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談
评分: +6+x

兩隻老鼠坐在陰影中。

「我去過二十三面體的收容室。」老鼠A說。

「是嗎?」老鼠B說:「你覺得怎麼樣?」

「不知道。」A答:「我在裡面數了他們說不能數的那個數字,但什麼都沒發生。」

B啃了一口起司渣。

A又說:「但是我一把那個數字告訴走進來的人,他就爆炸了。」

「肉好吃嗎?」

「難吃,考得太焦了。」

A的話鋒一轉,問:「你覺得為什麼會這樣?」

「我見過羞澀的人,而他沒有來追我。」B答:「所謂廬山真面目就是這樣吧?人類在山中,而我們不在。」

「這種情況會持續多久?」

「不久了。」


薛丁格把貓放在箱子裡,而老鼠把人放到毒氣室裡。薛丁格不知道貓能不能算觀察者,但老鼠知道,人類身為觀察者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當世,舊約與新約只剩下新興的復古宗派在讀,只因主已與老鼠們定了更新的約。第一頁寫著人們質問神的反覆,而神以人語留下的最後紀錄便是那慵懶不耐煩的「我即正義。」

當人們怨懟鼠群而大肆捕殺,甚至為了把那些混進人群的,帶著善意的老鼠們揪出來,而濫殺無辜時,是其他躲在陰影中的鼠群默默承受著整個宇宙的惡意。是老鼠們盡力讓人類能在滅亡前仍有安詳的百年。

「安詳?」骨骼變形的人形生物用鼠語質問:「你是沒出過站點吧?」

年邁的老鼠只是轉過身去,那背上的怵目驚心便讓人形無話可說。

「控制、保護、收容。」老鼠背對著她,說道:「是我們承接了保護你們⋯⋯或者說保護牠們的責任。」

沈默盤旋了良久。

「⋯⋯為了什麼?」

「身為主宰的傲慢。」老鼠毫無猶豫:「雖然這份傲慢也持續不久了。」

忽然間站點警報聲大響,異常們從鐵的、鈹銅的牢籠裡衝了出來。

「這次的SK⋯⋯不,XK之後,還能有下一個格尼美德嗎⋯⋯」老者吞下數個世紀前的老鼠藥,倒在那監控螢幕牆的正前方,原本發出淡藍色光芒的畫面一個個被漆黑的鼠群淹沒、失去訊號,最後以砂嵐的雜音奏成最後一位O5的輓歌,同時也為後基金會時代拉開了序幕。

人形呆然地坐著,她那混血的劣腦終於想起哭泣的意義時,肉體已經被四面八方湧入的父族撕成了碎片。一個宣告共生共榮的和平之子的死亡,並不如出生時那麼風光。

| 中心页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