定,对她们做了个前进的手势。祖绫和Doll对视一眼,把手枪收起,推开门走了进去。

门后的陈设并不复杂,仅仅只是一张宽大的桌子,摆着一个宽大的黑色显示器,连着一堆不同颜色的线缆。真正引人注目的,是桌子后面的陈列柜,柜子上摆着一排透明的罐子,而罐子里漂浮着的是一双双惨白的手。祖绫确实被这异乎寻常的一幕吓到,以至于忽略了本应加以关注的这间办公室的主人——坐在桌子背后的一个女人,身上有很明显的改造痕迹,并没有用仿生皮肤进行遮瑕,接缝裸露在皮肤表面,将她经过整容显得清秀的面庞分割得支离破碎。

Doll不想知道后面那些手是怎么来的——或者她叫她们来这里是不是为了她们的手。虽然后者确实和她的想法有一丝重合,不过她确信这不会是对方的动机。祖绫也很快从短暂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虽然那些漂浮在福尔马林(或者类似的防腐剂)中的手令人感觉十分诡异,她也不认为对方是冲着她们的手才把她叫到自己的办公室来的,甚至允许她们不缴械。

“我是——S,你们叫我S吧。”女人,自称为S的“黑帮”领导者从座椅上撑起自己的身体。她的手的色泽和裸露在外的手臂的皮肤颜色完全不同,带着一种违和感,那里黑色的接缝似乎都深邃许多。

“那么,S,你要我们做什么?”Doll冷静地询问,手慢慢地摸索到之前收好的手枪处——作为半机械人,甚至机械改造部分要超过一半的改造人,她不需要过多的防护措施来适应不同的环境,因此身上还有足够宽敞的口袋来隐藏一把枪。S看出了她的小动作,在这么近的距离下,看不出来才比较奇怪。不过她没有做出什么应激反应,只是微笑着摇摇头,“不要紧张,这位小姐——”

“Doll。”

“——Doll小姐,我只是想请你们帮我个忙。”她不以为忤,耸耸肩,“我想让你们帮我去数据层要个东西。”

“数据层?”祖绫重复了一遍,“你为什么不自己去?”

“因为我们和教会闹了点矛盾——而且我要的东西又在他们的势力范围,我们不好露面,会被追踪定位的。”S似乎一副为难的样子,但在她遍布脸庞的接缝下显得有些狰狞。

“我要你们帮我找到SC-07,比邻星区约翰·莫韦克,他那里有我要的东西,你和他说‘S要’就行了。另外,如果你们不介意……”S拿出一盒雪茄,木制的雪茄盒上印着一条环绕着一只手的吐信蛇,“我要抽支烟。”

“是什么东西?我们为什么要帮你?”

“我要拿一双手……至于为什么——因为你们没得选。”S吐出一口烟雾,面庞在浅灰色的雾背后若隐若现,空气中顿时充斥了烟草的辛辣味,“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问题——况且现在这和你们的性命或者利益都无关,只和我的喜好有关。”

“……我喜欢手。”S顿了顿,轻轻地用右手抚摸着左手。随后,左手便如同一条滑溜的鱼一样滑下,用于连接的几根神经索和蛋白质触角滑腻地摊在桌子上,带着一些水渍。她取下后面架子上的一双手,右手敲开罐盖,拿出一只左手。那手手腕处的神经索似乎有自我意识似的爬进了她的腕关节,蛋白质触角最后接上。她对右手如法炮制。最后,S将换下来的手放回罐里,溅起一片水花。她自如地活动着手指,神情肃穆得仿佛接受洗礼。

空气中弥漫着类似消毒水的气味,和烟草味混杂在一起。桌子上还残留着看上去黏糊糊的水渍。方才的景象的确不能说是赏心悦目,甚至可以说令人不适。但是祖绫和Doll对S的作为都没有很大的反应。S活动完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桌上的水迹。

“你们决定好了吗?”S询问道,将揉成一团的纸巾随手塞进西服口袋里,眼睛瞟过她们的手,“虽然我要的手是世间少有的艺术品,但是你们两个的也不错。”

“这是威胁吗?”Doll动了动,听到门后响起的细微的脚步声,挑了挑眉毛。她似乎就要把手枪拔出来,S的速度却比她更快——桌子上翻开一个活页,从中抬出一把旧式的机枪。被自动机枪的火控系统锁定的感觉并不好受,和AI比反应力也并不是好的选择。Doll咬了咬牙,把手从口袋里抽出来,摊了摊手掌表示自己什么也没拿出来。

祖绫侧过头,从一开始她就置身事外。“答应她。”她说。

Doll疑惑地向她眨了眨眼,得到的是祖绫的一个眼神。她回头看向S:“好吧,我们答应了——什么时候出发?”

