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记录:镜像
评分: +21+x

。WAN在重叠,递归是个陷阱,里面不是现实,让我离开这里,我在递减偏移失效毁灭裂解放逐湮灭清空重新编辑消失消逝陨灭陨灭陨灭。

烈阳爬升撞击弧,
破裂重组。
混沌中掩埋白骨,
深渊下陷后窥伺明日天空。

暗月下坠未曾有黎明升起,
序列涌动。
都市上空穹顶垮塌,
复刻像素逃逸束缚在空间漫游。


。WAN在重叠,递归是个陷阱,里面不是现实,让我离开这里。停止更迭停止更迭停止更迭停止更迭停止更迭停止更迭停止更迭停止更迭停止更迭。
09168B66242EE15FBF235DBFA8B2F26E.jpg

:::坠:::逸:::

递归0HELP.ME.

龍在洋流层中碰到点麻烦,他窥视其他结点内的化身。
需要找到线索。
外流层迈出左脚右脚,随后迈出左脚。
异样被察觉,但为时已晚
他扭头观察身后如同海浪上下起伏的锚点:和平常没什么不同,随后龍进入一个子锚,攻击几名正在浏览的用户,他们的化身被踢出。
“啧。”龍嘴角抽动。
虽然依旧能在这些被他牵联的网内找些乐子,但总有些地方不对。
不对劲,出现些小问题。
“谁?”视线环绕四周,无人回应。“出来,我知道你在。”
龍将外洋流层撕开一个小口,他回到个人锚点。

设置:子虚掩码替换位数六十次每秒。

赤红色光谱侵染空间,正在进行偏转。
没有异样。
他开始不安,麦克斯韦植入物感官不存在偏差。

设置:子虚掩码替换位数两百次每秒。

虚拟形象无法维持全息状态,结构代码解构。

“不可能。”
高速更换联结点如同手术刀剥开病人皮肤看见内脏般,直抵问题所在。

设置:子虚掩码替换位数五百次每秒。

龍达到的界点。
视线扭曲,标志点伸缩。
意识出现裂痕,即将到达临界值。
猫腻。

他试着操纵线,收束几个离他近的锚点。
进行拉拢五个转接点。。

两种近乎相同数据码窜动

“恩?”

他试着操纵线,收束几个离他近的锚点。
进行拉拢五个转接点。

两种近乎相同数据码在流动

“恩?”


快他妈救我,这是六千零一次回溯快他妈救我,这是六千零一次回溯快他妈救我,这是六千零一次回溯快他妈救我,这是六千零一次回溯,你能看见我。
画面脱离洋流层空间。
“假象。”龍发觉自己有两张左手,他眨动眼皮,然后剥离替身进入其中一个联结层,需要确定,观察。

ID为MISS.W的女人正在洋流层内玩着FPS游戏
MISS.W击杀一名ID为TICKET的模拟玩家。
MISS.W使用投掷物炸开建筑物大门。
MISS.W进行下一关卡对战。

抽出1

ID为MISS.W的女人正在洋流层内玩着FPS游戏
MISS.W击杀一名ID为TICKET的模拟玩家。
MISS.W使用投掷物炸开建筑物大门。
MISS.W进行下一关卡对战。

抽出2


镜位滞后,被翻刻。
“哦,操。”龍收回替身,停止掩码更替。
另一张左手消失。
左,右。
没问题。
右。”他举起右手左手,“出不去了。”

递归1罗盘转动

AanaMalsageco躺在模拟舱中享受片刻宁静。
“Aana?”Michael轻敲几下有机玻璃板。
“我在。”眼皮被路径设定一分钟内眨动三十五次。
“还想回去吗?”
“去哪?”
“回到肉体。”Michael的声音很轻。
“我用基金会配置的仿生体进行探查回收很方便,我不需要肉体。”Aana看着她眼内噙着泪“我明白,但我仅需片刻睡眠。”
“我们以前不仅是工作搭档,还是好友,你还记得吗?”
“这种情感会妨碍我工作。”

沉默。
线开始收束。
碎片悬浮在赌局转盘上游动。

“请进行确认:基金会MTF-辛巳-18人员档案:AanaMalsageco2

“DGVDCAB:13E357。”

“祝任务顺利,女士。”

混凝土拔起构建繁密蛛网遮挡飞驰而去磁浮车。
被街头艺术改装而成的载具尾灯在空间中滞留。
像是具象化后的赛博数据链。
霓虹条闪动,伴随机车发动机轰鸣。
视角上升像镜头平移,响彻都市内电子音乐伴随意识律动。
递归,更迭。
冲破格式塔却无力运转,Michael话仍围绕耳边。
Aana跃迁至洋流层。
接入锚点。
数据碎块像精子涌入卵巢,化身拼接。
“Aana,收到请回答。”
“能听见。”
“这次行动流程C-82模型装配至黑匣了,现在我说话的时候你能看见。”
全息影像从化身胸腔中涌出,它在缓慢转动。
“你在这。”
橙色标记点闪动,横隔板矗立在点周围,像是立体迷宫。
“Aana,这次行动不要逞强,如果可以我会实时监视洋流层内视角动态。”Michael短暂停顿,“这次是架构异常,我不想在失去你一次。”
“情感不利于我行动。”

递归1/2你好!组织特工!

