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别
评分: 0+x

 « 人散 | 啼哭»


同样的臭味,同样的怪物,但却有些东西已经不同了。

不再蜷缩,她站在那里。

果冻鱼的挂坠灿烂的散发着白色光辉,她的头发美丽的被盘起,清澈的蜻蜓平静的停在发簪上,她在怪物面前自信的睁开眼睛。

“零……你刚才去哪里了,我找你找的好苦。”

“我刚才去见我的父母们,以及将来我会遇见的人们了。”

“那么我们继续吧……”

触手再次伸出,但在半空中却停住,似乎被什么看不见的墙壁挡住了。而五月则继续微笑着,眼神出奇的坚定。

“不了。”

直接了断的拒绝,五月看到怪物向后猛退了一步。

“为什么……你应该都看到了的……”

“是啊,我都看到了,那种黑暗,恐惧和冷漠。很恐怖……回想果冻鱼带我走的一路,各种势力为了自己的利益来抢夺我,我父母,安德鲁斯女士和果冻鱼的死,又将孤独一人的未来……一度,我对这个世界很失望……”

“但……这却不是世界的全部……我记得每次醒来时果冻鱼温暖的怀抱,记得安德鲁斯每次都会很认真的给我们做饭,记得她会为了我放弃逃跑而在变态面前解开衣服,记得他会在濒死的弥留之际还想着保护我,记得我母亲为了我父亲奔向恐怖无比的怪物,记得我父亲为了我母亲放弃了他前程无比的基金会生涯。”

五月此时开始无视危险的向着怪物走去,而怪物却异常的向后退却了。

“记得高空下的礼花,记得村庄里的萤火虫,记得云端的明月,记得充斥鲜花的光海。”

“记得紧紧抱住女孩的男孩,记得牵住那个男人跳楼双手的好友,记得安静睡在母亲腿边的女儿,记得挥舞着拖把驱散黑暗的小英雄。记得黄浦江边炸开的那朵巨大的玫瑰,那两个船内的男女相互依偎的甜蜜,那种甚至可以无视死亡的甜蜜。”

“如果没有这些,或许世界真的无可救药了,但是每时每刻,世界上都发生着这样的奇迹,人会被人伤害,但同时又会被人拯救,在相互扶持里慢慢的坚强。”

“人类不需要我,不需要异常,不需要所谓的神来决定我们的命运。你们所谓的倒计时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但我们每个人都会坚强地走下去,为了我们爱的人,为了我们在乎的人,为了我们自己。”

随着五月的靠近,挥舞中的触手无力的蜷缩了起来,恶臭也渐渐褪去。

“我以前一直没有坚持的信念,只是在痛苦的漩涡里挣扎的醒来,又溺毙,醒来又溺毙,但现在不同了,我有了我想成为的人和想坚守的信念,我会坚持着这些勇敢的走下去。”

黑金链子的油渍消失并且生锈氧化,肥大的脂肪也慢慢的溶解。

“我想继续看这个世界的美,我想成为一个太阳,我想把我生命中的精彩和美丽哪怕一点点也好,分享给那些还在痛苦中的人。想感受我以前没感受过的感情,想发自内心的哭和笑,想要继续为了某个目标努力,想要结交新朋友,想要恋爱,所以,我要去那里,我父亲和母亲们曾经生活战斗过的地方。我要去那里控制和收容你这样的异常,然后保护所有我在乎和还在痛苦中挣扎的人们。”

气愤发红的眼神被恐惧所取代,那瞳孔中映射出的只有正在微笑中的五月。

“所以……很抱歉,我无法答应你的要求。还有,我有名字,我第二个妈妈给我取的名字,我的名字叫五月……寓意着我充满着可能性,我不知道我作为一个普通人类是否能够抵抗你,但如果你想我将世界归零,我做不到,如果你想越过我这么做,那么我绝对会用尽全力抵挡你。”

调皮的五月吐了吐舌头,眼神坚定的向着怪物比了一个中指,这似乎戳破了怪物最后一层防线,它无声的萎缩又萎缩,最终变成了……

“……”

五月看了看怪物剩下的东西,微微的心痛起来,那就是她自己。

她内心深处真正的恐怖,那是还在Area-CN-42的地下核心室接受刺激实验的自己,每秒都会恐惧是否下一秒又会出现新的痛苦来折磨自己,以前她每每回想起来都会继续刺痛自己,所以她每每都会躲着她,但是现在她敢于面对她了。

那个她无助地看了看四周,害怕的看了看五月,紧接着流出了眼泪。

五月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还是有些颤抖,但她还是走近她,将自己的外套脱下裹住她,然后做了十三年前果冻鱼同样做过的事情。

她抱住了她他抱住了她

“没事的,我都在,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随即黑暗就被阳光和花朵全部填满了……


倒计时最终阶……

发现未知入侵!!!!