S打了个响指,机枪又收回桌子里面。“明天。”她说,“你们会登入到SC-07。”

SC-07,比邻星区。在麦克斯韦宗于所及之处搭建的星际麦克斯韦网络中属于比较早期的服务区,主服务器即位于南门二,由那里的三合星提供太阳能维持运转。在“白虹贯日”事件导致太阳爆炸后,比邻星服务器逐渐因无人维护而废弃,可访问的区块也逐渐减少。现在仅有几个混乱的次服务器靠着为数不多的维修机器人苟延残喘。

区块03264,祖绫和Doll的化身在这片区域的默认登入区出现。二人的化身皆与其本人相同,没有多加修饰,区别仅有衣着不同。这片区域呈现出教科书一般的混乱,作为数据层其混乱程度比之洋流层也不遑多让。许多人私自购买能够接入深层的脑机接口访问这片无法地带,而那些乐于出售麦克斯韦宗科技的无信者则靠此赚了个盆满钵满。

天空是默认的纯蓝,标注着RGB代码#0000FF,没有管理员添加的体积云建模。到处都是歪歪扭扭的数学模型,混乱的算法组成地面流动自我交错的数据流,每隔几秒钟便冒出堆栈溢出的红光。唯一称得上规整的,是在这片郊区就能望到的麦克斯韦宗构建的数字教堂,带着后现代风格的印刷电路板装饰和巨大的散热风扇,整个看上去就像大型的电脑机箱。机箱的上沿,雕刻着一句著名的诗歌:“//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Doll在构建攻击性算法方面训练有素,毕竟之前就负责的是破碎之神教会的相关工作。她调出虚拟屏幕,几乎所有的权限都显示着“可访问”的绿色。这里管理员的席位自从上一任管理者的现实意识在十年前被湮灭于家里的体感仓中后就一直空缺,无人管束的权限便被逐渐开放。

有权限就好办多了。Doll心里想着,向祖绫发送了跟上的指令代码。只有她们两个人看得到的白色细线连接了她们的化身,让她们在这片鱼龙混杂的区域不至于走散。

“约翰·莫韦克……”Doll念叨着目标的名字——这个任务非常简单,但她总有种不好的感觉。不过当务之急是找到所谓的“约翰”,但在网络里用这个名字的人可能有成百上千个,她该如何确定哪个才是她们要找的“莫韦克”?她在虚拟屏幕上调出比邻星区的登入成员名单——这个东西光明正大的放在整片区块程序段的最上面,甚至没有加密算法对它进行加密,只要懂一点计算机技术就能在数据库里找到实时更新的成员列表。在其他管理良好的麦克斯韦宗网络,调取它的加密密钥属于管理员权限的一部分,被牢牢掌握在麦克斯韦宗(或者掌控网络的人/组织)手中。出现比邻星区这样的情况,则表示这里已经逐渐脱出麦克斯韦宗的控制。

输入……查询:约翰·莫韦克。

列表开始消失——直到仅剩一人。约翰·莫韦克,区块03264,ID#6354643876546。他的活动地址被抹除了,只知道他现在就在这个区块。似乎容易得有些过分。Doll皱起眉头,以前设置的形象化算法适时在她头左上侧发丝上方画出一个黑色井字。

祖绫正在调试Doll打包发给她的进攻算法,把它们编入到自己的进攻工具序列里。在网络里,更加行之有效的攻击方法是通过黑客的算法工具进攻,而不是虚拟形象之间的拳打脚踢——虽然确实有人在受到大量“物理攻击”后猝死的先例,但是都是少数事件。更何况化身对本体的感官真实度还是一个可以调整的百分比值,甚至还有感官增强工具,因此在这些东西都能调整的情况下,“物理攻击”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我找到莫韦克了。”Doll的讯息浮现在祖绫的控制面板上。她黑色的眼睛扫过这个讯息,随后这句话就被标上“已读”,从屏幕上消失。

“找到了?”疑惑的讯息沿着加密信道发送回去,附着表示疑惑的可爱表情符。

“确实这么快。”随之而来的是一张标示了莫韦克位置的区块地图,甚至详细到在服务器里面的定位符序号。

“准备一下,我们开始传送——不要恰好到那个定位符,往边上平移几个节点。”Doll又发来一条消息,“不管怎么样,先把进攻工具准备好。”

莫韦克的位置在区块03264的边缘,接近03265的区域。那里并没有设置访问限制——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区块传送功能到达那个地方。当Doll和祖绫到达的时候,呈现在她们面前的是一片灰色的平原,所有曾经在这里活动过的实体似乎都被来过这里的人连带他们留下的算法模型一起清空了。在视野所见的活动区域都没有建筑物。Doll眉头皱的更紧了,鬓角边算法绘制的黑色井字似乎都深了一点。

她调出构成这片区域景观的源代码,它们全都引用的是Creative Commons提供的开源模型,在此基础上做了一些修改。约翰·莫韦克的位置点就在这里,但是这里甚至没有能动的生物——除非……Doll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要么就是约翰·莫韦克通过某种方法将他的位置关联标签固定在了一个假位置,或者干脆在这里伪造了一个关联标签欺骗服务器,令试图访问他的人都被引诱到这里;要么就是……这片灰色地面就是他的化身。无论如何,约翰·莫韦克不是在这里放了陷阱,就是在这里留了信息。