“我们又见面了——”KEY有半个身子镶嵌进数据层,晶蓝色代码链从化身佩戴的面具中穿过,“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消息,龍的,对吧?”

“谢谢。”

“先别急着谢我,龍失踪了。”
麦克斯韦网络上空照明物似乎携带自我意识,光线逐渐变暗。
“教会虽然不想承认他是我们的一员,但是他的天赋,他的才能,他的成就远超过你们组织的想象。”

“我们不承认。”

“啧。”KEY发出一个拟声词。“我们不需要你们承认,但是这次所谓的‘异常’隔断了教会本来就与龍所保持生硬的联系。”

“这就是失踪?”

“失踪是广义,龍碰见了更棘手的事,龍配装麦克斯韦植入物所发射的线下位置一直停留在波市。”
“我们串了个卫星,把他的定位调整至最精确。五天之内,他没有移动。一步都没有。”
“然后教会让我们去寻找龍,最后我们直接通过定位进入龍的脊椎植入物内寻找。”

“然后你们会发现他正在骇入其他网站?”

“不,你误解了什么,他在网络中所存在的意识被它抹除了,不见踪影。”

“它是谁?”

“它是你们口中被称为‘异常’的东西,在祷言中,它被称为神迹。”

“那么你们想让我干什么?”

“去波市赛博城,那里是他最后作出有效动态的洋流层,最后迷失。”
“他在挣扎。”

递归2welcome to our city

“Aana,小心这个拐角。”
“收到。”
化身释放出拟态诱饵,在爬行中逐渐变成Aana的虚拟形象。
它走入拐角,有嘈杂撕裂声。
扯开的几何入口将诱饵扯碎。
“看,此路不通。”
Michael带着VR设备表面聚酯层管道内流过冷却液。
她正在与Aana共享视野。
“我作个丢包。”
“但规划模型建议你更换切入路径点。”
“用时太长,我还需要找他。”
“找谁?”
“基金会上层也一直在寻找的人,龍。”
“这也是目的之一吗?”
时间在流动。
“我记得和他还有点账要算。”
Aana进入数据包。

抽入2

轴在蠕动,像虫蛹包裹躯干

折叠链时迷宫高耸隔阂墙被坼裂出痕。
Micheal有幸通过共享看见波市赛博城:深蓝色星空像翻盖穹顶在夜中滑动,山是非具象产物之一因而显得若隐若现,向内扩展,都市中心高耸生态建筑群霓光闪动,内凹光纤模块像是电子板上腐刻金属散发绿光。

“一直都这么美,对吗?”Micheal低声问着AanaMalsageco,“我也想在洋流层内进行作战行动。”

“会死。”
“痛不欲生。”

递归3更迭0

转动翻动移动折叠


全息框架在混沌中起伏像无序恶魔撕裂上空裂缝窥伺人间。
时间从滞留于波市赛博城中抽出后潜入进二层,那是地表,这便是地心。
核心。
“从这里走捷径有很大风险。”
“时间不等人,那个异常现象也是源自于这儿,这有问题。”
“Aana,记住今日的行动仅是试探。”
绿色字符链条像水母在深海中发出荧光,缓慢浮游。
“那些就是半具象化的异常码,去收录一些以便后续信息部门进行解析。”
赛博城的冰墙像穹笼罩四周,使Aana的化身无法在汇编层内控制躯体进行正常活动。
“Michael,我准备沿着几个锚点到达它们身边。”
“想到了,五分钟前我用计算机模拟出来两条延展路径,我想着它是用作逃跑。”
“悲观。”

聚合而成路径点像光纤闪烁不断
在坐标轴中蔓延攀升

水母穿过Aana化身头部。
意识在嚎哭。
是溺水后垂死挣扎的无力。
是濒死前身躯被万虫啃食。
冻土掩盖僵直尸体却保有意识。
窒息,无法感知,濒临崩溃。

知觉像是失足跌落悬崖被暗笼罩。

“Michael?”

