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士Halyna Ieva,又称索取他人脚趾的母亲

术士Halyna Ieva

亚恩之祸害,索取他人脚趾的母亲12,侵噬之血肉3,机神愿景的颠覆者,忠实的异端

概要

在一切统领们的病态玩物中,或许没什么能与术士Halyna Ieva的悲剧相匹敌,那位征服了现今伊朗所在地的Nälkä领袖。啊,伟大的Jalakåra在上,她的Halkost是多么强大!45据说,在青铜与血肉大战期间,她曾亲自率领一千四百多只扭曲、邪恶的血肉造物撕裂了整个小亚细亚,从米利都一直横穿到特洛伊。这些怪物只对leva和大术士他本人效忠。

提及Ieva的姓名是虔信徒间的禁忌,他们害怕她的鬼魂会从中作祟67。受诅者啊,你为何要再次行走于我辈之间?

图像

600px-Bell-crater_Scylla_Louvre_CA1341.jpg

一件描绘Halyna Ieva的希腊手工艺品。据信,他们既崇拜又畏惧她,并将她视作一只斯库拉,阻碍奥德赛旅途的两只神话凶兽之一 。

情报

特性:Ieva本人看上去像是一位有着中东血统的女性,发色乌黑,皮肤深暗。不过,腰部以下看去,她就不再有任何能称得上是人类的东西了。在原本应该是腿的地方,盘着一大团蜷曲、糊黑的触手。如章鱼的臂膀一般,这些附肢既迅速敏捷又善于抓握。8

作为一名术士,Ieva掌握着意料之中强大的lihakut’ak,欲肉教血肉塑形术。由此,她可以让她想要的任何生命迅速生长。她的伤口能自动愈合,她的凝视能让敌人的肉体长出瘤块,她的呼吸能传播疾疫。并且,或许是最为重要的,她的音容能操纵halkost,一支由退溃敌军的尸体中爬出的血肉怪物组成的军团。疫病蔓延,肿瘤增生,成群憎物的可怖结合,很少有敌人能直面Ieva本人的怒火。

性质:在那臭名昭著的跨越小亚细亚的死亡行军中,术士Ieva证明了她自己是一名无畏的领袖,一位凶猛的战士,她的部落永远冲在战场的最前列。她经常一个不留地把战败的士兵带到自己的halkost面前,接着他们必须以血肉付出代价。所谓代价,通常指割去那个人的脚趾—于她而言,人类只是一种独特的猎物。910

历史&相关势力: 可追溯到青铜时代晚期的文献与文物史料描绘了一位Nälkä女教徒率领着一支由怒嚎的狂魔组成的军队,推翻了位于现今土耳其的古代城市米利都和特洛伊。然而,这支军队在试图穿越达达尼尔海峡前往加利波利的途中遭遇了阻碍。追随Wan的虔信徒伏击并包围了缓慢的死亡行军,向它们投掷石脑油并用诸神的武器开火攻击。正当她试图突围而出时,Ieva的halkost们突然被撕成了碎片,她那充斥着憎物的舰队被庞大的战争机器击沉。这些战争机械甚至高过罗得斯岛的巨像,11连同着把几位术士一并歼灭。混战中,Ieva术士被宣布为失踪。目击者报告称Ieva在沉入水中前编织了一套肉茧,把自己包裹了起来。试图证实她的死亡的尝试被认为是徒劳的,因为没有人愿意接近那个茧。12

作为术士本人的标志,Ieva的追随者们通常会将他们的腿或脚完全切除,并随后在血肉魔咒中生长出合适的替代。这些替换腿脚的肢体包括有:人的手部、庞大畸形的肿瘤、不断生出伪足的液囊、棒状的骨质隆起、单一只移除了所有脚趾的人足、和蜷成四肢形状的黑色发辫。

对策:考虑到Ieva女士极度敌对的态度,冲突不可避免。我们建议所有遭遇到的同胞应尽快寻求庇护。目前,Ganymede兄弟主张可以利用门径逃生,但当前的共识认为此种方案所冒的风险过于巨大,且有可能危及图书馆自身。

