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雾未散
评分: +13+x

半夜12:00

当莫妮卡在那间摇摇欲坠的小酒吧内看见一张熟悉的脸时,她就知道自己今天来错地方了。

酒吧很小,并且就如刚刚所述的那样破旧不堪,但是这里的酒和酒保可是整个海南都难找的。酒香不怕巷子深,莫妮卡就属于那几个酒品好的老主顾。当忙碌的站点终于有休息时间的时候,莫妮卡就会走过几条街,来到这闹市中的僻静之地。一个人,一瓶酒,一份下酒菜,就能渡过漫漫长夜。

莫妮卡看到了在吧台最左侧,坐着一名熟悉的人,再也熟悉不过了。

基金会内的员工,有很大一部分是没有完整的生活的,一个星期能有一次假期对于莫妮卡这种研究员来说已经是奢求了。他们根本无法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认识或者交往到什么人,因此同事可能是他们最熟悉不过,也是唯一熟悉的人。

坐着的那位是莫妮卡的“同事”,但只是挂了一个研究员的名号,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将站点内所有人的事情用“忠诚度评价表”记录下来,之后统计处理。没人会在他的面前耍小聪明。当然,他也不可能在同事之间有着什么正面的评价。也不知道是他自己发现了,还是同事都已经把他同自己隔离开来,他也变得越来越孤僻。

深夜1:30

“是莫妮卡吗?唔… …喝点酒调剂调剂也不错的。”莫妮卡没有想到,会是他先开口的。并且他手上还不断书写着什么,似乎是另一份员工忠诚度评价表。

“是,怎么了。”莫妮卡在回完话之后,就坐在了一个离他较远的位置,今天点的下酒菜是拌海草,加一碟茴香豆。如果没有他在,莫妮卡这晚上能十分尽兴。事实上,基金会内部员工的福利高过常态世界很多普通职业,莫妮卡来这个酒吧,只是为了能看到形形色色的人走过,并且是和她有同样酒品,曾为了酒寻找到这家小酒吧的人。在消磨了无数个夜晚之后,莫妮卡在基金会内熬过了两年。她已是二十四岁。她除了基金会帮她赡养着的父母外再也无别的家人。在长假期中,她可能会带着几瓶红酒去看看他们,但在凳子坐热前,莫妮卡就应该走了。

后半夜3:15

第三瓶了,莫妮卡也不知道今天自己为什么要喝那么多,自己虽然经常喝酒,但三瓶酒这还是第一次,茴香豆则颗粒未动,安静地躺在小瓷盘中。

隔着透明的酒杯,莫妮卡看到他已经起身了,手里还抓着之前在抄录的那张表格。他今天看起来醉醺醺的,似乎也灌了许多酒下肚。在经过莫妮卡旁边时,他将那张纸页放入莫妮卡的手提包中,接着扬长而去。莫妮卡已经喝得烂醉,也没有力气去管那张意味不明的纸条。如果这张该死的忠诚度调查表让她被基金会降职的话,她就来这里喝上三天三夜,她如是想着。

清晨4:45

莫妮卡躺在站点的床上,今天喝得确实有点多了,整个人断片到这个时候才回到清醒。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站点的,她对自己的方向感很不自信。

正当莫妮卡整理她的手提包时,一张小纸片掉了出来。

“抱歉,这封信可能比较唐突。但是我想让您知道,有时候一个理性的人,也会变得感性起来。我已经跟随了您两年,记录下了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您特别喜欢来这家酒吧,我也早就发现了。事实上,我也被这里的美酒所折服。但是真正折服了我的,还是莫妮卡您。您的随性让我第一次从自己的世界中解放出来,那这个情人节,祝您过得开心。”

莫妮卡才意识到,现在已经是情人节了。窗外的晨雾还没有散去,在玻璃窗上似乎凝成了厚厚的障壁。莫妮卡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在他的房门上轻叩了三下。

无人回应。

“傻瓜…难道还要我等你到早上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