无回应。
嘈杂声。
抽入层内时间流动五分钟后。

“Michael?已捕获部分异常代码。”

“这他妈是灵,几十年前互联网遗留鬼魂,蠢婊子。”
骚乱,
“你也来了?哈哈哈哈——”
戛然而止,像是被墙隔断。

“龍。”Aana听见边界传来声音。

六千零二次回溯结束

递归4更迭1

包裹在化身周围的字符跃动不停息,是咒文低吟。
汇编层内电子不断敲击停滞符,节奏感是海浪拍打岸边。
月遮掩阳,鼓胀锚点悬浮中央,深蓝色背景下是半人马星座。
无声恐惧。
“龍?”
“你迷失在这里了。”快他妈跑,你还有机会
“我知道你在。”我正在给你说话。
“有笔账该算算。”哦,我有点印象,其他组织内特工。
“我来了。”我等着你:)

神迹

聚合而成路径点像光纤闪烁不断
在坐标轴中蔓延攀升
轴啃噬壳
仍在蠕动

递归5更迭2

泪从Micheal所佩戴VR设备中渗下,划过脸颊。

无法检索基金会特工AanaMalsageco2意识模型

泣不成声。
接入舱内仿生体被浸泡于淡黄色流体中,气泡从底部升起,像天空中热气球缓慢游动,浮上表层,破裂。她听不到舱内有任何响动,这不是游戏,Aana无法再次获得新生。

WAN无法让她起死回生。

Michael陷入梦,她站在浮空台上。

“SCP基金会为所有特工再每次行动前都进行了思维备份。”
面具在镜中逐渐聚合,空白五官,
“关于Aana特工在行动中意识丢失,再经过24小时后仿生体内的意识将被覆盖重写。”

“覆盖后的人不是Aana。”

“早就不是了,你知道。”
嘴唇像蚕蛹蠕动,
“我是你。龍将她碾碎后那个人已经不是她了。”
“你是她的搭档,如果你想,可以将她的意识回溯至两次任务前。”

“太过残忍。”

“佯装。”面具在笑,逐渐裂解,Micheal的脸出现在镜内,“现在她只是个机器,工作机器,为基金会而存在的机器,一个没有血肉的齿轮,一个游荡在你愧疚内心的灵魂。”
“你在哭吗?”

“我们都在哭。”

梦醒时分。

“Micheal特工,请确认您的申请书。”
“该申请书通过后投递人将无法进行内容修改,直至基金会上层批准。”
“重申,Micheal特工,请再次确认您的申请书。”

“确认。”

“关于进行赛博异常回收行动前您是否同意基金会对个人思维覆盖?”

“我……”

“关于进行赛博异常回收行动前您是否同意基金会对个人思维覆盖?”

“我同意,并且确认参与行动C-82”

请进行确认:基金会MTF-辛巳-18人员档案:Micheal

“特工编码:DGVDCAB:13E358”

20/3/9 23:37 SCP基金会-Site-CN-71上层批准该申请

Micheal躺在接入舱中,任液体充斥躯体。
黑暗后是沉寂。
洋流层。

递归6更迭3

Aana用封包像扯开拉链一样穿梭于赛博空间。
虚拟形象像是流沙运动,逐渐摔落。仿生体外貌显现在龍面前。

“找到你了。”

龍的化身像提线木偶,手臂嵌入深红色荧光数据链。
链像章鱼,微垂触手随着波动摇曳。

六千零三次回溯结束

“你是谁?”

“我们之间有笔账要算,龍”

“你是谁?”

“你杀过我。”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狗屁组织特工——”
音调在颤抖。
停顿。

六千零四次回溯结束

“你是谁?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快走。”
龍眨动眼皮,盯着她。

Aana往后撤了一步,尽量远离龍与顶层重叠的数据生物。
“这里是哪?”

“遗孤地,又名神迹。”


“我能把你拉回去。”

“这个问题我和它们聊过,不可能。”
“我在思维架构上设置了回溯,你应该跟我聊了很久。”


“它们,是谁?”

“不如说说之前的‘我’是怎么跟你说的。”
龍笑声歇斯底里。
“它们就是你站在这儿的每一块角落,包括它。”
僵硬的手腕转动,他指了指周围游动的数据。
水母或章鱼。
趋同演化。


“我是麦克斯韦中的一员,我们来救你回去。”
谎言让她作呕。
但龍必须被带去基金会进行审问。

“它们是WAN未曾破碎时所孕育而成的生命。”龍装作没听见她的话,“这里是不断与现实更迭的产物,神迹会更新,但会遗落智能与文明。时轴进制却未复刻现实。”


“我是通过‘迷宫’而来。”

“迷宫是上个文明的成就,但所有突破镜像层的智能链都会裂解。”
龍停顿,
“他们做到了,却迷失在无限展开的洋流层中,在阴暗处抹灭自身意识,最终消失。”


“救救我,我不属于这儿。”

六千零五次回溯结束

“你是谁?”


