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 +12+x

  異常消失了。休謨指數正急劇的下降,基金會天文學家推測這是因為太陽系進入了一個現實空洞,一個無止盡銷毀「異常」的區塊。地球脫離這個空洞,粗估至少是三千年後的事。於是,不知情的人依然過著悲慘或幸福的日子,略有認識的人歡天喜地的慶祝一番然後投入一般大眾,曾經的「精英」此刻卻只能壓抑著心中的慌亂,或者,跟隨Atë的慫恿,點燃毀滅的火焰。

  6/2000。最為絕望的權限之一。

  Dr. Nerve把微型核彈放了進去,放進去每一個守護著守護神的六角形巨石陣的每一個石碑中,緊緊地與那昂貴的鈹銅合金黏和在一起。那是個大工程,卻沒有引起多少注意,至少在他把煙火秀的邀請函發給O5中的每一個之前。此刻,他在不遠處看著,暗自數著抽過菸的支數、喝過啤酒的罐數、慌亂的MTF的人數,以及爆炸倒數的秒數。如果是平常,這些MTF想必是犧牲性命也要拆除這些火藥,或者說基金會根本不會派遣多餘的人手去疏散民眾,又或者他根本不會有機會把第一顆火種帶入石碑裡面,又或者……然而,事實上他成功突破本該是最為嚴密的防護措施,而MTF也在疏散民眾之後就撤退了。黃石公園周遭千里萬里只剩下Nerve一個人,獨享著紫藍色的星空,靜靜地等待。

  「O5-12先生,我已經命令全隊撤退了,就目前狀況來看,冒著折損人員的生命危險繼續保護任何異常項目是不合理的,請見諒。」

  「2000是我們的希望,或者,曾經是?」坐在椅子上,O5-12在視訊鏡頭的另一端也點了根菸:「你覺得……已經不會有K級場景了,是嗎?」

  「我只是認為現在已經不可能阻止核彈的引爆,那麼眼下我們的責任應該是避免人員無意義的折損,並抑制爆炸的災害擴大。O5-12先生,請下令。」

  深吸了一口氣,再把那口中灰色的薄煙吐向螢幕那一端的年輕將軍臉上,O5-12沙啞的嗓音留下:「隨你喜歡吧,全MTF的指揮權就交給你了。」

  「是的,O--」沒等小夥子說完,他已經闔上了筆記型電腦,倒回椅子上,全身無力,仰望著天花板。

  菸草嗆鼻的味道再次充滿鼻腔。

  「無意義的折損……」O5-12轉頭望向辦公桌上的自己、兒子、孫女與玄孫的合影。「接下來要發生的事,算得上是有意義的嗎?」

  他哭了,自從成為O5以來第一次。

  地球另一側,白晝。基金會的記憶處理機關「人造花」閒了下來,職員們眼神空洞地看著即將失去祖母綠色彩的天空。

  「總覺得挺沒有意義的。」

  「妳指什麼?」

  「我們啊!反正到最後都會消失,真不明白我們至今的努力有什麼價值。」

  「或許……『阿賴耶』的蓮花褪色就是一個前兆了,不管付出什麼努力,擋了一時,擋不了一世。」

  「我們--人類接下來會怎麼樣呢?」

  「誰知道呢?就連全知全能的神都消失了,我們還能知道些什麼呢?」

  不同於他們的慵懶,有些人決定在基金會解散之前把塵封在各個站點的休閒設施挖出來使用一番。例如兩個研究員終於第一次使用了站點內的溫泉,高熱的水溫像是把所有煩惱也蒸發了一樣,再也不必費心研擬682的第10001種處決方法、再也不需要監督D級人員清掃173的收容間、087也終於探索完畢,沒有什麼值得數據刪除的事物,雖說是預期中的萬幸,卻有點莫名的不捨。

  「話說,你有讀了1437掉出來的漫畫嗎?」

  「沒,那是什麼?」

  「有很多本,不過我最喜歡的還是風之谷,大概是說人類在污染的世界中生存太久,結果反而已經無法適應淨化的環境了。」

  「聽起來還真可怕。」

  「另外還有一本xxxholic,裡面有一句話我特別喜歡。」

  「什麼?」

  「人類才是最不可思議的生物。

  Dr. Nerve靜靜等著。斯克蘭頓現實穩定錨的說明簡介在風中吹散,其中一頁卡進了石頭縫裡。

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SRA)的发明时期看起来早于SCP-2000的第一次启动,并被记录为在1889年由罗伯特·斯克兰顿博士发明。SRA的主体和大部分电路由一种耐腐蚀的铍青铜合金制成。它由逆向自[资料删除]的仪器驱动,通过扩大正常人类的现实扭曲潜能来强制稳定现实的正常性。由于制造SRA所必需的这种铍金属合金的生产费用,基金会对这种设备的应用被限制在效用面积不超过2平方……

  忽然,一片震盪傳了過去,把一片早已被掏空的美國領土震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