她蹲下,敲了敲灰色地面带着廉价感的塑料表面。它并未采用反射界面材质和法线贴图,地面显得相当浑浊且模糊,不能反射来自天空的色码为#0000FF的光线。她想了想,先在地面用二进制的ASCII码输入“S要”的英文,并无反应。她又试了试Unicode,也没有反应。在源代码中也找不到可以修改的字符串输入,只有直接引用的Creative Commons数据库的链接。

“奇怪。”想在这里创建一个输入,除了通过物理手段输入声音以外,好像并没有其他方法。Doll在源代码里发现制作者引用了一个解码库,但是这个库似乎经过了多重宏定义的自定义包装,根本看不出来是哪个编码方式的解码库。她试图通过访问库文件查询内容,却被十二星盟制式的防火墙挡住了。

“十二星盟?”事情变得诡异起来,“这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看着显示屏上熠熠生辉的十二颗星,Doll第一次感到有些头疼。

“莫尔斯电码。”祖绫发来一条消息。她俯下身,按照莫尔斯电码打出“S要”的英文。大地开始震动。Doll屏幕上显示源代码的编译器被强制性地关闭。视野突兀地变成一片漆黑——Doll调取出最常用的动态光源模型,一颗精灵似的光球晃悠悠地飘在漆黑的半空中,照亮周围的景象。定位器显示她们仍旧处于原位,区块并没有改变……

变化的是构成区块的源码。Doll再次打开编译器,曾经显示的混乱编码文件和堆栈被工整的神经网络算法、引用模型代码替代。众多的代码模拟出了表面的比邻星区,由于几乎无人访问这片数据层废土,这个掩藏代码在表面运作了很长时间,模拟出依旧人声鼎沸的混乱场面。而输入的编码似乎无效了代码的执行,将这片区域的真实情况暴露出来——又或者是相反,构建了一层新的模拟数据层。

“这些人在这里用数据层模拟数据层……”祖绫望了一圈黑暗的平原,空无一人的网络里除了底层逻辑什么都不存在,甚至连最基础的“Hello World”都没有被添加进去。

“但是我们做的事情没有向外界——”Doll本想说没有信号传递到外界,但她突然意识到确实有一个信号被传了出去——那就是位于南门二的服务器计算机的运算压力。无论是新增了一个层内数据层还是撕毁了一个虚假的层内数据层,计算机的计算压力都会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么S要的手,多半是用这个机制发出的信号来提醒运输。

“但是南门二接近太阳系……泰尔让奥托世联盟并没有把势力范围扩展到那里。”

“那说明S要的手和奥托世无关——至少不是沃无徒或者七圣的手。”Doll无所谓地耸耸肩,“至于约翰·莫韦克是不是确有其人,我们不知道,也没有关系。总之先登出好了。”

“S知不知道……”祖绫对此仍有疑虑。时至今日仍保存在南门二墓地群系中的一双手,会是什么东西?初期麦克斯韦宗等对外探索第一站就是布满死去星舰的南门二,麦克斯韦宗在那里建造了一个服务器并在安全区留下管理站后就离开了——那么是谁的手需要规模如此大的保密措施,甚至通过非网络手段向外传递信息进行运输……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狄兰·托马斯的诗歌被麦克斯韦宗的人们写在这片区域文件的底层注释里——这是写入史书的一刻,当星际麦克斯韦宗网络第一个大型节点成功运作,无数麦宗教徒登入网络向神明膜拜——现在看上去却仿佛巨大的葬礼。狄兰·托马斯用这首诗怒斥死神将可爱的人带离人世,那么麦克斯韦宗为谁而怒斥呢?

“圣海德薇。”祖绫说,“S要的是圣海德薇的手。”

一周后信息得以确认,S兑现了她的诺言,将她们送回了“边缘”号停泊的泊区。现在祖绫和Doll已经重新踏入了深入秩序星区的旅途。

“所以,圣海德薇在比邻星区建成的时候已经去世了?”Doll看着窗外飞速后撤的星辰,问道。

“大概吧。圣海德薇死前将意识上传到了网络,直到现在还以AI的身份领导麦克斯韦宗应对崩溃。但是她的遗体大约是被保存在了具有纪念意义的比邻星区服务器——直到那里被突如其来的黑区淹没。”祖绫无所事事地转着手上蔚蓝色的金属钢笔,漫不经心地回答。

“这只是猜测,对吧?”

“Perhaps。”祖绫放下手中的笔,“我只知道,泰尔让2的和平不会维持多久了。”

她们身侧,装载着标志性12金星的黑红星舰掠过舷窗边,在星系的尽头化作一道流光。

| 中心页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