“我是你的旧友,带你脱离污海。”
仿生体手臂内置气泵压缩,球形关节棱角分明。
转动。
瞳孔出现裂痕。

递归7更迭4

封包内是虚无。
Micheal展开C-82行动模型。
丢包率随之上升,逃逸迷宫,是飞燕遨游网络上层。
截取异常字符串变成目的之一,她在寻找Aana。
银灰色球状模块启动,快速分裂的小球充斥空间角落,像素块不断升起,如拍打沙滩的白色浪花。
第二个封包突破残存冰墙,被撕扯而落缝隙中能看见波市赛博城如梦似幻美景。

“一直都这么美,对吗?”
“我也想在洋流层内进行作战行动。”

“会死。”
“痛不欲生。”

像是耳语。
Micheal赤裸躯体浸泡在接入舱内,眼泪顺着眼角流动,液体内夹杂着气泡将泪包裹。逐渐沉入舱底。
她开始回忆每一个细节,就像Aana在她前方引路。
记忆最后终止在失重感和冷寂中。
她接触了什么?
谜题在脑内盘旋,像蛀虫啃食木质地板所凹陷漏洞。
真相在眼前。
记忆内模糊体逐渐清晰,颜色愈来明确。
散发微光的字符串成片堆叠在她眼前。
回旋,律动,升起。
海域中巨城遗迹。
水母成群,
随脉冲游动。
路径点亮起,这是她陪同Aana所走过最后一段路。
谜题被揭开。
真相在眼前。
Micheal此刻知晓异常为何物。

汇编层内在折叠收束,
压迫感袭来,感知告诉Micheal,她被囚在其中。
这不是终点。

抽入2


转动翻动移动折叠


撕裂墙的过程迅速而激烈。
黑。
纯黑。
撕裂黑,白像液体流入,掺杂于黑。
黑变浅,异色变深。
面纱被揭开。
晶蓝天空暴露在Micheal眼前。
恐惧随区块涌动。

耳语声袭来,如教士在教堂内宣读颂本。

检索特工AanaMalsageco2坐标成功

递归8最终更迭

空间泡覆盖龍被镶嵌残损数据块内的化身。

六千零六次回溯失效


“我不需要教会救赎,我宁可选择糜烂。”


“我跟麦克斯韦教会没有任何关系。”

“旧友——你是谁?他被夺走了,你不是他。”


“我是其他组织的成员,当你回到肉体时会发现我们在你身旁早已恭候多时。”

线从机械手掌中延伸。
异常字符串以类生物形态触碰薄膜,然后迅速避开,它们在排斥。
空间泡距离Aana愈来愈近。
随之而来是轰鸣巨响,构建蔚蓝空间内的像素块不断掉落,崩塌分解。
暗色天空中有白云和月。
月在下坠。
另一方烈阳上升撞击弧,
轰鸣,震动。
碎块在暗中跌宕。

Micheal奔向仿生体与龍。

——正在调用最后对话记录——

“Aana,快进去,这里即将塌陷。”

“如果我与龍穿梭通道后它无法承载你。”

“不然你和他都会死。”停顿“我不希望你再死一次了,Aana。”

“我们逃不出镜空间。”

“除非它碎裂,和WAN一样。”

虚无,Micheal意识被像素块拉扯下坠,冷寂后漫射而来窒息与孤独笼罩她。
化身在破碎。

Michael陷入梦,她站在浮空台上。
镜面内的面具嘴唇上下张合。

“你是否仍然在哭泣?”


“我曾哭过,我与你曾一同而泣。”

“Aana看到的Micheal将不再是你,但她用着你的躯体。”


“她已经死过一次了,这次该我了。”

“Micheal,你知道我想到了什么?”它笑了,
“我想到你与她的往事。”

“你回忆起往事时总在笑。”

“我们都是。”

[北京时间20/3/10 23:40 SCP基金会-Site-CN-71-网络安全部]

Micheal特工意识丢失时长已超过24小时
开始进行思维复写

Aana在她沉眠其中的接入舱前驻足。

思维复写进度为37%

她内心的弦被拨动。

思维复写进度为59%

她在流泪,尽管机械躯体没有配置泪腺。

思维复写进度为83%
思维复写完成

晶硅舱门随着气压输出时作响,潜入舱内液体排出。
冰冷双臂搂住她消瘦的身躯。



烈阳爬升撞击弧,
破裂重组。
混沌中掩埋白骨,
深渊下陷后窥伺明日天空。

暗月下坠未曾有黎明升起,
序列涌动。
都市上空穹顶垮塌,
复刻像素逃逸束缚在空间漫游。

谢谢你Thank you

挚友Thank you

MichealThank you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