沙沙沙……(杂音)

……零……不,五月,你忘了叶小鸾为什么本来打算做什么吗?

……

嗯,她本来打算利用这次的现实扭曲来创造一个他还在的世界,你……也可以这么做哦。

……让他们决定吧。

果冻鱼,热带鱼,安德鲁斯……我了解他们,他们总有一种自然规矩不可违反的奇怪原则,所以会在那条路上走下去,不会选择回到这个世界的。

没关系,不管在哪里,他们永远永远都陪着我,我知道的

你会后悔的

那我们走着瞧吧,这位先生……最后……

有一瞬间,不可见的光海温柔的包裹住了地球。

……主管先生,……休谟指数……恢复了。

大气圈外的黑雾消失了,主管,结束了吗?

嗯……结束了,都结束了。派遣机动特遣队前往果冻鱼挂坠坐标,我们该接他们回家了。


…………

……

这几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更多的收容失效,更多的异常被发现,人依旧在慢慢的惨死。

Prism看了看表,正午时分,该去那里散步了。

在Site-CN-34的走廊里,年轻特工叽叽喳喳的在八卦着什么,被李奶奶推着的Prism稍微暗示她停下一些。

“唉唉,你知道吗?就是那个Area-CN-42的特工啦,特别浪漫哦!!”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快说说。”

“就是那个海洋生物的什么什么鱼,啊,五月鱼特工。在去Keter项目区域执行任务前,就被她的恋人直接求婚了!”

“!!在几乎所有中国分部的成员面前吗?那岂不是受到了几乎所有成员们的祝福了吗!!!怎么我家的死鬼就不这么做。”

“哼……我们年轻时候比他们浪漫多了,对吧” 李奶奶有些不服气的说道,而Prism则是怜爱的拍了拍她的手。

Prism每年的五月都会来到东方明珠最顶层的房间里,今年也一样。

他还记得那一天,他在那里看到一个男人抱着一个熟睡的女孩坐在窗边,月光披在他们的身上,风铃声和男人的轻哼奏出轻柔的俄罗斯摇篮曲,男人着迷的看着塔下斑斓的都市,但当女孩眉头紧皱的时候,他都会移回目光,轻轻的摇一摇她,说一句没事的,他在。

或许是人老了的原因吧,他总是多愁善感的担忧着果冻鱼和五月的结局,但那已经是24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少了一些担忧,反而多了一些想去那里和老伴一起安静晒太阳的想法。

一如既往地,他们推开那扇门,一阵茉莉的清香飘来,房间里已经有人了。

身材姣好的女人站在窗边,她穿着一身汉服,但外边披着略带西式的白大褂,头发梳理整齐,漂亮的系着一个蝴蝶结,一个蜻蜓发簪安静的装饰在她的头上,胸前的白玉挂坠清澈的反射着阳光。

她正解着在这里呆了24年的手制风铃。

Prism的来访被她察觉到了,她转身看向老人,正午的阳光温柔的衬着她的笑容,特别美。

“好久不见了,老爷爷。”

Prism看到她无名指上的光芒,24年的担忧彻底放下了。

她最终懂得了爱,并遇到了那个一直陪伴她的人,现在无比幸福。

人散,却是新的开始。


他们怎么把整个计划弄得和煽情的偶像剧一样

……好像什么事情叶小鸾掺进去以后都变得稍微诗情画意了

怎么办,零被重置,我们制作的倒计时全部泡汤了

算了吧,那个计划只是为了好玩才实施的,谁想到古书的记载是真的。

那……

一个游戏你玩腻了会怎么做?……

嗯……

当然……

黑暗的房间里,讲着电话的裸体男人将胯下的女人像垃圾一样踢开,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看向月亮

当然是换一个重新玩咯……


madam
在逃亡路中燃起烟花的安德鲁斯女士,这张照片在哈尔滨的异常事故中,于特工五月鱼的口袋里发现

 « 人散 | 啼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