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
评分: +34+x

“我们早已经为它投注生命,尽管这里只是一片群山。”

狭小的房间破旧不堪,老人小心地划了根火柴,用干瘪的手抚摸着墙上的陈列柜。老式的武器虽还锃亮,其上却看不出生机——连使用者的痕迹也消失殆尽。

年轻人只是跟在老者身后,一言不发,静静地欣赏着旧时代的超前造物。

月光不足以满足需要。老者不满地嘟囔着,借着微光,他在黑暗中翻找着。

“把火先烧起来吧。”老人说。篝火便欢快地在四面漏风的小房间里亮起来,点亮了围着的两人的脸庞,“柴火足够的。”

“匠人们,该回家了。”


“Crimer以残忍著称,他是最好的掷弹手。”

Crimer本身绝对不叫Crimer,没人会生来就被称为罪犯。这名字是他自己取的。没人会想在战场上看到他——哦,搞得好像有人会希望看到我们中的任意一个似的。喏,墙上那两把榴弹都是他的。他喜欢带那把小的,又轻便又杀伤力高,只不过爆炸范围小一些罢了。他啊,算比较年轻的了,血气方刚的,每次都冲在最前面。只要他还有弹药,那么没人能活着回去。什么?他的武器特别在哪里?哦,我忘记讲了。他那把手持榴弹炮发射的榴弹不受重力影响,弹道不会下坠,炸弹几乎是直线飞行的——反正在两百米内可以这样,也没看他打过更远的目标了。

呵,这小子可以算是我徒弟。当年求着我拖着我想要和我们一起,纠缠了好久才让他进来。不过他确实是个有潜力的孩子,Hyper早就看出来了,我们讨论过。毕竟一个团队里只有老爷子也肯定不行,总得有人在我们死之后接手。之后他成为了我们的一大主力,特别是在和教会那一战中,他令整个教会胆寒。

这孩子后来倒挺惨的,有次GOC半夜突袭,我们跑,这孩子没跟上我们,之前特地嘱咐过他的…天黑,他看不见我们,我们也看不见他。之后我们看到有火光,发现他已经和GOC的人打上了,他还这么年轻……


“被Hyper和他的枪盯上就没有活路了——Hyper的冲锋枪和他一样快,一样致命。”

Hyper是Gunsmith的元老之一。我们在枪匠最难的时候带着队伍杀出一条血路…呵呵,可能是作恶太多了,我们先被基金会盯上,接着是GOC,MC&D也想来谈生意。教会甚至认为我们应该是他们的分支,我们的武器是他们神的部分——哦那天我们几个差点笑死了,老天,这些武器都是我们自己在熔炉自己打出来的——跑题了,Hyper的异常冲锋枪其实不过是射速快的离谱,子弹消耗也超乎寻常。呃,数据啊,按现在的标准,大概是每分钟1800发左右?没什么大不了的?那可是半个多世纪前啊。


老者又站起身来,走到了陈列柜前。眼神逐一扫过架子上的武器。

“Ulan像个典型的蒙古人,骑射水平得了。不过,他从天上射箭。”

“至于Drover,你看到他左轮发射的能爆炸的子弹就知道他的恐怖了,活下来才是不幸的开始。”

他习惯性地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把它放到嘴边前顿了顿,随即把它扔在地上。

“Buford可能在战役结束后都不会露面,他讨厌我抽烟,火光令他的隐藏受到威胁。”

年轻人盘腿坐在地上,继续听着老者回忆的独白。

“敌人甚至死的时候都不知道已经中了Pashmina的子弹,他是团队里最沉默寡言的。”

“还有刺客Ruiz,哈,看起来就是个妥妥的良民,没有武器,他的手就是最致命的匕首。哦,你永远不知道他能给你变出什么东西来。”

“……”

老人终究没忍住,又夹了根烟叼在嘴边,慢慢向外走去,他嘴边的火光成为了漆黑夜晚窗外唯一的光点。

“后来?啊,别急嘛,我总会说的。毕竟,每个故事都有它的结局,这是我们的。”


“枪匠是任何人。无论是谁,只要为了守卫大崩溃前的技术和残存的人民而举起武器,他就可以担起此称号。”

“我们的组建完全是自发的,大崩溃带走了该带走的一切——我们是原始的遗民,为了守护大崩溃前的技术而存在。”

“——哦,差点忘了,你们现在的年轻人一定没听说过这个,不过我也不想说太多。”

“我们守护的是所有这些异常组织都无法理解的高超技术,甚至我们自己都不能理解,若是被揭露,这些东西都给认成异常给毁掉。哈,从来都不存在什么异常,这些都是科技,图书馆和数据库就在这片山里面。我们同GOC打过几次交道,反正他们只是知道有这么个图书馆,储存着异常的技术。所以打过几次之后也没什么事了。要说最经典的对决,那是…算了我也记不得多少年前了,教会打着回收部分主神的名号就过来了。”

盘坐在篝火边的老者狠狠地吸了口烟,用手托着望着窗外的头颅。

“…打赢了。打的…很惨。我们将教会的机械军队一次又一次击退,代价是枪匠们的血肉之躯。…还好因为忌惮损坏想要的技术和他们所谓的部分的神,教会没有使用大规模破坏性武器,这算是我们的万幸了。”

“至于基金会,我们不是没有打过。基金会知道消息之后也来过,态度一般,但至少不是那么暴力?但是对于基金会来说,我们也是异常啊。”

“哦孩子,我们还打过更多的你想都没想过的敌人,无论是其他存在还是覆灭的组织还是畸形的地外掠夺者。听着,孩子,世界不会因为一个物种的停滞和崩溃就停下来等它。但是我们守卫技术的初衷,就是为了这些遗物能继续传承下去,尽可能减小大崩溃带来的损害。”

“最终…我们还是选择了把它交给基金会。基金会算是接纳了我们,在地下图书馆的原址上建设了他们的Site。我们的残余力量继续守护着这里,直到这个Site建设起了自动化的防御设施。哈,最后整个枪匠也只剩我一个了,从那时候到现在,我也就这么碌碌无为。你想要了解我们,也是极好的。至少这世上还有人可以同我分享这个秘密,我下土之后还有人记得我们枪匠的传奇。不到百人的组织,能同这么多奇怪的东西作对,我们算是风光了好久了。”

老人心满意足地躺下,想了想,从口袋里摸出一枚勋章,借着火光在眼前端详了许久,然后递给了年轻人。“好了,今天说得够多了,我累了。”老人合上眼,准备休息。

Gunsmith1.png

“枪匠是任何人。无论是谁,只要为了守卫大崩溃前的技术和残存的人民而举起武器,他就可以担起此称号。”





良久,年轻人掏出手机,才看到了主管的消息:“刺杀任务完成了没?”

年轻人想了想,看了看那枚老旧的勋章。回复道:“GOI“Gunsmith”最后一名成员POI-14287确认失去反抗能力,可暂时取消对该GOI的监视。”

主管几乎是立即回复的:“好了。这么晚了,也辛苦你了。”

年轻人叹了口气,对着老人的面容,轻轻说一句:“老前辈,晚安。”

老人装睡的脸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半眯着的双眼悄悄合上。翻了个身,想不让年轻人注意到,只当是在梦里乱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