请理解我们怀着一颗,或是多颗沉重的心情来称述下列事实,因为我们极不愿意失去书友或同胞。但是,由于没有迹象表明Ieva理智尚存,而我们又绝不允许一位能够逼退他的圣洁Bumaro的实体踏入并玷污这座辉煌的大厅,我们制订了一份逃生方案可供选择:随身携带一个小包,里面装满各种花色的脚趾。1314因Ieva对这类肢体的迷恋所故,它将会起到一种诱饵的作用引开憎物们,接着你便可以安然无恙地逃脱了。在几百多位采用了此类策略的实体中,纵使行动迟缓如柑之期冀者道恩,也能成功脱身。

其它细节:近期,Ieva回来了,每走一步都携带着瘟疫与厌恶。1516目前,手和虔信徒们正在共同努力阻止,或至少是阻碍,她的行径。代表破碎之神教会的领袖,他的圣洁的Bumaro一方的,是Alabaster Stahlsbeird,一位奇术师专精于操纵金属。1718代表手和其分支组织的是Ganymede,一位教授法术,致力于培养新一代巫师的巫妖。 有幸的话,我们希望可以联合狱卒甚至是焚书人先放下之间的争执,共同对抗这位顽敌。这些举措的成效只有时间能够证明。

观察&故事

哦麦卡恩在上,当您重创欲肉之时,吾等是多么希望它们征服之步伐能就此终结啊!但是,这个疯婆子却幸存了下来,与那些连欲肉教徒都鄙夷的暴虐统领们狼狈为奸。一位背弃神恩的异端,一场降临于万物的瘟疫。我祈祷祂那破碎的形体能保佑我们,给予我们信念以阻止她-以及意志以不要刚见到就直接吐出来。 ~ Alabaster Stahlsbeird19

…如此,憎物们便降临于吾等之邻城特洛伊。平民与士兵一同奔走在倒塌的要塞与城墙间,血肉野兽的咆哮声中,石脑油被齐齐掷出。大量憎物践踏着尖叫的孩童,幸存者中弥漫着不安的阴云。哦,Wan,这便是终焉吗? ~ 选自一位机神士兵的日记,可追溯至血肉之第一战期间

哦,我们是多么厌恶她!这位受诅的忠实异端,她竟然拥抱那些残暴的统领们,她竟然被权势蒙蔽了双眼!甚至是我主亚恩本人都控制不了,她让堕落规范自己,她让Nälkä之名蒙羞!我们是荣光的战士,于狄瓦的奴役中解脱,致力于根除世上一切不公不义,而她却去继续奴役其他人! 有着她这样的存在,我们又该如何为我们的荣耀帝国正名呢? ~ 一位Nälkä女祭祀,于和Io修女的采访中

孩童学到的第一件事之一便是平权。如果一个女孩胆敢打伤别人?她会得到惩罚。如果一个男孩胆敢欺辱别人?惩罚。脚趾,我认为,是一种终极的侮辱-一种能激起愤懑的事物,毫无用处又是无价之宝。毕竟,凭着身体发肤数量恒定,我们看待缺了脚趾的人,就和那些缺胳膊少腿的人一样。那么,为何,我不能向那些拥有吾之不可得之物者实施报复以求平权呢?汝等嘲弄残疾之人,应当明白我的到来,因我将收割汝之肢体。无有差异,无从歧视。 ~ Ieva20

疑问

仍有疑问尚存:真相终结于何处,传说起源于何方? 我们无从得知,死亡行军被描述的如此之可怕到底是因为她的天才谋略和超凡英勇,还是只是她交了好运。她似乎总是在对手最松懈时发动进攻,这不免让有些人怀疑她的战斗技巧其实是被战败的希腊人夸大了的。21

此外,她的halkost的体型似乎也没有像传说中的那样巨大,这意味着她可能不像史诗中描绘的那样难对付。可即便这样,单打独斗也无异于自杀,我们依旧倡议寻求庇护直至援军前来阻止。

最后,Ieva声称她的举动来源于儿时受到的虐待,但除了典型的狄瓦奴隶待遇以外,没有任何记录能够证实leva曾遭受过特别的不公的对待。这究竟是她其实是在为自己正名,还是事实真相被虔信徒抹黑并掩藏,目前还有待观察。2223

包含这个div是为了方便McB的作者页面上的ListPages模块,完全与本文背景无关。themightymcb-s-author-page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